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7149

主题

苏州

旅行与读书 - 写于皖南

查看:2821 | 回复:2
发表于 2022-9-26 13:40 显示全部帖子

-《马太福音》

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题记



  Part 1


2022年的春分到小满突袭的疫情,如武志红在某一期视频里讲的,如“轻度的世界大战”,焦虑蔓延。在全民意志快被消耗的第三年伊始,在心情跌宕之后,毫无意料地,与春天又是一个擦肩。


上周末趁小长假之前,不知道第几次出走皖南。平时必人声鼎沸的公路,现在连“雨打穿林声”都听得见。本就想如陶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黄山”,内心当然欢喜。然而有趣的是,对这成百上千的沿途的农家乐老板来讲,这封闭萧条的气氛也并未太被介怀。


一晚天黑之前,入住水墨汀溪旁边的“许家”,刚停好车,暮色弄的一切像开了柔焦。倏地见道路对过,一张四角小桌,刚边吃边聊的四位老者之一放下筷子,起身招呼我,心想就是“老许”了吧。



老许张口就问:今天就你自己?房间随便选啊!楼上两间漂亮。

趁着搬行李的当儿,询问他是否因为疫情耽误不少生意呐。


老许战术性一笑,转而说:耽误,所以我们家趁机盖一栋新的,还有带小二楼的,端午赶不上就十一开张,你来看看不,可漂亮了,比老房子好看!


突如其来的邀约,真勾起我的好奇心


那是挨着老屋的一栋纯白色的四层小别墅,用的是最流行的“ins”风。大理石楼梯加木质的穹顶,有点度假村酒店的感觉。和老许一起畅想疫情之后的生活,心情不觉也活泼了起来。



Part 2


想想在南京因为自由受限有点“悲愤”而大惊小怪的几个月里,皖南的一处农家同时段的老许在排布着疫情结束后的生活。一下子,从总体策略来讲,老许还是在这个特殊时期有所产出的,牛人。



疫情期间偶尔心情不好,找个镜子都觉得五官纠结到好像不知到往哪里摆好。


老许这套存在的艺术(the art of being),真是完胜我推崇的权利意志(willie zur macht)。当生活本身看似毫无意义时候,也许如西西弗斯一般荒谬但坚韧的生活是最优解。老许应该也是疫情后触底反弹最快的那一波人吧。


突然发现,沿途的种种,并未“悠然”,反而“采菊东篱下,草盛豆苗稀”,也挺好,也淡然.


梁永安新书里有句话我想原封不动放在这里


“打破一切权威,去热爱真实的世界。

我们今天的年轻人,离自己向往的生活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就这一步之遥跨不过去。内心里积累了这么多感受和愿意去探索的东西,但是行动上跟不上,暴风骤雨迎面而来的时候,就没有那个勇气。”


想想自己疫情期间由于情绪波动产生的内耗,真的有点有失水准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9-26 13:40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3


在上海解封之时,在限制偃旗息鼓之后,整理下心情,我想的是:


去读书吧...


留观这几年b站,抖音上,通俗易懂的哲学课大受欢迎。在新媒体时代,传统意义上的读书被网络取代也合情合理,获取知识的渠道也不只局限于书本。所谓工具无好坏,看你怎么用。


现代人面临的虚无,尼采早在“上帝死了”之后就开始讨论了。近期流行的女性主义和男性的凝视下的一些观点讨论,也都是波伏娃上世纪点过题的东西。常抱谦虚,常思进取,如果价值观扎根于伟大的思想,也许可以逐渐明晰自己思想在哲学先进度上的coordinates,也许也会缓解一些虚无和焦虑。


去旅行吧...



旅行粘合价值和目标


每天说着爱国,却连祖国的西藏,新疆,呼伦贝尔也未到访过...说着要扶贫助农,却也只是隔着屏幕看看因贫病而蜡黄的脸蛋的人。也非虚伪,只是割裂。颅内高潮再怎么感动自己也是和世界脱节的,这种人让我想起《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弗朗茨的媚俗(也做刻奇),强硬地赋予所见之物以意义,陶醉了自己,恶心死别人。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也是在骂这些人。


旅行并非去雪山,森林深处寻找自己喜欢的景色,和自然产生链接,体会瞬间的“永恒”,在更广的维度上去理解那份“壮阔”,下次出行,记得要有水准。




坚持用文字描述生活,坚持深度细致徐行的思考方式

发表于 2022-9-26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好漂亮的雾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