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0057

主题

其它山峰

风雪大玛雅

查看:5980 | 回复:11
发表于 2024-3-27 12:34 显示全部帖子

现在困得晕晕乎乎,但人坐在办公室,又不能不打起精神,装模作样的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索性趁着记忆还算清晰(人老了,忘性就大),再写笔流水账。

我爬雪山的时间并不长,也没有尝试过冬攀。这次元旦攀登大玛雅,算是又尝试了一个新鲜玩意儿。

根据网上查到的信息,大玛雅海拔不算高,接近性也比较好,但技术难度较大,地形复杂,适合技术进阶。

而活动发起人是木星,也就决定了活动的基调:穷虐!

29号放假,集合时间放到了29号晚上11点的双流机场,给外地打工人留下了足够的通勤时间——不用请假的爬山活动——多么贴心。

12月底的成都已经相当凉快了。队友们一个接一个集合,也一个接一个冻得瑟瑟发抖。直到11点,大巴车进场接人,最后的队友也落地出站,队伍齐员开拔。

但大巴车开不了多久就被迫停在了服务区。根据客运规定,夜间大巴车不得上路。大家纷纷取出睡袋(包括司机),在车里横七竖八睡成一片。我的银搓刚好能卡进大巴车过道的凹槽里,于是快快乐乐的躺平睡觉。

早上五点,司机起床开车。我坐回座位上继续昏昏沉沉。车子一路盘亘开过巴朗山,窗户上开满冰花。晨间的太阳金黄温暖,划过窗间,照在一车死尸上······

四姑娘山镇吃了早饭,不大的店铺里挤满了登山客,据说大部分都是和我们同期的大玛雅登山者。因为秋冬防火季,川西大部分有点名气的山都已关门歇业,尚且苟全的大玛雅就成了大热门。

店家有一只黑黄的凶恶柯基和一只圆滚滚的波斯猫,柯基跑来窜去盯着登山客威胁着要吃的,波斯猫则钻进围坐火炉的人怀里懒洋洋的睡觉。真是猫狗双全的人生赢家啊。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吃完早饭,和领队汇合后,大巴开进结斯沟安静的道路。不知不觉间,手机信号就已消失无踪,从外面的世界里,我们这一车人默默消失了。

大巴车开到一个防火管控卡点,所有人下车,自己挑选地方露营。有几个人选择睡在车上,大部分人搭在紧挨着卡点的路边空地,而我则看上了河边的林间草坪。冬天的河水平缓,砂石洁白,倒伏的林木上结着大块的冰凌。抬头就是这次的主菜大玛雅,而身旁的另一座高峰则是大名鼎鼎的日果冷觉龙脊峰。搭建好帐篷,日头正好,太阳底下暖洋洋的。回到卡点跟守山人夫妇烤火聊天,他们也是我们明天的向导和背夫,年纪已经五六十岁了,但仍然身体硬朗,阿佳更是看起来只有四十左右,让见惯了苍老的山里人的我们惊叹不已。

下午两点多,各人领了技术装备,穿戴整齐后去山坡培训。六七个小时之前还在海拔几百米的地方,现在已经在海拔三千六的山上,所有人都走的气喘吁吁。这就是在这马路边营地修整一天的原因:海拔适应。

培训时跟小虎闲聊,这次难度不小,地形复杂,最后几个绳距的坡度会超出我们想象,但用不上冰镐。以往爬的山都是以冰雪为主,用不上冰镐也还是第一次,不由得盯着远处山巅发呆,想象着会是什么模样。

由于大部分队友都是登山新手,培训持续了很长时间,我在山坡上晒得昏昏欲睡,一边眯着眼睛打量群山,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队友闲聊。这次队伍里的两个姑娘,都是越野跑高手,百公里级别那种,此外还有木星大佬坐阵,看来可以跟着尾灯优哉游哉了。

培训完,天色已近傍晚,太阳斜斜的埋进山谷里,最后的夕照落在大玛雅上,映成红通通的一片。日照金山,又是一个好兆头。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虽然中间派出所的人来了两趟,以防火名义要求登山客都撤走,但领队早已做足了报备审批工作,看起来活动还不受影响。

夜色降临后,钻进帐篷里,气温飕飕的下降,几乎能听到河水冻结断裂的声音。探头出来,星空弥漫,密布天幕的星粒甚至超过了观星APP能指示的极限。趴在帐篷口一边瑟瑟发抖,一边装上三脚架用手机拍摄延时。在手机拍摄的快门声里尽量缩进睡袋里,翻看着这一年的相册。又一年时间过去了。这世界,我,都没有变的更好。不过值得欣慰的一点,至少还留下了一些回忆。有些人离去了,有些故事结束了,有些伤疤揭开了,但生活还得继续下去,我还想继续生活下去,找些乐子,做些趣事。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坚持拍到十点,冻得受不了的我草草结尾,蒙头大睡去了。

早上天空才蒙蒙亮,一夜睡得深沉的我就醒了过来。昨晚说早上八点集合吃饭,九点出发。摸出手机,已经七点四十了。心急火燎的穿好衣服,一摸水杯,才发现帐篷里的饮料全冻住了,昨夜帐篷里至少有零下十度了!

爬到卡点小屋,一个人都还没起来····哭笑不得的返回帐篷,继续窝进睡袋汲取残余的温暖。山里的温度比想象中更加惨烈。我准备的御寒衣物现在就全穿身上了,海拔再拔高一千八百米,我就只能靠一身正气了。

早上队伍集合的慢吞吞,对于大部分南方队友,这里毕竟太冷了些。我吃完早饭,又在寒气里等了半个小时,冻得手脚冰凉,干脆直接往起点处走去。

沿着公路走了一公里多到山道起点,身体暖和多了。在起点处碰到刚坐车上来的领队、守山人夫妇和两个队友。因为其他队友还连影子都看不见,领队示意我直接跟守山人夫妇进山,还叮嘱我,跟不上就停下来等他们。

走过一座“双木桥”后,就钻进了林子里。守山人夫妇背着登山客的大包,步态轻盈,我一边四处张望,欣赏美景,一边慢慢跟在后面适应。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穿过林子,就是一面又一面的大草坡。

路径越来越模糊,我却越走越快。事实上,我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超过守山人,自己前进的了。

路上碰到另一个本地背夫,他从后面一路赶上来,扛着一个大包走的健步如飞。我碰到分岔口就喊他一声,他看看我,往左边或者上边挥挥手,我就跟着指示继续前进。但过了没多久,我就只看见他在高高的山崖上了。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在山坡上迂回上升。最终彻底没了路,那就往背夫的方向拱,反正殊途同归嘛。

在草坡上碰到两个下撤的登山者,他们跟我打了声招呼就开始吐槽,C1营地简直冻死个人,山上又风大,他们在垭口就下撤了,这山太他妈难了····我听的心惊胆战,看他们装备都相当全备,还背着路绳,应该是自助登山者,这种高级玩家都撤了,我们这些业余选手岂不是更玄····

走到下午一点多,抬头时猛地看到一顶帐篷,才意识到应该到营地了。翻过土包,十几顶帐篷稀稀落落的搭在一小片崎岖的空地上。我找到留在营地的人,打听了下确实是C1营地,虽然不确定我们的营地会规划在哪里,但昨晚实在是被冻惨了,我只想找个暖和避风的角落。转悠了一圈,打听了一圈后,看中了两个营地帐中间的位置,有两个大帐篷帮我挡风,应该会舒服很多,谁叫我只有一个三季帐,呼呼进风呢。

手脚麻利的搭好帐篷,守山人夫妻也到了,阿佳狠狠的夸了我一顿,说我走的真快,一会儿就没影了。我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您跟我妈一样大,我走的比你快实在不算什么优点啊·····

剩下的时间就纯属垃圾时间了,电子书被留在了车上,手机完全没信号,啥都干不了。把所有需要晾晒的东西摆好,无聊了就翻一个面,或者去山坡上张望一番,看看队友啥时候能到。

到了三点多,陆陆续续有队友赶到,领队规划的营地在平台另一侧,明显是个风口,而且看起来相当不平。于是后面的队友纷纷自己找地盘扎营,分散在四面八方。爬金银山时的队友甘律,干脆就搭在了我帐篷对面,还有两个越野跑大神,也搭在了一起,这下不愁没人照应了。

待到大家都安顿好,领队过来通知晚饭时间,我们几个坐在帐篷里聊天分享零食。暖烘烘的气氛让我昏昏欲睡,但领队还专门叮嘱,不能早睡避免高反,我也只能强打精神。后面想想,我真该直接睡上一觉的。

因为白天太暖和,再加上我也没带什么衣服,这一天我穿的都是和在成都一模一样的一套。等到天色渐晚,温度慢慢下降的时候,我就开始感觉到冷风飕飕,干脆脱了鞋袜钻进睡袋,一边望着对面慢慢变红的天空发呆,一边等晚饭。

快到六点时,有人喊饭快好了。我一骨碌穿上鞋,踏踏跑了过去。锅炉周边围了一圈人,但可惜,饭还在锅里,大家都是来取暖的·····

山上气温低气压低,烧火做饭的时间也拉长了好多。领队准备了几个气罐,但现在似乎不大够用,勉强分出一个来烧开水。我去旁边山坡上收了几次雪,化雪烧水,但水一烧开立刻就被分了个干净。甘律还用生鸡蛋烧了一锅紫菜蛋花汤,紫菜稠的能立住勺子。

夕阳斜照,漫山金黄。

这是2023年最后一个日落了。

在山上的时候,我会觉得我的生活还有些意义和趣味。当我回到城市,陷在虚无和空洞中,太阳就只是楼宇缝隙间的一瞥。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饭菜烧好了,是香菇炖鸡。七八个碗盆挤在掌勺的协作跟前,后面的还没盛完,前面的已经吃干净了,好香的一顿饭!

我今天倒是不饿,但也尽量多吃了一些,毕竟领队刚刚通知明天凌晨一点出发,估计一整天都没什么像样的东西吃了。

吃完接了杯开水,缩回帐篷睡觉,但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今晚虽然海拔到了四千六,但居然比在BC还要暖和。七八点时,外面有人去拍银河,我也探出头去凑了凑热闹。海拔越高,星光越加灿烂,密密麻麻的星海简直像是特效。但八爪鱼被我留在了大巴上,只能徒手拍上几张。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间,闹钟响了,已经有人起床在收拾装备了。虽然实在不想动弹,但周边一片嘈杂,我也逼着自己爬起来。穿好技术装备,往冲顶包里塞上吃的喝的,准备拉上拉链时心头一动,丢进去一个救生毯。

一出帐篷,气温骤降。七八点时漫天的星星已经沉入群山,只留几十上百颗还在围观我们。一弯月亮挂在山头,让群山在黑暗中也有着更黑暗的影子。

集合,点名,分配协作,检查装备。闹哄哄的一群人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出发,但我们仍然是第一批出发的队伍。事后复盘,我觉得我们领队是被别的领队哄了:为了不被别的队伍压住速度,大家都想第一个出发,结果就成了军事竞赛,出发时间越定越早·····

最开始的路还是中规中矩,雪,石头,雪和石头,跟着协作后面埋头走就是了。跟我分在一个协作下面的姑娘很显然不喜欢跟着走,总喜欢自己踩出一条新路来,我说了几次也无效,领队说了几次也无效,那也只能随她去了。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爬过几道山脊后,要横跨一个大雪坡,雪坡挤在一个陡峭的山凹里,上面除了压实的雪壳,光秃秃的什么痕迹都没有。我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多适合发生雪崩啊····板状雪崩的典型场景了。领队和协作拿上冰镐去开路,我站在雪坡前裹足不前,一直等到他们开到雪坡后的石头上,我才快步通过,一路都频频抬头——谁叫我真被雪崩埋过呢。

走过雪坡,很快就来到一个碎石坡前。黑漆漆的夜里看不清远处,最开始也只能跟着协作走。但这碎石太难了!!!坡度四五十度左右,满地细碎的石头和浮土,爬三步滑两步,磨盘大的石头踩上去都摇摇晃晃。跟在协作后面,时不时就是一把落石铺头盖脸的滚下来。后来我干脆自己找路上,尽量和前面的人错开,反而走的畅快了许多。爬到快到顶时,为了等后面人,领队安排休息。我缩在一块大石头旁的凸台上,大风呼啸,哆哆嗦嗦,只能努力忽悠后来的人挤到我旁边帮我挡风。毕竟这里找个稳固的落脚点都不容易。刚啃了点吃的,其他的队伍也跟到了碎石坡下。有队友已经撑不住下撤了,现在气温估计在零下二十度以下,确实太痛苦了。

翻过碎石坡,是一面相当壮观但不算陡峭的冰雪坡,穿着冰爪走上去没什么压力。再往上就是垭口了,看来我们速度还是可以,一点出发,不到6点就能到垭口了。但我万万没想到,最痛苦的时刻才刚刚开始。

走上垭口,大风迎面砸来,我穿的虽然不算厚,但此刻真仿佛赤身裸体一般,被大风从骨缝里带走了每一丝温度。偏偏领队又安排我们原地等待,等天亮后才能爬最后一段技术路线。但垭口上除了一地的石头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块稍大可以挡挡风的石头都没有,大家哆哆嗦嗦坐成一团,就好像南极在狂风暴雪下苟活的企鹅。

被狂风摧残了片刻后,我猛地想起包里的救生毯,立刻用颤抖的手找出来,拆开,披在身上。呵·····这才叫杯水车薪,聊胜于无啊·····

虽然完全没有暖和起来,但我还是努力的吧救生毯尽量裹得更紧一些,压得更紧一些。虽然很快就被大风撕破了几个口子,我也只能压上几块石头,祈祷能多撑一会儿。

在我已经失去了对十个脚趾的感知之后,天色终于慢慢亮了起来。

领队和协作背上路绳,上山铺设。而其他队伍也赶了上来,几支队伍在垭口处集成一团。

等我摸到技术路段起点时,两三根不同颜色的路绳已经交织在一起。不同队伍用不同的路绳(各种原因吧),但上山的路却只有一条。于是,大堵车开始了。

技术路段之所以是技术路段自然有其原因。七八十度的角度,风化严重,随便一用力就哗哗掉落的岩壁,直扑门面无可躲避的大风。现在我还想加上两条,互相竞争堵得一塌糊涂的登山者和永远绞在一起的不同路绳。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艰难的挤过几个绳距(早高峰地铁我都没这么努力挤过)后,我们算是第一波登上了顶。2024年的第一轮太阳跃出连绵雪山之上,驱散走黑暗和严寒。巨大的金字塔状的龙脊峰赤裸的展示在我们面前。雪顶之上,众山之巅。

发表于 2024-3-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大玛雅的顶峰只有小小的一撮,站上五六个人就已经拥挤不堪。我们只能小心翼翼的互相腾挪,毕竟一步走错,就是几百米的悬崖。

拍了照,看了景,手脚也恢复了知觉。我就抓紧下山给后面大部队腾地方。上山不容易,下山更难。在这样的岩壁上,和几十上百人挤在一起,还想普普通通的下山,那未免想的太美好了。

我用八字环下降时,先是在凹凸不平拥挤不堪的山脊上一脚踩空,荡出去七八米后撞在侧方的山壁上,还好并无大碍。又在后续的下降中,被别人踩掉的落石砸了数次。回家后检查,一身的淤青·······在全程“落石”“落石”的警告声中艰难的走完全部路绳,协助还夸了我一句,下降下的真6。我也只能摸摸北砸伤的膝盖,苦笑一声。

后面的路程就没太多可讲了。怎么爬上去的,就再怎么走下来。在雪和石头的海洋里挣扎了几个小时后,终于回到了BC。我跟早先下撤的队友打了个招呼,就钻进帐篷想要补个觉。虽然他们都说我的脸色十分可怕,但没躺一会儿,就被叫起来打包帐篷了。打包好后,又等了许久许久,久到我都想再把帐篷搭起来了,才终于等来下山的通知。

归心似箭(其实是困心似箭),一路小跑着回到公路上。我们的大巴车居然还没来,等后面的队友赶到后,我拜托她帮忙照看下背包,走回到卡点停车场找司机。然后,在这里才知道,车坏了·····

在卡点小屋里烤了半天火,彻底把身上的寒意烤干后,队友们和领队都被送了下来。大家围在火塘边烤火聊天,焦急的等待消息。

晚上七点多,车终于修好了,一窝蜂的上车回家,毕竟很多人的飞机只有几个小时就要飞了,而这里回成都还得六七个小时。

回程的路上很安静,大家都睡的很香。

凌晨两点半,回到成都,打车回家,洗澡,睡觉,早上5点半起床,上班。

这就是社畜的爬山。

发表于 2024-3-27 16:50 显示全部帖子
道长不是道长 发表于 2024-3-27 12:34

现在困得晕晕乎乎,但人坐在办公室,又不能不打起精神,装模作样的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索性趁着记忆还算清晰( ...

想不到这山成热门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