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和楚天爬戴家山的八个瞬间

查看:2020 | 回复:1
发表于 2022-7-6 13:49 显示全部帖子


       生命如白驹过隙。如果想把这驹留住,那就经常撷取几个片段吧,就如今天,我和楚天一同爬戴家山。
      昨晚原定八点半李村公园集合,我却贪心改在七点半,想多在山上呆一会儿,结果,七点四十五才到。于是看完站牌,我们押宝上了九路,恰恰好,就应该坐九路,因此八点就到了百通馨苑,真够幸运。
       幸运的事情就像香港东路的绿灯,总是一串一串的,现在,就撷取几个幸运瞬间。非我报喜不报忧,不好的瞬间,今天确实一个也没有。

     (此乃那天遇到的飞上飞下喜欢照相的崂山混子大哥)
       瞬间一:恶狼齿峰顶遇到“崂山混子”。我和楚天九点到了恶狼齿山口,发现山腰有十几个人摇旗摆姿势要照相,一个白发老哥在半山腰举一个长镜头取景:显然他们是一队的。我自告奋勇替他照,让他归队。他取好景告诉我按什么地方,然后蹭蹭蹭爬上十几米,几乎如飞,让人惊叹。我照完相他说再录录像,我却找不到按钮,他又轻捷跨下陡壁,下也如飞,让我惊呆。经攀谈,才知是大名鼎鼎的“崂山混子”,一问,才知道六十八岁了。随求合影。

        瞬间二:恶狼齿峰顶遇到“山海情”。当我在半山腰帮他们拍照时候,峰顶有一个肌肉强健男,大冷天着黑单衣露出两膀子非常抢眼。后来在山顶听崂山混”喊“山海情!”,知道大名鼎鼎的山海情在此队,问是谁,混子哥说就是这个大块头,我顺手指一看,就是那个赤膀的,又合影。其时山顶风大,他已经穿夹克了。

       瞬间三:为什么不能合影?后来随崂山混子钻石洞到另一面拍照时候,我想,我干嘛找人家合照?合适吗?不会有人说吧?转念又想,就兴你们找李佳琪范冰冰鹿晗郑凯合影,就不兴我找崂山混子山海情合影?于是,半个小时后我遇到“纵情山水”时候,就不客气地又合影了。

      (此乃偶遇的纵情山水大侠)
    瞬间四:遇到纵情山水。崂山混子他们继续在峰顶拍照,因为我和楚天想爬石门峰到华楼山,匆匆别过。爬上恶狼齿背面一个山峰,回头赫然发现崂山混子带十几个人正试图从背面下山。而那里是绝壁,几乎不可能。艺高人胆大,如果突破将是难遇奇观,我俩决定驻足看一看路线,发现一个年轻男子悠然单坐在一块如屏风石头边,遂邀一起爬山,他答曰今天不远爬,一会下山。发觉他也在看光景,我们交换了看法。我掏出望远镜,细看后说很难爬。此男子说我去看看有没有路,语气平静从容,随之起身,像取囊中物,又像举筹吃盘中饺子,而此峰距恶狼齿背面要越过一个布满荆棘的山沟,再上一个七八米高绝壁,他语气之平静让人骇然!再一看全身登山装束,双仗放在边上,知道遇到高手,问网名答曰“纵情山水”。遂合影,楚天拍照。合影毕,他却说他认识楚天,要和楚天合影。看来楚掌门就是大名在外。

      瞬间五:遇到一对夫妻。别过纵情山水,一看在恶狼齿附近停留了五十分钟,不敢耽搁,遂向戴家山出发。在木鱼崮附近遇到一对夫妻,甚健谈,他们说今天没目的,走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遂一路同行。他们说有一次去石门峰迷路走到了北宅。又说原来经常带孩子来。
      女的很温柔,路上好几次帮男的整理背包带子。他们做空调设计,有两个孩子,一个九岁一个一岁,想不到遇到两个大款:既然敢养两个孩子的,肯定大款。
      我们四个一路走一路说,在三界给他俩指点石门峰秀色。再前行三四分钟,却听到身后喊声,原来他们决定在三界自行下山。我们则继续向石门峰。不知下次能否遇到,但愿能看到此文。

      瞬间六:走走停停的石门峰。我和楚天打赌,三界三十分钟到石门峰,楚天说最少四十分钟。我们走了三分钟,楚天饿了,我们坐下吃了他的高粱饴。然后走了七分钟,楚天说他吃完高粱饴忘了戴帽子,于是慌忙回去取,我原地休息。我喝完水刚想打盹,楚天已经戴帽子回来,不到十分钟,楚天关键时刻跑得确实快。不计十分钟休息时间,我29分爬上,楚天30分。此时恰好十二点半,和我在戴家山顶时候估计的分秒不差。估计今天是我的幸运日,老天一看我登顶预计时间不准了,就扣下了楚天的帽子,让我有了十分钟的缓冲。

   (石门峰顶遇到曲志星三个,照相者曲志星在镜头外面)
   瞬间七:石门峰遇到曲志星。午饭很丰盛,我带了西红柿生拌白菜,香肠,鸭腿肉,二两寺后老白烧,两包面,两升热水,楚天带了鱼罐头,牛肉干,各种饼干,山楂片,劲酒。我们摆了一地,正吃,听到有人声从山下渐近,就喊“兄弟,过来喝酒”,对方答“好,过一会”,声音已在山顶。又听喊“这不是天光云影!”抬头一看是曲志星他们三个。曲志星是竹子登山队队长,我们都呼做“曲队”。巧的是,我是一次和楚天爬山遇到了曲队,这次又是和楚天遇到了他。期间我跟着曲队爬了好几次,偶遇更多次 已经很熟悉,这次不等我提议,我们几个合影,摄影还是曲队。

      (我这次得到我的崂山双朽登山棍之一)
    瞬间八:我和楚天在石门峰睡了一个小时。酒喝得晕乎乎的,菜吃得油腻腻的,泡面分量太大,吃的太饱了。于是楚天泡了茶,我们都喝了几纸杯,却更饱了。此时峰顶无风,冬日太阳暖暖的,衰草软软的,天高而蓝,远村如画,我们恍然置身世外,人闲心闲便思睡。于是楚天在地席上睡了,我则找个草窝子,落草,安然入睡。
       一阵电话把我们吵醒,我出了一头汗 原来是让楚天晚上去他叔父家吃饭。一看时间,两点四十五,我们睡了一个小时。去华楼就太远了,就返回三界下山。待下到竹子庵大门,时间正好四点,行程十二公里。途中捡了根棍子,就是我有名的“崂山双朽”其中之一。

提头照片:曲志星
文中照片提供:崂山混子、楚天、曲志星
文字:天光云影(钙奶饼干)
写于20210年2月7日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7-6 16:28 显示全部帖子
还是搞一根登山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