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大熊钓墨鱼

查看:1326 | 回复:2
发表于 2022-7-6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一)
      大熊今年三十多岁,一个事业单位的文案,个子高高瘦瘦的,脸线条分明得像刀削出来一般,显得阳光、帅气、上进。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显得”,因为他喜欢钓鱼。一个喜欢钓鱼的人,自然和那种工作起来996,或者一有空就往领导家里跑动的人沾不上边。不是说上进的人不钓鱼,上进的人也钓鱼,但那是陪领导钓,其意在“陪”不在“钓”。否则,他们才不愿意花时间在海上或者礁石上呆一天。就是呆半天,也太无聊了,而且更严重的是,白白浪费掉了时间。
       大熊却是喜欢一有空就钓鱼的人。有时约几个伴,更多时候是自己一个人。这些伴,就是“钓友”,要么是退休且衣食无忧的,要么是各单位没退休已经边缘化的,都属于“闲散的人”,更准确的说,是“闲人”。他和他们,知识境况和认知境况和事业境况大多一样,能说得着话。经过观察,大熊发现那些衣食“捉急”的人,没有来钓鱼的,倒是有不少上船出海,给人家打鱼的。
但是最近,大熊决定不再钓鱼了,改为爬山。
       一切都是因为那次钓墨鱼。
(二)
      墨鱼学名乌贼鱼,属于软体动物中的头足类,身体灰白如梭子状,背上顶一块硕大的像儿童沙滩铲子一样的背骨。它们长着八只像马鞭子一样的软足,嘴巴长得和身体一样大,向下向前伸出去,远看就是像身体的多出了一截。嘴巴两侧,是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能灵巧的向两边转动,在水中觅食的时候,往往是一群一群的,动作翩翩像在起舞,灵敏,优雅。
       大熊一直想不通,这么可爱的水中精灵,为什么学名看起来像是“乌不溜秋的贼”?它们的肉和黑头、大带、寨花、曼鳞、八代这些有名头的鱼比起来,从口味到口感不但不逊色而且略胜之,外形上也是一点也不逊色。他认为它们是被“低估”了的鱼类,是一种没被发现的宝,所以他特别喜欢钓它们。在他看来,钓它吃它,就是给它正名,他那是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情。
       在青岛墨鱼最多月份是10-11月。后海新近修跨海大桥改变了水流,因此那里格外多了起来,他们都到那里钓。这天,大熊约了六七个人,每人一条小船,就是那种只能坐一两个人、最多三个人的那种小船,到后海大桥附近钓墨鱼来了。
(三)
       大桥附近和别的海滩一样,依旧是一大片平整的浅滩,沉落海岸雨季冲来细软的黄泥,软的你光脚走在海滩一点也不硌脚,平的如果你入水就盖住了脚裸,走了好一阵子,还不能淹过小腿肚子。因为海浪不断荡起海底的细泥,它们总是呈现一种微微的黄红色,让你看海底有点隐约。如果正巧阳光照耀,海底波光游动,错综复合,让你分不清是鱼还是光波在游动。只有到了一两米深的那些地方,海水才湛蓝湛蓝,借助斜射的光束才能看到海底。可是海底什么也没有,照例是平整的海滩,偶尔能看到犹犹豫豫横着爬行的小螃蟹,更偶尔的时候,能看到白吉,一种神秘而常见的鱼,像影子一样一闪而过渺无踪迹。更多时候,能看到银色的针两鱼,一群一群的,像筷子一样粗细长短,绕船打转,理直气壮的讨食吃。它们大概知道,钓鱼的不喜和它们一般见识,所以肆无忌惮,竟然抢食漂浮的鱼饵。
      运气好的话,能见到墨鱼,尤其现在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就是像今天这样的。今天,是十月底的一个星期天,早晨,满潮。
(四)
     大熊今天带了基围虾。
     钓墨鱼需要用活的基围虾,要用软杆,还要梢子灵敏的,这些,大熊再熟悉不过。
      除了这些,水的深浅和流动状况更重要,不知水流,可能一天也钓不到一条,这叫“看窝”,也叫“看流”。不同的鱼,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习性,不但要熟悉鱼,还要熟悉潮,还要熟知“底”。这些需要日积月累,像大熊这样的钓者,早就烂熟于心。在烂熟于心中更烂熟于心,或者在烂熟于心中根据天气时令在选窝时候做些变化,颇有些像殷商的龟甲占卜,一分机灵,一分运气,八分巧合,准与不准则有十二分有趣,相互间攀比才能见出高低,才能见出命运的厚爱和随意,这让大熊很自信,也很着迷。
     与其说他是来钓鱼,不如说他是来选窝。与其说他来选窝,不如说他是来碰运气。与其说他是来碰运气,不如说他是来再一次验证命运对他的厚爱,也是来证明不论什么都抛弃了他,唯独命运没有。
      唯独命运没有,他坚信这点,需要通过钓鱼真切得到验证。
      太阳正好,风也正好,海也正好。大熊眯眼看了一下天和海,感到很惬意。看到同伙急急忙忙解缆下海,大熊有点不屑,人生,那是长跑,不在起跑那一小会儿。
     他决不。决不在起跑线上赢他们。这是他残存的信条。
     他不紧不慢的解开缆绳。他目光绕船转了一圈,满意的踹了小船一脚,表示对老朋友亲昵。他然后慢腾腾放下钓具,把船划出200多米远。船像他的老朋友,船停的地方,就是他今天选好的地方。他下了锚。他慢腾腾地穿饵,慢腾腾地下钩,然后斜倚在船帮,慢腾腾地晒起太阳。
       他一点也不急。
       这里海水三米深多一点,正适合钓墨鱼。这里的太阳,也正好适合晒他。
     墨鱼喜欢在这样的水深觅食。这样的深度,能隐约看到墨鱼那大大的背壳,尤其是成群来的时候,会一晃一晃的。他喜欢看一晃一晃的壳。
     他第六感觉知道,今天来的正是时候,会钓到很多的墨鱼。
(五)
       看起来他躺在船帮无所事事,但是他一刻也没闲着。现在他在想墨鱼的事情。
       墨鱼和八代仅仅是一个属,差别太大了,但很多内陆人分不出什么是墨鱼什么是八代,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墨鱼有大大的硬壳,八代没有。还有,八代是圆乎乎的小脑袋长长的触须,而墨鱼是大大的身子,短短的软足。八代是在海底爬,而墨鱼是在海底游动。更不同的,是八代肉软、腻,而墨鱼肉“艮”,酥,没什么香味。
     一个是牛,一个是马,怎么能分不清呢?
     但是大熊就喜欢墨鱼这种味儿。在他看来,凡是香软甜酥的,都不是正经的味,不是永恒的味。那永恒的的味,就应该是无气无味,自带各自天然的、独特的淡淡的味,他叫它“自然的清香”。他的人生,也是拒绝了别人和自己的甜软,自甘无味。
       他喜欢墨鱼,就是因为墨鱼带这种“自然的清香”,乃味中之味,他喜欢用它炒韭菜。有墨鱼这个时候正是秋天,日照充分,把握好时候,韭菜就又肥又嫩。然后把墨鱼切成丝,放上辣椒和韭菜爆炒,那口味,真是绝了!
       他甚至有时候觉得他的人生意义,就是来品味这一口。
     所以,他其实一直也分不清究竟是为墨鱼正名,还是喜欢吃它,还是生之使命。
     唉,不管这些了,现在是钓鱼时候。
(六)
     他喜欢钓鱼。其实他是喜欢这种过程。
     钓鱼久了,他和鱼既是冤家也是朋友,更是旗鼓相当的对手。钓鱼,那就是和鱼捉迷藏。不同的鱼有不同的游戏规则,这点上,他只能被动遵从。作为报偿,他可以钓它,它不能钓它。但其实它也一直在钓他:他想在黑箱中捉住它,捉住它的身体和灵魂,它也想在黑箱中捉住他,捉住他的技巧和心灵---在这种特殊的关系中,如果它成功逃脱了,就算是它捉住他了。这个时候,他会安慰他自己:“算了吧。认输,收杆!“然后边划边心有不甘的回头望,琢磨下次如何捉住它。他相信,它一但逃脱了,不会轻易收手,还会在这里向他示威。直到终于有一天,它会失手被他擒住。
      那一刻,他会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己终遂心愿,至于为墨鱼正名的事情,已然抛到了九霄云外。那个时刻,他和它,都是强有力的,是强有力的鱼与强有力的钓者的关系。
     (七)
    一只墨鱼游过来了。
     透过浮动的海水,他看到那个灰色的影子在游动。“过来吧,小子!“他心里嘀咕一声,感觉浑身一轻,有点向上升腾。但是从外表上看,他还是很悠闲,斜靠着船帮。
      他反而更悠闲了。他知道,他和它的游戏刚刚,刚刚开始。
      墨鱼是种非常谨慎的鱼类。它喜欢趁满潮时候在水底巡游,捕食小鱼小虾。一旦发现猎物,它从不贸然捕食。它会一边装作满不在乎的环绕巡游,一边谨慎的观察,同时紧紧地盯住猎物:既防止猎物逃跑,也防止被同类抢跑。但是它从不碰触试探猎物。它不像那些青鱼一样,捕食猎物前总要碰触试探几次,也不像梭鱼一样,见到猎物就肆无忌惮的扑上去吞食。它总是远远地小心观察,确信安全了,迅速伸出那两只长长的捕食触手,像剑一样激射而出,准确挟住猎物,捧回嘴边,八只软足齐上阵,紧紧抱住。猎物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几只软足团团抱住,再也逃脱不掉。这个时候,它才会慢条斯理的享用。
       现在,它发现了一直基围虾懒洋洋的在水中游动。
      那只基围虾,就是大熊下的饵。
     每次下饵,大熊总有种异样,觉得他为墨鱼下饵,自己也被生活,尤其被规则下了饵,于是他反抗,无力,由热血成了闲人。现在,他这个闲人又下饵捕捉另一个热血的墨鱼。
      唉,人生就是不断的相互的错综复杂的心甘情愿和不甘情愿的捕捉呀!捕捉
      几分钟后,看到杆梢没动静,大熊取下杆子,慢慢的向下放,凭手感,他知道放到底了,大约三米二三,水深没问题。停顿几秒钟后,他再次把杆子慢慢提起。提起那一刻,他似乎感觉到了基围虾足扒离海底“咋“的一声,似乎感觉脱离那一刻基围虾紧紧抓住海底不愿离开,让杆子重了一点。他觉得这不是幻觉,因为他清晰的听到了咋声,明显感觉到了重量,他觉得,听到声音和感觉到重量,是他这样作为一个钓者的基本素质。虽然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听到,也不可能感到。
(八)
     此刻海上微微起风了,太阳明晃晃的,干爽但不刺眼,正是一年最好的时候。
     他无暇顾及,他要专心钓它。
     他轻轻的把杆子提高了30公分,想了想,又放低了5公分.
    他知道此刻这个深度,正好合适它,既让它最方便的看见,也能让它最方便的捕食。
       一切都恰恰好。他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一直在追求“一切恰恰好”,当然,现在什么都不好。这不是一个追求一切恰恰好的时代了,人们都急功近利,他落伍了。所以,他一直固执地固守一切恰恰好,向世界宣战。而最容易固守的,就是钓墨鱼。
      他感觉他这是在为它服务了,好像在照顾一个吃早饭挑剔的孩子。
      杆子还是纹丝不动。
      他微微有点生气了。它太挑剔了。他把杆子重新插在船上,重重的坐下,故意把小船压的晃悠了两下。
     这有可能把它吓跑。但是他不顾了。跑就跑吧,你不来,还有别的,不怕今天钓不到,就是钓不到,又怕什么!他这是有点和墨鱼赌气了。
     它没被吓跑。它一直谨慎地观察着它的猎物,看它沉入海底,又慢慢浮起。
    它不着急。因为今天它来得早,它的同伴还都没有来。没有同类竞争的压力,能让它不紧不慢。
      突然,它做了一个违背所有墨鱼常规的事情,快速的弹射出捕食的触足,弹了那只虾一下,却并没有将它挟持回来。
      就好像它射偏了。
     但是一万只墨鱼每只捕食一万次,也不会射偏一次。它当然也不会。
     是命运之神点拨了它一次,让它学会了试探。
     这应该是墨鱼这个物种的第一次试探。
    杆子因此微微动了一下,非常非常微小,像是风掠过引起的,更像是海水细碎波纹紊动引起的错觉。但这一切都没有逃出大熊的眼睛,大熊感到了不可思议。墨鱼不会碰钩。难道是梭鱼?这个地方没梭鱼。难道是针两鱼?针两不会潜这么深。最后大熊确认这是一只会碰钩试探的墨鱼,心莫名其妙腾腾起来。
     这只墨鱼确实只是碰触了饵一下,没有拉走。
      因为杆子在自由位置振了一下,而不是斜斜的往复摆动。
      “这真是一只狡猾的墨鱼。”他突突跳地想。
       他惊奇于它会试探,想到了穿墙的道士,变成女子的耐冬,还有坠落的外星生物。
       “这是只海里的精灵,精灵古怪的精灵”他舒了一口气,又想。
     “朋友,我会抓住你的。”他悠闲的看了看天。    此时太阳正好,是个打盹的好时候。
        他又似睡非睡的打盹了。
(九)
         朦胧中,他在想着这只墨鱼试探钩子的情况。他能想象出一缕一缕的阳光斜射进海里,经海波反复的折射衍射,成了一条一条游动的面条鱼,投影在宽阔、平整、松软的黄色细泥上。海底时明时暗,又明又暗,是一个瑰丽、迷幻的世界。那只墨鱼大大的壳上亮一条暗一条的,在不断地碰触、试探那饵。那饵表面对它待理不理的,但是内心焦灼的等待那条墨鱼扑上来。
      恍然中,他下到了海里,变成了那只诱饵,不,是钩子——表面是饵,内里是钩子。又一恍,他却又不是在海里,而是斜靠在车里——他就是那只斜靠在车子里的钩子。再一恍,景象逐渐清晰单一起来了,那是一个秋雨后凉爽的午后,柳叶湿漉漉,残雨还不住地顺柳枝嘀嗒,垂下来的柳枝顺风摆动,一枝竟然拂进了他开着的车窗。他心咚咚咚有力地跳着,在等待。一会儿,一个苗条的穿蓝色职业装的女子强忍着喜上眉梢,却变成了皱着眉头,看起来好像有点痛苦似的,一扭身坐进了他的车。那天她穿了一件白衬衣,衬衣的那两只领子,像是她细长白腻脖颈上长出来的翅膀,好像要托住她的脖子,从深色职业装领口里飞出来。
      然而却没有飞起来,而是转身一口咬住了他。他骇然,然后这个女孩子成了他的妻子。
     他很得意,觉得她是他钓的最好的一条鱼。后来他知道,她注意他好久了,根本不用他费尽心机去钓。那天他不是钩子,也不是饵,而是一只已经无路可逃的羔羊,只不过他浑然不觉。
       自此后,他对钓鱼有了新的理解,从什么都钓,做到了随潮而动。不该钓的时候,他从不钓。
       他成了钓圣,只钓该钓的鱼,那些自愿上钩的。
(十)
      风把他的思绪晃动了一下,一切景象消失了,他还是他,一个后海小船上的钓鱼人。它还是它,那只墨鱼。
      他思维清晰地回到了现实了。
     他想,即使睡着了,墨鱼上钩了,他也会知道的。
     受了惊动的基围虾并没有跑,还在原地徒劳的拨动着须足。这非常奇怪,明显是个陷阱。
     墨鱼从没有想过陷阱这个问题,它也从不知道还有“饵”这种说法。它只看到了虾。
     唉!有时候,人何尝不是这条墨鱼?他叹了一口气,感觉中午的太阳有了夕阳到的感觉。
      几分钟后,它终于忍不住了,出手了。其实对它来说,根本就没有忍住忍不住这种说法,他们没有思维,一切凭本能。
      凭本能行为,就是光明磊落。所以他觉得动物界都是光明磊落的,所以他更喜欢钓鱼。钓鱼就是和这群光明磊落的动物打交道,这个时候,他也是光明磊落的,而且有种愉悦感。它们光明磊落了,他才敢光明磊落。
       它把这只基围虾挟持到了它跟前。
      杆子微微倾斜了。
     大熊正眯缝眼睛假寐,突然他感到船倾斜了。非常清晰的感觉。他睁开眼睛,杆子正微微倾斜。
       杆子当然不会让船体倾斜。只是他明显的感到了而已。
     这就是这么神奇!船身合一。杆身合一。作为钓者,就应该这样。
     他直起身来,双手慢慢的,慢慢的,提起杆子。
      “朋友,你终于还是上来了。”他感到了胜利的光。
     但是,必须更谨慎。
(十一)
      墨鱼是一种非常机警的小东西,它捧住了饵不会立即吃,而是紧紧抱一会,抱住了不撒手。
但是这种机警害了它。
      它机警,钓者更机警。在它试探饵的时候,钓者通过杆梢那极轻微的颤动,就知道了它,知道它在试探,于是就悠闲地靠在船上晒太阳,等它终于上钩。等它上钩了,再慢慢地把杆子向上端,连同它也向上端出水面。
    且慢!不是端出水面,而是距离水面二三十公分的地方。因为一旦端出水面,它会惊恐的放下饵落水而逃。它们不像鱼,它们不吞钩。吞下去太危险了,它们只抱住,随时准备撒手。
      于是,钓者也不猛拉硬扯,只是平稳的、悄悄地把它们端上来,距离水面三十公分地方就停住,让它们还不忍心放手。然后钓者就拿一个大大的抄网,从它们的身后悄无声息地漫过来,从下往上一下子把它们抄住。
     这样,再机警也没有用了。这样,再也不怕它们脱钩了。
      因为钓者就是冲它们来的,研究透了它们,一切皆专为它们定制。
     它们甚至来不及咬饵一口,甚至不如鱼,至少把饵吞了下去。
      唉!鱼呀。唉!我呀!大熊感到一丝丝,一丝丝不远愿说明的别样酸涩。
      别管它了!
(十二)
      大熊正平稳地向上端鱼钩。杆子因为它的重量和他的端力,一颤一颤的。这种颤动,是柔和的,连续的,是一种脉动,不是一种冲动。那种冲动是鱼的。
      这种颤动通过掌心传遍了全身,让大熊浑身舒坦。他甚至“看”见了墨鱼依旧紧紧抱住饵,不理会这种颤动,它把它当成了水中的波。
     “上来吧,你!”大熊抑制不住一阵小狂喜。
     距水面三十公分,他看到了它。而它没有看到他。
    它把饵抱在头前,长着一双大眼睛。大眼睛有一丝迷蒙,好像对这一切,饵,波,蓝天,都不理解。
    “安静!安静。安静……”大熊不知道是命令自己,还是命令墨鱼,还是祈求命运,一边心里默念,一边用左手左胳膊挟稳鱼竿,右手握住抄网,转动手腕,远远地轻轻地下水,绕到了它眼睛后面,再慢慢潜过来,停在它的斜下方。
       他屏住了气。
      也许就停顿了不到一毫秒钟,抄网像爆发了一般,猛地带出水面,水花也来不及跟随。
     墨鱼稳当当落网。
    出水那一刻,墨鱼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惊恐。它好像一下子通晓了天机,什么都明白了,慌乱的放下了饵,萎了。
       但是一切都晚了。
      它被钓住了。
     那一刻,大熊对它的眼睛若有所思,似曾相识,但是他顾不得了,反手一扣,把它倒进舱里。
“GAMEOVER!”他心里欢快地叫了一声。
(十三)墨鱼背壳向下,翻在舱底。它努力想翻过来,可是失去了水,它如此纤弱,触足只能软软地弹蹬。努力几次,它放弃了,张大嘴巴好像在喘气。
       大熊有点不忍心,把它翻了过来。
       它用触足在舱板上蠕动。
       大熊破例没有把它放进小桶,让它自顾自的爬动。
      刚才端杆子、抄网,扣出鱼的喜悦没有了,剩下了的是空虚。天空是空的,但是天空从来不空虚,因为天空无心。大熊有心,所以空虚。
      这是得到后的空虚。
      这是钓者面对被钓住的鱼的空虚。是发现仅仅只是钓住了一条鱼的空虚。
      鱼在仓底爬行,明明白白告诉他,他钓住的是鱼,不是其他。
    唉,钓鱼其实就是个过程,钓到鱼没什么乐趣,钓住鱼才有乐趣。
     为了这种乐趣,他下第二只钩子去了。
     他相信,被钓住的墨鱼会在钩子上留下惊恐的气味,警告同类,所以第二次就很难上钩了。于是他仔细的清理了钩子,就是倒钩内侧也不放过。清理完毕,他又装上基围虾。
     回过头,他发现它眼睛闭上奄奄一息了,舱底喷射出那么多的墨汁,像是灵魂出窍留下的。   他有点莫名哀怜,舀了半桶水把它放了进去。
     它睁开眼睛看了他一下,好像是感激,还是死了。
     他呆了,感到痛心。
    为什么他会对一只墨鱼的死痛心?
    为什么?
     眼睛!对,就是眼睛。他看到了那次他女儿一样的眼睛。
(十四)
      那时候之前,他还很上进,阳光。
      那是女儿五岁时候。
      也就是那时候,他和妻子发生了矛盾。单位长得像前台一样的打字小杨子和他的办公室隔壁,有事无事总喜欢到处碰到他,见了他总是甜甜地“张哥,张哥”地叫,让他很受用。同时他发现妻子对他很敷衍,还有点看不惯他,再后来发现妻子晚饭后经常出去,没有任何理由,或者是有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一出去就一个多小时,然后回来就躺床上玩手机,对他爱理不理的。他心虚,后来感到她很神秘,再后来感到很郁闷。隐忍许久后,终于有一次因为谁关门和谁倒水的问题,他爆发了,妻子也不甘示弱。
      然后就战火连连。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那鱼,就是他的女儿。
    他们吵架后,孩子的眼睛由吃惊到惊恐到虚无飘渺。最后,他们一吵架,孩子就坐床上,捂住耳朵喊“别吵了!别吵了!”他们当然来不及听。于是孩子就找来一个水盆,嘀里咕咚地猛敲,边巧边喊,“别吵了!”一次嗓子喊直了,突然又断了。他俩觉出异样,回过头,孩子瞪大惊恐、朦胧的眼睛,木呆呆的,也不敲了。他们吓坏了,怎么喊叫,孩子也不回答,最后哇地一声,断气了。
      从此,他们不吵架了,变成了冷战。
     他也颓废了,不上进了,喜欢上了钓鱼。而她,再也不出去了,每天机器人一样,做饭,打扫卫生,忙乎孩子,玩手机。
      而小杨,扭头走了。他学会钓鱼后才明白,小杨不喜欢他,对他若即若离,看来她是弃饵了。
在小杨那里,他明白了,钓鱼,其实也是鱼在钓他。他不得不喜欢上了这种游戏,这种若即若离、有精妙平衡的游戏。
      和妻子,和工作,和同事,和朋友,他都取得了这种精妙的平衡。
     可是孩子懂事,眼睛里总蒙上一层雾,不再喜欢蹦蹦跳跳,让他一看到就心疼。一次妻子给孩子买了一只小泰迪,孩子整天搂主抱住,亲热极了,也高兴了很多,但是眼睛还是一片空濛。
      他也觉得孩子有点怪了,因为她和小狗说的话那样多,很少和妻子说,更少和他说。
      孩子的眼睛,就是这只墨鱼的眼睛。不同的是,孩子会不经意的流露出对他的眷恋,如果经过他身边,不经意的碰触到他,会碰的出乎常规的重,而且长,那就是“粘他”,他知道。
      因为小时候,她最喜欢粘他,说她是他的“小棉袄”。
      真快呀,转眼间,他已经七岁了,上学一个月了。
     入学那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背一个书包,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妈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那笑,都快溢出来了,显得那么灿烂。可他心里一紧一紧的,觉得那笑有点虚,和她年龄不相称。
(十五)
      墨鱼最后挣扎了一下,一动不动,彻底死了。
     他心里一紧。
    他再次想到女儿。女儿那眼睛,和那洋溢的几乎要溢出来的装出来的笑。他怕这眼睛有一天也会一动不动。
     他感到揪心,默默地把墨鱼拿出来,把有点凌乱的触足理顺了,让它整整齐齐的躺在舱底。它好像很懂事,整整齐齐地躺在那里。
     他一直感觉到心在沉。于是,他把墨鱼捧在手里,平放进水里,目视它在水中舒展开来,缓缓沉入水底。
       海才是它的家。桶里虽然也有水,但那是水不是家,他想。
      他舒了一口气。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发疯似的把水中杆子猛提出来。
       杆子空空的,他舒了一口气。
      所有的墨鱼都应该在海里,而不是在桶里。他想。
     他的女儿应该生活在家庭里,而不是在家里。
     家庭和家不一样。家庭是他、妻子和女儿,三位一体的人组成。而家是房子,房子里有他,有妻子,有女儿,三个人在一个屋檐下,共同饮食而已。
      再精妙的平衡,也是虚假。他决定打破这平衡,给妻子给孩子一个坚实的拥抱。
     他决定不再钓鱼,改为爬山。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是一个仁者,你爬,它在那里,你不爬,它也在那里,爬与不爬,它都在那里。而水是一个智者,需要精妙的平衡。
今后他要做一个仁者,不再做一个智者,不再维持这种精妙的平衡,也不想再和鱼在黑箱里游戏了。鱼,还是应该在海里,你以为是你钓它、它钓你,其实它们不愿意,它们是在觅食。
     他舒了一口气,他以前错误理解了钓鱼。
    他甚至想把鱼竿立马扔了,扔进大海。
(十六)
     “大熊钓了多少了?我钓了七只,小马的更多。今天墨鱼真多!”老梅隔水吆喝起来。
      “今天手气不好,一条也没钓到。”大熊瓮声瓮气地说。
     “算了!今天不钓了!”过了一会儿,大熊说完,径直划船回去了。
      “哈哈哈哈,大熊也有今天!”几个伙伴的哄笑声隔水传来。
      大熊不管这些了。
      此刻阳光直射,落进纹丝不动的水里,明晃晃如金,那是海洋的心,海洋金子般的心。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多好的金子心!”大熊有点奇怪。“哦,是了,海以前没有。”他想。
     他系住了船,但是没有取回钓具。
     “钓鱼毕竟不是个坏事情,是智者的游戏。只是我不再钓了而已。谁喜欢就拿去吧。”他看了一眼小船,大踏步走了。


文字:天光云影(钙奶饼干)

写于2021年6月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7-6 16:28 显示全部帖子
杯具了,钓鱼钓入魔了
发表于 2022-7-6 23:22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7-6 13:57

(一)      大熊今年三十多岁,一个事业单位的文案,个子高高瘦瘦的,脸线条分明得像 ...


很好很快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