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走向青峰顶

查看:1519 | 回复:3
发表于 2022-7-6 14:15 显示全部帖子



(一)
     推算一下,我爬崂山将近二十年,应该超过600次,忘掉的特多,但和阿边爬青峰顶那次绝对忘不掉。长日烈烈,长坡无涯,爬山仿佛炼狱。我以前走过多次青峰顶,唯那次方才认识了它。
      这次爬山是专为模拟五顶四瀑后半程而来的,特意请来世界的边带路,想走蔚竹庵——飞龙瀑——青峰顶——花花浪——小崂顶路线。原因一是前半程大流顶——天茶顶——崂顶——潮音瀑——蔚竹庵很熟悉,就后半段不熟悉,想自己走一下,万一掉队可以独自完成。之二是阿边是当年第一次完成五顶四瀑的人之一,路熟悉体力尚好。结果阿边没有办登山年卡,我们走了北九水地铁站——花花浪——青峰顶——小崂顶,路程21公里,一路全速前进,用时七个小时。其中小崂顶休息五十分钟,中间走错路耽搁大约一个小时,匀速超过四公里。
(二)
      早上08:04,我出地铁站,看到阿边在公交站下等我,我迟到了四分钟,阿边早到半小时。然后简单交换意见,阿边甩开膀子前面领路,沿小村街道前行,我一边有意记路,一边后面紧紧跟随。
      早晨的村庄显得懒散松垮,街道显得空旷,几只游荡的狗在街角低头乱嗅,显得悠闲自在。吱呀一声,街边一个蓝色已经泛白的木板门推开了,一个睡脸朦胧头发蓬乱短衣裤衩的女子探出头来,胖脸看我俩一眼,又带上门。山村的空气比起来有些许清凉,但是不久我就汗出如浆,方才觉出路边的杨树叶子早早就被晒软塌了。
     真是一个大热天。
    阿边有意展示速度,好像不紧不慢,却总在我前方七八米,一不留神就落下十几米。想起他和若风(骑马看海)都说五顶四瀑都需要一路小跑,我看现在阿边并没有小跑起来我已经气喘吁吁,不由再次打气退堂鼓,但又不愿意失去穿越机会,遂打起精神拼力赶上,还不敢大口喘气露出胆怯。
      前二十分钟平路,我紧紧跟随。然后在一个河沟上盖作平台处左拐走台阶路,我终于忍不住大口喘气。那里有个水泥拱门,上写几个斗大宋楷:花花浪森林公园。我刚想拍照,发现阿边已经遥远。
    山路渐陡,台阶和缓坡交错。我越走越累,阿边越走越轻,几乎总是跟不上。幸亏我俩都快,一路超越好几波人,聊可心安。将近四十分钟到一绝壁,溪水清澈,瀑布从坡顶高悬,下成清潭,有人悠闲喝茶,猛然想起这就是花花浪,现在叫做飞云瀑。十几年前战歌领我们几个第一次来到这里,翻山而过,小路杂草不辨,是我奋勇领先,手攀脚蹬,带领大家攀上山顶,后来好像去了柳树台。十几年不见,边上已成大路。我们补水拍照,我也借机休息几分钟。  看手机时间08:39,路途地形地物已然忘记。
(三)
      我们沿瀑布左边上山,我尽力回忆当年情景,若有若无。上到坡顶,又是山谷,谷左边是半米宽土路,此时全无印象。前行大约二三百米,阿边折回,说走错路了,返回约过山沟沿另外一个分支山沟小路前行,路若断若续,不久遇到水泥大路,宽可并行两辆私家车,不记得当年有此大路,不及细想,跟在阿边身后前进。
      走了将近十分钟,感觉实在吃力。仰望山口在即,大出一口气坚持不落下。看阿边远在前面,两手掐腰,扭屁股之字蛇行,遂记起课本上李仿吾还是谁写的的登泰山中有几个小脚老太脚如绣花针交错几步就超过他们情形,悟出此乃爬坡秘笈,模仿一下,费工不省力,遂继续蛮力直线前行。
       终于爬到坡顶,却发现只是个转折,公路继续向上,坡度丝毫不减,长度遥不可测。回望山下,已经半坡,看阿边前行不减,只好努力前行,再次也蛇行前进,实在是再无气力,羡慕阿边小包空空,我的则二十多斤重。
    不久再到一个坡顶,再次绝望,原来又是一个转折,峰回路转中,山口总在更遥远处,似乎无穷无尽。爬山二十多年,从没有这次感到劳累。想喊阿边休息,却发现阿边终于慢了下来,狂喜,几分钟后竟然超过,自感在阿边无奈目光中,有一种一雪前耻的卑鄙自豪感。事后阿边用了他的经典语言描述,大意说他用的是巧劲,饼干用的是蛮劲云云。
     于是,终于到了山顶,是一个几十米大的平台,翻山是一片云烟,村庄隐约,此地似曾相识,好像十多年前一次带孩子和攀岩的竹竿他们走过这里,当时还在修路,挖得一片狼藉,我和孩子在土堆和锋利的巨石块间小心穿行下山。时过境迁,很多景物对得上号又都对不上号,一时竟有沧桑之感。
      回头望阿边还在百十米远处,遂放下包坐下休息,没有合适石头可坐只好站着,想喝水,又懒得开杯子。看时间是09:16,此处叫青峰顶第一平台。想看看飞云瀑,只见一片翠谷,周边还是翠谷,来时经过的村庄也不见了。
     我们好一阵歇,大约六七分钟有了,然后右转到转入一脚宽的小路,再抬脚觉得腿异常轻且有弹性。小路坡度和缓,绕山包蜿蜒前行,时上时下。野花不时拂手而过,偶尔入眼几只蝴蝶,几串露珠,几片蛛网,偶尔还有獾刨出的带山野香的新土,一切都舒缓优美,感觉从地狱进入了天堂。感觉进入天堂。再不久就感觉气喘,原因是刚才体力消耗过大。期间经过第二平台再右转入山,依然走缓坡小路,依然感觉累。不久浓雾中荒草遍地又踩踏倒伏,一抬头一座铁塔赫然架立,落脚石缝,才知道到了青峰顶。
浓雾中感觉草格外密,格外高,格外茂盛,好像用茂盛的生命力抗议铁塔的侵入。原地转了一圈,看世界09:38分,从花花浪到青峰顶用了40分钟。体力消耗之大,每每想起不愿再爬又忍不住想再爬一次。这就是青峰顶。
(四)
      在青峰顶转一圈后,阿边决定原路返回刚才我放包休息的那个大平台。返回的路依旧上上下下,但一点也不觉得累,我们终于休息过来了。然后越过大平台下山走公路,正好是从汉河走竹窝的反向,一路下坡,不消耗体力,但是坡度陡脚底重颠膝盖。后来半月后我的五顶四瀑半途而废,就是这次伤了膝盖没恢复,结果躺了一个多月。其中有一段几乎平行的对折,阿边想走近路直接下坡,坡度达八十度,结果不省力也不省时,此后不再抄近路,一直沿公路走。为了赶时间我其中一段小跑,阿边看拉的远了,也只好小跑起来,我们不久停止。因为天太热体力消耗太大。
      路过大石村水库,口干舌燥,发现水库边发现路边有野桃,大如鸡蛋,脏兮兮满是桃毛,饥肠辘辘,边走边摘了几个,衣服上用汗水一擦,咬开里面金黄,可惜有虫,顾不得了,直接照没虫地方下口,苦中带酸,咬起来咔嚓响,解暑解渴,彼时也算美味。偶尔吃了虫子,也顾不得仔细。
     再走几步,发现又有桃子,摘了七八个,不太熟没虫,装满裤子口袋。回头发现阿边也在大嚼,说“吃得腮帮子疼”。我也吃得腮帮子疼,留了两个备用。
      说起崂山桃子,我另有缘分。吃过崂山野杏的人不少,吃过崂山野桃的估计不多,大概是不喜欢他它的苦味或者虫子吧,但我喜欢,吃的几次都还记得。一次是十几年前和战歌、山里人家几个人爬白云洞,白云洞门口高台下面有几棵,那次熟透了,桃子一串一串压弯了枝条,我探出身子摘吃了十几个,个个有虫,我只吃没虫的半边,一个咬一口扔掉,颇像猴子吃东西。那是我第一次吃,领略了崂山野桃甜中带苦的特殊味道。还有一次是在青龙河谷,想溯溪而上楚门大炕和楚天、阿杜汇合那次,在河谷又热又累,遇到几棵野桃,从容摘下洗净吃了十几个。桃子将熟未熟,酸甜可口,吃后力气倍增。还有一次是几年前在将军槽半山腰偶然发现一棵野桃,熟透了竟然没虫子,味道甜中带酸,竟然没有苦味,味道格外可口,但是太少只有三四个,估计是因为那年天太旱虫子旱死了的缘故吧,后来再去吃,树被防火砍了。
(五)
      未几拐进鹅涧,走几十米有个亭子,我们休息喝水,阿边下河谷补水,时间  11:19。
     按说鹅涧到小崂顶不应该迷路,但是我们却迷路了,来回折腾浪费将近一个小时不说,还消耗了体力,我还踩进粪池险些瘦受伤。后来和阿边爬山也多次迷路,才知道阿边也经常迷路。
      当时我们顺大路走进鹅涧一二百米,遇到一棵铠树,一条石坝把鹅涧截断,宽深的鹅涧变成一米深的小沟,水泥路也变成沟边土路。再沿此沟前进二三百米,路越来越小,乱石中已经辨别不出路迹,我们在沟底摸索前进几十米感觉不对,退回铠树,发现它左边山腰有条一米多宽明显土路,朝涧口方向折线向上。我们沿此路走了一二百米,发现来到几块菜地后路断了,原来这是菜地专用路。慌乱之中走田埂小路抄近路下山,遇到一个粪池拦路,上盖胶合门板,我不想走菜地,想轻踩门板而过,结果门板朽烂,轻踩即碎,忙抬脚已经踩进粪池一半,满脚污秽,回到铠树下,在下坝下河谷找水洗脚洗鞋,扔掉那只袜子,重新走刚才河谷。
      这次再走二三百米,确实无路,欲再返回铠树,我发现第一次返回不远处依稀有一条小路通向果园。我试探顺路走去,尽是齐膝野草,但脚下可以感到明显有路,遂继续前行,不对百十米是另外一个更大山谷,阿边说就是这个山谷,路在谷右边。向右切几步,果然一条明显小路。自此我们走上正路。不过正路也不时穿过河谷穿过乱石穿过低矮密林,总之不太明显,走错几次,不过立即就又找到了路。就这样走走停停看看,12:15上到一个小山口,周边茅草几乎过头,围住山口。山口是一个六七平方的山鞍平台,十字交叉路四通八达,我叫它鹅涧山口平台 。
        至此走完鹅涧。
       总体来说鹅涧好走,路缓而柔软,体力消耗不大。可惜后半程体力不支,我们没法走快。本来想一气一个小时到小崂顶,结果上到这个山口不约而同都坐下了,分吃了两个桃子。
(六)
      鹅涧山口平台右拐上山,坡变陡,累得气喘吁吁,好在是坡不长,不久到了又一个山口,也是一个小山脊。山脊上是一条两三米宽的防火通道,树木明显被砍掉,真感谢以前修防火通道的,只砍出二三米宽即可,又都在山顶林木稀疏处。现在却是在河谷林草繁茂之处,往往一二百米宽,生态破坏严重。此处我叫它防火通道山口,以向珍惜林木的老防火通道砍伐人员致敬。
       此处山脊向左三十米远处有一个兰牌子躺在地上,隐约写有什么字看不清,想去看没体力了。此时时间是12:28分,坐下稍微休息。
     防火通道口再次右拐上山。前面是阿边带路,口中一直念念“遇到猴子一定要给吃的。都要都给”,状如老和尚念经,不知是糊涂还是善良。可是路上一只猴子也没有。估计封山驴友上不去都饿死了吧。后来下山村民问有没猴子,我说一个都没有了。12:35再次上到一个山脊,这次应该是主山脊。
     封山效果明显,加上夏天草木茂盛,主山脊这段草和荆棘齐腰,看不到路迹,阿边让我带路。我在前面看地形设计路线,有路即走,无路开路,终于到了小崂顶。12:55到的小崂顶。用时将近五个小时,走路17公里。如果扣除鹅涧迷路耽搁时间,平均速度超过四公里,应该是我近七八年长距离最快速度。
(七)
      小崂顶我们休息五十分钟。喝了我带的咖啡,吃了剩下的饼干。原来我看时间还早想走团固顶——黑风口——小石桥——潮音瀑——蔚竹庵——九水售票口,因脚在大石村水库就磨破只能蹒跚,所以决定下山到汉河。
       我们两点开始下,阿边领路,走过一个小山头,发现错了,返回小崂顶。这次我领路,还是找不到路 在一个山坡折返几次,走到一块大石头,石头三边是悬崖,无路可走。探头看下面,中间只有一狭缝,半米宽二十多米高,有水湿滑。端详半天,我终于认出这就是前年和小河爬山我独自走过的地方。那次是冬天,我迟到他先走,我走错路了,走采石场上了盆盆碗碗顶,后来傍晚无奈从此处下来过,当时还有冰,我叫它滑溜缝。因知其惊险,不愿再走再次返回找路。几分钟后我找到了路,在大石头前方左拐。喊阿边不见,怕有闪失,急忙再到滑溜缝,阿边已奋勇下去。我只好再次从滑溜缝下去,阿边拍了视频,即此也。
     下去后还是无路可走,阿边让我带路。我沿和缓地形前进,十几分钟后找到一条小路。小路依然长满草,细若游丝,只能凭感觉。幸喜只错了一次。后来路在一个山谷中蜿蜒下行,逐渐大而明显,但还是感觉茫然前行,一路一直分析会下到澄瀛北涧还是汉河后山。后来下到涧底遇到水泥路,路边尽是果园菜地,知道到了大路,浑身汗透,遂返回谷中找水洼洗澡洗了衣服,蚊子特多。洗完穿上湿衣服沿路出来一看,是清凉涧桥,衣服也干了。
     歪打正着我们走到了清凉涧。  时间3:16分,我们到清凉涧桥头。
      此后不再记时,我们散漫地沿公路走到汉河,才觉饥肠辘辘,想吃面周边几个小饭店就是没有。灵机一动,到商店买包挂面让羊肉馆做了羊肉面,两人吃了一斤挂面、喝了两瓶啤酒。

〔后记〕这次走青峰顶太拼结果伤腿了,又没大注意,第二周又爬崂顶,没赶上车结果从天地醇和小跑下山,加重了腿伤,结果十天后的五顶四瀑穿越到天茶顶半途而废,回家躺了一个月养腿。那次是最有希望完成的一次。后来第二年(2021年)五顶四瀑穿越勉强到了飞龙瀑,返回太和观后退出,又一次半途而废。

20200830整理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7-6 16:24 显示全部帖子
猴子都哪里去咯
发表于 2022-7-6 23:18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7-6 14:15

(一)     推算一下,我爬崂山将近二十年,应该超过600次,忘掉的特多,但和阿边爬 ...


很好很详细
发表于 2022-7-12 14:21 显示全部帖子
美景如画,邀你同行!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