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1594

主题

杭州

钱塘往事 | 致那些远去的记忆和即将消失的风景

查看:11894 | 回复:81
发表于 2023-1-9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3-1-9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到了晚上,墙门里就更暗了,高高的房顶上亮着昏黄的白炽灯,隐约照出下方的陈物、老旧的墙壁和木头柱子,过去那些房顶和走廊上挂着的,应该都是考究的红灯笼吧。

那时的我,常觉得城隍山下有种莫名的“阴气”。尤其是晚上,整条街道灯影昏暗,安静得可怕,屋角外则是黑暗山峦的轮廓。一户户人家窗子里的灯光,就像聊斋故事里的烛火。

更糟糕的是,表哥还常跟我讲关于城隍山的奇闻轶事,以至我晚上都不敢一个人出房门。这一带,大概是全 杭州 最盛产鬼故事的地方了。

现在想来,当年的那种感觉,大概就来自于那些老房子、老巷子自带的“故事感”吧。

我记忆犹深的,还有四姨家的厨房,那是一个远离他们卧室的单独的房间,在整片墙门的最深处,需要穿过一段长长的走廊,再转过一个角才能到达。当年分配房子的时候,大概也是因陋就简,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空间。

那里是越发地安静昏暗了,只有一面朝向室内天井的小窗,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隔绝在外。但晚上,一家人在 日光 灯下吃饭时,又是格外热闹的,四姨夫总是会端出装满了杨梅的白酒,而我最喜欢的,永远是四姨妈做的红烧牛肉,那肉需要卤上好几天,香甜入味,鲜嫩无比。

后来,四宜路和其他许多老街一样拆迁了,整条路的墙门荡然无存,变成了现代化的小区。若干年后我再去时,几乎连那条路都已寻不见。

如今城隍山下,只有城隍牌楼附近,还能看见老墙门的影子,它们保存了一个时代 杭州 人的记忆,仿佛谢幕时,舞台上发出的最后一束光亮。

发表于 2023-1-9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3-1-9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3-1-9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如果细细品味,在接地气的市井表象之下,城南这片“龙脉”之地,还是有一些与众不同的气质的:太庙广场、六部桥、察院前……这些地名都暗示着它们过去的身份。

这里的许多地方,挖出了南宋的宫殿、城墙、御街遗址,可以看见宋代的地面,比现在低了好几米。

90年代,在 紫阳 山东 麓建设新小区时,发现了南宋太庙的台基和围墙,工程被叫停,改作了太庙广场。近几十年来,随着文保意识的加强,这片土地再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拆迁开发。

于是,冥冥之中,曾经的皇家禁地,仿佛形成了一道结界,庇护着其上的这片老城。

发表于 2023-1-9 13:45 显示全部帖子
紫阳山


城隍牌楼的尽头,就是上山的石阶路,这里曾是攀登城隍山的主要道路,康熙、乾隆都曾经过这里,旧时沿路曾有几座牌坊,因此得名,可惜今已不存。

城隍山并不高,一会儿就可到达山顶的“江湖汇观亭”,从这里便可望见山那边的西湖。

发表于 2023-1-9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城隍 山南 边连着的就是 紫阳 山。山的两侧,是气场完全不同的世界。虽然幽深的林木,有着与西湖群山相似的野趣,但这里更多的还是东面城市的气息。

别的不说,单是那不时传来的火车声,就足以表明这里与西湖的不同。

山下不远之外,就是老墙门的黑色瓦顶和不同时代的居民楼,再往远处,则是钱塘江附近层层的摩天大厦。

城市的风景给这片山林带来了别样的氛围,行走于其间,就像是游走在一种出世与入世之间的状态。

发表于 2023-1-9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因为靠近市井和曾经的皇城,这一片山上,散布着众多的古迹,时间跨度从五代吴越国,一直延续到近代。据说光是寺庙就曾有大小五十余座。经过岁月洗礼,尤其是上世纪那段特殊时期,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早已湮灭在荒草与乱石之间。

宝成寺是少数留存下来的寺庙,经过了修复,重建了几间厢房,只是和尚是不再有了,只有值班的管理员,守护着这里的珍贵文物。

走进山门,正面是一排石窟,大部分佛像的面部都看得出是近年新塑的,只有最右边的一尊,依然保持着完整的原貌,这就是 中国 汉地罕见的大黑天造像。

大黑天是藏传佛教的护法神,一般内地的寺庙很少见到。它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当年 蒙古 人信仰藏传佛教,大黑天是他们的战神,他们攻破南宋之后,塑造了这尊大黑天,据说可以镇住山下南宋故宫的王气。

发表于 2023-1-9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坊间传闻,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宝成寺里居住着老百姓,当时这尊大黑天正对着厨房,居民们觉得对神不敬,就用木板把佛像围了起来,后来红卫兵来时,没看到它,才让它得以完整保存了下来。

这七百年前的大黑天,脚踩尸体,手握人头,面容带有明显的胡人特征,造像上方的飞天,人面鸟身,原型也来自于西亚、 南亚 一带。

发表于 2023-1-9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大黑天两旁的普贤、文殊 菩萨 ,也是 印度 、波斯式的,文殊 菩萨 还手握兵器,项戴骷髅项链,与一般汉地寺庙里的模样完全不同。

整个造像的线条流畅,气韵生动,颇有 敦煌 之风,堪称艺术杰作。

宝成寺的其他佛像没有那样幸运,都在时期遭遇破坏,现在的脸部是后来重塑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