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3331

主题

昆明

故乡的云

查看:1459 | 回复:9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大理府志记载:“点苍盛夏之日,常有云彩束山腰,横亘十九峰,约百余里,截然如带,昔人诗云‘天将玉带封山公’。”

得名:彩云南现与云山之南。


“云南”之名从何而来?

《续汉书?郡国志》中记载:“云南县,高山相连,西北百数十里有山,众山之中特高大,状如扶风、太乙,郁然高峻,与气相连结,因视之不见,其山固阴寒”。

汉代云南县的治所在今祥云县境内云南驿,包括今宾川县等地。宾川鸡足山正好在云南县西北数十里,此山高耸入云,时常云雾缭绕,彩霞萦绕,为滇西名山,也就是所谓云山,云南县因在云山之南而得名。”


变迁:从益州郡到云南省

公元1253年,忽必烈率军平定大理,元朝于至元十一年(公元1274年)设置云南行中书省,从此便拥有了云南省的名称。而到了1381年,朱元璋派大将傅友德、沐英率军队攻占云南,灭元朝梁王,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改为云南府。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古云:

“春云气润,夏云诡秘,

秋云飘渺,冬云凝重。”

“环海烟霞,冠山楼阁,天涯万里凭栏。”

《满庭芳?感通寺赠承道玄杨伯清》

“绿水似环萦岛屿,白云如带绕林丘。”

《浣溪沙?游感通寺赠冰壶》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雲南高原的雲,四季皆有不同。

春天的雲慵懶閒適,多姿多容,妙趣橫生,這一團那一簇,倏忽間便消失在天際;

谷雨時節,剛剛還是烈日當空,不一會兒一朵黑雲飄近,傾刻大雨傾注。太陽再一出,一道彩虹便橫空出世,穿過先前雲層的厚重,橫亙於墨黛青蔥的群山之中。

傍晚時分,雨水消停后的天空,則是另外一番景象,猶如被擦洗过了一般,明淨透亮。夕阳西下,余晖映衬着远处的山巅,一簇簇橘红色的云团,形状各异,牧归的羊群,飘逸的雪花。

绯红的色彩渲染了天边的地平线,煞是娇艳。一阵风过色泽渐变,从浅黄而橘红再至淡蓝,最后和湛蓝的天融为一色。

夜幕降临,一抹夕霞拖着明与暗的尾曳,彷佛即将关闭整个白昼,随之而开启的满天星斗、楚汉银河……。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夏日的云,在温度升高的时节,多了几分高贵的气质,和几分厚重的感觉。

仲夏的高原,即没有北方的炎热,也没有南方的潮湿。太多的云,呈递着变化多端的飘逸,彷佛遮挡了灼热的阳光。夏天该有的炽热,统统便转化成对彩云之南的眷顾。

天空湛蓝之际,便是云朵盛开之时;雨云骤拢时节,必是半空云乌半空雨。看似深色凝重有些狰狞,却何不又是最惊心动魄稀罕云的极品。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秋来夏未尽,天上的云朵,悄悄换了件轻薄的风衣,把夏季如雪的云,稍稍添了点秋的韵味,就为了应秋收季节的景。彷佛要使秋日的天空,也有麦浪翻滚的波纹。

黄昏的天际,天空宛若打开了油彩的墨盒,绘了一幅斑斓夺目的画卷。金丝万缕一抹抹,犹如琴鸟的尾翼;彩斑闪烁一朵朵,恰似孔雀的彩屏。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炊烟缭缭,江静月明。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要说到冬天的云,自然就会联想起念湖看日出的情景。

日出和云,贴切的如夫唱妇随,般配的似琴瑟之谐。

记得当时天未亮而早起,厚裹棉衣立到湖边,就满腹虔诚的眺望着东方。心里真切地知道,黑暗里最先唤醒大地的不会是冬季里的寒风,而是那一缕浅浅淡淡涂了色彩的晨光。

从微微的天光到微微的柔红,天地间宛然有一个生命正要诞生,它就是为人类带来光明的太阳。

黑暗仿佛畏惧光明的降临,大地晃动着轰隆隆的身躯准备醒来。念湖也终于从深沉的静寂里,刺骨的寒风中苏醒,露出了迎接太阳的虔诚,企盼着太阳赐予的关怀。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七点五分之时,地平线上、湖面的东方,天渐渐有些光亮,几束流云从纤细的身段里慢慢扩散,附著云边的色素,开始由淡渐深、由浅渐浓的变幻,幻化着型状,深化着色泽。

眼前的东方俨然已是绚丽的舞台,彩虹的宫殿。橙红橘黄,你渲染边缘,我渗透内外。紫蕊梨花,糯糯柔柔,粉粉琢琢。分不清谁和谁在恩爱,捋不明哪跟哪已痴情。

如羽细腻纤纤,似芽嫩嫩剔透。这斑斓的羽云丹霞,谁不为之沉醉?谁不因之喜极而泣?

云,早已不是严格意义上平常的云;东边的天上,也不是现实中见惯的那个东方。

所有的黑影一起骚动,所有的眼睛一下不够使唤。仿佛七彩云梯连接了天堂,仿佛嫦娥的彩练舞到了人间。

多少人手舞足蹈絮絮叨叨,多少人似梦非梦掐手掐脸。都以为太阳神驾了金色的马车巡来,都以为如来踩了祥云飘临。

那色调那色泽,纯正的无一丝杂质;那形态那线条,无任何的调换;就连过渡的色彩,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它。

心在暗暗庆幸自己偶遇了一个历史时刻,眼在无比兴奋里见证了一场大自然的伟大色彩。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手机相机按错了快门,光圈曝光调乱了节奏。倩影背影逆光湖边,合掌捧云伸臂拥天,树影相衬湖水同框。

随即,太阳呼之欲出,天空蓝蓝一色;继而风卷树枝婆娑,波推涟漪上岸。

秋沙鸭、斑头雁、黑颈鹤、鸳鸯鸥鸟啸啸凌空;Y字型V字体一队队几群群纷纷穿云越霞……。

那些飘逸的云,在只有高原才有的湛蓝的天上,抹了胭脂描了眉线,披了沙巾系了彩链,开始了彩云之南彩云之舞的公演……。



发表于 2022-8-23 13:18 显示全部帖子
《白云向空尽》

~唐代焦郁

白云升远岫,摇曳入晴空。

乘化随舒卷,无心任始终。

欲销仍带日,将断更因风。

势薄飞难定,天高色易穷。

影收元气表,光灭太虚中。

倘若从龙去,还施济物功。




发表于 2022-8-23 16:47 显示全部帖子
千姿百态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