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039

主题

西北

关于乌孙古道的一些碎片

查看:20801 | 回复:59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oyound 于 2023-1-6 14:06 编辑

这既算不得是一篇游记,也不是旅行故事,充其量就是篇个人的旅行笔记,登不得大雅之堂,与先前写过的游记也迥然各异,只是想记录点旅行途中的日常,若干年后翻起来还能回想起这段旅程的片段,或许到那时又是另一番感受吧!记忆是不可靠的,写下来了就不会忘记。

这次新疆的旅程可谓一波三折,因为疫情机票就退了两回,一直到这次临出发前几天,深圳又现疫情,经历焦虑的几番挣扎后,还是决然的出发,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么固执,两位深圳的妹纸就没能成行,最终队伍由6人减至4人。

事实是,到库车后,比想像的宽松,疫情把旅游经济压迫的喘不过气,已是怨声载道,领导层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是2022年6月底的行程,7月初我们回程2天后,伊宁乃至整个新疆开始疫情封控,我们算是幸运者,惊险逃过一劫,后面愈演愈烈的过程想必很多朋友都是心有余悸吧!

关于乌孙古道,网上介绍的太多,抄作业的事就不去干了,用自己的语言简述下。

这是一条古龟兹国与古乌孙国的通道之一,纵向翻越天山山脉,以此山脉为界,以南谓之南疆,以北谓之北疆,两边气候环境却有着天壤之别,南疆更像藏区一点,被喜马拉雅山脉与天山山脉夹在中间,阻断了来自南北方向的海洋气流,土地大多干旱贫瘠;而北疆相对就要丰饶,降雨量稍多,植被也茂盛,大多以草原为主,难怪见到北疆的马要比南疆的壮硕高大。

沿途几乎说是几天就穿越了四季,因旅途艰险,人迹罕至,加上极致的西域风貌,早已是户外爱好者趋之若鹜之地。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D1,深圳-库车


当晚4人在库车酒店会合,3男1女,远山、胡闹2人先到并自驾了几天,她们已把路上的食材等采购到位,就等我和王刚了。

一直担心的疫情管控,随着顺利到达后神经紧绷的解除,“被赦”的自由身,走在大街上,看谁都十分美好。



晚上再去大巴扎夜市买了点路餐,对于我这种不屑吃水果的人,也禁不住买了几样,吊白杏、油桃、蟠桃,好吃不说,还特别的便宜,基本都是8块钱一公斤,没错,是公斤!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D2,库车-黑英山口-徒步第1天(17KM)


早晨9点,约好的包车司机到达酒店,加上临时买了点东西,实际出发时间近10点,路上进入拜城县域,反穿乌孙的黑英山乡属于拜城县,花了20多分钟登记并做了核酸,到达黑英山口的时候,已是12点,实际行车时间应是2小时以内,我们花的包车费用是800元。

快到黑英山口时,送气罐的、马夫都相继赶来,似乎是无缝对接,这里特别得夸下胡闹,户外多年,人脉通达,一应事件都有赖她妥善安排,包括后续的早晚营餐,让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汗颜!



黑英山口的标志,是汉代刘平国治关城诵遗址,对这段历史没有过耳闻,也不想去做考究,在这里呆呆搜寻了足有5分钟,愣是没能找到石刻字在哪,眼拙了!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出发不及10几分钟,便要过河了,赶紧换上溯溪鞋,这一换上后面两天就再也没换回来过,河水是山顶下来的雪水,冰冷侵骨.


后面才知道,说的要过很多条河,并非是很多条不同的河,而是沿着一条河在山谷溯溪而上,反复交错行进。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约1小时后遇到出山的队伍,看到他们外露的火腿般的肤色、干裂发白的嘴唇,王刚说,我看到了我们6天后的样子了!



路况很糟,沿路景致也很西藏,满眼尽是荒凉,斑驳的山壁像一张张丑化的怪脸,也就只顾着赶路,开始还饶有兴致的默念着淌河数量,慢慢就麻木了,后面是胡闹告诉大家说过了40道。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在烈日下行走了3小时后,一声惊雷,老天瞬间就变脸了,雨下来后,就得添衣,河水愈发的冷,每过一次都由不得咬牙切齿。


最后一公里的地方,马夫阿尔买提怜爱心大发,跳下坐骑硬是让胡闹上了马,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比我们弱了?狼塔、博格达、珠峰东坡、EBC... 这些算什么,我都没走过,她走过!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沿途遇有可做营地的地方,都能见到不少的野营垃圾。

由于在轨迹上看的路程是直线距离,有点给自己误导,大家疲惫的走到19点多,才终于到达营地,显示步数约有3.2万,后来查询知走了17KM。

刚扎好帐篷,雨又下来了,只好待到雨停再弄晚餐,好在并未下多久。


我们的马夫叫艾尔买提,39岁,不大会普通话,南疆人30岁以上会讲的少。


他说他没有帐篷,羞涩的看着我们,无奈,我跟王刚挤一起,让了个帐篷给他,总不能看他露宿,但我们带了7天的装备,帐篷本来就比较紧凑,晚上愣是挤的动弹不得。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后面晚餐时,我们没敢叫他一起,我们带的食物有限,没法加上他这个看起来饭量不小的人,看他带了碗,也带了馕,也就不作理会了。

我们雇的马夫及马,本不需要负责马夫的吃住,但遇上这么个人,让我们为难之极,总不至于上升到民族的团结吧!

南疆山谷里的夜很凉,队友穿上了羽绒都还觉寒意难平,一场大雨后,天空变得清澈,我们与艾尔买提一起,找了些枯枝燃起了篝火,以驱除寒冷,围坐篝火旁,聊起了各自旅途的见闻,山谷的安静,令溪水也可以咆哮,谈话也不自觉的被提高分贝。



很晚的时候,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了,来了一大群马帮,也在这里停下来过夜,那些人也没有帐篷,毛毡衣一裹,管它刮风下雨,就是一宿,令人讶异的不行!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D3.徒步第2天(18KM).


溪水的噪音和拥挤的帐篷,加上身体对野营的不适应,昨晚没怎么睡好,露营在很多人眼里看起来总是很美好,实际的感受只有体验过的人才知道。

今天还要淌好多的河,胡闹说晚点出发,让太阳照耀一阵,溪水不至于太冰冷,于是就赖到了8点才起。

突如其来又是一阵雨,只好待雨过后弄早餐,这下厨的活计是我的短板,只有干一些体力活,多亏有胡闹,户外徒步必须得有个能干的大厨,否则旅途就苦不堪言了,好在每次旅程都能很幸运的遇上,也算是有福!

早餐后,撤帐收行李,并焚烧了产生的垃圾,出发时已是10点。



昨天的教训,今天穿上了潜水服,以及袜子,不是为了防水,而是为了保温,果然减弱了冰水刺骨的感觉,就这样迎着刺眼的阳光继续逆流而上。



发表于 2023-1-5 11:42 显示全部帖子
河道依然很多,但没有昨天那么频繁,基本是待裤袜欲干时,又得再入河水,好似旋转的齿轮,是不能让它干涸的。



路况与昨日相比,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有些路段植被要茂密些,也能看到一些羊群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