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793

主题

哈巴雪山

哈巴雪山:金子花开月亮湾

查看:35267 | 回复:38
发表于 2022-11-2 14:43 显示全部帖子
回望二零二一年 ,是阿朱爬山爬到癫的一年。


端午前夕,童白美和蒋高帅问阿朱要不要一起去哈巴,他们已经选好俱乐部。阿朱表示你们都组织好阿朱还有什么废话可说呢,订机票请假期直飞丽江,开启端午漫步哈巴云端的开心难忘之旅。


童姐姐和小蒋选定的俱乐部叫做米粒美宿,在丽江古城和哈巴村都有民宿业务,也提供登山向导服务。女主人叫米粒姐,是阿朱故乡人。男主人叫小超。米粒姐放弃老家稳定的国企工作,在丽江山水间留下她的青春,数次辗转后还是留在丽江,是阿朱向往的人生。小超原来是深圳的一个创意设计经理,成为一名背包客后迷上丽江和米粒姐,最后一起和米粒姐留下来。经营着民宿,彻底的融入哈巴村,为哈巴村出人出力,朴实简单的生活着。


丽江到哈巴村需要小半天的车程,去哈巴村的半路上,阿朱还简单的在虎跳峡畔停留驻足几个小时,感受到金沙江汹涌的浪潮,虎跳峡也有一条中外出名的高山峡谷徒步路线,阿朱要去完成它。在去哈巴村的路途中,小超哥跟阿朱还有其他小伙伴细细的描述他这么多年在丽江生活的点点滴滴。作为一名党员,在哈巴村尽心尽力为村民服务的各种事迹,也告诉阿朱,脚踏实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这是阿朱非常向往的生活啊,不需要赚很多钱,能够与爱人父母常相伴,获得村民的认可,在党集体下创造自己的一份小小但不容忽视的价值。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遇到各种困难和挫折。但是当坐下来看着阳光下鲜艳绽放的多肉植物、远处的玉龙和哈巴雪山、厨房爱人忙碌的身影的时候,这不就是诗和远方,不就是幸福的具体表现么。


回到爬山本身,户外分很多种类型,雪山攀爬是其中一种。而雪山攀爬又分为技术型攀爬和非技术性攀爬。哈巴雪山是后者,作为一座对入门选手特别友好、后勤保障成熟的雪山,适合阿朱这种体力渣渣。雪山攀登极其看老天爷脸色,山顶天气风云变幻特别快,冲顶的时候如果天气不好,极有可能失败。阿朱这次非常顺利,四个小伙伴都顺利登顶,而且登顶的一个小时内都风和日丽能见度特别好,这里要再次感谢哈巴老爷赏赐和各位小伙伴积攒的好运气。这是阿朱第一次写攀爬雪山的文章,会稍微多铺垫一点背景知识,各位读者大大见谅阿朱的啰嗦。非技术性雪山攀爬和高海拔徒步有相似之处,但又有细微的不同。在装备上要多出来几件:一个是防撞头盔,防止滑坠的时候磕到脑袋;一个是冰爪,是很长啮齿的那种冰爪,上雪线之后就需要穿戴上,高原徒步时候的那种小冰爪抓不住雪地;一个是冰镐,哈巴雪山用行走镐就足够啦,主要作用是预防滑坠;还有墨镜,上雪线后没有墨镜时间长会因为日光强烈而导致雪盲,下撤都比较麻烦;其他的装备就和高原徒步差不多。保暖、排汗、防晒、预防高反等细节处理。



而哈巴雪山作为入门级的非技术性攀登雪山,位于香格里拉县东南部,是喜玛拉雅山造山运动及其以后第四纪族构造运动的强烈影响下急剧抬高的高山。最高峰海拔五千三百九十六米。比金沙江对面的玉龙雪山低二百米。而哈巴雪山旁边的江行政村的海拔只有一千五百五十多米,两者海拔落差高达三千八百多米,巨大的落差形成立体分布的高山垂直气候。哈巴自然保护区内立体状分布着高山寒冻植被带、高山草甸和高山灌木丛、常绿阔叶林带等,植物种类繁多,保护区内有虫草、天麻、雪莲等名贵药材;而兰花、百合、报春、龙胆、野牡丹等名花随处可见;在浓密的原始森林中,栖息着一类保护动物滇金丝猴、野驴;二类保护动物雪豹、猕猴、小熊猫、金钱豹、原麝、马麝等;还有黑熊、棕熊、野猪、花面狐、鹦鹉和多种画眉鸟。阿朱在攀登过程中看到各种好看的鲜花和古树,遗憾的是因为视力不够尖锐没有看到什么小动物。哈巴雪山山顶终年冰封雪冻,主峰挺拔孤傲变幻莫测,四座小峰环立周围,随着时令、阴晴而变化多姿。保护区内分布着众多的高山冰湖群,大部分海拔都在三千五百米以上。其中,以黑海、双海风景最佳,奈何阿朱一路惦记冲顶,只能远远的看一眼黑海便继续攀登,没有单独走一遭。


哈巴雪山的行程阿朱一共花费五天时间。第一天抵达丽江,和老友们重逢,第二天驱车去虎跳峡并入住哈巴村,第三天爬到哈巴大本营,第四天凌晨冲顶,下午骑马返回哈巴村,第五天返回丽江,结束行程。下面阿朱详细讲一下五天行程,希望给以后有计划去哈巴的小伙伴一点帮助。


第一天下午三点的飞机抵达丽江三义国际机场。正好那会儿是荔枝的时令季节,阿朱带一整礼盒的荔枝给小伙伴尝尝鲜。小蒋是下午七点多抵达的,童姐姐是晚上十点半左右抵达的。阿朱在国际机场的肯德基和小伙伴们汇合后,就和小超哥一起返回丽江古城的民宿。在民宿见到最后一位小伙伴睿姐儿,也见到米粒姐。晚上睡觉之前,米粒姐检查我们的装备,嘀咕一句的阿朱的北面冲锋衣有点水,果不然后面冲顶的时候,冲锋衣性能不够好,凉风透体,吃一记教训。


第二天清早,我们四人小团队在民宿门口吃过一顿热乎乎的过桥米线,合过影后便驱车前往虎跳峡景区,金沙江的江水在此处汹涌澎湃撞击着峡谷,江水不再发黄,而是呈现出一种沙白色的震荡。扑面而来的水汽浸润着阿朱干渴的鼻喉。峡谷一路上都是各种祈福的吊牌和挂坠,游客络绎不绝。简单走过几个起伏的木制栈道,合过影后阿朱便和小伙伴们驱车前往哈巴村。从虎跳峡景区前往哈巴村的车辆需要报备,且路况不是很好,一路都是机耕路,颇为颠簸。直到江边行政村才又开上水泥路。下午三点多到哈巴村里,在一家清真餐馆吃顿拉条子,便回到米粒的民宿。我们在杨三哥家又补一顿晚饭,被杨三哥家里两大架子上盛放的多肉植物震撼到,图片阿朱会放在后面展示。杨三哥家里的狗狗也特别好玩,见到客人来特别开心的摇着尾巴。村里的生活安静而悠然,日落斜斜的照射在窗户上,远处的炊烟慢慢的升腾着,时不时传来几声犬吠和鸟鸣。节奏一下子就慢下来,比丽江的节奏还要慢上一大截。顿时就忘却自己在广州的焦虑和迷茫,也忘记很多很多的烦心和不开心的事,也许这可能就是阿朱喜欢往山里跑的根本原因。下午晚饭前还进行技术装备的介绍使用,以及地形的介绍,阿朱认真的听完,但是对地形还是没什么概念,直到第三天开始走才有直观的感受。


第三天早上早早的起床,把大件行李托付给超哥去马帮托运。然后又跑去杨三哥家里吃一顿丰盛的早餐,小包领队带着杨三大哥的一条名叫多诺的拉布拉多和我们一起出发去大本营。一路小雨浠沥沥,山上起着小雾。看不清山林的真貌。我们五个人一条狗慢悠悠的走在林间小路上,时不时过一条溪水,经过一间废弃的树屋,又或者遇到一起出发去大本营但是速度不同的驴友,大家开心的寒暄问好。阿朱最喜欢阴天爬山,太阳晒不到,雨后的空气又特别的清新。图片拍出来还云雾缭绕,真的特别惊艳。走到一半的位置还有一个可以烤火的树屋。大家就着火堆饱餐一顿,阿朱望着跳跃的火苗又走了神,忘记了肩颈的酸痛,也忘记自己最终还是要离开大山的怀抱。一路上小伙伴们走走停停,喝点烫水,拍拍花骨朵和红黄红黄的枫叶,聊聊天逗逗多诺,下午四点不到的样子磨磨蹭蹭的走到大本营。大本营里有吱吱晃晃作响的上下床,也有大通铺。阿朱、童姐姐、睿姐儿、小蒋四人抢了四个大通铺的位置,只是遗憾的是四个人没有躺在一起,小蒋孤零零在门口睡着。实际上应该阿朱去门口睡着,因为阿朱打呼噜特别厉害。后来童姐姐说她听着阿朱的呼噜声双眼看着木屋的天花板发了一整个后半夜的呆,听的阿朱特别不好意思。黄昏的时候雾还没有散去,领队们在埋锅做饭,阿朱和童姐姐小蒋睿姐儿几个在大本营附近的河道上捡着碎石子玩,聊着雨崩回来后小半年发生的各种故事,聊着清明擦肩而过的腾格尔沙漠之旅,大家彼此早已熟稔,毕竟雨崩的每一个夜晚都在畅谈,网络上也是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再次重逢的你我眼中都是喜悦和释怀,你我都是在山中结识,也注定会重逢在大山的怀抱,而这一天并不会太远,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夜幕降临,阿朱强忍着没有胃口的肚子吃饱了一顿夹生的米饭,米饭夹生是因为四千米的海拔实在是煮不熟一锅米饭,可想而知西域那些五千米海拔的哨所里,战士们经年累月都只能吃一些半生不熟的吃食,想到这里阿朱心里突然塌陷了一块。晚上八点多阿朱磕了一颗布洛芬就早早睡下,准备迎接艰难刺激而又充满惊喜的第四天。


第四天早上两点阿朱就被领队们喊起来,为什么要这个点起来呢,因为雪山上的冲顶一定要在中午十二点前完成,下午开始峰顶的风就开始特别冷,安全起见在山顶的时间一定是要在白天太阳最暖和的时候,如此时间排布下来,早上就只得两点多起来吃饭然后出发,起来后大家状态还不错,一碗热腾腾的夹生汤泡饭下肚子,又恶狠狠的吃了好几块鸡肉。满腹油水的油腻阿朱开始摸着夜路摸着林间小路脸贴着前面队友的屁股攀爬,爬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出林区。天微微亮,风有点凉,阿朱的冲锋衣防风效果这个时候彻底罢工。寒风透体,只能提前换上厚羽绒。队友们速度不一,小蒋的体力是最好的,总是早早到了休息的地方,悠哉游哉的喝着热水等我们。又或者陪着童姐姐一起慢慢走,给童姐姐加油打气。童姐姐也是属于第一梯队的,不紧不慢的走着,时不时等等阿朱,给阿朱加油打气,递给阿朱各种小零食。阿朱属于那种磨磨蹭蹭需要领队催的,总是走几步就想休息,不过还好有睿姐儿一起陪阿朱吊尾队,两个人走的狼狈不堪,一起慢慢走向了最后的峰顶,也一起成为了生命中无法忘却的一段记忆。六点四十多分的时候,天彻底大亮,此时此刻阿朱还在两段大石壁的中间段摸鱼,磨蹭到8点多才开始换冰爪上雪线,此时此刻小蒋的状态越发神勇,童姐姐已经走的濒临崩溃,但是她不知道更崩溃的事情还在后面。睿姐儿还是不紧不慢的走,似乎忘记了关门时间这回事。上了雪线后,有三段大坡要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完,然后就到了一个大石坡,童姐姐在大石坡上摘了墨镜,结结实实的哭了一顿,然后才肯继续出发。大石坡后就是久闻大名的绝望坡,阿朱走完绝望坡直接低血糖了,和童姐姐坐在月亮湾最险峻的地方互相鼓励,又稍微填一下肚子,最后十一点的时候冲到了顶峰,而领队们、小蒋、睿姐儿已经提前到达。睿姐儿还给阿朱录了一段珍贵的冲顶视频,晚点放在后面。尤其难能可贵的是,阿朱屁股刚刚离开月亮湾,天上的云雾就快速的散了开来,冲到顶的近乎一个小时内都是万里无云的绝佳好天气。每每想到这里阿朱心里都会默默的感激哈巴老爷。阿朱和诸位小伙伴们在哈巴顶峰嬉戏打闹拍照逗多诺停留了好久,然后天色也开始突变。队友们就开始准备下撤返回大本营,殊不知真正的挑战即将来临。


第四日中午十一点四十的时候,阿朱最后一个收尾下山,然后一开始下就傻眼。雪线之上的下山虽然比上山省体力,但是速度超级慢。阿朱看着远去的队友们的身影,孤零零的走在大雪之中,雪又开始下了起来。阿朱突然就想找个大石头下面坐到永远,这样子就可以不用面对山下尘世间的苦闷与烦恼了。阿朱慢慢的下了绝望坡,回望最后一眼淹没在风雪之中的月亮湾,开始下三段大雪坡。阿朱的体力已经濒临绝境,这就是没有预留下山的体力带来的恶果。但是绝境之中总有一股生生不息的希望在支撑着。望着远处穿着大橙色棉袄等着阿朱的童姐姐,阿朱硬是提多一口气,下到雪线拿到扔在雪线边的登山包,翻出登山包里的补给,恶狠狠的填进了肚子,继续追赶队友远去的身影。此时此刻体力不支的童姐姐情绪已经濒临崩溃,眼睛也已经出现了幻觉,下大石壁下的生无可恋的童姐姐指着远处一处一片寂静的乱石说那里有一条恐龙,然后一会儿又说远处的山后升腾起一条大金龙,吓得阿朱和领队赶紧劝着童姐姐继续往前走不要停,然后幻觉过去后疲惫马上又涌了上来,童姐姐死活要在一块大石头睡一觉。我们又不敢真的让童姐姐睡过去,又不能强行拖着童姐姐下去,只能大家坐在大石头上多休息一会儿,后来童姐姐告诉我们说感谢那条大金龙,回家后好事儿连连,这让阿朱羡慕不已,为什么阿朱的幻觉里都是一些恐怖的记忆,比如那个恐怖的映天古镇。生无可恋的大石壁在下午两点出头的时候终于下完,进入了早上麻黑黑走过的林间,这个时候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早些时候吃过的东西也逐渐消化,体力慢慢恢复了回来,阿朱追上了和多诺走在一块的睿姐儿。状态和情绪都稳定的睿姐儿嘻嘻哈哈的走在林间,仿佛仍然还可以再冲一次顶。阿朱和睿姐儿前后脚的回到了大本营,发现神一般的小蒋已经熟睡着,不得不感慨有时候人和人的差别比人和狗的差别还大(多诺:你不要看着我,我都比你提前半个小时冲顶)。


哈巴一行最英明的决策就是骑马下山,回到大本营已经小四点,距离凌晨起床已经过去整整十四个小时。阿朱不记得费用是三百还是三百五了。杨三哥牵着马绳儿,绳儿那头是拖鞋踢踏走到飞快的杨三哥,绳儿这头是骑着马儿耗尽了体力的阿朱和睿姐儿。阿朱人生第一次骑马就下这么陡的坡,抓马鞍的手都硬生生的磨破,可见当时内心有多么的紧张。下山回村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出头了,正好是日照西斜的时候,阿朱和睿姐儿一起骑马走过了哈巴雪山最美的时刻,也算三生有缘。封面的照片就是下山下到一半,马儿在休息吃草的情景,那会儿手抓马鞍已经抓到发抖,手机都举不稳了,可知状态有多狼狈。骑着马儿经过来时的大草坡、溪水,林屋等等,阳光明媚的仿若隔世。来时的浠沥小雨如仙境一般,而现在斜阳穿透林间,飞舞的蒲公英和破旧的蜘蛛网都在我们指尖滑过,马儿挂着的铃儿晃荡出来的铃声伴着远处山林里的鸟鸣,人和马儿的影子也在地上越拉越长,直到夕阳没入山的另一头,我们才回到了哈巴村杨三哥的家里。后面跟着的童姐姐也是一路发呆,痴痴的看着风景,不知道有没有感悟些什么,回头阿朱要细细询问一番。


筋疲力尽的小伙伴们在杨三哥家饱餐一顿后,回了超哥的民宿。洗漱后四只坐在院子里开始发呆。除了不抽烟的睿姐儿,剩下三只仿佛劫后余生一半,就着花生米弹起了烟灰。夜色逐渐爬上了山头,民宿的灯光也慢慢的亮了起来。四只小可爱第二天趁着好天气,用超哥的望远镜最后看了一眼哈巴雪山的峰顶,祝福正在登顶的队伍成功,便驱车返回了丽江。返回丽江的路上,还在金沙湾最陡峭处停留下来,驻足远望了江对面的大具乡,感慨地势之险要,民生多艰难。在车上超哥仍旧是慢悠悠的讲着村里的一些事情,把平凡生活里的日常琐事抽离出来,变成一些抽象的精神食粮。生活虽然平庸而苦闷,但总是有像超哥一样的人,用最平静的语气把最平淡的日子描述的熠熠生辉,让人好不神往。正好回到丽江那一天是阿朱三十一岁生日,虽然人过三十就决定不再过生日,免得徒增伤悲。四只还是觉得要好好吃个饭庆祝一下,便在超哥的引荐下奢侈的搞了一顿石锅腊排骨和烤肉。明媚的阳光照射在四只稍微有点发烫的脸上,慵懒的躺在古城民宿的椅子上。米粒姐还给四只发放了登顶成功的证书和纪念品,有印章、水杯、证书、纪念章、明信片等,后来阿朱的书法作品的印章就是用的这次哈巴之旅收获的,虽然样式简单,但是于我有着特殊的含义。米粒姐还贴心的在纪念品上手写了四只的名字。工作细致到了这般程度,阿朱已经没有更好的褒扬之词,只能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他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花开不败,细水长流。


分别的日子总是来得太快,四只在阳光明媚的古城民宿门口再来了一张合影,下午不多时小蒋就踏上了返京的旅途,童姐姐也随后启程返回了贵阳,只余我和睿姐儿在古城里漫无目的的晃荡,我们追逐着远山的日落和晚霞,驻足街口看着来往的游客,在各式小店里挑选和采买手信,最后在临高的一家小店里饮尽了杯中最后一滴酒。夜色重新笼罩了古城,我们也趁着夜色的侵袭混进了汹涌的人流,在清吧的门口看着出神的听众,在古桥边聊着彼此的烦心事儿,然后在疲倦涌上脑海之前,各自进入了梦乡。次日清晨,阿朱和睿姐儿吃过古城那家最有名的二哥土鸡米线后,便挥挥手说了再见,约定以后山顶再见。就好像和童姐姐约定的一样,虽然春节因为上海疫情未能拉萨再见,但是我们终将有重逢的那一天。而阿朱也于下午飞回了广州,回来的航班上恰好撞见了漫天的晚霞,那晚霞极其震撼,也仿佛漫天神佛一般在阿朱耳边碎碎念“留下来吧,这里才是生活,这里有满墙的多肉、好吃的汽锅鸡和松茸菌菇、追逐大山的不屈精神、宁静乡村的平淡日子,这里才是你的精神归宿”,写到此处,阿朱已然是控制不住,潸然泪下。


大山虽然不语,但是它容纳了我们所有的情绪。未出发前的期待、重逢时的喜悦、行山时的互相鼓励、冲顶成功的开心、情绪崩溃时的绝望、离别前的依依不舍、相约再见的坚毅。这所有的林林总总,都已经化作最深刻的记忆,刻进灵魂的深处,永远无法磨灭。


写到这里,哈巴之旅算是告一段落了。至于回到广州之后阿朱因为哈巴晒伤而脱了五层皮,那又是另外一段啼笑皆非的故事了,这让阿朱想起了很多年前有一组入藏前后对比的照片,阿朱从未想过这等惨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结果还是逃不过这等宿命。
下面如例是一些配有简短文字说明的图集,感谢阅读到此处的各位读者,阿朱这一篇的真情实感流露比较多,写实的资料比较少,望海涵。最后啰嗦一句:雪山有风险,攀登请谨慎。

(出发去丽江)

(带的荔枝果)

(从阴雨绵绵的广州飞到了晴空万里的丽江,正好写文章的时候广州还在下雨)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先行汇合的蒋高帅和阿朱)

(蒋高帅、童白美、阿朱大合照)

(回到了米粒客栈,满地落叶,零星小雨)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古城的清晨)

(小蒋、童姐姐、睿姐儿、阿朱四只在古城溜达)

(准备出发去虎跳峡,后左一是小超哥)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滂沱汹涌的虎跳峡金沙江)

(回眸的两只)

(帅气我蒋)

(开心的睿姐儿)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开心+1的童姐姐)

(领导的范儿泄露出来啦)

(无死角的童姐姐)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抓到了一只小松鼠)

(合影的小三只)

(停车遥望江边行政村)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这位大佬,气势收一收)

(擦一擦屁股上的灰,准备进村啦)

(虎跳峡的各式祈福挂坠)

(进村遇到了羊群)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在村里的清真餐馆吃了顿面条)

(技术装备和路线讲解上的童姐姐和小蒋)

(认真讲解装备使用细节的小超哥)

(逗狗的睿姐儿)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杨三哥家的多肉)

(好看的多肉+1)

(黄绿搭配的多肉)

(杨三哥家的几头小猪)

发表于 2022-1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杨三哥家的老犬)

(超热情的一只)

(和老犬嬉闹的童姐姐)

(悠闲的时光太短暂)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