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671

主题

西南

贡嘎游记

查看:12482 | 回复:21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作者:panda

感谢父母的支持,感谢老板的支持,感谢三哥的露营五件套,感谢小伙伴们的鼓励和关心,感谢老弟的接送和苹果。推荐影视:纪录片《贡嘎》、电影《涉足荒野》



9月18日:出发

我们常说的贡嘎不是单纯的地理概念,而是复杂的地区概念。自我知道贡嘎起,一直心驰神往。每每看到游记,我在想,去贡嘎应该不难吧。与人聊起时,我在想,有些路段已经修好了路。与友人徒步时,我在想,假如去了贡嘎,一定能走完。时间已经过去两年,“有志者事竟成”我也能来贡嘎了。

成都就不得不提一趟神车Z49,个人认为是去成都性价比最高的,晚上出发白天到,由于是北京至成都的车,所以沿途车站想买票并不容易,即使是汉口这样的大站也不例外。这次能体验到,真是幸运!车上有人庆幸自己买上了票,有人抱怨票难买只能上车补票,每一站都有人上下,各种口音最终融为一体,唯有同地方能辨出异同。仰面靠在座位上盖上外套,对面一辆火车驶过,那一方一方的明亮格子,仿佛印在眼皮上,明暗交替下,我睡着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9月19日:集合

到达成都后有大巴直达康定,康定是川藏茶马古道的一个重镇,今天的康定人已经不像过去的康定先生那样需要背负背井离乡的漂泊,饱尝艰辛,从前的日子已远去,生活也不复当年的劳苦。但是,所有在这条路上奔走的人和他们的先辈们一样追寻幸福生活的愿望,千万年来,从来没有任何改变。

到康定后可以选择包车直达格西草原或在康定汽车站对面坐2路公交车到达终点站后再到一个牌子下面转车到终点站,下车后需要走八公里才能到格西草原,我和队友们就约定在这见,快到时,夕阳射出一束金光,照在雪山上“日照金山”,一直看到队友过来,算是我对贡嘎的拜见礼吧。

扎好营天色已黑,支起炉灶开火煮火锅,可能是高原地区肉类不易煮烂牦牛肉嚼着有点费劲,土豆和白菜也着实是火锅伴侣,吃完后大家还没来得及聊些什么就各自回帐篷睡觉了,只有我还兴奋地拍着星空月亮,当面对高原的璀璨星空,繁星闪烁,雪山巍峨壮丽,人是多么的渺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流沙摄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9月20日:彷徨

早起后发现天虽已亮太阳却没有升上山谷,昨晚没下雨但温度低帐篷外面结了一层霜,我们不想背着湿帐篷,只好等太阳将帐篷晒干后再出发。十点半拍完集体照后,队中的“小朋友”严重高反退出了,我又跟不上前面的大佬们只好独自行走,阳光明媚,除了背包很重就没其它问题了。

走了没多久,便见红石滩。石头上的红色物质是一种对环境极其敏感的有生命的原始藻类,这些美丽的红石只存在于贡嘎山中,一旦离开了河谷便会失去原有的神奇与美丽,它们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这里,看着人们来往,见证成功与失败。走过红石滩,已经感觉有些吃力,尽管做了充分的准备,但高原负重徒步也绝非简单的事情,原本高涨的情绪很快冷却下来,好在景色很美给人些许安慰,“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黎明摄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一点左右遇到一队人马,是国际友人,互道加油后便继续前行。下午三点左右已经有点体力不支了,背包变得越来越重,停下来休息吃了个月饼和“小朋友”给的能量胶,望着远处的雪山,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走着走着感觉鞋子有些湿湿的,低头一看发现鞋子开胶了,已是下午五点,才穿过草原。坐在石头上望着远处的雪山,想起了第一次登二峰,那时候我在绝望坡底看着前面前行的人被黑夜笼罩,灯光照不见前方的路,当时我对自己说:下撤吧,头灯的电池要没电了。这次是鞋子开胶,我又要放弃吗?

五点半到达两岔河,一个小女孩跑过来问我是不是两个人,我回答有一位已经下撤了,她说:“你的队友在前面,他们说你今天到不了他们那,让你今晚上在这里扎营,他们在上日乌且等你。”得知队友的情况后,我向她道谢,随后她帮我找了块地并同我一起把帐篷搭起来。

煮饭时她的爸爸过来了,聊天得知是当地向导,明早下山。他看了看我和我的鞋子问我下撤吗?我回答:“队友在前面等我,我得继续走。”他没说话,走了。睡前我算着日子21到上日乌且,22到莫溪沟尾,24,25号也能出山,问题是我这一小时一公里的速度不知道走不走的到。

黎明摄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9月21日:抉择

早上烧水的时候向导过来了,扒拉一下我的鞋子问我下撤吗?“到上日乌且还有几公里。”我问。他又扒拉一下我的鞋子说:“后面就没有马匹了,你这样子是翻不过垭口的。”如果是平时我会硬刚,可现在就连自己都认为他是对的,我没有回答。他继续说:“如果你非要走可以走盘盘山,翻过这个山直接到玉龙西,后面路很宽说不定有车子。”我听后思考片刻,对我而言临时改线是非常危险的,一是我已经将行程告知朋友们,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找我。二是那条线我虽知道是商业队的备用线路,做计划时却没想过自己会走所以轨迹、距离、路况等都不清楚。三是我得独自走那条线。

这时传来口琴吹的送别,是一位小姐姐吹的她今早下山,在悠扬动听的琴声中我听到了不舍,向导妻子也过来跟我说:“一个人不要走了,万一高反了很危险的。”在琴声中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第二次登二峰,当时距离登顶只差一点。“不了,谢谢,我想继续走。”我说。

收拾好装备,将零食、月饼和苹果分些给向导一家,祝他们中秋快乐,便开始一个人的贡嘎。快翻过山时,回头望一眼原本要走的路,“儿时仰星空,举手若能摘,于今七尺身,天高不可即。”



发表于 2022-5-19 12:28 显示全部帖子
翻过山便见草地,看垃圾找路有点不管用了好在路径明显,周围灌木和花草的颜色生动而富有层次感,深浅变化之中融入时间和生命力,不远处一个身影急匆匆地跑向山坡又回头看向我,山坡上鸟又或者鹰低空盘旋,往前走一段,视野渐渐开阔,潺潺的溪水声萦绕在耳旁。自然常能给人以安慰,我定晴于此地此刻存在之美,体悟生命的律动和重新认识生命。

下午两点左右看到远处的路径需要翻过一个垭口,想着向导说的垭口可能是这。根据地图显示自己离这个垭口还有四公里左右,按照一公里一小时来算六七点才能到,而且垭口后面是什么情况也不清楚,我心里很没谱,环顾四周发现前面有个黑色铁棚子,想询问一下发现没人,继续往前走又看见一个红色铁棚子,还是没人,此时已近下午三点,我决定在棚子里面睡一晚明早再走。



发表于 2022-5-19 12:29 显示全部帖子
放好背包,认真的打量这个棚子,猜测这里应该是牧民放牧临时居住的地方,棚子是用木头做框架再用铁皮包裹,靠墙有个水桶,里面没多少水了,地上有垫子、熄灭的火堆、石头堆砌起来的台子和一瓶未喝完的可乐等等,再往上点就是木头做的架子,架子上面放着调味料、吃剩的食物和碗筷,顶上的横梁还挂着一把凳子和腌鱼。拍照时我就在想,像这种临时住的一般会选择当地合适的材料去搭建,周围没有树按理说会用石头,可这为什么是木头呢?正想着,突然听到了叹息声,手机也变成人像模式。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我说。“我只是借住一宿,还请放过,求贡嘎神山保佑,我会留个气罐的。”说完一大堆话后赶紧搭好帐篷去外面看水源,在外面发现对面的水源离的有点远,水壶也只有两口水,没水煮不了饭,只能干吃麦片。因为吃的都是干粮没油水,到了晚上又饿又渴,老想着地上那瓶未喝完的可乐和水桶里的水,不仅仅是口渴和饥饿,还感觉有人在讲话、拉帐篷、划帐篷,一晚上极度恐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