搜索

6163

主题

尼泊尔

原始的悸动---野性奇特旺

查看:4220 | 回复:17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前一天傍晚,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洗去博卡拉一行的劳累,也滋润了干涸的心灵。
      大清早,推开酒店的阳台门,远处的费瓦湖宁静地躺在延绵雪山的怀抱中,笑靥中不经意掠过一丝绯红。



      拖着行李,饥肠辘辘,折腾了将近八小时,终于来到奇特旺的车站,或许,充其量只能说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候车点而已。

      一个粗狂的南亚男人,核对了我的订单信息后,领着我们上了他的越野直奔酒店—RHINO HOTEL。说是酒店,我感觉更像一座精心打理的热带花园,奇花异草,锦簇而开。


      奇特旺的气温比博卡拉高很多,因此我第一句问的是,房间是否24小时供电和空调,确定之后,也不介意房间条件一般了。匆匆放下行囊,穿过花园,来到餐厅,一大盘味道很不错的食物,尤其是里面很特别的米饭,细细长长的,很有嚼头。在尼泊尔,特别是离开加都后,能有这样一盘干净美味的午饭,感恩!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葛优的电影里说过,印度洋吹来的暖流,被喜马拉雅山脉挡了回去,因此中国边缘是极地,尼泊尔边缘则是生物的天堂,奇特旺国家公园更是尼泊尔皇室和贵宾狩猎的私人领地。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酒店的向导,一位黝黑高瘦的小伙子拿着个made in China的望远镜,领着我们一行五人,溯溪而上,开始我们接下来的3天猎奇之旅。

      夏日午后,整个小镇都笼罩在高温酷暑中,闷得透不过气。河水缓缓流动,清澈见底,不时游来一群群小鱼,引得岸边的翠鸟虎视眈眈,小白鹤也驻足不前。向导紧盯着河面和对岸,寻找鳄鱼和犀牛的身影,时不时递给我们望远镜,并示意我们要安静。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鳄鱼大都潜伏在水里,只露出一点背部,等待时机捕食猎物。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叫声,在野外本来就高的警惕性把我的心紧紧揪住,“Tiger!”“啊~~”向导突然笑了,原来是大象的叫声,吓坏小姐姐了!我们跟着向导向左转,来到大象的家。每头大象都被铁链锁在在一个木桩上,只能前后走动一米。木桩上都有一块铁板,记录了大象的出生年月、性别、体重等信息。


      右边的丛林里,远远的,一只大犀牛安静地觅食。向导带着我们,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偷偷拍几张。“They are good,but you are not good.”向导对我说,疑惑~我怎么就不好了?原来,他是说我穿着红色的衣服~OMG!生怕这家伙冲过来,只能躲在队友身后。穿着红色看犀牛,恐怕也只有我一个了!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凝视远方,肆虐了一整天的大火球慢慢褪下炽热的光环,夕阳西下,余晖给周围的云彩镶上了一圈金边,这是日月交替前最后一抹金色的温暖。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不得不表扬一下度假村的每一位工作人员,友善,热情,周到,敬业,每天数次敲开我的房门,微笑着说到点吃饭了、到点出发了。在这个交通封闭、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薪酬想必不会很高,但他们整天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无忧无虑的,快乐的源泉到底是什么呢?


       在这个大象、犀牛、鳄鱼等野生动物频繁出没的丛林里,生活着尼泊尔最古老的一个族群---塔鲁(tharu)族。最早的塔鲁族人是17世纪从印度迁徙而来的,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民族文化。他们在奇特旺区域内聚居生活,开垦耕地,驯养大象,用最原始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态度,成就了这片原始森林里最独特的风景。塔鲁人的房屋都不大,多是用稻草与黄泥和在一块儿建成的吊脚草房。 如果有人想要进入原始森林,也必须请塔鲁人划独木舟摆渡而去,因为只有他们有办法对付水里隐藏的鳄鱼。在塔鲁族,男子们除了驯兽和划船以外,还有一项神圣的工作就是排练棍子舞(STICK DANCE)。男人们围成一个圆圈并同时重击一些小棍子,发出整齐而热闹的声响,此舞蹈源于早期的塔鲁人持木棍攻击敌人或恐吓猛兽。

        第二天,在餐厅吃早餐,满满一大盘,面包片、意粉、蔬菜、鸡蛋,在这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小镇,不亚于国内的珍馐百味。一抬头,一只大象摇摇摆摆地经过窗边,背上驮着两个小男孩,一路上洒下银铃般的笑声,大清早的,在我的心中绽放了一朵朵太阳花。看着平常不多见的大象,吃着美味的早餐,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而简单!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度假村开了一辆粗犷的越野车送我们到索拉哈河边,同行的还有三位山东同胞和两大四小的歪果仁家庭。河边停泊着几条细长的独木舟,里面放着十几张小木凳,仔细看,独木舟还是一木出,在国内恐怕已不多见了。


      宁静的河边,不时有几只翠鸟从岸边的洞穴飞出,轻轻地掠过水面,一瞬间就叼起一条小鱼,然后又飞到河边的枯枝上。沿岸几只优雅的白鹭,悠闲地梳理着羽毛,顾盼生姿。我们小心翼翼地坐上船,不动声色,安静地期待着什么。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小船顺着水流,在浅浅的水面上缓缓前行。小河两岸,参天大树,蜿蜒藤蔓,郁郁葱葱。我们顺着向导的指示,看到岸边很多洞穴半掩盖着,偶尔一条鳄鱼兀自出入。初夏的阳光,在尼泊尔已经如火般炽热了,沿途的鳄鱼都潜入水底,只露出背部的鳍,让人望而生畏。向导站在船头,对着那些鳄鱼指指点点,如数家珍,“这条是肉食的,这条是杂食的……”可是,鳄鱼它自己知道吗?





        

发表于 2022-3-9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静静地前行了一个多小时,小船靠泊在Elephant Baby Center附近。这里是一所大象宝宝幼儿园,围栏里放养了很多小象。看见我们摘了一把把草过来,小象都跑到围栏边上,用灵活的象鼻把草卷入嘴里,然后再伸进小泥坑里吸水,我马上躲到一边去,生怕这捣蛋的家伙喷我一身。摸摸小象的鼻子,又硬又粗糙,汗毛像荆棘一般。好好享受这美好的时光吧,少年,真不愿意看到成年的你要被套上重重的锁链,要为主人的生计而奔波,稍有不顺还要承受皮肉之苦。


       烈日下转了一圈,跟着向导往回走,感觉被晒得冒烟了。路旁高高低低的树丛,粗壮的树桩,不经意间瞥见一幕惊喜!祥云状的野生灵芝,一群小精灵似的藏在树丛底下,或碟子般大,或巴掌般小,颜色一圈圈地由浅入深,直到中心的深褐色。偷摘了一朵,握在手心,表面满是灵芝孢子粉,散发着淡淡的独有香味,生平第一次亲手摘的一朵野生灵芝,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每一个角落都隐藏着一份美好,静待有缘人。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呢?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