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436

主题

西藏

沐血燃冰——战斗在羌塘无人区

查看:19153 | 回复:5
发表于 2022-5-6 14:00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这是去年的事情了,去年7月至十月,我和队员一行23人,七辆车,用时87天,几乎走遍了整个羌塘无人区。在8264很多年了,作为一个户外爱好者,这是一个集体的家,但文笔拙劣,一直以来也没有记录过自己的行程。5月4日,科考队登顶珠峰,让我重燃热血,也想要写点什么来记录去年那三个月的时间。是的,除了是一个户外爱好者,我也是一名地质队员。我们又整装待发,本月底还会再一次踏上那神秘的高原。所以,这也许是对去年的一篇流水账(不涉工作)。
我是从无锡一路坐着房车到的格尔木,白天赶路,晚上休息,没有错过什么风光,也没有什么丝毫不适,所以要讲还是从我换乘越野车的那天开始吧……
穿越昆仑山
  在格尔木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我们这群“高原新兵”踏上了开往“疆场”的汽车,此刻的心情有点兴奋,掺杂些许忐忑。之前只是想象过高原,对它充满了向往,感觉它是遥不可及的,但现在它就要出现在眼前,而且可以亲身感受它、触摸它,反而变得紧张起来。
天气有点阴郁,而且还下起了小雨,或许是格尔木这座西部都市有些留恋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吧,亦或许是为我们能否适应新的陌生环境有些担心吧,惆怅而清凉的雨滴也使得我们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汽车驶出格尔木收费站不远,映入眼帘的是刻有“万山之祖,巍巍昆仑”八个大字的两座石碑,未见其山,已闻其名,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们的眼睛不停地向车窗外张望,急切地期待揭开昆仑山的神秘面纱。
  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还是心理期望太高,初入眼帘的昆仑山似乎并没有给人太大的惊喜,总的印象是清一色光秃秃的土黄色,似乎刻意去验证“昆仑的山上不长草”这句俗语,唯一让人欣慰的是在山脚以外的平地上长满了黄绿色的小草。
  汽车继续前行,车窗外的景色没有多大变化,刚出发的兴奋心情逐渐冷淡下来,眼睛瞪得有些胀痛,索性闭上双眼稍作休息,不知不觉便昏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的一个剧烈颠簸把人整个地掀离了座椅,睡意一下子被惊跑了,待重新落回座位后,定了定神,不经意地往窗外扫了一眼,不由得大叫一声,“雪山,快看雪山!”
  突然的出现的雪山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便迫不及待地欣赏起车窗外的景色来。其实雪山并不是山整个地被雪覆盖,而仅仅是在山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在蜿蜒的山顶上呈舌状或锥状分布着。山顶的积雪连接着天边的白云,让人分不清哪里是雪,哪里是云,白云上面的天空比海更蓝。山脚下的草地变得愈加宽阔,绿色的草地与碧蓝的天空形成鲜明照应,低着头啃吃青草的一只只绵羊仿佛是点缀在草地中的浮云。
  汽车不停地前行,车窗外的景色像是会流动的画卷不断地涌向车尾。蓝天、白云、积雪、连绵不绝的山,还有草地和小溪,一直不停地变换着姿态出现,让人忘却了是置身画中还是误入仙境。

圣地可可西里
  汽车突然停了下来,前面有三五成群的人在拍照,原来我们已经到了可可西里的地界,有一块立牌上写着“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欢迎您”几个鲜红的大字。呵,可可西里,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名字,曾经它是那么遥远,现在它正在张开双臂,热情地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也在这里驻足拍照,瞻仰石刻碑。其中有一座英雄纪念碑,碑上的英雄是为了保护这片圣地里的精灵——藏羚羊而长眠于此的,我们在心里默默地向这位英雄致敬,祝愿他在天堂里安息。
  汽车驶入了圣地的怀抱,首先看到的是广阔无垠的草原,成群的牦牛和绵羊在悠闲地啃着青草,清澈的溪流缓缓地流淌着,蓝天像一个巨大的锅盖罩在我们的头顶上,白云连成了一座座连绵的群山镶嵌在上面,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宁静。我们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了成群的白臀黄羊在路边吃草,一头野毛驴远远地注视着我们,我第一次为人与自然这么和谐地相处而感动。
  汽车逐渐进入可可西里的腹地,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它的变幻莫测。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蓝天白云,瞬间就变得乌云密布,雷电交加,黄豆粒大小冰雹噼里啪啦地打了下来。天气由白昼变成了黑夜,借着闪电的余光,可以看到不远处的羊群、牛群仍在不急不慢地啃着草,浑然没有觉察天气的变化似的。辩状河流像白色的鹰爪向我们伸来,远处的山峦恶魔般地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开往拉萨的火车也被这种场景吓坏了,嚎叫着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
  或许是我们无心恼怒了圣地里的神灵,它除了大发脾气外还向我们施加了咒语,我们开始出现头痛的症状,呼吸也变得短促起来。这就是可可西里,人们向往而敬畏的神秘圣地。
高原反应
  最令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几乎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高原反应,头胀痛难忍,嘴唇乌紫,甚至有点呼吸困难。高原反应加上饥肠辘辘,我们顾不上仔细欣赏一下沱沱河这座西部小镇的风光就匆匆住进了宾馆。其实,镇子并不大,就分布在公路的两边,透过车窗已能看个大概,基本都是破旧的平顶房子,加上刚下过雨,道路很泥泞,洼地里积满了雨水,与略显破旧的面貌不相称的是这里车水马龙,非常繁忙,大多是在这里修补的长途货车,来往住宿吃饭的游客,还有像我们一样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的工作人员。
  饭菜好了之后,我强忍着头痛吃了几口,虽然很饿,但饭菜吃起来却味同嚼蜡。晚饭过后,头已经痛得难以忍受,喝下几支葡萄糖之后,症状也不见减轻,为了安全起见,在床头前摆放好氧气罐,以防半夜出现呼吸困难或强烈头痛等症状。或许是经过一天颠簸的缘故,躺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在高原的第一个晚上居然睡得很香。第二天醒来,头痛减轻了很多,原本担心会适应不了高原反应,此时心情也轻松了很多。
  来不及做多余的休息,我们就立即投入野外取样的工作中。前一周时间内,我们走平地也得慢慢地晃悠,稍微走快一点就会气喘急促、心跳加快,爬坡更是异常吃力,稍有些坡度就得走十步停一步地大口喘气。一周之后,走平地速度正常了一些,爬坡依然吃力。我们就这样边干活边适应,人慢慢地正常了,头痛的症状逐渐消失了,但吃饭依然无味,乌紫的嘴唇一直伴随我们在高原的每一天。
长江源头——沱沱河风光
  一大早,各工作小组就一起驱车前往目的的,车队沿着沱沱河边的便道向上游驶去。太阳刚刚升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早起的老鹰已矗立在人工搭建的T型架上,双眼犀利地观察着草原的微细动静。几只黄羊在河边悠闲地散着步,自由地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看到我们缓缓前行的车队,它们很好奇地张望着我们,似乎想知道这些四轮铁怪物一大早出来也是在散步吗。旱獭也早早地出来肯吃带着露水的青草,远远地看到我们,也好奇地直立起肥胖的身体,伸长脖子观察我们,待我们靠近时,它们又胆怯地向洞中逃去,逃跑的速度超乎人的想象,和其肥胖的身体极不对称。有的旱獭家族很大,根据其形体大小判断,至少是三世同堂,它们一起在洞口享受着晨光的沐浴,相互偎依着或厮磨着,传递出家庭成员之间真挚的爱。偶尔看见一只野驴,不远不近地跟着我们,似乎很想知道我们一行人的目的,也似乎是在对闯入其领地的不速之客表示抗议。野狐狸是最为胆怯的家伙,还没等人看清它的模样,一溜烟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我们有幸碰到了一只刚刚降临世上的小黄羊,母羊还没来得及帮它舔掉身上的胎衣,看到我们靠近它们,母羊着急地在幼羊身边直转圈,但幼羊还无法站立起来,随着我们一步一步接近,母羊只好自己躲到山丘后面去了。我走到幼羊的身边,蹲下来端详了一会,用手摸了摸幼羊的小脑袋,没想到幼羊以为是母亲在给它喂奶,张开嘴想要吸允我的手指。想到刚刚降生的幼羊生命还很脆弱,我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就赶紧离开了,好让母羊尽快回来照顾自己的孩子,祝愿这只可爱的小黄羊能够健康茁壮地成长起来,为沱沱河这片圣洁的土地增添一分灵气。
乌丽风光
——遗落在世间的实景山水画
  到了乌丽,我们将帐篷驻扎在一片空地上,这片空地非常宽阔平坦,据说是举行赛马会的地方。空地前面有一条宽几十米的河流,浑浊的河水不停地打着漩涡向下游流去。在河流对岸的不远处矗立着几座首尾相连的油画般的小山,这些小山与这里一般的土黄色的山不同,它们的肤色是黑灰的,从山顶至山脚可以看出向上翘起的岩层被错落有致地剥蚀掉,岩石凸凹相间,层叠起伏。山坡上长满了绿色的小草,像是给小山裹上了一条绿色的薄纱。在傍晚余晖的照耀下,这些小山仿佛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外衣。
  活佛家的左前方有一片藏式佛龛和祭坛,佛龛里供奉着活佛像,祭坛上摆满了形形色色的刻有藏文的鹅卵石块和几尊牦牛头。再远处还有几顶用彩色经幡围成圆锥形经幡棚,以及系在两根直立的铁杆之间彩虹般的经幡幕。轻风吹过,彩色的经幡和白色的哈达被风扬起,发出呼呼的声音。从远处观望,这些藏教建筑处于群山的包围之中,头顶蓝天白云,脚踩绿地,依傍河流,嫣然是独一无二的神圣之地。
  活佛家门前有一条朝南的便道,沿着便道前行,翻过一个小山坡,又进入另外一片开阔的草原,草原平坦得像刚修葺过的足球场。继续向南,几条东西向的长条形山丘在便道两边终止,穿过这些山丘,正面出现了一座城墙般的山坡,山坡陡直,让人望而却步,山脉向南延伸。下了便道,绕到山脉的东侧,向东望去,是一望无际的积水洼地,条带状和斑点状的土丘出露在水面中间,洼地两侧是层峦叠嶂的山脉,远处山蒙蒙水蒙蒙的,一直向前延伸直到与天空连接在一起。
  沿着山脉东侧向前走,有一片依山坡堆积的沙丘,沙质纯净、颗粒均匀,让人有一种想从山坡上滑下去的冲动。我们从沙丘上横穿过去,后面留下了几行整齐的脚印。再往前走,山脉尾端转成了东西向,我们只好沿着山脉尾端转折处的山沟向上爬,抬头望去,山顶与深蓝色的天空相接,似乎爬上去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天空。几经休息,我们终于爬上了山顶。站在山顶上向西南望去,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几条碧蓝色的湖泊像玉带一样镶嵌在草原中间。天边连绵的白云像是装饰在裙边的蕾丝裙摆,而天空就像是一条淡蓝色的薄纱裙。
  从山顶下到山脉的西侧,沿着山脚往回走,西侧是一片被群山围成的碟形草地,草势很好,一群野驴在悠闲地吃着草,调皮的小野驴相互追逐嬉戏着。再往回走,就来到了城墙状山坡的后侧。沿着后坡的山沟攀爬到山顶,人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一下子摊坐在地上。待缓过神来之后,来到了城墙状山坡之上,眼前的景色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来时穿过的几条东西向的长条状山丘尽收眼底;河对岸的那几座黑灰色的小山像是撒娇的孩子偎依在群山的怀抱之中;更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山脉,山顶上的积雪隐约可见;山脉上方的白云连成一排一排的,似乎有意要与其下的山脉争奇斗艳;碧蓝的天空与翠绿的草地在天地合一的地方和谐地统一起来。
  这哪里是人间,分明就是仙境,一定是哪位神仙不小心把心爱的山水画卷遗落到了这里,然后就化成了这里的山山水水。
乌丽奇遇
  乌丽是一个优质的天然牧场,这里的草原平坦开阔,牧草翠绿浓密,溪流和水塘清澈见底,是牧马放羊的最佳场所,也是野生动物最为活跃的地方。成群的野驴与我们的汽车赛跑,三两只黄羊在山顶上为我们站岗,苍鹰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我们曾经在野牦牛的眼皮底下悄悄溜走,也被从脚下突然窜出的旱獭吓得灵魂出窍,白臀野兔见了我们吓得到处乱窜,野灰鼠也吓得东躲西藏,我们曾经从狼口夺食,也在半夜里听到过令人胆寒的狼噑,唯有遗憾的是晚了一步没有亲眼看到狗熊捕食的现场实况。这就是我们在乌丽的野外生活,置身于天然动物园中,每天都可能有不同的奇遇,有危险也有乐趣,丰富多彩的大自然,让我们忘却了工作的单调乏味,更多地享受了工作的乐趣。
羌塘——真正的无人区
团队进行第一次路线尝试。6点起床,户外漆黑一片。队员们匆匆穿好御寒衣物,准时从驻地出发。一路上,车子沿着山坡翻了五六个山梁,却被一片沼泽地阻挡了去路,只能返回驻地。第二天继续进行路线尝试,从低洼的河滩边绕行。眼看着畅行无阻,哪知突然车辆接连陷入泥淖,只能停下谋划救援方案。经过8个小时的颠簸跋涉终于到达路面。不断有阵雨来袭,淋得一身透。伴着冰雹,又来大雪,大家蜷缩在山洞里过夜。
诸如此类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登山下河蹚冰水泡温泉,每天都有新的体验。
很多路线会从冰水刺骨到全无知觉,有时候光脚前行(水深怕鞋子灌水)只有锋利岩石在脚上留下一处处刻痕,犹如羌塘留下的“胎记”。大伙儿感叹,当年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也不过如此吧。
因为实在无法忍受刺骨的冰水,几名队员选择翻山梁。每名队员负重约20公斤,雪融水造成河滩水位大涨,很多沟过不去,只能寻找狭小处跳跃。一次次卸下负重,丢到河沟对岸,再纵身跳跃。
随着豁口越来越大,跳跃也越来越长,就这样大家像是跳远比赛一样,在河沟里跳来跳去,本来轻松的下山行程却比上山还多花了半小时。
勇者面前无困难,困难面前显本色。一次次艰难跋涉,一次次接近终点,一次次又重新画出目标。
要想干成事,总是要有忠诚坚定的信念,总是要有勇向前不畏难的精神。
高原上的那些事
  在无人区工作对我们来说完全是摸石头过河,有无数的第一次体验,这种经历是机遇更是挑战,在这里的所见所感大都让人刻骨铭心,值得一辈子去回忆,其中有苦也有甜,有平淡更有感动。
  第一次踏勘车辆就陷进了松软的湿地里,人推车拉地费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陷车拉出泥潭,结果是一天的时间就这样报销了;第一次乘车翻越一个陡峭的山坡,紧张地大气不敢出,心里暗暗地祈求汽车千万不要出岔子,生怕连人带车滚下山去;第一次体验因高原反应爬不动坡的感觉,弄得体力透支,最后几乎是四脚朝地名副其实地爬上了山;第一次经历一天三变的天气,本来还是大好晴天,突然一阵乌云飘来,来不及躲避,黄豆粒大小的冰雹就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第一次体验住帐篷的感觉,晚上习惯性的夜风怒吼着似乎要把帐篷给掀翻;第一次与农民工同吃同住,第一次与农民工抢饭吃,日子久了也难免与他们发生点摩擦;进入手机时代以后,第一次体验一周内不打一通电话的感觉,无聊的时候看看草原日落,听听河水流淌的声音,倒也是清闲惬意;第一次在野外开临时党支部会议,所及部门领导将关心与爱护亲自送到高原上,这种上下级情谊珍藏在心中比饮下青稞酒还要温暖。
  在艰难的工作环境中,也更能体现团队的友爱精神与工作责任,两位同事因高原反应严重,大家同心协力对其进行护理抢救,护送其返回低海拔,共同承担着保护其生命安全的责任;
西藏精神: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海拔高境界更高。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5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 远去的烟云 如果象8264的大多数这类帖子一样,配上照片,我是说一幅或者几幅照片上配说明性文字就更好了! 2022-5-8 05:18
发表于 2022-5-6 14:04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的文笔很好啊,怎能说拙劣
发表于 2022-5-6 19:44 显示全部帖子
时光如白驹过隙
在格尔木前指工作的时候我还年轻,一晃而过已中年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2-5-8 05:18 显示全部帖子
废铁一块 发表于 2022-5-6 14:00 这是去年的事情了,去年7月至十月,我和队员一行23人,七辆车,用时87天,几乎走遍了整个羌塘无人区。在8264很多年了,作 ...

如果象8264的大多数这类帖子一样,配上照片,我是说一幅或者几幅照片上配说明性文字就更好了!
发表于 2022-5-9 10:26 显示全部帖子
文笔其实很好的呀!弱弱的说一句,分段写,再配上分段的图片就更好了呀
发表于 2022-5-9 20:24 显示全部帖子
写的很好 照片太少 美景看不到 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