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524

主题

北京综合

2022国庆 白谷查-柏峪:一路风雨终被秋色治愈

查看:20608 | 回复:11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他看见太阳从密林覆盖的山峦间升起,又从远处的棕榈滩落下。他看见星罗棋布的幽蓝夜空中,畅游着一弯小船般的新月。他看见森林、群星、动物、云朵、彩虹、岩石、野草、花团、小溪与河流。清晨的灌木丛中闪耀的露珠。远山微蓝苍白。鸟儿和蜜蜂歌唱。微风吹过麦田窸窸窣窣。这千姿百态姹紫嫣红的一切历来如此。日月相推,河流奔涌,蜜蜂嗡嗡,亘古不变。


                                         ---《悉达多》


仅是一篇乱七八糟的途中记录,封面照片为甲哥在十里坪拍摄,特别喜欢。


———————————————————


本次重装行程计划从上虎盆村进山,翻越白谷查,经天马草原-牌楼沟-高老庄-西灵-江水河-东灵后,到达黄花梁或梨园岭结束,总计73.24公里,爬升约5000米。实际行程受天气、心情等因素影响,最后跳过东灵,从麻黄裕村到达十里坪,柏峪出山,约60km,爬升不到4000米。


第一天 下虎盆-水源-白谷查下垭口扎营


周五晚七点出发,为了次日不下降400多米打水,加上第二天白谷查时间充裕,大家一致同意今晚在水源附近的垭口扎营休息。晚上十二点到达下虎盆村开始进山,沿着溪流不断向上爬升,路况好于上虎盆村那一侧,爬升强度相当。当听着水流声渐渐消失的时候,垭口就快到了。今晚的风又很大,让大家想不到的是,水源附近的草甸很难找到平整的地方适合扎下帐篷,特别是在黑暗的夜晚。我勉强找了块感觉坡度不大比较平的地方扎下,甲哥上来了,叮嘱不点儿这种地形要找有坑的地方,当时就觉得大事有些不妙,但看着费半天劲儿还扎得乱七八糟、被风吹得呼呼作响的帐篷实在懒得重新来过了。然而户外小白真是分分钟被教训,当钻进帐篷,霍然发现即使坡度未超过30但加上滑溜溜的帐底,这妥妥就是一个滑梯,连坐都坐不住,更别提躺下睡觉了。感谢最后不点儿收留了我。


第二天 白谷查下垭口-白谷查山-上洗马沟扎营


早起下水源头打水,天空阴沉沉的,风势一点也不见小,尽管我的金字塔经过黑石改良后防风效果非常好,但想想上一次的惨痛经历还是对今天扎到白谷查山脊心有余悸。然而早餐还没吃完,经过大家商议,觉得所有人的帐篷今天都抗不过山脊的风,决定放弃白谷查山顶,前进到下一个水源点附近寻地扎营。看来这次无缘白谷查的日出和云海了。


又一次面对庞大的白谷查,在狂风呼啸中彰显着威严。


坚强的花儿在风中摇曳。


上到白谷查山顶,狂风肆虐,大雾弥漫,人被吹得无法站立,稍作停留就会有失温的危险,不得不放弃等待甲哥和不点儿,独自往前走。后面的路基本在山脊,走在上面必须步步为营,尽力往风吹来的方向靠,用登山杖使劲撑住身体才能不被刮走,加上能见度很低,一直惶惶恐恐地走着,快到水源望见匪哥和板筋才放松下来。


这处水源是避风的好地方,水流很小需要借助工具引流才能接住水,上一次走过这里时只发现地上的土是润湿的,不知道就是水源。一边慢慢接水一边等来了甲哥和不点儿,一人提着一个5升的水袋继续向前。过了水源又是大风口,后来得知美美刚将10升水塞进背包走出不久就被吹倒,滑下十多米,幸亏没事。前队在山脊寻找营地未果不得不从上洗马垭口下沟,最后扎营在沟底牛圈处,风相对山脊小多了,黄昏时炊烟袅袅的营地一派岁月静好。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三天 上洗马沟-牌楼沟村--高家庄

早晨风终于变小了,由于昨天将今日预计行程已经完成了六公里多,尽管增加了一百多米爬升,但感觉应该是轻松的一天,所以不急不忙十一点才拔营出发。

牛圈旁的营地,从这里重上垭口,我们还在打包时,队友们已登上垭口多时。

到天马草原后,开始出现古长城遗址,右侧有一条明显的横切路,但前队反馈路上已经长满沙棘,他们探了一段后不得不重新爬上山脊。我们落在后面反而有幸少了这一通折腾,所以这里应该直接上到山脊沿着碎石古长城前行。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沿途有很多漂亮的沙棘林,沙棘的味道很好闻,但如果不得不穿行其间那滋味也是无比的酸爽。


高大的沙棘树好像盆景。


尽管天气阴沉沉,但也能看到一些美丽的风景。


后面的路并没有意料中的好走,牛羊走出的小道很多,一不小心就偏离轨迹了。随着日头走低雾气升起,前进的速度更是快不起来。在最后一个大爬升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头灯余光映出旁边黑洞洞的悬崖,使得行走时不得不小心翼翼,最后接近晚上九点才到达牌楼沟村,在纯朴友善的村民家中稍做休憩后,乘车入住高家庄农家院。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第四天 高家庄-西灵-大木场垭口扎营


之前一直预报今天有雨,早晨查了查雨可能在九点之后,大家都希望尽早进山争取在下雨前扎完营。但天不如人愿,六点半从上山口出发不久就开始下雨,随着海拔升高气温开始直线下降,到达西灵山顶时已经变成冰雨,夹杂着一阵阵狂风,裤腿和鞋里已经全湿透了。


风雨中的嶙峋山石略显狰狞。


这些天来作为妥妥的后队三人组,每天拔营和扎营都最晚,常常其他人出发时我们还在吃饭,我们到时其他人已经吃完饭准备休息。但今天恶劣的天气竟然让我们和前队相差无几到达营地。营地在翻过西灵后,下面垭口的松树林中,但林中的风仍然不小,雨和松针簌簌往下掉落。哆哆嗦嗦在甲哥帮助下搭完帐篷,套上所有衣物钻进睡袋好半天才暖和过来。安顿下来的营地异常安静,甲哥视频中的旁白再形象不过了,“早上十点互道晚安”……如果实在睡不着了想出来透透气,彻骨的寒冷会让你马上打消念头。我的帐篷里面很快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风一吹就往下掉,特别担心最后睡袋会打湿,甲哥很笃定地说不会才让我放下心来。其实最应该担心的是甲哥,他穿着湿的衣服钻进睡袋,硬生生拷干了,他是如何抗过来的?感谢甲哥辛苦背了金字塔和两个大锅,让我和不点儿在风雨中能有一个栖息之地,能喝上热汤水,吃上热饭菜。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竟然保持了正常的一日三餐,安然渡过了漫长的白天。


林中营地,满地冰渣(甲哥拍摄)。


行前特意准备的电子书竟然没有下载成功,只有一本Cu正在看的《悉达多》无意中同步到手机里了。但智者的修行之路并没有成功抚慰我,在大自然的威慑力下我的内心瑟瑟发抖,甚至一度想我们是不是需要救援,好在最后证明这不过是我的胡思乱想。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五天 大木场垭口-石城峰-分水岭-->麻黄峪


当黑夜过去白天来临时,一缕晨曦透过松林照耀到营地,昨日的一切都好似幻梦。在大家把脚往冻得梆梆硬的鞋硬塞时的大呼小叫声中,营地终于变得鲜活起来,我们迎来了启程以来第一个好天气。对于大自然,无论有过多少风雨,但凡给予一点阳光我们就会感激涕零,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弱小呀。而经过昨天的严寒,大家已经改变主意,都希望能尽快下山在农家院住一晚进行休整。


从垭口前往石城峰是今天唯一一个大坡,石城峰海拔稍高于西灵,很多地图上石城峰位置被标注为西灵。


从石城峰前往南灵拉个抽屉,南灵的地名一直有争议,理论上它只是石城峰的一个副峰。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下山途中的秋色非常漂亮,今天终于可以坐在软软的草地上晒太阳了。


最后从分水岭下山,由于孔涧和江水河无法进入,不得不修改行程前往麻黄裕村入住。麻黄裕农家院大妈勤劳又善良,饭菜味道特别好,担心我们不够吃还一直要加菜,希望能有机会再去。


今日发生战损:帐篷拉链因为冻住被拉坏,第三次穿的鞋底脱胶,后面两天不得不用绳绑着。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第六天 麻黄峪-北灵汽车营地-七座楼-十里坪扎营


今天阳光明媚天高云淡,一路秋色斑斓风景如画。最有收获的是跟随冰哥探寻黄草梁七座楼。每次经过这里总是匆匆而过,一直想找机会好好看看,今天终于得偿所愿。而秋天的七座楼真是美极了,收获远远超过预期。七座楼中,比较容易注意到的是路边的实心楼、3号敌楼、沿字6号台,而另外4座楼需要过3号敌楼后从路边小径深入进去才能到达。其中从北灵方向过来可远处眺望其中三座,最后一座楼被沿字10号台遮挡,藏在断崖边,只能到达沿字10号台尽头才能发现,让人惊喜不已。此外,除了沿字10号外,其他六座楼均能登顶远眺。


下午4点才到达十里坪,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有名的扎营地点。黑石背来了大帐和美食 ,我们晾晒帐篷,喝茶聊天,吃羊蝎子火锅,经过六天的跋涉,在这里终于完完全全放松下来了。


麻黄峪大风车


被羊群参观


北灵秋色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七座楼


七座楼


七座楼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七天 十里坪-柏峪


一夜无风无雨酣睡到天明,难得地在野外睡了一个好觉。早起时营地静悄悄,怕影响别人,轻轻地出了帐篷前往黄草梁看日出。


日出


日出



发表于 2022-12-27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看完日出从黄草梁下山,中途碰到在十里坪看完日出,准备去探寻长城遗址的冰哥,欣然跟随。早就听说冰哥擅长钻林子,今天穿着羽绒服羽绒裤跟着冰哥在路迹全无的林子中左钻右钻,还有不少刺丛,真是无比酸爽,但一切都是值得的。当到达山崖的尽头时出现一堆碎石,能看出是人为所造,不得不佩服古人能在如此险峻的位置建筑工事。


古长城遗址


十里坪


行程在最后翻越柏峪的两道铁丝网后结束。一路的风尘在顺利完成行程后都成为了无比珍贵的记忆,值得被记录和回味。感谢一路同行的伙伴们。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