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6207

主题

茂名

雾里读花——露营鸡笼顶花谷随笔

查看:24723 | 回复:13
发表于 2022-5-10 12:21 显示全部帖子



赴一场花季之约

这次露营鸡笼顶花谷,是为赴一场花季之约。

去年杜鹃花开时节,我们来了。满山谷的杜鹃花,满山谷的看花人。那是第四次鸡笼顶看花,是看得最淋漓尽致的一次,也是最惊艳的一次。

颇感遗憾的是,那次,我们不在花谷露营。观花的路上,见到花谷中有许多好营地,大家都说,明年花开季节,我们还要来,一定要在花谷中露上一回。花季之约,就这么定下来了。

去年的八人,除了大开,这次都来了。还多了五人,一起陪我们,赴这场花季之约。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5-10 12:21 显示全部帖子
出乎意料的登山路

今年登山,决定走一条新路。这是去年就说好了的。

去年下山途中,遇上好几批驴友,虽是与我们同一个方向走,但半路上分岔了,他们走另外一条路下山。还说那条路相对较近,且不难走。终点,说是信宜合水金龙村。我们一琢磨,决定明年来,就从合水金龙村上山。

好不容易问驴友取到金龙村定位。停了车,沿路道上山,果然路道成熟不难走。一路上留心去年的分岔口,好几处有点相似,但都不是。走上差不多一个小时了,一行人正疑惑间,忽然前面有人说,咦,这不是鸡笼顶主峰了吗?

哎!没想到还不到一个小时,竟到达主峰了!我们走的竟然不是要走的那条路。前几年,我们从另一条路上山,记得到达主峰整整走了差不多四个小时。没想到这条路上主峰这么近。

可惜这次目的地不是主峰,是花谷。从主峰到花谷,还要走上一个多小时,且路道起伏较大,相对去年的道路,难度反而要大一些。

不过没关系,习惯了随遇而安。发现这条新路算是一个意外收获,下次到主峰露营,就方便多了。





发表于 2022-5-10 12:21 显示全部帖子
扎营花谷顶

到达花谷,才下午三点。时间还早,反复比对几处可供扎营的地方,最后决定把营地扎在花谷中间的一处山头。

选择这处山头,有三个原因。一是地势高,相对不那么潮湿,不容易招惹蚂蟥。惊蛰以后,天暖了,蛰伏一冬的蚂蟥又开始活跃了,这个时节山野露营,蚂蟥是最让人头痛的主。

其次是这处山头草甸相对开阔平整。都是矮草,面积大概一百多平米,扎十来项帐篷没问题。去年,一队总有好几十人的观花大妈,在这里一时兴起,还跳起广场舞了呢。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里位置好,视野极佳。这处山头虽不是最高峰,但它处在花谷中央。如果把这花谷愈为一朵莲花,这山头就是中间的莲台。立于这里,四周花谷一目了然。向东北,山峦起伏处,可观主峰鸡笼顶;向西南,千亩高山草甸起伏,著名的“大地母亲”景点就在眼底。





发表于 2022-5-10 12:21 显示全部帖子
天台一壶茶

帐篷很快扎起来了。从谷底看,山头的几顶帐篷,花树簇拥,白云低吻,如扎在天台一般。

帐篷边摊开便携小茶台,一行人围坐,煮水泡茶。这天台一壶茶无疑是惬意的,不仅洗尽路途劳累,还可清空心室,享受这山风、浮云,以及这漫山花海。

无需太多茶点,也无需太多话题,有这徐徐山风,有这曼妙的云雾,有这漫山花海,足矣。尽管今年的杜鹃花比不上去年多,尽管杜鹃花还不到最盛的时候。但这些不重要,不影响此刻的心情。

“情人眼里出西施”。赴约了,彼此执手相看,哪还有不顺眼的地方!





发表于 2022-5-10 12:21 显示全部帖子
就差一杯酒

傍晚时分,该吃晚饭了,把各自带来的饭盅打开,彼此分享,才发现谁也没有带酒。

平日里最爱喝酒的辉哥说,来的匆忙,忘了带。超哥说,总以为淼波会带,上一次在八排山,就是淼波带的酒,海马人参泡的高度米酒,可来劲了。淼波辩解,这次没把酒放心上,以为人多,又有“酒鬼”同行,肯定有人带,没想到——哎!

卫政接话,气库集合时如有人记起,他就带了,气库里什么酒都有,啤酒、红酒、白酒、泡酒……偏偏就没有人说起,看来这次是注定没酒喝的。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营地,这么好的高山晚餐,就差这一杯酒。哎——不能不说是一个小小遗憾。





发表于 2022-5-10 12:21 显示全部帖子
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

吃罢晚饭,夜幕与大雾同时降临。即便如此,大家还是决定四周走走,当饭后散步。

准备好照明灯、登山杖,刚准备出发,营地里来了三个不速之客——两男一女。听说我们要出去走,颇感失落。原来,他们也是露营驴友,就在边上不远处扎的营,也是刚吃过晚饭,想过来坐坐,交流交流,为此,还带来了一瓶阳春产的春砂仁酒。

带着酒过来,又是露营驴友,一下子就扇起了大家的兴致:刚刚还说就差一壶酒呢,没想到就有驴友拿来了,真巧。天下驴友本就是一家,再加上这一瓶酒,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决定先过他们营地看看,然后再转回我们营地,喝酒交流,来个互访,增进友谊。

驴友本就多话题,喝起酒来,话题更多。没想到三个驴友都来自省外,一个姓慕容,来自甘肃;一个姓徐,来自山东;女的姓张,来自河南。他们都是南下工作,来到阳江,才彼此认识的,并不是来自同一单位,是因为共同爱好走到一起来的。

来到阳江,已近十年,十年间,他们走遍了阳江甚至于粤西一带的大山,光这座鸡笼顶,他们就来了四五十趟,平均每年不少于四趟,这真让我们这班土生土长的本地驴友汗颜!

大雾弥漫不影响兴致,天南地北的闲聊。一瓶酒不知不觉就喝光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临别,彼此互留了微信,约定以后有好去处,要彼此共享。

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此言不假。





发表于 2022-5-10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雾里读花

只能是雾里看花。第二天,从早上起来,这大雾就未曾散过,时不时还夹着一阵小雨。

都九点多了,还是这雨雾天气,不能再等了,只能到雾里看花。雾里看花,不是第一次了,在大水坑顶,在天露山,在十二灶顶都看过,只不过这次花更多,花树更高,成林成片,看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首先是花瓣。带着雾水,远看色彩朦胧,近看娇艳欲滴,如出浴少女,如含羞村姑,直教人浮想联翩。再是花树。单株的,成片的,近处这株看清了,远处的朦胧一片,只看到一块一块的渲染开去的水墨色彩。

最奇妙的,是看花人的声音。大雾茫茫,三十米以外看不到人,可满山都是人声。有男声,有女声,还有稚嫩的孩童声,有呼喊的,有赞叹的,还有仰天长啸。如果眼前不是实实在在的山谷、花树,还以为是在城镇圩集。

看着,赏着,忽然想起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朋友圈里,许多文友、书友都在晒读书。我手头没书,只有这漫野的山花,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们在读书,我唯有读花,雾里读花。

想到读花,这花一下子就有了书卷味。想到陶渊明的篱前菊花,想到崔护的“人面桃花”,想到杨万里的“才露尖尖角的小荷”,想到王安石的“墙角一枝梅”……

前不久在网上刚读到几句写雾里看花的诗,此时此刻读起来,最是应景了:“晨昏雾重赏春花,剔透晶珠玉臂斜。勿敢近身观究竟,娇羞初浴附轻纱。”





发表于 2022-5-10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来一个航拍多好

大雾里,在帐篷边闲坐,不时听到航拍无人机“嗡嗡嗡”的叫声,举头找寻,茫茫一片,哪找得到无人机的影子!

边上的姐头在慨叹:哎,可惜我们团队的几个摄影师不来,如果来了,也放小飞机上去,来一个航拍,拍拍我们的营地,多好!

刚说完不久,浓雾里上来一对夫妇,三十多岁样子,男的背着个背包,手里正拿着一个无人机。大大咧咧的姐头来劲了,朝着男的就喊:大哥,你这无人机能不能帮我们拍拍营地?男的也爽快:好咧,我正想拍呢。

姐头高兴的像个小孩:这次露营真的是心想事成,昨晚上说就差一壶酒,有驴友就送酒来了,今早上说来一个航拍多好,就有人拿无人机上来了,哎呀,咱们的好运气真是爆棚。




发表于 2022-5-10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雨雾难阻赶圩人

中午时分,还是雨雾天气,必须得拔营下山了。

雨雾里下山,一路上全是人。一队队,一拔拔,有组团过来的,有家庭成员过来的,也有散客,有独行侠。雨雾里人声鼎沸,个别狭窄路段,人流往往是擦肩而过!这哪里像是在高山野岭,简直就是在街头圩市!

大雾里,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年夫妇,一手拄着用竹竿做的登山杖,一手相互搀扶着,从我们身边慢慢走过。两个双胞胎小女孩,五六岁模样,都扎着双小辫子,发稍沾满雾水,一蹦一跳的超越我们,很快就消失在茫茫浓雾中……

太多人!这让我想起去年的场景。去年也是那么多人,也是像赶圩一样,我笑称大家赶的是花圩,每年花开季节,也就那么几天,大家从四面八方赶来,就为看这几天热闹的花景,不是赶花圩是什么!

今天雨雾这么大,依然无法阻挡大家的脚步。真是雨雾难阻赶圩人!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10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这才是真正的驴友

“看,这才是真正的驴友!”

下山路上,不时有擦肩而过的游人指着我们向同伴介绍。许多游人还停下脚步,举起手机或相机,对着我们拍照,拍视频,还向我们竖起大拇指。我们成了他们眼中的“明星”了。

在他们眼里,背着大包,拄着登山杖,就是驴友,就是攀登者的标配,是勇敢的代名词。是的,这样的场景常常在登山途中遇见,人们的赞许无疑为我们注入无穷动力,让我们倍感自豪。

每每此时,内心深处便唱响那首属于我们的队歌《随心行者》:“……风不惧,雨不怕,我们是随心行者!巅峰为台,邀夕阳共饮,山重水复在脚下。苦不怕,累不怕,我们是随心行者!大地作席,拥云海入梦,天大地大是我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