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450

主题

合肥

世界遗产,平遥古城

查看:1430 | 回复:124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平遥县衙

8:30来到 平遥 古城县衙门口,县衙门口的售票窗口只有一个,后面早就排起了等待购票的长龙,足足排了半小时队才买到票。 平遥 古城通票包括22个景点,全票130元,优惠票是65元。买完票以后在县衙门口找了一位导游姐姐。导游费一共是50元,会带你逛5个标志性景点。感觉 平遥 古城物价非常便宜。

平遥县署

平遥 县衙位于 平遥 古城西南部,占地面积2.66万平米,是 中国 现存最完整的封建衙署之一,至今仍保持着明清时期的基本格局。
衙署内正中央第一进院落两边的厢房是赋役房,是收取“田赋”和“丁银”的场所。正北面是为强化封建礼制而建的仪门。建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仪门正中的大门平时是关闭的,只有接领皇帝圣旨、恭迎上级官员驾临和喜庆节日时才开启。仪门的东西两侧有便门。东边是人门,供一般人员出入,西边是鬼门,只有死囚出监狱受死刑时,才通过此门。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首先参观了位于县衙西南角的监狱。监狱由重狱、轻狱和女狱三部分组成。上图是轻牢狱。相当于今天的拘留所、看守所。轻牢狱有炕、马桶和油灯。冬天有取暖设施,平时可以走出监牢在监狱内防风。吃饭可以有细粮、蔬菜。一般关押类似初犯小偷小摸一类的犯人。当时如果有比较重要的案件,所有涉案人员也会被临时关押在轻牢房,不同于被证明犯罪的犯人,这些人不穿囚服,不戴刑具,随时可以走出牢房在监狱内活动,不用服苦役。然而明清时期有很多案子拖延不决很久,很多无辜的人在这里有被关押两三年之久的。勒索这些人,也成为狱吏的生财之道。只要给钱给狱吏就可以改善住房和饮食,还可以早日证明清白被放出监狱。

相比于轻牢房,重牢房的条件可就差多了。没有床,没有取暖,没有灯,牢狱没有窗户,一年四季都是暗无天日,而且牢饭都是发霉变质的。我国封建社会的监狱以威吓为目的,十分黑暗。狱吏是可以对犯人用刑的。当时监狱里有很多种严酷的刑罚。用刑罚来勒索犯人也是狱吏的一个收入来源。只要给钱,多的可以不受刑。少的可以减轻刑罚。而且当时有犯人在服刑期间死亡,也往往是草草埋葬。虽然法律上对这点是要追究狱吏的责任,但狱吏是不需要为此受刑事责任的。狱吏通过编造犯人得病的所谓证据档案,和衙门里其他官吏一起互相包庇作群体虚假证言,基本上都能开脱责任,蒙混过关。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监狱内有 中国 古代酷刑展览,这是示众的车子,把犯人绑在这个车子的十字架上,游街示众,几天不给吃喝而死

平遥县署

中国 古代处死刑的刑具。这个院子里展示了很多刑具,很多并不符合现代伦理,因此我没在这里发。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木脚镣和铁脚镣。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铁手铐与竹手铐。我国在清末以前都是使用木枷、竹手铐、木脚镣。铁手铐和铁脚镣是清末从西方传入的。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枷。在明清时代,犯有盗窃罪、通奸罪的人都会被戴上木枷被衙役按倒,跪着在闹市区示众一日至数日,称之为枷号。枷也是官吏衙役处罚犯人的一种手段。被流放的犯人在押解途中也是根据其罪行戴不同重量的木枷。
在唐代武则天统治时期,有个叫来俊臣的酷吏,发明了很多特殊的木枷来陷害人。来俊臣与司刑评事万国俊,共同撰写了《罗织经》,实际上就是“整人经”、“害人经”,罗织经教他们的门徒如何编造罪状、安排情节、描绘细节,陷害无辜的人。他们还争相发明了刑讯办法,其中就有“定百脉”、“突地吼”、“死猪愁”、“实同反“、“反是实”、”求速死“、“求破家”等特殊的木枷,名目繁多,可谓整人有术。
在用刑上,来俊臣之流更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损招、狠招、坏招都使得出来,有不少恶毒的“发明创造”。有的用椽子串连人的手脚,再朝一个方向旋转,叫做“凤凰晒翅”,有的用东西固定人的腰部,将脖子的枷向前反拉,叫做“驴驹拔撅”,有的让人跪在地上,在枷上垒瓦,叫做“仙人献果”,有的让人立在高木台子上,从后面拉住脖子上的枷,叫做“玉女登梯”,有的将人倒吊,在脑袋上挂石头,有的用醋灌鼻孔,有的用铁圈套住脑袋,在脑袋和铁圈之间钉楔子。每次有囚犯来,就先到刑具陈列室,让他们观看。囚犯们看了,都两腿发抖,冷汗直冒,精神崩溃,再清白的人也都乖乖认罪。

平遥县署

不同时期的刑罚演变。

平遥县署

在刑具展示厅旁边还有过去捕快居住的房屋,捕快相当于古代的刑警。

平遥县署

拷问囚犯的刑具演变。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随后来到大堂参观,大堂也叫正堂、公堂,是整个衙署的中心建筑。无论建筑规模还是建筑高度都是县衙之最。但是我被导游带领着穿过密集的人流才来到大堂,没办法拍大堂。大堂是县太爷的大办公室。每天卯时(早上7点)例行升堂,集全体属员、吏役布置公务或者审结重大案件。明清时代百姓可以在大堂台阶下看县官审案,这是朱元璋推行的让百姓监督官吏的举措之一。大堂悬挂亲民堂、爱民如子等匾额示意民为贵、民本位的施政原则。这原本是孟子延续孔子的儒家学说提出的思想,然而大部分官员从来就不把老百姓当一回事。封建王朝的立法也强调等级秩序的维护。从来都是官本位。

大堂上明镜高悬的匾额表示明察秋毫,清正廉明。县官座位前公案上摆放的印信、惊堂木、火签筒、朱笔等都是县太爷行使权力用的工具。大堂内还悬挂知县的部分仪仗。有桐棍、皮槊、肃静牌等。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县衙也模仿封建皇宫前朝后寝的格局,前面是办公区,后面是居住生活和处理政务的地方。大堂后是宅门,穿过宅门是二堂。二堂是知县的日常办公场所,一些不便向百姓公开的案件也在二堂审理。二堂内的陈设和大堂类似。

平遥县署

坐在二堂正中一眼就可以看见对面宅门后写的”天理国法人情“六字。它时刻提醒知县在审理案件时既要符合天理、国法,又要体察百姓疾苦。

平遥县署

二堂内的棍棒,俗称的打板子就是用的它,它有个秘密,用红色比较宽的那一头打,发出的声音很大,却不太疼,打100棍都不会皮开肉绽。用黑色比较细的那一端打,发出的声音很小,却很重,打三、四十棍就足以造成残疾甚至致死。在明朝,指挥人如何打板子是用一种暗号,长官或者监督行刑的人如果在发号施令是说打,其实是轻打,而着实打就是重打,用心打就是用力把人打死。此外还有一种不需说话的暗号。一般是宦官使用,如果宦官站着下令打人的时候双脚分得很开,就是轻打,如果双腿并拢直立就是重打的意思。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在二堂的院落内,东西厢房是钱谷师爷和刑名师爷的住房。大约在清朝,行政的专业性日益增强,行政变得复杂。当时的知县都是用科举选拔出来的,科举前一心钻研的是四书五经、圣人之道,当时的制度也规定知县做官必须在故乡五百里之外,也难有什么亲朋故旧可以依靠,很难处理一些设计经济赋税和司法方面的事务。于是一些社会上科举落第的人钻研国家赋税制度和法律条文充当各级衙门的师爷帮助官员处理政务。从中央部门到省府州县都聘用他们。这些师爷中尤其以 绍兴 府的人最多,师爷实际上是知县的私人顾问。钱谷师爷帮助知县处理经济赋税徭役方面的事务,刑名师爷帮助知县处理司法判案方面的事务。在清朝初年一位师爷的年薪可以达到100-300两,相当与今天的40000-120000元,到了清朝晚期,一位师爷的年薪在400-1200两之间,相当于80000-240000元。这在当时比知县的俸禄还高很多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二堂后是内宅院正房五间,是知县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中间三间是客厅,两边是卧室。在明清时代,一开始知县除了年过40还没有子嗣的以外,是不准带家眷到地方共同生活的。法律也禁止官员嫖妓。到了清朝乾隆年间才废除了禁止官员携带家眷的禁令,愿意携带家眷赴任的听其自便。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清朝初年的官员俸禄是十分微薄的,知县这样的七品官,一年俸禄只有45两,按照清朝初年的物价,只相当于你年薪1.8万元,难以养家糊口,于是各地官府都在收取的赋税中向老百姓摊派火耗。名义上是说这是散碎银子融化铸成运往京城大元宝过程中的一切费用损耗,其实是一种被国家默许的灰色收入。各地的火耗有达到国家额定赋税二、三成的。康熙年间,曾经有一位叫于成龙的清官,因为他不在任内向百姓收取火耗,清丈农田,按实际占有的土地收税,只让百姓缴纳额定的赋税被百姓们奉为青天,被官场上大多数官员视为异类。雍正皇帝即位后,知道官员光靠俸禄难以维持体面的生活,于是下令把火耗统一规定为正规赋税的10%收取,火耗收入作为官员的养廉银。一位知县一年的养廉银是400两,相当于今天16万元。并且从法律上规定了加征火耗的处罚,严厉打击贪官污吏,一时间,清朝的官场风气得到很大改观。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平遥县署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