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20211123爬楚天大炕

查看:1484 | 回复:3
发表于 2022-6-29 14:30 显示全部帖子

〔题记〕20211123我们去楚门大炕修仙,五点在李村集合,楚天开车,sun哥背六人帐篷,我们那天摸黑爬山,然后摸黑下山。此乃那天所感。

(一)
      爬山是一种修行。修行是一种休闲。我们遇到的,和没遇到的,都是色相,也都是缘分。遇到的,是偶遇,如夜间在回程山路会车时的光,刹那照亮对方,也看到了自己,然后归于黑暗。黑暗中,是那些看不见但存在的景色,它们照样温暖包围着我们,给我们山的气息。这些气息和偶尔的闪亮,就是我们那次的爬山。



(二)
      “从黑天走到天黑”,是那天“平常心”说出的话,楚天还引用做了标题。第一次遇到平常心,她是一个高个苗条明媚的女子,下山时候我给她捡了根树枝作杖。这次又见她时她是瘦小带一个大口罩蜷在楚天旅行车后座的女子,时间是早晨五点半,还看不清对面商店的招牌。下车后才发现她高且苗条,等到她说起那天我给她捡了根登山杖,才想起那像蒲公英飘飞一样的眼睛,那个明媚女子。
       这时天空微曦,几道白光在天上漫无目的飘渺,有如蒲公英在空中飘飞。后在大炕楚天介绍,才知道她是楚天同事,教化学的高级教师,楚天到新单位认识的第一个老师。回程楚天喝了酒由她开车时候,才知道她开车相当麻利稳当。
      人有无数个侧面,每一次只能看到一个。只有看的久了,比如我看楚天,看阿边,才能看到大概:大的概貌。我今天还没知道平常心的大概。未知很美,期盼是一种魅力。



(三)
      近几年对崂山最大的印象,大概就是破破烂烂,锈迹斑斑,将崂山层层包裹的铁丝网了。新修补网线是银白的,牙片闪着瘆人的寒光,如恶狗露出的齿。去年的是黑乎乎的暗红,如老巫婆残缺的齿。驴友从薄弱处捅开无数个洞,心甘情愿像狗一样爬进爬出,且欣且喜。巡山的像看路边桃子一样用心,没几天就修补好了,以为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像我们找到了又一个学雷锋素材。
       我们像贼一样起早摸黑偷进偷出,不过是为了亲近一下大自然,领略一下非人工造作的风景。他们辛勤巡山野地风中执勤,不过是为了换取养家糊口的饭钱。而他们,背后的人,在窃喜。是谁让我们亲近没有生命的山水之美也有了罪恶感,也有了恐惧?是他们。



(四)
       山路曲折反复,忽明忽灭,如同精灵时代,山魅在月下追逐跳跃留下的印迹。 荆棘丛生,不断用勾和划迎接我们。
     太阳出来, 霞光如炬,一忽儿照亮侧面山崖,一忽儿又隐藏不见。
      又看到了海,依旧懒慵平静,依旧脉脉含情,应该是在等待即将到来的早晨吧?
     日出让众驴欢呼。我无动于衷。
    我突然心内一暖,这是一个自由的群体。允许有人欢呼,也允许有人无动于衷。
      我内心又突然一寒。
    (五)
    几声狗叫声从山下传来,飘渺空旷。
     小拉也“汪汪”回应起来,狗叫声响彻山谷。狗的语言,狗懂。
(六)
       “真水无香”在前面小心翼翼的走,娇弱不胜风。风没有把她刮起来,她和风搅到了一块,分不出。
       原来认识一个真水无香,是一个男老驴。这个真水无香是一个女小白,第一次爬野山。
      头上的树枝和两边的荆棘专门和她过不去,而且恐吓她。脚下的路也故意隐藏起来。关键时候,她坐在地上走。
      小时候一次院子里,一只雏鸟从树上掉下来了,长满像没化开毛笔一样粘在一起的雏毛,唧唧在叫,怯生生不知所措,粉红皮肤在阳光下透明。母亲把它捧放墙头上,母鸟天天来喂它。没几天,它竟然扑扑棱棱飞走了。
      下山的时候,柱着静波给她砍的两根手杖,真水无香已经相当灵巧,再也不用坐姿了,有时候像林间惊鹿,有时候像史前林中精灵。
      我又想起那只鸟,她扑棱扑棱飞走了。



(七)
     爬山之前我想象是,“楚门大炕到了,四周很静,阳光正在漂浮起来。风在山谷唱歌。”早上九点半到达,一切果不其然:
      阳光在漂浮,风在唱歌,楚天大炕到了。
    为什么要改叫楚天大炕?大炕石可以叫楚门石,青牛石也无妨叫楚门青牛石,但是大炕一定要叫楚天大炕。因为大炕指人的场所,重人不重石,楚天聚起了人气,汇南来北往驴友,扯起天南海北话题,赋予了其内涵,让它不仅是一个地方更是一种氛围。人以石显,石因人彰,所以叫楚天大炕最合适。
      以上理由充分。但更真理由是老戴对命名为“楚门大炕”颇有微词,我就偏偏不服气,更进一步,直接命名带“楚天”二字。我和老戴,不斗不休。
(八)
        这次认识了“闪电”,悟到了艺术。艺术感可以通过后天培养得到,但有人的艺术细胞是全方位的,是原生的,有独特性,比如闪电。之前我知道他做的手杖充满艺术性,刻的《陋室铭》有很高艺术价值,这次我惊奇他做的藕片,也带艺术家气息。
       我每吃一片都是欣赏,每次感觉都是藕片如玉。
     有的人很可惜,他是真珍珠,但聚光灯没有照射到他。有的人,终于照射到了,可惜太晚,如王小波,如卡夫卡,如《呼兰河传》,如《平凡的世界》第一部。所以,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
      能早,何其幸运。有的人,却是几百年后,如杜甫。更多的人,直到现在,都湮灭于历史的厚尘。



(九)
     下午两点,静波和管乐穿山而来,又带两瓶酒。静波哥,几年前我和他、楚天在大炕露营一次,今又见到。管乐哥,自比管仲乐毅者也,楚天高中同学,第一次见,一点不陌生。
     SUN哥喝得有点多。彩虹依旧不停倒水。想起孙哥巨笔如椽厚重,彩虹妙笔生花灵巧。
      微醺最难得,我们何尝不应该喝多点?如此胜友,如此风景,如此心情。
      同游者九人:楚天,SUN哥,平常心,彩虹,真水无香,闪电,饼干,管乐,静波。还有小拉——楚天的拉普拉多犬。




文字:天光云影(钙奶饼干)
微信号:13589276990
写于20211123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6-29 16:57 显示全部帖子
这大炕去了多少次了
发表于 2022-6-29 22:27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6-29 14:30

〔题记〕20211123我们去楚门大炕修仙,五点在李村集合,楚天开车,sun哥背六人帐篷,我们那天摸黑爬山, ...


很好很执着
发表于 2022-7-2 16:51 显示全部帖子
读大师作品像读小说一样,是一种享受。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