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163

主题

尼泊尔

咫尺佛国

查看:19526 | 回复:123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逛累了以后坐在五十五宮窗斜对面的一个长廊上休息,长廊的主体都是木头建成的,每隔大约1.5米有一个高高的立柱,把整条长廊分成了很多个这样的小段,每一段里面都聚坐着两三个休息的游客,我们选了一个空着的坐下休息,一边闲聊,一边观看过往的人流。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坐着的长廊对面是一坐封闭式的建筑,面对的左边是巴德岗艺术博物馆,要另买门票,我没进去,右边是印度教的一个很大的神庙,门口还有士兵站岗,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旁边有个讲中文的导游,跟我打招呼,问我要不要请导游,我摇摇头,告诉他我的导游坐在对面休息,但是实际是我的导游拉伟先生全程都因为水土不服在罢工,让我多次想要把他辞退掉,如果真的对尼泊尔的神庙和传统文化比较感兴趣的话,建议请一个导游讲讲,也不贵,靠自己摸索,真的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这个印度教寺庙因为在修缮,暂时关闭了,但是内庙门口顶上的精美绝伦的木雕门楣,向游客暗示着他的地位,门口站着另外一个庄严的哨兵,他的旁边立着一块牌子,上书印度教寺庙三要点:

No photo(不许拍照)

Only Hindus are allowed to enter this temple. (只有印度教徒可入庙)

Please enter the temple without shoes. (禁止穿鞋入庙)


我只是站在门口,仰着头在斜吊着的门楣上看了半晌,上面的浮雕真的非常丰富,雕刻的是印度教传说里的神。有个老外经过阅读了门口的三要素以后对着哨兵喊话:Can I enter it if I become a Hindu for one day?  哨兵瞥了他一眼,无奈地摇摇头。

我自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出去拉拉伟进来看这个刻满浮雕的门楣,这个伪印度教徒倒是愿意来展示他作为印度教徒的特权,但是说到门楣上的浮雕,他自己也不知道个所以然,我真是........差点气绝身亡了。只得又出去跟他坐在对面的长廊休息。

2015年地震以后,巴德岗杜巴广场的很多神庙倒塌,所以在我们坐着的右边不远处就可以看见外围搭满木架子等待修缮的神庙,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在维修现场没有看见一台现代机器设备,全部用最原始的方法修缮,我起先以为是因为尼泊尔的现代建筑设施不够完善,所以没有塔吊这些东西,但是拉伟否定了我的想法,他说在加德满都市区,很多高楼都是用现代机器建成的,但是巴德岗杜巴广场的修缮不允许用任何现代机器,只能完全依赖最原始的方式,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尽量保持神庙的原始样貌,但是,即使用一样的砖瓦,一样的图纸,也无法重复一千多年的神庙的原样,因为风出雨打的侵蚀,会在这些露天的建筑上面留下时光的痕迹,而这些时光的痕迹,是无论你再怎么用心,都无法仿造的,我看着粗周围簇新的砖红色神庙,心下还是隐隐作痛。


整个城市的节奏都很慢,悠然自得,尼泊尔真的是一个让急脾气的人急死的国家,下午五点的时候,周围的学校放学了,学生们穿着统一的校服,三两结伴地谈笑着经过杜巴广场,不同学校的校服颜色不一样,但是以深蓝色为主,女孩子的校服多半是上衣加短裙加打长裤袜,加黑色漆皮鞋,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有女生的头发都会分成两边,扎成辫子,两个辫子的发尾都是用白色的布条缠紧打成蝴蝶结的样式,拉伟说这是学校要求的。我们就这样在杜巴广场晃了一下午,但是杜巴广场络绎不绝的人群却让我得到了一个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的答案。我去年六月份去欧洲出差的时候,看过很多个欧洲国家的教堂,曾经我也以为自己很爱看欧式的教堂古建筑,但是当我真的站在德国的慕尼黑和纽伦堡的一千多年的古老教堂门口时,却是兴趣索然,匆匆路过,又匆匆离去,我甚至都没去花一秒钟去查那些教堂的历史,甚至在立陶宛的时候,下午客户亲自带我去一个当地的大教堂内部参观,我也只是站在教堂的最后看了一会,就出来了。欧洲之行结束后很久,我都没有得到答案,但是当我看到尼泊尔这片古老的文明就这样毫无缝隙地揉进百姓的生活时,我想我明白了,就像我对欧洲的教堂无感,却钟爱捷克的布拉格广场周围的每一条街道,每一座吊桥,甚至每一盏路灯。觉得兴趣索然是因为欧洲教堂的那种庄严的仪式感,以及它在非礼拜日与普通大众生活的那种剥离感,让我产生了浓重的距离感,所以我兴趣索然,但是巴德岗的杜巴广场不同,除了远道而来的游人,还有当地的百姓,他们的生活没有因为这里是景区而改变,他们依然可以清晨穿过这里去上班,上课,黄昏下班下课以后穿过这片广场回家,尼泊尔的每一处文化遗产都充满了纷乱嘈杂的市井生活气息,这些都使得它更真实。

暮色四合,杜巴广场的人也渐渐少起来,温度也开始下降,我们大约六点钟的时候在广场外面找了一辆车回加德满都,1000尼币(约合人民币60元),晚上入住的是达尔文酒店,这家酒店是半青旅酒店,推荐给我的正是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昆明的瑜伽老师,善妃小姐姐,酒店是一对跨国夫妻开的,老板是尼泊尔本地人,老板娘是个中国人,他们有三个小孩,最小的还不会走路,我们入住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小家伙在地上来回爬着找妈妈。酒店的配置在尼泊尔算是中上等的了,清洁好评,住着比较舒服。

上楼的时候偶然看见回廊上的一幅油画,画面极其美丽。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雪山融化的雪水,沿着幽深的河谷顺流而下,河面的索桥上刚好有一条商队经过,他们应该是往山里面的人家运送物资的,这是尼泊尔北方的深山里唯一的公共交通方式。


还有徒步的驴友留下的一些手记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我不禁更加期待即将到来的PoonHill徒步之旅。

坏消息是晚上拉伟身体开始出现不适,我点的两份晚餐他都没等得及吃就入睡了,据他说是消化不良,那时候其实我是有些害怕的,毕竟同行没有其他的小伙伴了,第二天一早拉伟回家去送我们多余的行李,以及拿后面几天徒步的装备,他给我留言说头天我们见的那个哥哥邀请我们去巴德岗参加一个当地的婚礼,拉伟知道我一向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就答应了,我一个人在酒店休息等他回来去参加婚礼,睡到十点左右的时候突然想到订酒店时在网上看到这家酒店的天台上有很漂亮的空中花园,我便起床去天台上吹风,虽然已经快中午了,天台上还是有些阴冷,冬天里花开的少,但是布局却很精巧。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天台的风很大,吹得我头晕,我没待多久就回房间休息了,拉伟回来的时候我整个人感觉非常糟糕,头眩晕无比,又反胃得厉害,感觉随时会吐出来,我以自己是感冒了,拉伟也没有完全恢复,我考虑了一下,觉得当时的状况没有办法支撑我乘车一个小时到巴德岗去看那个婚礼,所以我们遗憾地取消了去巴德岗参加婚礼的计划。中午提着沉重的身子出门去吃饭,那时候走路感觉比在纳加阔特还困难,一个小坡愣是走了好半天,在饭店里面点的尼泊尔餐也没吃下去多少,又开始拉肚子,我几乎可以确定自己是水土不服了。


午饭后拉伟看我的样子,以及评估他自己的身体状态,建议回酒店休息,我一听到这个噩耗就花容失色,坚决不干,死缠烂打地要去爬猴庙,他再三确认我的身体状况以后同意了,我们从酒店打车,大约十五分钟的样子就到了侯庙的山脚下。


猴庙是佛教寺庙,所以与昨天在巴德岗杜巴广场看到的印度教寺庙完全不同,从山脚望上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五彩的经幡,信徒供奉的佛塔,四周雕着盘腿而坐的佛陀,每一面的姿势都有小小的诧异。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这里的寺庙与中国境内的藏传寺庙非常相似,但是有一点,是和汉传佛教寺庙类似,那就是猴庙也建在山顶上,虽然不是太高,但是因为同在高原,爬起来特别吃力。


山脚下偶遇在路边下棋的老人家,用的是最简单的原始小石头。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我猜测着大约是两人对弈,黄色的小石头和青灰色的小石头各代表一个阵营,神奇的是那个画在地面的棋盘因为积年累月的使用,每一个落子的交叉点竟然都呈现出微微向内凹陷的样子,说不清多少年了,世世代代的老人来猴庙散步,都会在午后的太阳底下,坐在这里对弈。


路边的石墙上随处可见的佛陀石刻,多半的图案拉伟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这幅画我看着有趣,刚好走累了坐下来休息,琢磨了大半天才想明白:它描述的是佛祖释迦牟尼 诞生时的情景,他的母亲站在树下面,对面跪着一排仆人,迎接新诞生的释迦牟尼,据说他刚出生时就能走路,而且脚下步步生莲花。下面是五个跪立的佛陀,掌心在胸前合十,下面写着古老的梵文,这意思我就解不出来了。


猴庙随处可见的猴子: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猴子一家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晒太阳,猴娃仔细地翻着猴妈妈的皮毛,然后不知道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嘴里,我不解地问拉伟,拉伟很惊讶惊讶地回答道:“你不知道吗?它们都是从同伴身上抓虱子吃的。”我瞬间石化。


后来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一户尼泊尔本地人经过,大约也是第一次游猴庙,他们停在这里休息时看见椅子上的猴子,觉得有趣,一位中年妇女抱着一瓶矿泉水坐下来与猴子们合影,期间猴娃去抓她怀里的水,妇人用手去挡开,那猴子一瞬间就怒了,跳上来去抢水,在家人的提示下,那妇人最后松开了水,猴娃抢到水以后就举到嘴巴边上啃,摸索了不一会儿就顺利地打开了瓶盖,这成精的猴子,竟然会拧瓶盖。

发表于 2022-5-6 15:21 显示全部帖子
百十来步的阶梯,我和拉伟数着台阶两边的标志性小建筑,把长长的台阶分成很多段,爬一段,休息一下,竟然前后花了半个多小时才爬到山顶,可要了老命了。


我曾经与拉伟探讨了很久关于他的信仰问题,我一直问他是印度教徒还是佛教徒,他答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当然是印度教徒,但是尼泊尔人认为佛教是印度教的一个分支,所以他也是佛教徒,他自然无法说明白。我想着,水就是水,火就是火,不能糅杂在一起。我们上到山顶后发现,这里不仅有佛塔,也有印度教的神庙,我们围着中间佛塔顺时针转经一圈,然后开始细细欣赏山顶上不同庙宇上面的浮雕和小塔,在猴庙的众多佛塔上都可以看见印度教和佛教的完美融合,这也是尼泊尔政府大肆宣传猴庙的原因,猴庙是一个国家的两种主要信众和平相处的见证,至此我不再纠结于印度教和佛教的问题了。

转完了主体建筑以后我们坐在山顶观景台旁边的一条长凳上休息,我从来没想过游神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是当我坐下来休息的时候,眼前的一个卖佛经纪念品的摊位唱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让我猝不及防地想起了奶奶,眼泪很快就将我的脸淹没了,我将帽檐压低,尽可能地遮住自己的脸,我许过很多愿望,都是希望奶奶早登极乐,往生天堂。

拉伟还是瞧出了我的异样,没有打扰我,只是自个玩,我心情平复以后招呼他坐下来,然后一起打量往来的游客,他们穿着各色各式的衣服,来自不同的国家,拉伟说光尼泊尔就有200多个民族,但是服饰上来看,主要是南北方差异比较大。南方的尼泊尔人服饰与印度相似,北方的尼泊尔民族与中国西藏相似。深圳在喜马拉雅山区,很多人说的话都是藏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