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冬游荒草庵

查看:1437 | 回复:3
发表于 2022-6-29 14:53 显示全部帖子

            



        虽说还在深冬,连续几天无风晴天,温度悠悠然升上来,像极了初春,让人忍不住想出来走走。
       那就到荒草庵吧,路近。
      今天车格外顺,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社会福利院总站了。车门一开,清新而带冷意的风扑面而来,户外感油然而生,让人自由、舒心。下车右走不几分钟,就是石桥,桥下是一个半大水库,视野一下开阔,可以遥望晴空下浮山九峰,姿态各异,迤逦展开如画屏。山脚下,脱光了叶子的刺槐、铠树、杨树各色杂树,经太阳一照,清晰起来,显出几分亮丽。稍远山坡的林间,隐隐有淡蓝色的晨雾升起,显出几许苍远。抬望前方一二百米远处,水库远端的一个台地上,就是崂山区级保护文物荒草庵了。它应该曾经香火鼎盛,但是现在已经败落,常年无人,现状倒是和名字很是贴合。

      对荒草庵我并不陌生,十几年前爬山经常路过,其时已经破败,只剩两排房子一个院门,篱笆补缀的院墙内传出犬吠鸡鸣之声,显然已无香火供奉了,门口常有一块半截三合板,粉笔写着“出售山鸡蛋、韭菜”。偶尔有人隔门问价,门会吱呀呀一阵推开了,一个矮个黑脸老婆婆探出身来,有点气衰地说“还有小菠菜,也是自己种的。”有时院门久闭不开,好奇隔门扒望院内,狗急促吼叫起来,只知道院内有粗大银杏树,枝繁叶茂透过院墙。
       十几年不见,老银杏树犹在,却已无犬吠鸡鸣,想必是文物部门加强了管理,驱走了老太。紧锁的院门,已经整修加固,重新油漆,却又已斑驳脱落。新加了的红砖院墙,被扒豁了一个口,行人可以跨进跨出。
       这次可以自由进出了。
     
       手扒脚蹬,翻墙进去,院内素土地上长满寸把高衰草,银杏叶子和果子落了一地,无人捡拾。哧溜一声,一只大黄猫从上排屋中窜出跑进下排屋子,留下一道黄影,然后无影无踪,一切再归于寂静。整个院子就像是被遗弃的老屋。
     上排房子三间连在一起,中间的一间门敞开着,走进一看,正中新加了一个穿红衣绣金带的神像,白脸黑眉红唇,面前一个土垒供台,有几个干瘪苹果,几支烧剩香烛残迹,四壁空白,阳光透进玻璃窗户,照在清末民初民居建筑式样的细小房梁屋架上,房椽和苇泊无遮掩的裸露出来,使整个屋子显得落寞穷酸。
       左右两个房间门锁着,门锁落满灰尘,隔窗望去,屋内空无一物,更加落寞穷酸。
      
        出得屋来,发现两棵老银杏树一棵已经枯死,另一棵也奄奄待毙,树上长满的真菌正一点一点侵蚀它粗壮的身躯。落叶上煤灰油灰这些现代工业文明的痕迹非常明显,可能是这种有植物界活化石之称的老树,适应不了近几十年环境巨变,只能寿终正寝了。根据树上铭牌表明年代推测,应该植于元末明初,历经几百年风雨,而今走向末途。
        走向末途的岂止老树?对面一排低矮下房,分成五六间,一律门窗残破,屋顶透光,有的屋顶已经坍塌无遗,屋架一头搭在墙顶,一头斜插地下。走进屋来,垃圾满地,有最近几年流行的福满多方面面盒子,有七八十年代流行的灯草绒破褂子,还有可能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砸碎的半截残碑,上有“叔师祖……徒孙立……十三年……”字样,文字清秀,刻工精细,推测应该是民国十三年,即1924年。可见荒草庵至少同光时代已经存在,若根据古树推算,则有六七百年。根据下房多少,可见当年应该香火鼎盛,可惜时代变迁,香火散尽走向末途了。
     
       院内荒凉,院外则生机盎然。出得院子,冬日暖阳正晴朗朗地照着,仿佛另一个世界,鲜活现世的世界。井台边,围了十几个带瓶瓶罐罐来打水的市民,由于水源小出水慢,大家耐心排成长队,缓慢挪动。他们异口同声说这里水甜,泡茶煮稀饭都非常好,久之再也用不得别处的水了,每天都要来打一次。
      古庙破败了,一切随之破败,唯一不破败的竟然是那时不起眼的水井,几百年鼎盛的香火,如今全化进这一口小小的古井中,这恐怕是当初修庙选址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的吧。
      
       站在高处纵观地势,荒草庵处于一个“丫”形沟壑的交叉点右侧,紧紧靠住浮山。“丫”字左右两个小点是坡前冲集沟,汇合成“丫”字一竖的是一个大山谷,然后直冲三四公里入海,在山前堆积的砂砾层中形成陡深的冲沟,此沟也许就是东夷先生主张的公元413年法显登陆点也未可知。当初农民为了灌溉在沟中每隔一段建坝,形成大大小小六七个水库,现在除了来时跨过小石桥那个较大的外,荒草庵左上方还有一个较小的,其余几个,都因建房或修路而填平了,而现在农田和农民早已没了踪影,成了新市民。工业文明的发展,让沧海桑田的巨变每一天都发生着,发生巨变的不仅仅是古树寺庙和尚道士,还有与之无关的水系和地貌,以及居民的生活方式。人类的伟大在于发明了这一切,人类的悲哀也在于发明了这一切,试看昔日的青山绿水,钟鼓磬音,现在还剩多少?旧时的田园风光,炊烟村落,现在还剩多少?旧时的邻里邻居,现在还剩多少?,高楼中,马路上,那些整天匆匆的人们,有几个曾是你的旧识?

       想起了临近年关,观象山扎堆聊天的老人们,总感叹“现在越来越没有年味了”,感叹青岛老街中山路“越改造越坏,越没有原来味道了”,年味如此,中山路如此,荒草庵何尝不如此?新修了大门,新砌了院墙,新塑了神像,新加了供奉,还不是无人光顾,最后无可奈何花落去?
       荒草庵如此,水库不如此?邻里关系不如此?人类被科技发展绑上了无法停下来的战车,只能负重前行,只能边建设边破坏,边破坏边建设,这是坏事,也何尝不是好事。但不论好事坏事,我们只能懵懂中前行,不能后退,唯古为美再也一去不复返了,你看那无奈淡化的年味,那无奈败落的中山路,那无奈破败的荒草庵,那不知何时消失的香火,那再无踪迹的和尚尼姑,不就是最好的例证吗?我们当前要做的,就是欣赏朝阳中的山岭,排队汲取古井中渗出的泉水,不要再哀叹昨天的失去,否则,明天你会哀叹今天的失去的。
      2020,临近岁末。同游者饼干,戴晓光,sunshine,嘟嘟四人。





文字:天光云影(钙奶饼干)
写于2020年12月28日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6-29 16:52 显示全部帖子
时代慢点走,等等我们
发表于 2022-6-29 22:12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6-29 14:53

            

        虽说还在深冬,连续几天无风晴天,温度悠 ...


文采飞扬
发表于 2022-7-1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6-29 14:53

            

        虽说还在深冬,连续几天无风晴天,温度悠 ...


分享楼主的精彩记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