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669

主题

重庆综合

七个葫芦娃登顶三峡之巅

查看:1618 | 回复:14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户外活动中不可预知的变故实在是太多了

比如下图这队人

原计划是五一登顶重庆之巅阴条岭的

没想到那个地方严管了进不去

于是

大家一计议

行程变更到登三峡之巅桃子山

行程的变更也导致了周而往复的长途行程

也导致了队伍中有三男三女都脱离了队伍

敢问大哥大姐

这是巧合吗?

不要告诉我你们一开始就没打算来登山


至此

全队仅余七个葫芦娃

昆哥告诉我们

他知道一条桃子山的逃票线路

我们不知道桃子山是否需要门票

但既然昆哥说需要门票

那就是需要门票

因为有马上有一本叫《昆哥语录》的书要出版


于是

凌晨1点多

按照昆哥的指引

车把一脸懵逼的我们送到了奉节瞿塘村

在距离昆哥所说的停车场附近一公里的地方下车

因为昆哥说

停车场附近应该有收费的大门

为了不惊动收费人员

我们必须离大门远一点下车

然后摸黑悄悄走进去

而且不能开头灯

于是

云阳来的七个娃

半夜一点钟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乡村

一脸懵逼的跟着昆哥

捂着扑通乱跳的小心脏

向黑灯瞎火的三峡之巅桃子山方向摸索

摸了半个多小时

也没看到一丁点与收费设施相类似的物品

七个娃过路多少有些动静

估计沿途惊醒的村民都竖着耳朵纳闷

这几个娃不像强盗

走路咋不开灯

路牌显示

我们已进入三峡之巅景区

途经一处观景台

昆哥说今天就在这扎营了

于是

在没见到梦想中的收费亭的情况下

我们一脸懵逼的跟着昆哥安营扎寨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观景台整修得十分漂亮

地砖缝隙砌合得十分严密

工艺值得称赞

苦了我那必须靠多颗地钉支撑的无杆帐篷

硬找不到一处可以插进地钉的地方

因为这帐篷是为登阴条岭准备的

阴条岭上可没有这种工艺的地砖地面

正苦恼帐篷搭不起的时候

小钢炮热情的向我发出混账的邀请

我望着他垂涎三尺的脸

啊呸~

你丫死了这条心吧

我这一世清白

幸好旁边找到几块砖

勉强拉上风绳支起帐篷

我们扎营的地方叫风箱峡

顾名思义

这一夜大风没有停歇过

早上起来

石匠一壶咖啡给了今天行程一个完美的仪式

我举起半碗

先敬三峡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身后凸起的那个山顶就是今天的目的地三峡之巅

海拔1388米

也就是从我们营地出发

海拔将直线提升1000多米

行程近7公里

关键是全陡坡

昆哥说

这种距离的路线正常工作时间应该在4个小时

交代一下

昆哥说

徒步就是工作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一出发

为了追赶前面先走队友的进度

我差点拉烧了瓦

后面逐渐适应

攀登的过程不再累述

反正就是像歌里唱的

蜗牛背着重重的壳呀

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新队友江和阳元忠出发前悄悄吃了西地那非

一路马力加得特别大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本来背负的阴条岭三天的粮食

突然改成了桃子山一天的行程

所以一路饮水保障得过剩

也变相加重了负担

中午一两点的时候

我们登顶桃子山

石匠指着背心上晒出的盐

商量着晚上伙食的咸淡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山顶必须来合个影

因为奉节开发三峡之巅

所以后山的公路能直接通到山顶

于是山顶五一的游客也比较多

看我们一身装备

大家都主动积极的想帮我们拍照

其中不乏小姐姐


到此我们也明白过来

这三峡之巅原来根本就不收费

辛苦我们头晚摸黑走半晚上夜路

六个娃幽怨的眼神望向昆哥

我们想在山顶扎营休息休息

于是到处找场地

不知不觉竟步入了巫山境内

找到一处较为理想的平地

正休息时

出现一条大的菜花蛇

石匠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下面视频为证

片中人士经专业训练

小朋友一定不要模仿哦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昆哥说今天的工作时间不够

必须要继续工作

想走到巫山机场去看一看

我们声情并茂、苦口婆心的劝说

但他还是毅然绝情的抛下我们

出发时十三人的队伍

因三男三女的离开

导致离队人数过半

这或许还能接受

但这次昆哥的离去

直接让离队人数变成了过大半

在游牧浪措领队史中前所未有

领队小钢炮在接下来的晚餐中

被大家数落得头夹在被蛇咬的位置

选好的营地实际并没扎营

因为发现了几户农家

大家一致决定奢侈一下

小明先去和农户沟通

男主人开始并不热情

年过半百的女主人见小明有几分姿色

勉强应承下来

谈好价格后

一只土鸡倒了血霉

然后大家把准备上阴条岭的食材全部拿了出来

能预感到

这将是一个腐败至死的夜晚

炒菜的

配菜的

搬桌子的

看戏的

大家各司其职

一片生机祥和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大家边呕吐边告诉我

这是小龙人

就是我们小时候电视里

那个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的那只

只是他长大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9-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酒精使人兴奋

于是进屋继续煮茶夜话

小明的段子很多

但妇幼不宜

于是石匠严正警告女主人家离远点

以免伤及

目送女主人家远离之后

小明继续眉飞色舞

但讲着讲着

一扭头又见女主人不知何时悄悄的站在了身后

咧着牙跟着我们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