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669

主题

重庆综合

追寻消失的地平线——2019,我的洛克!

查看:2633 | 回复:57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洛克线-近三年网上报道的事故案例:2017年4月底,一位青岛女医生在穿越洛克线途中受伤失联,苦苦坚持9天后离世,引起不小轰动;2018年9月中旬,一位广东驴友在穿越洛克线途中高反死亡;2018年国庆假期,两位徒步穿越的驴友永远把生命留在了洛克线;同是2018年国庆,35岁的福建籍游客穿越洛克路线时,在4500米海拔处高反,最终被警方成功救援,但这只是木里县极少数救援成功生还的案例。


1

为什么这条事故频发的徒步线路,

还会让那么多人心驰神往前赴后继用生命去冒险呢?


洛克线到底是一条什么线?

我们先来科普一下。


1920年,美籍奥地利的人类学家、植物学家、探险家约瑟夫·洛克(Joseph F.Rock 1884--1962)受美国农业部、哈佛大学及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到东方寻找一种能医治麻风病的叫大枫子树的植物。


此人于1922年进入中国,但这位同志到达中国西南部后,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任务,而沉醉于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并以丽江为大本营,在此呆了27年。


这期间,洛克分别于1924年、1928年、1929年三次探访了四川西部的“木里王国”,并将其所见所闻发表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文中提到:


“那是佛教王国的圣洁之地……上帝浏览的花园。”



他还在和朋友埃尔默·梅里尔的信件中说:


"我情愿死在这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死在医院冰冷的病床上。"


洛克的游记引起了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注意,这伙计也深深迷恋洛克游记里的这片东方世外桃源。于是,这个天棒在没有亲身来过的情况下,于1933年擅自写出一本风靡世界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


在这本书里,

“香格里拉”第一次闯入人们的视野,并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一股寻找理想王国香格里拉的热潮。


香格里拉有美丽绝伦的自然景色、和谐安定的社会生活,是一个充满祥和、快乐的人间天堂。《不列颠文学家辞典》称此书的功绩之一就是为英语词汇创造了“世外桃源”一词——“Shangri-la”。


近百年过去了,香格里拉在人们的寻找和想象中被一次次定格,洛克当年三次进入木里王国到稻城亚丁之间考察的路线,如今被称为“洛克线路”。


至今这些地方车辆都无法通行,所以,只有徒步才能穿越,而穿越途中体力不支、高反、失温、滑坡、落石、坠崖、坠河、迷路等风险,加上中途无补给,下撤不易等困难,因此这条线路成为中国十大穿越路线之一,也是世界级的精品徒步穿越路线。


由于自然条件恶劣,洛克线至今没有被开发,这里是地球上所剩不多的一块净土,也是一块人类涉足有限的处女地。



2

“你知道人类最大的武器是什么吗?”

“是豁出去的决心。”



这次洛克线,本来是老苗的媳妇小草先约的。


结果5个人闪水4个,包括他自己亲亲的老公,后来小草独自一人跟一个叫益行客的组织去穿越了出来,奈何其人品又有所欠缺,穿越5天,下了4天雨,风景全被大雾和雨水笼罩,全程赶路,把益行客一行拖累不少,行程结束分享照片,唯一一张拿得出手的照片还是靠后期P出来的!回来委屈得倒在老苗怀里嘤嘤哭了半宿......

后来一次酒桌上,我们又谈到洛克线,于是这条穿越路线再次被提上议程,当然这次行程就不关小草什么事了。我原本是不准备去的,但酒精害人,鬼使神差不知怎么就和老苗、石匠他们勾搭上了,还信誓旦旦的拍胸脯保证一定会成行。
自认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说话就得算话,于是开始了简短的物资准备,参加行前会议,并在出发的日子如约坐上了老苗的白色小越野,负责开车接送我们的是老苗的朋友,名叫“龅牙”,负责坐车的是我和老苗、石匠、唐糖。我们是下午下班后出发的,因为假期时间有限,所以计划一路不睡觉,轮流开车直达徒步起点木里县的呷洛村。......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D1






出发时天气不错,小钢炮给我们合影时,太阳还能把我们的影子投射在地上,好天气让大家情绪高涨。


不料晚上一进入四川境内,就换了块天,开始下起雨来。


按理说这高速里程有1000多公里,一般难遇到全程下雨,但是我们跑出好几百公里后,雨非但没有停,反而越下越大,搞得我们对这次行程都失去了信心,后来我们甚至研究起备用行程来,要不去大理转转,要不就在木里周边搞个自驾几日游,讨论来讨论去也没个结果,垂头丧气的窝在车里暗暗说着一些对老天爷十分不尊重的语言。


车继续在雨里穿行,沮丧的情绪伴着我们晕晕乎乎睡到天亮,迷迷糊糊中听到老苗说堵路了,睁开眼,车早已下了高速,惊喜的是雨居然停了,云层中甚至还露出点天空的蔚蓝。



虽然道路因滑坡被堵,但是心情很好。


老苗有一个人缘特好的朋友原来在木里县工作,他朋友之前的同事很热情,强烈要求对我们进行隆重接待,我们时间耽误不起,几番激烈谈判,最后对方作出让步,议定接待程序仅限于一餐中午饭。


我们计划是天黑之前必须到呷洛村的鲁绒家,今天后面的路还很长,都担心一顿热情的午餐过于耗费时间,继续怂恿着老苗讲一下价,奈何对方太热情太热情,怎么也推不掉,你来我往几番较量下来,最后终于达成共识:用餐一小时,吃饭不喝酒。





堵车的过程很无聊......


在路边发现几树花椒,采了几颗闻闻,椒香扑鼻,干脆就多采点,后面货车司机的小媳妇也加入帮我们采,老苗说晚上可以拿这个新鲜花椒在鲁绒家杀只鸡做个花椒鸡吃,又累又饿的我们立马顺着思路流着哈喇子憧憬起来。

......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以为堵个几十分钟就会通的,结果堵了两小时。


而且没开出多远,又遇滑坡堵了一会,导致我们行程时间变得特别紧张,何况还要去木里吃一顿接待餐。

下午近两点,

过小金河大桥,看到桥头的毛主席像,意味着很快就要到木里县城了。


天气变得很晴朗,阳光普照下的木里县城不大,木里的朋友们站在街边接我们,他们说本来是穿着民族的盛装来献哈达的,奈何我们堵车耽误过久,中午大太阳的,他们实在热得受不了就脱了。


中午吃的藏餐火锅,少数民族的兄弟姐妹劝酒很牛X,我们坚定不移不喝酒的决心,没几个回合就被击溃,一杯青稞酒很快被劝进了胃里,接着开始劝第二杯,幸亏大家对甜言蜜语还有些许免疫力,牢守底线死活把第二杯挡在了嘴外。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临走,木里的朋友看我们这么喜欢这个地方,顺便送了我们两本书,并签名留念,韩素珍后面那几个符号是彝文!








鲁绒开车到木里县城来接我们,“龅牙”只送我们到县城,然后他第二天转道去稻城等。


从木里到呷洛村有两百多公里,要开六七个小时,路上车又差点开了锅,今天估计要很晚才能到。车内时而飘来一股花椒的清香,花椒鸡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实在对不住这大一包新鲜花椒!

-木里大寺-


路过木里大寺,洛克当年就是在这里得到木里王的帮助,才得以完成从木里到亚丁的考察。


本来很想上去看看,但上去车要绕行起码两小时,我们肯定没时间,所以只能悻悻错过。


我猜测,《消失的地平线》里描写的那个大喇嘛寺,会不会就是以木里大寺为原型创作的呢?


书里说喇嘛寺在半山腰上,前面是幽深的峡谷,藏区比较出名的寺庙在半山腰上的不多,洛克沿途考察过的地方就更少,而木里大寺刚好就在半山腰,寺庙面前就是峡谷,理塘河从谷内缓缓流过,越想我越坚定自己的猜测。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过木里大寺不久,天就黑了。


过水洛乡后,路况变差,鲁绒的车胎又被扎破。换上备胎继续赶路,后面的路况非常惊险,一条刚好车宽的水泥路,铺满落石,路边没有护栏,外面就是万丈悬崖,弯道急、车速快,我坐在副驾驶,大气都不敢出。


绒哥,你们信奉修来世,我们信奉修今生啊!


心惊胆战中,好不容易熬到了鲁绒家,脚一沾地,心里立马就踏实了。


他妻子给我们炒了两个小菜下饭充饥,真的是小菜,很精致,我后半碗基本就是光吃着白米饭,瞄一眼老苗、石匠、唐糖他们,就跟演吃饭小品一样,你来我往的在盘里叮叮铛铛夹得热闹,仿佛筷子上真夹到了什么菜一样,大家都好面子,死绷着不说。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吃完饭,掏出手机看后面几天的天气预报,居然第二天是雨,心里瞬间又没底了。


鲁绒宽我们的心,说这个天气应该没雨,天气预报都不准的。我们自己也宽自己的心,预报的是木里的天气,呷洛村离木里200多公里了,应该影响不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不断欺骗着自己,似乎靠讨论就能把雨讨论消失。


就在大家都把自己欺骗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手机又闪出一条新闻,专门发布了木里县暴雨橙色预警,我们脑袋一下都懵了,关键这还不够,更甚者,一会又收到一条消息,说四川内江发生了地震。


额滴神,这是在玩我们吗?


大家赶紧把如来、太上老君、耶稣、安拉等大咖们全都拜了个遍,祈祷情况能好转!但眼下怎么办?


于是,大家开始此行中第二次改行程的讨论。


我们联系“龅牙”,明天不要忙离开木里去稻城,等我们通知,如果下雨,就来呷洛把我们接出去搞自驾游。我们联系他时,这丫正在木里县城被中午的朋友围在酒桌上,单挑群雄,据说战绩不错,拿翻了一个,自己全身而退,海量!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不管天晴下雨,觉还是要睡的。
鲁绒家被子尺寸特殊,我腿伸直,脚就露在了外边,我一拱起来,被子两边又晾开了,而且左右两块床板一高一低,导致拼接处一条断层,睡断层上的感觉很酸爽,一晚上不停的调整睡姿,一边调整一边望着天花板祈祷:明天不要下雨!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D2



半睡半醒的过了一夜,挨到早上7点多,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透过窗户看外面的天空,感觉很亮,不像下雨的样子,手机天气预报也没显示下雨,心里稍稍有点高兴。
结果起床出门一看,发现地面部分是湿的,显然是经过了一场小雨的典礼,这天气把我直逼崩溃的边缘。


我痴迷于藏区的各种人文风物。

昨天抵达太晚,看不清呷洛村的容颜,这会儿虽然心情不美丽,但当雨后的呷洛村展现在我面前时,倒是让我着实沉醉了一下,深深呼吸一口2900米海拔的空气,不会有缺氧的感觉,只是醉人心脾。

鲁绒大哥在院子里煨桑祈祷,他说今天日子好。


确实是神灵保佑,老苗指着天的一边突然喊,那边天亮了。


我顺着方向看过去,果然,是那种阳光即将出现的感觉。

感谢如来、太上老君、耶稣、安拉各位,天气应该是没问题了,我们给“龅牙”发信息,让他可以出发去稻城等我们了。


至此,一路坎坷的心路折腾历程,到这会儿才落了地。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心情好,胃口就好。


鲁绒早上给我们做的酥油茶和青稞面,舀一勺青稞面倒嘴里,合着酥油茶咽下去,据说预防高反不错。

吃完饭,我们预定的马帮过来了,两名马夫,大的叫益西,小的叫不多。他们将伴随我们一直走到亚丁。


之前听小草说这边马帮和沿途的藏民不耿直,不知道我们这两名同志思想品德如何?


石匠是个叫鸡公,藐视高原徒步,坚持不给唐糖租骑乘用的马匹,老苗谨慎,强行为唐糖预定了一匹,事实证明这个决定非常正确。我也给自己预定了一匹,不是想偷懒骑马,只是无人无信号的高原山区,给自己一个安全保障,不盲目冒进是对自己负责。

出发前合影,从左至右是我、老苗、唐糖、石匠,至此将开始五天与世隔绝的旅程。

出发时,石匠坚持让我吃了一个鲁绒家院子里摘的苹果,寓意旅程平平安安。

发表于 2022-9-14 12:45 显示全部帖子

石匠好吃,一路遇到什么骗什么吃的,没走几步,就遇到一位婆婆刚采了一爪野果,石匠想吃,因为语言不通,他俩哇啦哇啦的互相把对方整懵了,最终因为石匠开始用手去扯婆婆手里的野果了,婆婆才明白了石匠的意思,糊里糊涂就把野果给了石匠吃。


也正因为语言不通,不知道这野果采来是给人吃的还是给猪吃的,还好,石匠吃了至今幸存,只是落下个喜欢用嘴拱墙根的毛病。








出村就上山,翻越一个垭口后,就正式进入无信号的区域。
天气很好,雨后的空气也很清新,我们行走在半山腰,路况还不错,不知道洛克当年是否就是走的这条小道。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