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陈兴亚“劳劳何为”刻石发现记

查看:2095 | 回复:2
发表于 2022-6-29 14:46 显示全部帖子

   
      (一)
     天太热了,正午阳光能穿透头骨,真担心脑子晒熟了,每一次走到阳光下,就会想起有头发的好处。从太清宫返回,虽然只是下坡,也只能慢慢的走,东张西望做出流连忘返的样子,头脑依旧快速地滚动,想各种事情,没办法,闲不下来。
     不远处一块巨石,被生生打掉一半,应该是工人修路就近取作了路材,忍不住端详一番,惋惜一番,可怜了这块冰川石。却突然发现上面有字,踮脚而看,字大如张开的手掌,写“可为”,正楷,繁体,笔画如铅笔粗细,一时断不定今人还是古人写,是凡夫涂鸦还是名士风流留迹。想上去,试了几个地方,却偏偏上不去。
    这时一个老者上来,听说后很感兴趣,托住我的屁股。此乃寻常做法,出力不出功,我指导他固定住我一只脚,反复两次,终于爬上。石面虽平整却倾斜得厉害,在下面老者提心吊胆注视下,我边念边拍边猜,全部照下。可惜可辗转之地甚小,一张不能拍全,只能分做三幅拼接了。

     字是竖排写,最右面一列大如掌心,依稀辨出的是“民国葵亥年”。中间一列读出了,是“劳劳何为”,第二个“劳”用两点代替。最左面一列也大如掌心,读出的是“海城陈兴亚”,全部馆阁体,兼有“民国”字样,可见是近现代所为。因处境危险,匆匆先递下手机,再设计下来之法。下来之时,更难。危急中一路过女士热心托另一只脚,才安全下来。略说上去事由,将照片分传二人。
    未下得石来,即想,“陈兴亚”何人?本地名士?或因感于沈鸿烈大兴土木劳民摊派的商会会长(以今人思之,或认为是劳民?)海城系东北,莫非随沈鸿烈主政的东北大员?还有什么背后故事?葵亥又是哪一年?
       (二)
      边走边草草百度一下“民国海城陈兴亚”词条,果然有一东北人名陈兴亚,生于1882年,病亡于1959年,字介卿,男,辽宁海城县腾鳌堡永安村人,还是个举人。他科考中举之后,任北京硫磺局秘书,1905年赴日考入日本振武学校陆军宪兵练习所士官班,1907毕业回国,1913年任京师宪兵营营长,1917年任京师宪兵司令,1919年晋级陆军少将。后成了张作霖的部下,第二次直奉战争后随奉军入关,1927年兼京都市政公所会办。1927年4月6日,陈兴亚亲自指挥军警宪特闯入苏联大使馆逮捕了李大钊,致其被害。后陈升任陆军中将。“九.一八”事变后陈辞去宪兵司令,任北平绥靖公署参事,不久即闲居北京。北平解放前夕,陈兴亚逃到上海隐姓埋名,在镇反运动中被群众揭发举报,他对杀害李大钊一事供认不讳,1959年病死北京,终年77岁。
      可见,书“劳劳何为”的陈兴亚,很可能就是北京宪兵司令国民陆军中将陈兴亚。
      为进一步求证,我搜集了宪兵司令陈兴亚有无书法刻石,发现他很喜欢刻石留念。著名的有崂山垭口的“南天门”三个字,不但字体相同,落款也是“海城陈兴亚题”,和“劳劳何为”落款一模一样。另外他在北京门头沟、房山、天津等地提石刻字甚多,字体和落款等和“劳劳何为”高度一致。另外在华山、嵩山、衡山、恒山多有刻石,字体落款也高度一致,看来此陈兴亚即彼陈兴亚,泰山应该也有其刻石的了。

     (三)
     自此,题刻“劳劳何为”的陈兴亚何须人已经很明白了,但陈兴亚是什么样的人仍不敢盲下结论,固然他是杀害李大钊的凶手之一。
    这一点肯定是他的污点,不容置疑。如果按现在观点,李大钊是一个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党早期领导人,革命先驱,但他其实也是一个当时社会的持不同政见者。他首先是名校名教授,文化名人,其次才是持不同政见者。持不同政见很正常,断不能因言获罪。即使按照当时律法可以因言获罪,也断不应杀头。所以杀李大钊不对,即使杀头不是出于陈兴亚主意,也非其力可以避免,但无论如何,人是他抓的,他杀的,他脱不了干系,是他一生的污点。
      说到“污点”,它也有时效性。若干年过去,当时的污点也许成了荣耀,当时的荣耀也许会成污点,不同时代还会再次反复,这是人价值观的变化。但是纵观历史,价值观犹如海浪总有两部分组成,其中随时代喧嚣的,总是浪花,退潮之后了无踪迹,而沉淀的,是人性的真善美,是沙滩,是永恒。这是我第一个观点。以此观点看,哪个朝代杀书生闭人言,都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且这种耻辱不会随时间而消淡,反而会历久弥坚。陈兴亚不论出于何种目的,不论官声如何,这都是他一生洗不去的污点。
      再查,民国葵亥年是1924年,其时因1923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张作霖战败,陈兴亚也败退出关,任奉天宪兵司令,不知何故他次年来到青岛,刻石留念。网查好像有一篇文章,从他一篇日记出发,论证他是如何忧国忧民感慨民多劳累之类,我也懒得细看了。时间已经过去将近百年,百年之间对历史名人的定性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且变了数变,我真懒得理他们的说辞了,斯人已死,斯石幸存,对事则应就事论事,对石则应就石论石,不愿深究者知谁写即可,愿意深究者一定要述而不评,给出事实真相,老百姓会自己评判即可,用不着他人说教。这是我第二个观点。
(四)
     至于我,我对陈兴亚无任何好恶评价。因为杀害李大钊固其污点,但真实情境我却不知,他的其他作为我也一概不知,我不能对一个只知道一点的人做出整体好恶评价。想必解放后他被抓已经查明杀害李大钊的是非曲直,我懒得深究了。我想说的是,人是非常复杂的动物,不知其全面,就不能轻易评价。欲因一事而脸谱化其者,都是骗子。杀人者,也许在另外一个方面,还是楷模。这是我第三个观点。

       倒是对其石,我敢评价,甚感痛心。一个很有价值的人文遗迹,前朝举人、京师宪兵司令遗迹,竟然不管不顾,为了修路凿去一半。崂山人文遗迹是不少,任其如此破坏下去,几十年后还能有剩余吗?无独有偶,不远处路边躺一大平石,隐约看出颜体两字“崂山”,字大如斗,可惜为了修路,剩余部分又被硬生生切去,“崂山”二字又不知什么原因凿去,后面有什么字,不可知了。何人所写,写于何时,也不可知了。路就不能转一下让一下,或者高几步架空?肉食者圈地封山砍树收门票之时,不觉羞耻?!感慨崂山遗迹保护不力,这是这是我第四个观点。
      无独有偶,某景点很多古树名木,地面却被铺砌,严重影响根系发育。而且还有一棵一级古树名木,树上直径三十多公分的树枝就被拦腰或从树干部分切断有五六处之多,难道真的是为了躲开《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的古树名木树冠下五米内不得有人工建筑物的规定?如果是,可太卑鄙了。又某银杏树下(一级古树名木)好像又要大兴土木,会不会影响古树生命?那么多专家那么多管理者,有没看见?应不应该看见?该不该公告解惑?还有最近崂山小路,因修路改造而破坏了不少,有的著名小路,已经改头换面认不出来了,这些小路老路有无保留价值?经未经专家论证,需不需要进行论证?……无独有偶的太多了,我都不得不忍住不再说了。肉食者不谋,我等早餐五元、吃胖胖拉面从不加肉的人,说了有用吗?
      回来后在群内说起此刻石,李继伟君是这方面专家,推荐两篇文章,都是关于“劳劳何为”的,内容详细,照片精准,原来我识读的错漏不少,尤其应该是葵酉年,其时陈兴亚已经赋闲,但是我连贴出相关图片的兴趣也没有了,因为我想到了被遗忘在乱石荒草间的“劳劳何为”,照片再精准,内容再详细,对其保护又有何益?
      倒是热心帮我的老者和热心援手的女士,我不得不说。他们的援手行为,让我此刻又温暖了一下,他们是“杨柳岸”和“无痕”。之所以写这篇游记,也是为了以文字表达对他们的谢意,至于“劳劳何为”,还是让它继续埋沒荒草中去吧,深恐哪天旧路翻新,会彻底打的一点也不剩。


文字:天光云影(钙奶饼干)
微信号:13589276990
写于20210815





(完)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6-29 16:56 显示全部帖子
可惜了,都没人管理,只顾防人上山
发表于 2022-6-29 22:21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6-29 14:46

         (一)     天太热了,正午阳光能穿透头骨,真担心脑子晒熟了,每一次走到 ...


葵酉?我咋看着是癸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