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154

主题

合肥

槐树花开

查看:1063 | 回复:1
发表于 2022-6-18 11:06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575522017 于 2022-6-18 11:17 编辑

   


  每年到了槐树花开的时节,便会约上三五车友前往滁河干渠,去欣赏那连绵几十公里槐树花。槐花散发的那种淡淡的清香,也总会让人回想起儿时故乡的味道,怀念起故乡槐花盛开的时候,河堤上、沟渠边以及村头路口处那一片片槐树枝头上白茫茫的槐树花儿。
psc.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故乡是江淮分水岭上的一个小村庄,紧邻淠史杭瓦东干渠四树大桥和龙门寺水库。
   说是故乡,其实距离现在生活的省城合肥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车程。著名的淠史杭水利灌溉枢纽,把千里之外大别山水引渡到六安分水闸后,一路由西南向东北经瓦东干渠,灌溉着家乡万顷良田;另一路由西向东经滁河干渠,横跨合肥市中部全境,并为董铺水库、大房郢水库提供优质的饮用水源。

psc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合肥董铺水库大桥
psc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小时候村头路口、房前屋后栽种最多的就是槐树。成片的槐树丛中夹杂着几棵椿树、炼树或梧桐树,这些树木只有在花期盛开或秋后落叶以后才能从槐树林中分辨出来。至于枣树、梨树、棠梨树和柿树之类的果树,不知是什么原因,几乎都不长在房前屋后。
   记忆中村庄七八棵梨树和柿树都生长在池塘边上,孩子们很难采摘到,且梨子和柿子没有成熟时也根本不能入口。而十几棵棠梨树、枣树居然稀稀拉拉的分散在田埂上和几处老坟地里。总而言之,果树都是长在不好采摘和容易暴露采摘者目标的地方,胆小的孩子根本不敢去偷摘果实。虽然二叔家院子里后来也栽了两棵枣树,但大人们一再叮嘱了“吃青枣子要生疮”!再看看枣树叶子上面爬满的洋辣子,孩子们也都乖乖的听话了。
   十几年前回老家看望二叔。槐树也好,椿树也好,更不要说枣树、梨树了,一棵也找不到了。重新规划后的新农村,门前除了栽花,家家几乎清一色都只栽枫杨和樟树。听说只有瓦东干渠和四树大桥附近还保留着当年栽种的成片槐树。

psc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合肥东二环淝河佳苑小区门前还有几株炼树
psc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是从网上下的一张棠梨树照片。在三十岗滁河干渠北面一个村庄也还保留着一棵这样的棠梨树,可惜今年没找到那个村庄。
psc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槐树的种类很多,一般我们常说的槐树有国槐、刺槐、龙爪槐、紫花槐等。那时不懂这些,只知道捋槐树叶时双手常常被树叶上的尖刺划破。因此,故乡的槐树应该就是刺槐树。
    因为刺槐易栽植、生长快、木质硬、用途广等特点,几乎每家都栽植了许多刺槐。虽然枣树、棠梨树和炼树等材质更好,但他们生长的太慢,急用根本等不及。
    那时山里的木料是禁运物资,农村盖房、打家具、做扁担、锹把农具等几乎都是用刺槐树。而生产队集体因为要建牛屋、仓库,要制作水车、犁耙等公用农具,因此,也在集体所有的河坝、沟渠和道路两侧栽种了许多刺槐。
    不过刺槐树的缺点就是易生虫、变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新砍伐下来的刺槐树直接放到池塘里沤上一两个月才使用。
    有一年暑假,我们中午下塘洗澡。不知道谁家在水塘里沤了好几捆槐树,有个小伙伴扎猛子时一头撞到树枝上了。脸上身上划破了好几处。前几年回老家见面时还提起这事。那时我们只是怨恨那些在水塘里沤树的人,却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沤树。直到多年以后才弄清这里的原因。原来,将新砍伐的槐树浸泡在池塘中,是为了使这些树里面的胶质尽可能的在水中析出,以利于防止加工后的木制品变形。另外虫卵在泥水中不能够生存,时间久了就被杀死了,所以几乎不会再生虫子。



    今年槐花初开的时候,菜市场槐花居然卖到了八块钱一斤。爱人在路边买了半斤,回家一称居然四两还不到,一斤超过了十块钱。于是车友们争先恐后骑车赶往城外滁河干渠、南淝河岸边去采摘槐花。个别素质不高的市民便直接在环城公园逍遥津畔和包公园围墙周围仅有的几片槐树林里动起了手。他们不顾园林管理人员的制止,用竹竿上捆绑的dao具将高高的槐树枝折到地面上摘花。因采摘槐花而毁坏槐树的事件后来还上了安徽电视台“第一时间”节目。

psc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而上世纪七十年代,一到槐花盛开的季节,因为粮食不够吃,家家户户都是用槐花和山芋面一起做成粑粑当饭吃。偶尔吃一两顿还凑乎,一两个星期下来,真的是一见到槐树花就够了。以至多年以后对吃槐树花都不感兴趣。
    虽然厌倦了槐树花,可到了暑假期间又要跟着大人到处去捋槐树叶子。
    那时在生产队上一个工还挣不到两毛钱。不知什么时候传来公社轧花厂收购槐树叶子的消息,说晒干了七分钱一斤。我们知道消息已经迟了,村里面容易采摘的槐树叶子几乎没有了。于是带上竹竿、篮子、口袋,跟着村里的大人赶赴周边四树、瓦东干渠、龙门寺水库,甚至更远的魏老河、鼓楼岗等地去采摘槐树叶。每天早出晚归,大人们可捋到五六十斤树叶,我们小孩子大概也就搞到二三十斤的样子。不过晒干后也能卖到七八毛钱。一个暑期下来,总共能挣到五六块钱。开学后每当和同学们炫耀起这些成绩,心里总是乐滋滋的。
    不过这样的好事只做了两年,后来就再也没单位收购树叶了。时至今日,我始终也没明白,隶属于棉麻公司的轧花厂,当年收购这些槐树叶子到底是做什么用途呢。


    记得那时门前和村口有几棵槐树长得特别高大。而屋后菜园沟四周的刺槐好像是野生似的,密密匝匝的连在一起,没一棵树干能成材的。后来听大人说这些杂乱的刺槐条主要的作用是为了阻挡鸡鹅、猪羊不能进菜地里面。
    每年一到夏天,村口那几棵老槐树绿荫如盖,蝉声阵阵。全村老少几十口几乎每天都会聚集在树下吃饭、纳凉。东家长西家短,传播着各种有用无用的小道消息。孩子们有时候为了能多听一些有趣的故事,还专门挑选大碗盛饭,省得一顿饭来回往家跑几趟耽误时间。
    不过,大人们有时也喜欢和小孩们玩恶作剧。尤其是见到孩子端着稀饭碗时,会突然告诉你碗底有个虫子。当你举起碗对着碗底仔细寻找虫子的时候,稀饭便会顺着碗沿口往下淋,于是便引得大家一阵欢笑。


    如今,城里到处都是香樟大道,四季花海。天天在单位上班,真的是像歌词里唱到的那样,“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因此,每年到了科大校园樱花谢幕,逍遥津畔、包公园旁几片槐树开花的时候,便约上三五车友骑车前往滁河干渠,去看那河堤上连绵几十公里的槐树、槐花。在时间充裕的时候,甚至还骑到了瓦东干渠的古楼、四树和龙门寺水库风景区,因为那里不仅有更为茂密的槐树林,同时也是带给我童年时代的许多快乐时光的地方。

滁河干渠岗集附近成片的槐树花
psc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滁河干渠岗集新大桥
psc (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瓦东干渠老古楼桥
psc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老古楼桥栏杆及附近槐花
psc (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c (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龙门寺水库
psc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6-20 17:00 显示全部帖子
弄点槐花吃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