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671

主题

西南

[行走的鹿]希夏邦马西南壁:无人之境,无垠冰川

查看:20029 | 回复:31
发表于 2022-5-24 12:12 显示全部帖子

(航拍贡措)

(5300营地)


- 01 -

“包好重呀!”鹿又快要哭鼻子了!

在马子的帮助下,鹿把这个比出发时还重了10斤的背包放在背上。

这个软弱的女生又哭了,但这泪水不仅仅是因为背包太重。

格格昨天在海拔5700多米的地方突然腹痛难耐,一天赶了14公里的路程,把海拔下降到4600米。当时鹿的心里就明白,今天要陪同下撤,照顾格格。

已经做了多次心理建设,但是早上拔营分别时,心中还是万分难舍。

去年10月份穿越北坡到达俄热村后因为生理期,放弃去南坡看贡措。今年在珠峰东坡一直没有拍到完美的星空,对贡措的星空再次期待万分。而现在,此刻,又一次擦肩而过。

这次深入希峰西南壁,在海拔5700米的地方扎营两天,徒步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走到山前无路可走之处。

记录下罕为人知的希峰西南壁冰川,航拍看到冰上河、冰上湖,这是亚大陆冰川的特征之一。

其实过去的两天,鹿已经被高反折腾的没什么力气了,连续两天没有胃口,见到食物就想吐。队友们都很担心她的状况,提前出山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鹿的心情很复杂。祝继续进山的三位队友遇到好天气,希望马子能记录下最美的高原星空。

虽然,此刻天空正飘着雪。


- 02 -

深入西南壁,在海拔5730米的地方安营扎寨。

马子和石头走了这么多路,第一次遇到360度都被雪山环绕的营地,帐篷正对着希夏邦马、彭巴日雪山、聂朗日雪山,四周环伺数座7000米和6000米的无名雪山。营地旁边还遍布海子和迷你小冰塔。

希夏邦马巨大的悬冰川倾泻而下,瞬息万变的的阳光让冰川的纹理清晰可见,傍晚时分低处的山谷里云海荡漾。

一切景致的碰撞让这个营地宛若仙境。

“再往前一公里多就是真正的西南壁大本营,有一些国外登山队会从那里登顶希峰。”石头心驰神往的讲着。

上午十一点多我们经过登山队营地留下的遗痕,一直向西南侧深入,走在无路可走的冰碛垄上,再往前是硕大无朋的冰塔林,以及海拔7000多米的锯齿雪山。翻过这个“垭口”就可以实现将希峰完全环绕一周。

可能,还没有人徒步到过这里。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24 12:12 显示全部帖子
- 03 -

在5730米的地方扎营2天,终于拔营出发了。

格格尤其兴致很高,希望回程的路上能捡到一两块粉色石头。

突然间,只见她佝偻着腰,再也站不起来,身上的大包像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肩上。

大家停下脚步赶过来时,她已经满脸通红,泪痕挂满脸颊,急促的呼吸快把风雪声都遮盖住。

“今天确实是姨妈期,但是痛经不至于这么疼呀!”格格依偎在石头的怀抱里,嗤嗤的说道。她已经被吓坏了,还在担心无措的大家,希望能找到一些症状的头绪,让大家更好的帮助她。

右腹毫无征兆的猛烈疼痛,想来就是胃穿孔、急性阑尾炎、腹腔炎症这几种可能,任何一种都无比严重。

鹿打了个冷战,想到自己多年前胃穿孔的可怕经历,一把把格格搂在怀里,给她揉肚子,让同伴拿热水灌进脉动瓶给她暖肚子。

“给我拿止痛药!”意识恢复后,格格说的第一句话!

在山里出状况,似乎都只有这些应急选择,止痛药、消炎药是基础必备药物。每次进山前石头和格格都要反复检查补充药品,平日里感冒咳嗽能挨就挨的人,在这里都会乖乖吃药,头铁可是要不得的。

“有二十分钟了吗?”格格把头埋在怀里问道。她一直担心停止时间太长,大家会被风雪吹冷,怕有人冻感冒。

“我们都没事,不用担心我们。等药物发挥作用咱们再动身,不用着急。”石头安慰道。

短短的半小时,可以是吃路餐时大家的欢声笑语,摄影师拍摄延时的宝贵时机,也可以是一群人束手无措的和身体不舒服的队友抱头安慰。

“让我试试能不能自己站起来走路。”格格身高167,身材高挑纤瘦,这下站起来却显得小小的一只。石头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缓缓的放开手,直到确保她能直起腰。

“给我把腰带收紧一点,勒着小腹能减缓疼痛。”尽管大家都让她把包放下,格格还是坚持自己背包。

接下来的每一步,格格都走的小心翼翼。疼痛稍事缓解,明显能看到她步频又加快。可能是长时间跟着一群男生徒步,她的步伐、步频早已经被拉快,没法慢下来;也可能是想赶快下到海拔低的地方,哪怕是海拔下降100米,也能明显感到轻松,呼吸会顺畅不少。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24 12:12 显示全部帖子
- 04 -

时间倒回到4月底的武汉。

鹿打开石头发来的希峰南坡轨迹时,颇为失望。

“怎么只是按照传统轨迹走呢,希峰西南壁的冰川、冰塔基本没有人去过,我们应该去看看!”

石头是「极径」的路线规划师。

大部分人走希峰南坡最多只会到海拔5300米的南坡大本营(这里离真正的南坡还有一段距离),轻装一天去海拔5600垭口,远观沙湖上的悬冰川。这段冰川其实是聂朗日雪山流下的悬冰川,真正的希峰冰川甚少有人触及。

石头被这个磨人精搞得心烦意乱。“去西南壁的话,我们需要在海拔5700多米的地方露营,营地太高,对大家都是挑战!”石头理性的分析道。

“不过去希峰北坡时,最高垭口海拔已经超过6000米,最高营地也5700多米。”石头反复掂量之后,把西南壁规划进这次行程。

经历了格格的突发不适,鹿有一丝内疚。如果不是她提议要去西南壁,就不用在海拔那么高的地方露营,格格或许也不会出现状况。

在野外,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出现什么状况。不管队伍中的哪个人出现问题,对整个队伍都是致命的打击。

我们如此的脆弱,经不起任何闪失。但我们又如此团结,面临突发问题时立马拧成一股绳,携手共渡难关。

1人点评 收起
  • ppgou 从这张照片上没有看到年轻人在自然环境里表现出的浮躁和激动。你们好像属于户外群体里理性一族。 2022-6-1 08:04
发表于 2022-5-24 12:12 显示全部帖子
- 05 -

鹿和格格已经下山。

昨天收到马子通过海聊发的消息,“贡措大风雪,搭帐篷用了一个多小时。”

“真怕他们在上面冻死!石头这几天胃都不舒服,还有点咳嗽,72穿的那么单薄,我们应该把羽绒服留给他们的。”格格担忧的说道。

72是本次分段队员。下山时石头作为队长,一直在前方找路,格格基本是72全程搀扶着下山的。某处过河时,格格不小心掉进冰河,72丢下背包立马冲过来把她从河里抓出来,还拿出防水袜给格格换上。

但此刻,除了替他们祈祷安全,鹿和格格什么也做不了。

“还有四公里就到俄热村了!”终于收到他们的消息。三个小时后,他们手脚双全的抵达聂拉木。

“昨天刚走了2公里,就开始一路暴风雪,还好你们先下山了。”

“帐篷地钉刚搭好,进帐篷一撑帐杆地钉整个飞起。后来用篮球那么大的石头固定风绳,也是一下石头整个都被吹飞。还好遇到商业队,借了铁锹,把帐篷四周全部用砂石围起来才把帐篷搭起来。”

第二天早上马子拍下了贡措绝美的日照金山。



发表于 2022-5-24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真猛呀,你们在南大本营又向里进了不少呀,怪不得有这么好的风景,错过了,错过了
1人点评 收起
  • 行走的鹿Lu 南大本营之前其实没太多景色,西南壁更深处最值得去。 不过路况也不好,要沿着冰川冰碛前进,沿途落石非常多,风险很高 2022-6-1 22:17
发表于 2022-5-24 17:02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大片
发表于 2022-5-24 18:49 显示全部帖子
这是又有新的系列了啊,“极径”,感谢小鹿,拉满期待值,等待…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25 01:06 显示全部帖子
摩拉门青营地睡过一晚  乱石岗扎营 有一个半平方石头坑里有水源 水质还可以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25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很会拍照片啊,眼前一亮的感觉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5-25 10:58 显示全部帖子
这个继百日大横断之后的下一个大片么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