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游关山观云海

查看:1767 | 回复:4
发表于 2022-6-21 15:23 显示全部帖子

(一)
关山之奇,首在山。沉积岩地貌,悬崖千尺直立,山顶树木浓郁远望如乌发,近处峭壁松树柏树独立如剪影,溪水清浅多蝉,此人人可见,不亏地质公园之名。而另有一奇,是关山云海,不出名,却难得。那次我有缘得见,一见倾心。


(二)
早晨四点出来,看云海已经无法彻头彻尾,因为需要爬上一个山头。所以我们几个三点半出门。此时天黑沉沉的,也不见星光,夜气湿而重,旋转裹腿。山还在沉睡,狗也懒得哼叫几声。几只手电筒的光晕在山路上影影绰绰,那是我们几个早起的驴。偶尔抬起手电,光刷地一下划过山林,树木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像被巨手抹去,不留踪迹。似乎能感到树木惊悸的轻颤,听得到灯光划过的轻嗤声,如划断蜀锦。陡然想起少年负剑远行的梦,此刻却入我白发之心了。


上到山顶,有比我们来的还早的,一堆一撮的,叽叽喳喳。我却伫立沉默,像一尊雕像,和山一样。看日出我不喜欢,但如果看,每一次都庄严。我需要默默祈祷礼拜。


此刻面前的山在天光下露出一个W形缺口,缺口处露出两片淡蓝色的水面,遥远如梦。那是太阳即将升起时的云海。云海很小,很平,很安静。那是因为晨曦只能拂照云海近在眼前一小部分,看似遥远,实则一点也不遥远,就在前面山脚下。


云霞的光红且暗淡,像落日照在水面的反光,仅仅照亮了远处的低空,成一个横在天际的懒散红带,沉睡在黎明前的天际。更高处,是灰黑的天空。更黑的,是山的剪影。处其中,你有一种静谧感,感觉有一种伟大的社会或人生事件即将降临,决不是日出那么简单。
我听到了我心的砰跳。
侧头我奇怪她们这时候还能叽叽喳喳。
叽叽喳喳声忽强忽弱,如枝头的花,一颤一颤在晨风中轻摇,奇妙,亮丽,绝不烦人。


(三)
日出前的等待显得格外漫长。她们几乎等不及了,欣喜的叽叽喳喳声有点不耐烦了。


天际那抹红霞晕染出的红飘带仍旧慢条斯理,几乎静止躺在那里。但是一眨眼,天空却渐渐亮了,衬出中天的淡阴色和浓重的云。极力仰起脖子,整个天空坑坑洼洼,因此变得真实起来,也因此不如刚才的混沌均一显得美。再一看,红飘带已经化开,把天空染红一大片,也淡化了许多,变宽了,陡占半边天空。


天光变得有力,照亮云海。云海变得清晰,每一处细节都可目及,从天际一直堆积到脚边,陡然扩大数十倍。


云海浩瀚,白中透出隐隐的蓝。总体是平,又带凸凹。也许北极冰原,南极雪原,就是这个样子。



稍远处一棵树看清了,如雪中残枝,枝蔓腾向天空,干又被大地牢牢抓住,随即僵持。


一座山头被云海淹没,只露出一个头,像一座孤岛。
除此之外,万里浩瀚皆白。
再没有如此壮观的雪原了。
把云叫做海的,一定没见过北方的雪原。苍凉静默的雪原,最像此刻的云海。
她们的叽喳声刹那静止,又突然爆发。应该是她们也突然悟到了雪原,突然被震撼,又突然被激发。


(四)
此刻天空变得勤勉起来,不停地变幻各种景色,好像受到了叽叽喳喳声的鼓舞,要为我们一一演示它都嬗变。


它变得有点快,一如婴儿颦笑,你来不及细品。
方几分钟,刚才淡化了的红色复又沉淀在雪原的天际,沉淀成紫红。天空则澄清,上浮,显出了淡蓝本色。
前面山峰更黑剪影更清晰了。山峰挡住了太阳,光晕次第浸染山峰周边。
云海一半被照亮,一半仍处在阴暗中。照亮的地方带粉红,阴暗处的带上暗蓝。
突然,天际处有隐隐潮声,云仿佛清晨涨潮席卷而来,隐隐跳动,天空为之震颤轻抖。
雪的大地一分为二。近处是静止的雪原,远处是跳动的云海。
原来叫云海也恰当。因为太阳刚刚升起那会儿,云是会涨潮的,是动的,有海的神韵。
和涨潮应和的,是她们跳动的叽叽喳喳声。几个美女拿出丝巾摆POSE,兴高采烈。摄影家最忙,要照风景,又要照她们,又要先饱眼福。
云海,她们,霞光,咔嚓声,定格在我心。

太阳应该更高了,虽然仍然看不见,但是天际的红更沉淀了,天空更澄清了,山峰对阳光的反射,让它周身空气也沐浴在红霞中,宛若一个混沌升腾的梦。

云海骤然发光,变得静止不动,像硬邦邦的地。太阳没照到的地方,显得迟滞虚空,像飘落地上的棉絮,起伏的纹理更加清晰。
近处,不知什么荆棘上的嫩芽如豆,鹅黄半透明,尽情在朝阳中展示出来。
再没有春天早晨的嫩芽让人心生爱怜的了!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6-21 15:23 显示全部帖子

(五)
演化还在继续,仿佛不看够不让我们走。

突然,刺目炫光万道,太阳从山顶露出一角。
世界此刻静默。刚才喧嚣的云海之潮,晨起的鸟鸣,颤动的嫩枝,她们的叽喳,我的思绪,一切突然静止。
所有的静默都是向太阳的升起致敬!
天际的红霞消失,代之以澄蓝的天,以山峰周围的晕染。
喧哗突然开闸,整个云海在翻腾,万物突然再次苏醒。

我们来不及欢呼,太阳全部升起,刺目的逆光,波涛汹涌。
飘渺的云海一览无余,近处纤毫毕现,远处朦朦胧胧。亮处坚硬如冰,暗处冷漠如雪。
干枝和嫩芽万千交织杂陈,枯叶下新芽萌发。一个黄豆一样的小花,怯生生开放。山区的早春一览无余。
山不再是轮廓,而是沟壑纵横,悬崖峭壁如屏风,共同擎起山顶乌黑的穹盖。各种树木奇形怪状。
太行山的沉积岩地貌一览无余。
(六)
不知谁抛出一个关子,“云和雾有什么区别?你们猜!”
一个摄影的边忙不迭失拍照,边回答,“烧饼和馒头的区别”,大家哈哈大笑。他又一想,再答,“动则为雾,静则为云”,众点头唔唔认可。
我则慢条斯理,“身在其中为雾,跳出身外为云”。众人看我,才发现我在。
又一人说,云在空中漂浮,雾需依附大地或山形移动。
众颌首。
一君审视嫩芽上的晨雾,若有所思,长篇大论道,一团水汽,“飘在天空为云,降在地面为雾”。所以,“古人山上的云雾连用,平地的就单叫做雾”。但是,“离开地面的,都有灵气”。因为人们内心向往自由来去,尤其是近似倏忽变化的自由。所以,“孙猴子的来去超能力,就被人们定义为腾云驾雾”。“只要离开地皮的,都有仙气。”众多敬佩倾倒,如入云雾,几声噼啪声响起,有几声格外响。
再看天,太阳已经升高,云海正在变厚,显出纯白之状,填满沟壑。
时间七点。大家陆续下山,纷纷隐身云雾。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刚刚云外识云辨雾,此刻又复入云雾。
圣人莫非也如此?

〔后记〕
这个帖子写完了。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写日出的云海?因为有人感叹每次参加活动的很多,写游记的少,说,落于笔才能归于心,否则没有思想的升华和沉淀,很快自己的感触就还给自然了,等于耗费了生命浪费了时间。于是我悚然警觉,找出履步青云的照片,对照片以作。
〔附〕关山位于太行山南麓,河南省辉县市上八里镇境内,面积约34平方公里,是一座以石柱林、红石峡、一线天为代表的地质地貌型国家地质公园。

(照片取之于济南驴友履步青云)
(文字原创:天光云影,微信号13589276990)
2022年3月15日



发表于 2022-6-21 17:00 显示全部帖子
挺壮观的
发表于 2022-6-21 21:56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6-21 15:23

(一)关山之奇,首在山。沉积岩地貌,悬崖千尺直立,山顶树木浓郁远望如乌发,近处峭壁松树柏树独立如剪影 ...


很好很漂亮
发表于 2022-6-23 11:10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6-21 15:23

(一)关山之奇,首在山。沉积岩地貌,悬崖千尺直立,山顶树木浓郁远望如乌发,近处峭壁松树柏树独立如剪影 ...


这样的云海的确不是一般的美!!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