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3629

主题

西安

穿越天山东部最高峰——博格达

查看:44927 | 回复:26
发表于 2022-4-19 12:30 显示全部帖子
  队伍穿行在高原雪松林中,浓密挺拔的树木遮住了正午的烈日,走在森林里,相对舒服些。山谷对面的山坡上有一间木头搭的空架子房,看不见毡房,估计牧民都转到冬场去了。

透过森林中的缝隙,瞧见对面的山坡上有俩人在行走,艾山说,他们是昨晚与我们为邻的那俩个摄影爱好者。

前面又拐上了一道坡,艾山指着满坡的蕈麻警告大家不要碰它,我仅小心慢小心还是将右手无名指碰上了那锯齿状的叶子,开了个小口,象针扎的一样痛。

阳坡这边的太阳凶狠,晒的人眼睁不开,头抬不起,大家默默行走,都不作声,完全是机械性的迈着步子,一步步的向前挪动。

遇见几位骑马进山勘察林木的调查人员,艾山对着已经快走劈叉的邹岚说,我考虑要不要用你去换一匹马。吓的邹岚抱住卢枫直叫,后来听说她在路上哭过好几回呢。

这会儿我用眼瞥了卫东一下,他看了看马,似乎有点动心,想说什么,我看看前方说:我们的终点肯定不远了,应该快走完了。

为了鼓舞士气,我不住的大声对这群疲惫不堪的驴友们说:天池就在前面,拉条子拌面、烤包子就在前面,大家努力啊。

说这话时,我不停的咽着唾液,肚子饿的前胸贴后背,早晨的一点奶粉和干馕早就消化的没有丁点残余。

此时我太了解大家的心情了,从早晨出发到现在,一整天只吃了一点早饭,极限早过了,有的人说起话来也是颠三倒四,艾山说那是高山反映的幻觉,谁知道呢!反正我是虚汗直冒,腿沉如铅,两只脚底板是火辣辣的痛,太阳下的卵石滩就像一个个马刺,直硌脚底。

一直走在烈日下。

望不尽的天涯路。

恍惚的摇动着身子,迷茫的迈动的双脚。

几尽失望之后,山沟里出现了稀疏的杨树林,一会儿又出现了几匹牛马,有点兴奋,我想应该差不多了,终点不会太远了,于是,提起一点精神,唱起了《我们新疆好地方》,没有人看我,也没有人合唱,大家只管低头走路。


傻瓜相机,胶卷,






发表于 2022-4-19 12:30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2-4-19 12:30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2-4-19 12:31 显示全部帖子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天池到了。

大家一阵兴奋,好似看到了救星。

眼前一亮,伸长脖子向前张望。

前方,两山之间夹着一片亮闪闪的湖水,是湖水,一定是天池了。

狭长的天池,没我想象当中的那么大,先前赶到的那俩位摄影爱好者正在湖边支了相机在拍照,几只白色的仙鹤在湖边低空飞翔。

艾山把我们带到湖边的一家哈萨克人家里,问我是吃还是走,反正船老板还没有回来,就吃拉条子拌面吧!

等吃饭是最痛苦的事情了。

那个冷啊,汗干力尽后的衰弱,寒风阵阵,将身上的一点温度带走,大家在毡房门前来回度着步子,法如克冻的瑟瑟发抖,给他衣服穿,他硬是不要,说一会吃了饭就会好的。

坐在草地上看天池,蓝色的湖水,从坡下一直延伸到了天边。两岸的山坡上长满了茂密的松树,听说徒步天池也很有意思。家里所有人都来过天池,天池于乌鲁木齐人就像翠华山于西安人一样,是节假日必去的地方,很可惜,天池于我来说,却是姗姗来迟了几十年。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来了。

终于上来了两脸盆菜,看去都香,然后又上来一盆拉面。

我去厨房取碗,来回两分钟,那两脸盆菜倾刻间便被扫荡尽光,我们后面动作慢的几个人只好吃白水面,可怜的将菜盆底下的一点菜汤浇上。

真是一群饿狼。

天快黑了,船老板回来了,由于和艾山是朋友关系,我们连吃带乘船总共两百元,还真是便宜。

乘着夜色,我们乘着这条破铁壳船嘟嘟嘟地向对岸驶去,湖对岸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火。长这么大,还的头一次来天池,竟然还是晚上,看不见美丽天池的倩影,老天爷的安排?

全家人我是最后一个来天池,小时候经常听长辈们谈起天池,只是自己一直无缘这里的美丽。四公里长的湖水,我们走了二十多分钟。黑暗的世界,幽深的湖水,淡淡的轮廓,波浪向后掠去。这是一只私船,不能在正轨的码头停靠,只好停靠在左岸的乱石滩上。

黑暗中我们终于跌跌撞撞的爬上了岸,放松的筋骨,无力的走在平展的柏油公路上,晚风吹过,无声的向前游动,那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行进在茫茫夜色之中,森林幽深,遮住了月光,也遮住了波光粼粼的湖水。

联系了乌鲁木齐的表第,让他今晚无论如何弄个车上来,说好在停车场等。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取出防潮垫,躺在空旷的停车场上,看星星,看月亮,看焦急的他们,看我的手表,看湖光山色,。。。几个小时后,终于等到了表第,他带来的是一辆搬家公司的箱式货车。

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拥而上,一个标准的大蓬车。

车在盘山道中急驶,驴子们在晃动的车厢里东倒西歪,没有知觉,什么噪声,什么颠簸,什么憋闷,统统不管,只有一个意愿——睡觉,于是,呼声渐起,争先恐后的进入了梦乡。

有人小声说:我们象是一车偷渡客。

凌晨三时,艾山和法如克在半途下车了,我一再和他们握手道别,这此成功的穿越与有像艾山这样的优秀向导是密不可分的,我深深的感激他们,双手紧握,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才能相间,心里酸楚,大有此地一别,千里万里,我与谁归的无奈。

凌晨五时到乌市。

非常疲惫。

什么都不管,放下包,扑到床上,一觉睡去。

感觉到了体力和精神的透支,竟是这样的干净。

我,没有了,蜡烛燃烧的灯心,过早地殆尽支撑的筋骨。

我可以懒懒的睡上一年……

至于什么时间返回西安,那是醒来以后的事情。

我明白,懒的一时,忙的一世。

喜欢那种——暂时的死亡。






发表于 2022-4-19 12:3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2-4-19 12:31 显示全部帖子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4-19 12:31 显示全部帖子
  10月7日

睡了个自然醒,已经日头西沉,背了包包就往火车站跑去。

8:25乘上了回西安的火车,列车驶离站台时,心情重又沉重起来,轻轻的哀叹,小时候扒火车的镜头老在眼前晃动,挥之不去。

走了,乌鲁木齐,不要责怪我,一切一切都待下次了,当然了,如果有下次,下次再来。。。

此次徒步穿越活动就此完美地落下了惟幕,一切一切都在无言的感叹之中,算是了了一桩心愿。

火车在无边的戈壁滩上奔驰……

每每想起新疆,一声叹息,此身谁料,心在天山,人在西安,天地两茫,泪空流……

此行最令人失望的事是:1、将买的三盘磁带忘记到了表弟家,只带了一盘。2、摄像机的电池不足,在大东沟有许多镜头没照上。3、DV的拍摄水平太差;4、胶卷带的少了。

乐途2002年10月10日于西安


发表于 2022-4-19 16:58 显示全部帖子
比8264还早的游记
发表于 2022-4-20 12:15 显示全部帖子
一帮大神,写的很好
发表于 2022-4-21 12:12 显示全部帖子
满满的记忆贴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