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214

主题

0

今日

兰州

行走在云端--我的青藏骑行

查看:76834 | 回复:297
发表于 2017-4-11 17:2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tree47 于 2017-4-11 17:42 编辑

    喜欢路上的感觉,可能是美景,亦或是荒凉。有独行的孤寂,也有结伴的热闹。
    2014年随同事团购了山地车,在周边骑行单程不超50公里,多是让爱车在皮卡上旅行,大家图团队凑在一起的热闹感觉。
    2015年,与骑友结伴进行了几次小长途,环青海湖,下甘南草原,刻意不带保障车,竟然也成功了。那时起信心满满,要骑行去拉萨。
    2016年开春,朝圣的心躁动起来,几个周末单骑锻炼,上网准备路书资料,网购驮包等装备,最终顺利地请到了公休假。骑友们提前一天设宴欢送,不去都不行喽。
    5月21日,星期六,在小雨转中雨中我独自出发了。

    D01  海石湾-西宁 114公里  民和以西国道大修,满是泥泞。在一个小饭馆躲了一会雨,看没有停的迹象,穿上雨衣冲进“水泥路”。雨水原因,车子变速有点问题。
    懒人出门天不晴。以前也没有在连绵阴雨中的骑行经历,假期原因,尽量利用每一天,下雨天也走,开始还是很重要。
    乐都洪水镇遇到老冯,他穿过马路正与一反骑者交流,我放慢速度,他追上后搭伴而行。快到乐都雨停了,我俩找到洗车点冲去泥巴,乐都县城吃饭。
    “我叫冯玉祥,就是民国那个冯玉祥的冯玉祥。”吃饭时交流,他66岁,从武汉一路骑来,准备环湖,然后上新疆。第一天就搭到伴了。一路到西宁,搭伴住宿吃饭,我灌了一斤散装青稞,不成想老冯烟酒茶不动。老冯短袖外穿一件防晒服,没想到西北5月底的天气寒冷,我陪他买了一件抓绒外套。

    D02  西宁-倒淌河  99公里。下雨天。第二天屁股疼。雨中行进半天,到湟源县城吃饭,喝了点小酒向老冯介绍丹噶尔古城,因为雨天,他不去了。
    出湟源公路新修的湟倒快速通道,路况跟高速差不多。一直缓上,下午四点左右到日月藏乡。眼望日月山,老冯决定留宿。公休假安排得紧紧的,不得已告别,向日月山挑战。半山下起雪,推推走走,好不容易到垭口,下山放坡到倒淌河,一路冻得直发抖,住宿点安排后买了泡面,打开电褥,冲澡后吃面钻被窝。
    万事开头难,两天的阴雨太折磨人了。

    D03  倒淌河--黑马河  117公里。天空终于放晴了,随着天气心情也明朗起来。
    倒淌河住宿点在路的分岔口,左向是唐蕃古道,右向109国道通向青海湖,前面是文成公主的塑像。一千多年前,文成公主经唐蕃古道前往拉萨,传说在此思念故乡,泪水化为倒淌河。
    快到青海湖时,国道下边一辆农用车陷在泥草地里,两位中年藏族汉子忙活着,赶紧停下穿过泥地,帮忙把车推出来。举手之劳,愿冥冥之中神氏佑我安全。
    2015年环湖,第四天才看到青海湖。第一天到海东,第二天到湟源,第三天到西海镇,路线不同。这次从湟源向日月山出发,一路沿109国道。远远看到青海湖,激动起来,默念道:青海湖,可曾忆起去年相识的骑行客?
    沿着湖边的自行车专道骑行,眼望左边朝霞中的雪山、右手湛蓝的湖水,享受专属于我的这份宁静。
    国道上追来两个年轻骑行者,红衣的打招呼:“哥们,昨天下午大雪中爬的日月山吗?”
    “是啊。”
    “牛逼!”
    我笑了。听语言知道是人生最好的年轻阶段。骑行一段后停下,交流中知道他们也去拉萨。红衣的是糖糖,蓝衣的是乐乐,从宁夏中卫营盘水出发,我出发前两天住在海石湾,昨天从湟源到倒淌河。
    又搭到伴了。
    黑马河是环湖较大的镇子,商业气息浓厚。到黑马河,跟着两个年轻人住进青旅,木质上下床,还算干净。洗漱后天还早,院子里擦车。骑行者十好几个,大多是环湖的。有个瘦小伙补胎,笑眯眯的,脾气挺好,旁边一个姑娘笑话:“人品好到爆胎!”糖糖说他俩也去拉萨。
    吃过饭又找地方买了手机充电器,昨晚充电器落在倒淌河了。

    D04  黑马河--茶卡  82公里。不轻松的一天。翻越第二座大山--橡皮山,海拔3817米。橡皮山是盘山路,上坡近23公里,比日月山陡,非常吃力。我还是一个人,宁夏骑友早上还要去青海湖边看日出,比我早出发。
    过橡皮山垭口放坡到大水桥吃午饭,宁夏人的饭馆,30个大元羊肉伴面。午后迎着逆风,极为痛苦。宁夏糖糖微信发来住宿点,我还在路上。3点左右糖糖打电话,说他钱包落在路上了,让我留意。一路没看到钱包,远远看见糖糖骑一辆摩托,见面后告诉他没看见,他继续往后方寻找,我到了不久他也来了,辛亏找到了,摩托是借青旅老板的。
    茶卡住宿点也是青旅,环境挺好,尤其喜欢大厅,满墙浓浓的驴友氛围。洗澡后把脏衣服都洗了,房顶上晾晒。累了的缘故吧,不想吃油腻,转出去找到一家民和人开的饭馆,要了浆水面,凉拌黄瓜。睡觉前把西宁打的青稞喝完了。
    茶卡盐湖声名远扬,糖糖和乐乐骑车去看,我想以后有机会再去,今天太累了。
    坐在大厅里,听着音乐,看着年轻人聊天,还有驴友自己做饭聚餐,真放松。骑友还不太熟,各自吃饭,我单个,宁夏乐乐和糖糖一伙,深圳阿梅(湖北人)和台州大鹏(河南人)一伙。乐乐和糖糖第一次远行,阿梅和大鹏骑过新藏线和滇藏线,网上约的,虽然不在一个地方,纯粹骑友。后来熟悉了聊天知道,他俩不是情侣。

    D05 茶卡-都兰 130公里 崩溃边缘的一天。
    出茶卡的路标,左手109国道都兰方向,右手通往乌兰。形象吧?
    一路缓上坡。戈壁滩上笔直的大道,视觉往往出错,以为是下坡,可感觉非常吃力,不时瞅瞅车胎看是否漏气,下车休息时往后方望去:我去,一路上坡。
    天气又变了,风从前方和右侧袭来,加上重型大车驶过的气流,前轱辘被风和气流吹得猛然摆动,赶紧下车立定,否则滚下路基就惨了。汪尕秀垭口海拔3672米,并不高,也没有明显的大上坡,可是直到中午11点多还没到,一上午才走了36公里。腿无力,身体无力,屁股火辣辣的疼,这时感觉右膝旧伤又复发了,骑不动了就推,后来连推车的力气也没有了。
    宁夏小伙伴早不见影了,大鹏、阿梅在后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坚持、坚持,自己给自己打气。
    到体力极限时,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出来、长途骑行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出发时信心满满,尽量不搭车,这时边推车边不时望向身后,目光随着驶过的各种车辆、坐在车上的人,心想哪位好心人停下搭上我。很失望,气流无情地推搡着我疲惫的身躯,但我始终没有勇气伸手去挡车。糖糖打来电话,他们在我前方近20公里,说可以上未通车的G6西格高速,路平坦一点。看看离国道还有不小距离,再说上那样高的路基有力气吗?算了吧。
    从茶卡出来,109国道只有公里路牌,不见了百米路牌,数着路牌给自己打气的难度加大了,下一个公里路牌遥遥无期。
    经过汪尕秀垭口,下午2点多下决心穿过盐碱地,爬上西格高速,路确实不错。骑了一会儿,看到国道上大鹏和阿梅,羡慕阿梅还有爬坡的气力,更羡慕大鹏还能在上坡时左手搭在大车上搭“顺风车”。我摆手示意他们上高速,好像不愿上来。
    还是累,体力极限情况下高速和国道没多大区别。停下来吃点东西,坐在地上不愿动弹。没有车,没有人,只有风声,一条小蛇慢慢穿过油路,我没有反应,它也无视我。
    还有80多公里 ,不拼命不行啊。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屁股未离车座,狠命蹬脚踏,饿了从口袋抓一把葡萄干塞进嘴里。远远望见绿色树木,知道都兰县城不远了。擦黑进县城,按宁夏小友微信地址住宿,80元标间我一人,赶紧吃饭,然后躺在床上死去。
    每晚死去,然后第二天重生。明天我会重生吗?
    旅途中,你会发现不一样的自己。柴达木荒原第一天,挑战自己极限的一天。

    D06 都兰-巴隆 93公里。柴达木盆地行进第二天,继续上G6西格高速,因为未正式通车,车辆极少,路况极佳。出县城不久,恢复荒原生态。中午时分,到达香日德镇,远远望去,109国道边上有一座寺院,规模宏大,诵经声传来,查百度知道,是班禅大师在海西的行辕香日德寺。听着诵经声,踑坐在路边啃大饼。昨天体力透支,膝盖还是疼。
    下午三点半,到达目的地巴隆乡。巴隆乡在国道边,很小的村庄,好在住宿点能洗澡。洗漱后与糖糖、乐乐去吃饭。糖糖面有愁容,原来在出来前投了一家国企,今天有消息让他近日去面试。他说在大学期间曾经搭车徒步去西藏,格尔木附近行李丢失遗憾中断。现在又是到格尔木附近出状况,难道是宿命?征求我的意见,我让他以事业为重。犹豫着,他说到格尔木再看。

    D07 巴隆-诺木洪 105公里。柴达木盆地行进第三天。这几天发现,上午八九点至下午总有逆风,昨晚查天气预报,近几日都是西风三至四级。早早起来,黎明时分出发,上了G6高速狂奔,八点左右已走了三十多公里,西风不期而至。
    耳边的风声和车轮声,满目的苍凉和远山,孤独感不经意袭上心头。耐得住寂寞才不会寂寞。右方109国道上一辆大挂车鸣笛示意,仔细看出是甘A牌照,挥手大叫致意。
    下午四点,到诺木洪,国道边上几家店铺。住进河北人开的旅店,一楼饭店二楼住宿,上下二楼大腿膝盖酸痛。洗漱不方便,向东十几公里的宗加镇听说条件较好,但是往返几十公里的冤枉路可不愿跑。往宗加镇的公路两边是水渠,渠道里的水呈乳色,不知什么原因。当地是枸杞产地,盛产红枸杞和黑枸杞,红枸杞颗粒较大,但可能是晾晒不好,感觉不是太干净;黑枸杞可是正宗原产地,很有名的。
    吃饭时又住进一位反骑者,广东小伙,二十岁,川藏进青藏出。他是家里老三,小儿子,他父亲以前在川藏线上跑车,鼓励儿子骑行川藏线。约了一个小伙伴骑完川藏线,小伙伴坐车返回,在父亲的鼓励下单独反骑青藏线。印象较深的是他说在川藏线上睡过地铺。对南方人的教育方式很是佩服。吃多大的苦,享多大的福,让年轻人多经历磨难,多见识世面,积累的是人生财富。
    旅途中的那些骑友,也是我的一笔财富。
    广东小伙白白净净,阿梅说“好白好嫩啊!”他说面巾虽然有一点作用,但长途骑行还必须抹防晒油。

    D08 诺木洪-格尔木,145公里。我们一行五人越来越熟悉。荒原中行进没有任何可以遮阴的地方,好在G6高速几乎无车很安全。休息时膝盖疼得受不了,阿梅拿出一条布带,让我套在两膝间,马步动作朝外侧崩劲,别说还有缓解作用。大鹏说阿梅是瑜伽教练,挺专业的,大学毕业后专程到印度学过瑜伽。
    大家商量,明天格尔木休整一天。
    格尔木市区边缘,一个路口处,一个年轻小伙骑一辆单车,单车上一面小旗,招呼我去住宿。我无力地摆手拒绝,他说是糖糖等四人已住进他家。遂跟着他穿街近十公里,住进昆仑路附近的第三极户外青旅。
    当晚与糖糖、乐乐吃饭,喝了点小酒,为第一阶段的胜利犒劳。

    D09 格尔木休整。出门时给老婆说到格尔木,每天打电话报平安。以后呢?就说在格尔木附近吧。
    白天在格尔木市区慢骑游逛。街边树木茂盛,水渠盈盈。同样是戈壁滩上的城市,我们曾经考察过敦煌城市绿化,敦煌的滴灌非常注重节水,格尔木却是大水漫灌。格尔木蒙语为“河水聚集的地方”,竟是不缺水的。
    下午第三极户外青旅老板小薛和大鹏他们采购,准备晚上的烧烤。第三极户外青旅,其实是小区里的一套楼房,格尔木这边的楼间距挺大,这套房是一层,圈了一个小院。老板挺年轻,来自四川的小薛、小图还有一个姑娘,都是骑行爱好者,资深级别的,骑了好几年,骑到格尔木累了,就开了这家青旅,为天南海北的骑友提供温馨的落脚点。挺干净的,每床20元,还能洗澡。后来在赶往拉萨途中有联系,知道我们五人前后几天再无其他骑行者,真挣不到钱啊。
    洗菜切肉串串,小院里拉起彩灯,在《第三极》音乐中烧烤饮酒,度过了美好的一晚。
    小薛修车手艺不错,下午帮我们调试了爱车。大鹏让我试试他的黄道益活络油,效果不错。采购了些食品和药膏,昨天还担心膝盖伤情,今天经过休整恢复信心,向下一阶段挺进吧。
    小薛建议,明天到西大滩有困难,可以在纳赤台留宿。

    D10 格尔木-纳赤台 83公里,骑行106公里。糖糖最终决定继续出发。经过休整,体力恢复。清晨7时,我早早独自出发,毕竟有年岁了,体力与年轻人没法比,慢鸟先飞。跑了六七公里,感觉后胎不对劲,起先还以为是城市道路的原因,咯噔咯噔响,回头看时,后胎瘪了。我的天,骑车两年,还没有自己单独补过胎呢。仔细查看,也没有扎胎的痕迹。不得已,放倒车子,卸下后轱辘,找附近店铺借来水桶,找到了破口,做上记号。在外胎相应位置找出罪魁祸首,是一根小钢丝,拔出来,然后补胎。这一切都完成后,颇有成就感,平生第一次独立完成了补胎。抽根烟歇歇气,这些小伙伴怎么还不见人影,我出来都近两个小时了。
    继续前行,几公里后几乎不见人烟了,抬头发现指示路牌,箭头指向敦煌。坏了,走错路了。打开行者软件,小心翼翼地见路口就查看,到11点多才走出格尔木出城收费站。
    出城不久,国道补修,刮起风来,随后是雨夹雪。全身是泥点,眼镜上也打满了泥点,时不时要下车擦拭,否则看不见路了。一点多,在青藏铁路与国道交叉口停下,桥下休息吃干粮。远处是南山口车站,青藏铁路线上一座小站。
    雨雪停后继续出发,不久看见长长的车流停在路边,穿过车流,前方是乃吉沟检查站,过往车辆要登记。
    沿途几次过桥,一路向昆仑河源头进发。高原的天澄净的蓝,云朵澄净的白,左右的褐色高山裸露着岩石,不见一丝绿色,冲击着疲劳视觉,在震撼中彰显其主人地位,在这里人是何其渺小啊。
    高原的天气变化无常,雨雪说来就来,等你穿好雨披,没几分钟又停了。干脆不折腾了,就让高原的考验洗刷吧。
    7点,拐过一个湾,下坡处是纳赤台。几个小伙伴在加油站闲逛,他们早到了。挥手到跟前,他们还以为我会很沮丧,说笑着住进水文站。
    纳赤台水文站是一座小二楼,平时只有一个职工值守,闲余空房供过往驴友住宿。值守的小伙子说,7、8旺季月份,来迟了没有空余床位,就在过道搭地铺。
    水文站旁边是昆仑神泉,是昆仑山第一个不冻泉。

    D11纳赤台-不冻泉 91公里。清晨起来,在水文站小院里活动活动,远方的高山出没在云雾间。当地海拔接近3600米了。水文站的小伙子在院中取了水拿到办公室,他说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在门口撒拉族小伙开的黑乎乎的小饭馆里一起吃饭,他说去年毕业参加工作,工资已5000元了,上半月休半月,五年后可调到户籍县城工作。
    一路缓上坡,需要不停踩踏,极消耗体力。路书和指示路牌上说30公里到西大滩,实际足足40公里。途中经过无极龙凤宫,背靠陡峻高山的河滩地带而建,据说供的是西王母,新建的,气势恢宏,可惜人太少了。几块立着的大石,晶莹的纹理,怎么看都像玉石,莫不是昆仑玉?
    昆仑玉就出自这一带,2008年奥运会金镶玉奖牌一炮走红。格尔木城中到处是玉石店。
    远远望见常年积雪的高山,是昆仑山吧。在西大滩吃饭,捡到了一个江苏小伙,西蒙,是从格尔木出发的。精瘦精瘦,备了打狗棍,猛踩起来风车似的不知累。
    昆仑山不陡,但一路几无下坡,整天都在缓上。终于到达不冻泉,路边可以看见泉水及围栏,拐过一个弯住进扎西宾馆。说是宾馆,其实简易活动房,厚厚的被子,没有电。当地使用柴油发电机,所以电还是很稀缺的。
    刚到天气又变了,霎时飘起大雪,赶紧收拾车子到房间,钻进有大火炉的饭馆。吃过饭,围坐在火炉旁,手机和充电宝充电,大家讲起见闻。扎西凑过来,汉语不太流利,店里伙计说他的英语可以交流,阿梅和扎西英语对话吹牛。据说扎西是在拉萨当过导游,英语也是自学的,很让我们在学校多年学外语而无所收获的惭愧。
    风雪夜里,简易房中五人冻得发抖。明天雪会停吗?

    D12 不冻泉-五道梁 88公里。早上起来,雪还在下,扎西饭馆吃饭,窗外国道上一骑在风雪中前行。昨天捡到的西蒙虽然没跟我们一起住,但分明不是他啊,雪中的骑者前叉后座装满了装备,与西蒙不像啊。
    果然,一会儿西蒙来找我们。九点差一刻,雪小了,大家决定出发。上路不久,雪片似乎埋伏在路前方,铺天盖地地倾泻而下,百米内看不见任何东西。艰难地前行,冻得麻木的手脚,沉重的呼吸声,心跳在嗓子眼上,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模糊的眼,下车擦拭发现面巾上全是冰碴。互相再看,大家眉毛上全是雪霜。
    雪停后,路面更加难走,积雪经过大车碾压,成为冰面。精神高度紧张,千万不要滑倒。
    这时,大自然给予我们丰厚的馈赠。风雪过后的可可西里莽原上,三三两两出现了这片土地上的精灵,藏野驴、野牦牛,白屁股的藏原羚,长角的藏羚羊。
    太阳出来后,路面冰雪渐渐消融。午后,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休息时,有一单骑缓缓而至,沉重的装备,沧桑的面容,长长的头发随便扎在脑后。河南开封小白,天南海北骑过不少,还骑过新疆无人地。这次是从格尔木出发,今早看见的就是他。雪大时他钻进公路桥涵洞,自带酒精炉烧水做饭。大神啊!
    告别小白,在痛苦的缓上坡中消耗着不多的体力。前方目标五道梁,我们已在海拔4600米以上骑行了两天,我有点犯迷糊,有时好像在睡眠中骑行,腿在机械地摆动。
    经过红色的楚玛尔河,下午7点,太阳还没落山。查看软件,五道梁还有十多公里,不见了阿梅、糖糖和乐乐,大鹏在我后方,也是非常吃力,西蒙落在后面看不见了。
    稍顷,一辆公路道班的修路车停在身旁,西蒙和大鹏喊我。稍做犹豫将车子抬上车,坐进双排驾驶室,原来西蒙体力透支,在路边搭车无果,就近到公路道班叫了车。
    经过阿梅,大鹏说她不会搭车。一路上,也是阿梅最乐观,别看比较娇小,冲坡最起劲,毕竟天天练瑜伽,素质可是杠杠的。
    8点左右到达五道梁,我青藏线上唯一的搭车经历,11公里,经过软件反复确认。心中永远的遗憾。自我安慰的话,毕竟任何事不可能完全完美,满则溢,过犹不及。呵呵,阿Q精神?
    五道梁是青藏线上的补给站,前后也不过一百来米。我们住进甘肃宾馆,一排平房,好在屋檐封闭了,讲价后每床30元。这一路都是前店后宿,在前面吃饭,我们其中一人不知不合口味还是嫌贵,去外边另找饭馆,老板吓唬说外边野狗多,他不理就走了。我们点了盖面盖饭,我的位置刚好看见后厨门口,老板娘准备将案板上的两碗盖饭端出来前,一个朝饭里吐唾沫的动作同时回头看见我,收回动作端出来。她装作若无其事,我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甘肃酒泉人,真替甘肃人羞愧。

    D13 五道梁-二道沟,85公里。今天出发不久乐乐的车胎漏气了,处理后继续行进在可可西里荒原上。经过一队徒步队伍,也有六七人,其中两个年轻姑娘,背着背包。一路走来,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好多都向着心中的那片圣地前行,出发的动力可能各不相同,但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磨练自我,必定会有精神上的大提升,尽管收获可能各有不同。
    风火山,海拔5010米,今天的最高点。爬坡时看见两位年轻的喇嘛,赭色长衣,手上套个木板,一步一叩头,用生命丈量漫漫朝圣路。
    全天气候好,难得的几无逆风天气,上风火山还有点顺风呢。一路还能不时看见藏羚羊,快到目的地,左手雪原冰川上一条野狗与我们同向而走,慢跑变慢走,渐渐倒在雪地里再也没起来,生命其实很脆弱的。
    住宿二道沟沱沱河保护站,值守警察说可以到前方500米左右,有一家藏族小卖部买泡面吃。
    卸下驮包,轻装前行,路边一座帐篷,门前一条藏獒。进去后主人很热情,主人夫妇与我年纪差不多,孩子在唐古拉镇工作,还有一位男子,不知是这家什么人,手里摇着经筒念念有词。主人说可以给我们做面吃,每人20元。太好了!
    男主人取来风干的牛肉,切了一大盘,我拿了一小片生肉嚼起来,男主人高兴地笑了,有两个小伙伴也效仿,怕是这辈子第一次吃生肉吧。
    女主人切了一盆绿菜,问我们是否愿意自己做。看大家的表情,我自告奋勇,问女主人要了土豆、大蒜、白糖,在藏家牦牛粪烧着的炉灶上炖了一锅菜。高压锅压好挂面,伴着烩菜吃了个舒服。
    说好明早还来,早饭泡面,顺便灌满开水。

    D14 二道沟-沱沱河(唐古拉镇)65公里。一觉睡到大天亮,因为没水脸也没洗,想来好几天没好好洗脸了。院中检查车况,给车子打足气,看见国道上有人在跑步。海拔4700米啊,这地方锻炼真给劲。再仔细一看,是昨天去他家的藏族大哥,好可爱,看我们还在不,说好的今早去他家吃泡面呢。连忙挥手打招呼,告诉他马上就到。
    大伙儿走进帐篷,还是昨天的三个人,很热情。吃过泡面,灌满开水,告别淳朴的藏家大哥上路。
    依旧是痛苦的逆风。与大鹏交流,虽说路书攻略介绍几条进藏线路中青藏线难度最小,但以他滇藏、新藏经历看,并未感觉青藏的容易,这条线的难度就在于逆风。是啊,经常骑行者可能会有这样的经验,最难的路程就是眼前的路、下一段路,身后的大坡再难毕竟是过去的经历,你已征服。
    阿梅依然乐观,不知疲惫,不知什么时候从路边捡到牦牛头骨,挂在车头。
    下午三点半,到达沱沱河,也就是唐古拉镇。青藏线上较大的补给点,问过店老板,可以洗澡,都有点感动了。原来当地饮用水还是靠从外地拉运,洗漱用水抽地下水,当地地下水氯化物、硫酸盐严重超标。
    坐在店里吃饭,屋外下起冰雹,躲过了一劫。小超市买了一条秋裤,出门没带,单裤可把人冻坏了。看到有酒买了一小瓶,店老板提醒,买归买,责任自负,去年有人喝死过,当地海拔接近4600米。洗过澡,洗了脏衣服,犹豫中大鹏劝我别喝,将酒退了,他安慰我说到拉萨陪我好好喝一场。

    D15 沱沱河-唐古拉兵站,141公里。一早出发,17公里上坡,到达开心岭。怎么开心?5公里难得的下坡,放坡冲下来,只见路上大大的牌坊,“西藏人民欢迎您”。到西藏了?
    传统上青藏以唐古拉山口为界,我们依然所处青海唐古拉镇。唐古拉镇面积4.7万平方公里,属玉树地区,因修青藏铁路由格尔木市代管。62年西藏安多大灾,青海将唐古拉镇3.3万平方公里借给西藏安置灾民,西藏成立了5个乡镇。因此,今天,我们既在青海,又在西藏。
    一路奔袭,下午3点到雁石坪镇。这里地理行政属青海,管理行政属西藏。从格尔木出来6天,这里是最大的补给点,从地理位置上看,适于过往车辆在此过夜休息(青藏线上有数个检查站,过往车辆登记,到下个登记站如果超速不让通行)。一色的藏族,好多当地藏族青年骑个摩托,后面捎货架加装了大音响,放着劲爆的藏族风格音乐,就在那条不长的街道上串来串去,我想,可能是当地的时尚吧,就像内地富二代开个跑车。货车也极富藏族色彩,驾驶室装饰以黄色为主,可下功夫了。一切都提醒我们,这里属于西藏,属于藏族。
    路边一个茶馆里,我们第一次喝上了酥油奶茶,吃上了藏族风味的青稞油香。老板两三岁的孩子眼睛大大的,黑葡萄似的,怯怯又好奇地望着我们。从驮包找出大白兔奶糖,抓一把送给他。这是从海石湾超市买的,一路还没用呢。
    经商量决定继续前行。使出全身气力,尽量不落队,赶在天黑前到唐古拉温泉兵站,住进四川人开的温泉宾馆。
    在青藏线上,可不要把宾馆等等这些名称与内地划等号。几间活动房就可称宾馆,几间小饭馆就敢称加州大酒店。
    宾馆确有温泉,修了两个水泥池,从地下抽天然热水,吃过饭后泡了个澡,舒服。

    D16 唐古拉兵站-第一道班 58公里。今天要翻越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垭口,这是青藏线上最高点。近两天都一路与青藏铁路并行,今天出发不久就与铁路分手了,铁路迂回而上,降低了海拔。缓上近30公里,然后上唐古拉山。
    可能是昨天透支了体力,也可能是有高反,今天格外累。糖糖从纳赤台开始吃药,在唐古拉镇买了氧气袋吸氧,他之前肺部得过病,沱沱河那天就感觉难受。现在回想,翻越唐古拉山那天我是有高反。
    骑了不到10公里,浑身无力,将变速调至2、3上还是骑不动。大鹏陪着我,教我调档、呼吸、踏频,无奈就是没有气力。
    迷迷糊糊,看到前面桥头糖糖和阿梅在休息,好不容易跟他们会合,下车后一头倒在路边,眯眼睡觉。
    一会儿,糖糖和阿梅叫我,我挥手让他们先走。好一会儿,怕睡死,起来再走。
    雪花飘起来,前面是可怕的盘山路,一辆辆军车、大货车吃力地喘着粗气,耗费着全身精力爬坡。我在尾气中骑骑停停推推,前面伙伴们早已不见人影。大车上有人在鼓励我,我连打招呼的气力也没有了。
    埋着头挪动,几百米就要休息。
    天气变化无常,时下时停,五六轮回。
    半坡中,实在无力,又躺在路边睡觉。迷迷糊糊中一辆小车从山上往下经过,超过我后又回转,有人问我:“兄弟,有事吗?”赶紧翻身回答没事,你赶紧走吧。
    活动活动膝盖,鼻子发酸了,任泪水流过鼻翼。在5000多米的高度,开车其实是很危险的,他们不像我们每天百十公里慢慢适应海拔,一天当中经过落差一两千米,最容易高反。再说他们下坡,返回问我也要多耗油啊。一句问候,其实是对生命的关怀尊重,如果真有事,一句问候可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麻烦,毕竟这是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时代,再说都不认识。
    清楚地记得,是云南昆明的牌照,在这里表示衷心感谢,2016年6月4日经过唐古拉山那辆车上的好人。
    我在感动中继续前行。远远看见两条野狗,离公路二三十米,其中一条身躯挺大,走走停停。停下等了一会儿,也没有远离公路的迹象,只好从驮包取出一个大饼,边走边看。经过它,却也无传说中的攻击倾向。在如此高的海拔生存,真不容易。恐惧转为同情,向它丢了半张饼,继续前行。
    风雪之中终于到达唐古拉山垭口,已是两点多钟。纪念碑、经幡等也来不及拍照,赶紧钻进帐篷。小伙伴们先于我一个多小时到达,正在藏族同胞开的便民店帐篷中等我。喝着酥油茶歇气,感叹我终于爬上来了。
    这时发现,还有一位骑行者,年岁与我相仿,一问果然,比我大一岁,北京人,王哥,加微信名为不形。脸被风雪吹得焦黑焦黑,原来是从北京一路骑来。
    下山喽。一行七人,队伍越来越大。王哥在我身后感叹:“多好的坡啊!”“坡”字浓重的北京儿化,一时间让我觉得如沙漠中干渴者发现了甘泉、登徒子遇见了绝色美人。
    远远看见路边一个道班,大家纷纷停下。商量是继续前行还是就地住宿,最终住宿占了上风。
    走进道班,迎面照碑是“天下第一道班”几个大字。有人看见我们,藏语喊了一声,有人来招呼了。
    走进接待室,喝水休息,买了泡面等东西,道班工作人员将我们带至休息宿舍。热情地升起牦牛粪的火炉,一会儿就暖和起来。
    原来道班在此设立了救助站,住宿免费。自设立救助站以来,帮助过往人员无数,国内非常有名。
    感叹着,我在留言簿上恭恭敬敬地写下感激留言。
    救助站一个小院,上面用玻璃封闭起来,进门三张床,里面套间四张床,刚好;小院里还有两张床。屋内、小院墙上到处是涂鸦,天南海北的人写满了感激之言。不形(王哥)固执地要在小院睡,说是要仰面看星星。

    D17 第一道班-安多,78公里。早上起来,我尝试用纸板升起火炉,牛粪添满,烧好开水。骑友们起床后,我招呼大家将房间卫生打扫干净,一筒泡面后再三感谢道班工作人员。
    下坡不到一公里,路边道班修路工人在整修道路,我们热情地打招呼,他们挥手鼓励我们。真不容易,海拔5000米之上保养道路,这是全世界最高海拔的修路工人,动一掀土可要耗费内地几倍气力,长年高海拔作业使他们个个沧桑,面容黝黑,长发疵乱,但个个有一张灿烂的笑脸,其中还不乏女性。
    对我们内地朝圣者来说,一次艰难的朝圣路究竟要得到什么,我想,可能就是从这些不同人的生活和生活态度中找寻一份内心的平静,少一些世俗的羁绊,守一片内心的沉静。至于有人将此作为一种人生经历的炫耀,我看还是虚枉了这种经历。
    还是我最慢,尽管是下坡,骑友们遥遥领先,看得见,就是追不上。下坡极冷,还有左侧吹来的横风。风雪过后,路肩的砂石松软,身后驶来的大车不停按着喇叭,不能骑到路肩上去啊,否则就陷进去了。错车时不得已下车让路,后来疲了,僵持比耐心,呼啸而过的大车带来顺风,猛踩几下,在大车短暂的顺风地带快跑一段。
    头二九山,亦名妥巨拉山,海拔5170米,近30公里缓上。翻过头二九山,进入羌塘高原。一路缓下,中午两点到达安多县。这是自格尔木出来第九天遇到的第一个县城。路边一座藏羊雕塑,右拐过桥即进入县城。骑友们在一个小茶馆里。喝过甜茶,吃过午饭,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你看我、我看你,不想走了。只有西蒙坚持要走,暴雨过后他向前方45公里的扎仁镇进发。后来在拉萨见面,知道他到扎仁以后,两段搭车去了当雄,从当雄骑至拉萨。
    找了一家青旅,羌塘青旅,天水人开的,有简易的洗澡间。晚餐吃到了川菜,在附近药店称了体重,半个月减轻12斤,收获啊。
    我和乐乐又中枪了,两人都补了胎。
    同一间宿舍住进反骑青藏的摩托骑友,感叹藏民也不纯朴了。当晚他从517318微信公众号上知道,当天从拉萨摩托反骑青藏的一对东北夫妇,迎面撞上汽车,当场就死了。
    愿在外的驴友们,一定注意安全,将自己平安带回家,回到父母身边,回到孩子身边。

    D18 安多-果组乡 85公里。安多休息得好,将今天的目标定为那曲。出发时天气尚好,翻越申格里贡山天变阴了,飘起雪花。申格里贡山海拔4881米,尽管海拔不算高,但坡急路陡,S型盘山路。体力尚好,翻越垭口还不算太吃力。下山时雪越下越大,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全身都浸透了。看见路边有一民居,大家纷纷拐下路口,钻进民居。
    主人是年轻夫妇,两个孩子,土木结构的固定住房,家里收拾得挺干净。夫妇俩很热情,添热火炉,我们围坐在周围烤湿透了的衣服。男主人汉语较流利,交流顺畅;女主人似乎听不懂汉语,她给我们添满奶茶,安静地操心孩子。我驮包里还有奶糖,找出来全部给了小孩。
    房间布置一如我们前面去过的藏家,民族特点鲜明、政治气息浓厚,既有活佛像,也有四代领导人画像。一大一小藏羚羊头骨尤其吸引人,那具大的贴满金光闪闪的饰箔,小的保持原生态,相同的是黑色的长角。对那个小的,我们不确定是藏羚羊头骨,因为那么小不大会有长角,问男主人,他说是在草原上捡的,动物名称说的是藏语,我们也听不懂。
    阿梅感了兴趣,询问是否可以将小的卖给她。交易顺利,一口定价,我们担心她怎么带回去,后来她还是顺利带回了深圳。
    雪一停,男主人骑摩托去看草场牲畜了。我们离开时给奶茶钱,女主人不收,我们还是比照安多的价格将钱放在桌子上。
    下午,天还是变化无常。四五点左右,经过果组乡,暴雨劈头盖脸砸下来,六人纷纷穿上雨衣;拐过一个小上坡,闪电在头顶划下来,震天的雷声炸响。高原上没有任何遮挡物,闪电响雷就在头顶,这时感觉到我们与天空如此之近,恐惧极了。下车后问糖糖、乐乐,在这样的环境中怎样避免危险,是否要关手机,高处安全还是低处安全。惶恐中大鹏、阿梅、糖糖远去了,我和乐乐、不形决定返回果组乡,今天留宿果组乡。
    果组乡十来户人家,暴雨中找到一家愿意收留,赶紧给前方队友打电话,却打不通。半小时后打通,他们三人已搭车前往那曲,第二天大鹏搭车去了拉萨。
    与这家男主人交流,食宿每人60元。感觉男主人比较计较,我们三人一致决定,要多少都行,今晚死心塌地住在果组了。晚饭一盆米饭,一盆大白菜,肉星少得可怜。呼呼吃过,不形买了两小瓶烧酒,乐乐不喝,我跟不形一人一瓶。从格尔木至今,9天了,喝一口解乏真好。女主人好像在家中没有地位,不声不响,才27岁,张口几颗牙也掉了,剩下的也发黑了,咳嗽不停,挺可怜,我将仅余的感冒药给了她。
    住宿安排在废弃的杂货间,半夜了雨滴从屋顶漏下来,滴滴答答作响。我的山地车放在院子走道,半夜一点左右,主人家的藏獒叫个不停,心中不安,只好起身查看,满天的繁星,银河系就如近前,饶有兴致地找牛郎、织女星,多久没看到过这样美丽的星空了?记忆中,三十年前在那个偏僻的乡村师范读书时,有过这样的星空,当然也要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奇怪,星空如此明丽,雨滴却不时打在脸上。几根烟后,确定不远处国道上有车辆,可能是坏了,人声引起的藏獒警觉,才进屋睡觉。

    D19 果组乡-古露镇 153公里。清晨,我们出发时藏族同胞还未起床,所以还是没能洗漱。半路上大饼凑合早饭,一路狂奔,争取将昨天的行程补回来。
    在细雨中抵达那曲,已是午分。进城道路烂泥,颠簸前行。城边一家清真饭馆吃饭,我和乐乐要了干拌,不形要了牛肉面。一样价格,可我们兰州人知道,出了兰州,牛肉面就不正宗了,何况在几千公里之外。
    那曲是地区行署所在,市级机关驻地,应该是较大城市了。经过城市,没有发现一棵绿化树。当地海拔4500米,远在林线之上,树木是无法生长的。想来从纳赤台开始,我们已有近十天没看见一棵树了,一直在海拔4000米以上,极目所见除了蓝天白云、裸露着岩石的高山、生态脆弱的草甸,就是长年积雪的雪山,雪线常见,我们真是行走在云端,丈量着天路。
    下午经过罗玛镇,起伏路消耗了不少精力。不形一路走走停停,用专业相机拍照。远远看见一个人影,狠下心来追赶,竟是在索南达杰保护站相识的开封小白。六七天了,我想他的装备沉重,我们早就将他落在后面了,不曾想在这里会面了。
    小白每日骑行时间比我们长,随身携带帐篷、炊具,骑行时间不拘于住宿点,碰上住宿点就住,碰不上就搭帐篷,怪不得这几天我们都没有与他相遇。
    高原的气候依然考验着我们,下午雨雪霰雹轮番伺候,我们亦是久经考验的骑士了。经过香茂乡,尽管暴雨砸下来,但难得的下坡,放坡冲锋。
    下午六点半,抵达古露镇,住进河南人开的旅店,路边的一排简易活动房。稍后,阿梅和糖糖也到了。他们今天比较轻松,从那曲出发,香茂乡避雨时看见我们了,喊我们也没听见。
    当晚吃饭,又遇见几位骑行者。两位河北红衣小伙,辎重更多,已离家骑行近一年了,反骑青藏,打算到格尔木后欲穿越无人区到敦煌;其中一位带一支长箫,在大家的鼓励下即兴吹奏一曲。还有一位香港人李先生,与我同庚,少言寡语,从去年8月离家,独自骑行华中、陕甘川青等地,计划从青藏线上去到尼泊尔,然后反骑滇藏线返回香港。
    当夜,活动房睡觉正对着门,门缝里的风吹进来,我感冒了。

    D20 古露-当雄 70公里。吃过早餐,河北两小伙朝着我们来的方向出发了,前叉后座上的行李,好像装了一个家。阴雨绵绵中我们继续出发,继而是暴雪漫天飞舞,实在是没有任何地方可躲。
    我昨夜感冒了,应该是风寒,清水鼻涕怎么也控制不住,不停流下来,时不时右手掏纸巾擦拭。仅剩的感冒药在果组乡送人了,到当雄再买吧。
    浑身湿透了,运动鞋里满是雪水,脚冻麻木了。狼狈间发现路边一间检查用的小房,赶紧下车,竟然上锁了。看见左手铁路涵洞,推车穿过雪地,发现里面地势低洼,一片汪洋。
    一行骑友走散了。只有前进,在前方找避雪的地方。雪原上藏北八塔笼罩在风雪之中,再无停下拍照的兴致。
在绝望之中,惊喜发现前方村镇,近前才知是乌玛塘检查站。进去后查验了身份证,发现香港李先生也在。过一会儿,小白也来了。
    山地车停在检查站外墙角处,任大雪袭击。我将抓绒外衣挂在门把手上,脱手套,脱鞋子袜子,袜子拧出水来,使劲甩去鞋子里的积水,穿上袜子站在地上,兴致勃勃地跟小白、李先生交流。糖糖打来电话,他和阿梅搭了藏族人的顺风车,问我是否愿意搭车。犹豫了一下,谢绝了好意。打电话问乐乐,他也在我的后方,同样不愿搭车。
    雪停了,阳光顿时明媚起来。骑了一会儿,大车驶过的气流和阳光作用,路面很快干了。
    下午两点到达当雄。糖糖和阿梅搭的车主因为费用问题,要将他们带到拉萨。一行骑友只剩我和小白、乐乐、不形四人。
    在住宿点对面的大盘鸡王吃饭,意外遇见两位兰州骑友,一位六十岁,另一位近五十岁,也是从兰州一路骑上来的。乡音亲切,聊了几句。不成想隔天在拉萨街头又遇见年岁较大的那位,他说另一位到拉萨就病倒了,肺水肿,一天治疗花了两千多,好在病情稳定了。
    饭后买了感冒药,到旅店按说明两倍药量吃药,倒头就睡。四点多,骑友叫我,去纳木错。
    起床后感觉好了一点,走吧,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
    小白去过纳木错,他不想去。我、不形、乐乐,还有住进同一家旅店的一位反骑骑友,四人搭伴前往。
    这位骑友也可爱,年轻小伙子,拉萨工作,以前也没有骑行经历,一时兴起,买了一辆二手车要反骑青藏回家。第一天就累坏了,今天是第二天,车子变速出问题了,请教我们,都不会调试。小白鼓弄了一会,好像修理后状况更差。
    包了两辆面包车,前往纳木错。一路风景优美,见到了久违的森林。道路盘延曲折,差不多有四五十公里。黄昏时分的纳木错湖水平静,可能天气不太好,可能司机为赶时间将我们带到较偏僻的一角,与期望的纳木错有差距。
    藏族小伙司机,放着藏家风格音乐,大声伴唱,不时用一只手打着节拍,在蜿蜒曲折的盘山路,穿梭在旅游大巴之间,拐弯也不减速,颇有头文字D拓海风采,不敢夸奖,怕他飞起来。
    回来后又两倍药量将剩下的药全吃了。

    D21 当雄-拉萨 162公里。胜利就在前方,逆风依旧尽职考验。
    念青唐古拉山海拔4620米,是青藏线上最后一道垭口。传说念青唐古拉与纳木错是一对恩爱夫妻,神山圣湖,藏族朴素的宗教信仰中,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自然奇观背后有神的旨意,转山转湖可消弭罪灾,每年大批藏族同胞徜徉在神山圣湖之间,为众生祈福,无怨无悔。执着的信仰,还是追求精神的平静。
    逆风中前行,还是那样痛苦,但多少考验都过来了,最后这点考验算得了什么。昨天加倍吃药,猛药去苛,今天竟然好了,鼻腔顺畅了。在高海拔感冒是比较危险的事,很容易转为肺水肿,兰州骑友就是感冒引起的肺水肿。
    爬上念青唐古拉垭口,有旅游景点的感觉了,买纪念品的摊点不少。休息片刻,不形上来说,骑车的兴致已尽,剩下的路就搭车了。
    有聚有散,从格尔木一路相识搭伴的骑友8人,现在剩我和乐乐、小白了。一路南下,看见零零星星的树木了,看见大片蓄养的牛羊群了,看见路边比较气派的藏家民居了,贴在墙上的牦牛粪都有造型和图案,热爱生活的民族啊。一路相伴的青藏铁路被崭新的围栏围起来,一两公里还设一个保护小屋,两名保护人员在火车经过时还要敬礼。生命线,投入的财力和人力真不敢想象。
    小白建议,我们三人排成一队纵列,我跟在他和乐乐身后,能减小风的阻力。年轻人一路照顾我,都在细微之处。细微之处见品格,不敢说所有骑行青藏川藏线的都是同龄中翘楚,但大部分应该是同龄中的善念善行者。
    羊八井路口休息,右手是羊八井镇,三人商量不进去了。
    沿着拉萨河,在河谷中冲锋,队列渐渐散开了。3830路牌附近,一位60多岁的骑友迎面过来,看装束好像老兵,我习惯左手竖起大拇指表示鼓励,但见他在车上举起右手一个标准的军礼。
    小子何德何能,受此大礼?一瞬间,一路的艰辛、心灵的震撼、即将到来的胜利喜悦,冥冥之中上苍最终认可了我的朝圣,通过这种方式给予我通关行牒?拥塞在心底的那股洪流喷涌而下,泪水止不住挡住视线,下车嚎了几声,将其尽情发泄。
    心情归于平复,向着圣城进发。
    渐渐看见城市了,突兀的石山,富于民族特色的建筑。青藏、川藏公路交汇处,也就是两条著名公路的终点,一座高耸的纪念碑,胡耀邦题词,一位受到人民尊敬的政治家。
    在城中穿梭而过,远远看到布达拉宫了。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布达拉宫何尝不是这样,永恒的是他,静静高立于山顶。匆匆过客,一如我们俗人。拍照留念,却没有想象中的激动。
    八廓街上,一家客栈里骑友等候。大鹏、阿梅、糖糖、西蒙都在,只可惜不形去了朋友处。在回民街一家清真餐厅,众骑友相聚大餐。回去的路上,又买了白酒啤酒,客栈小院里畅怀尽饮。酒后,有人大哭。天南海北,机缘相聚,虽说相约明年川藏,到时又有几人成行?
    第二日开始,纷纷踏上归程。小白去了珠峰大本营,临行前还带我们去了拉萨有名的光明甜茶馆,带我和乐乐去了布达拉宫、西藏博物馆。与乐乐快递车子,一趟火车返回,有心的他送我明信片,是他在青藏线上一路盖邮戳收藏的。
    拉萨,拉为神的意思,萨为地方的意思。在神居住的地方,我们一步步踩着车轮、一个个数着公里路牌到来,二十来天行走在云端,但最终还将回到各自打拼的故乡。
    再见,拉萨!
发表于 2017-4-27 21:36 显示全部帖子
mmexport146681474419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5-8 21:17 显示全部帖子
微信发现,大鹏、不形先后走上了318线,好羡慕。
发表于 2017-5-17 09:29 显示全部帖子
tree47 发表于 2017-3-25 17:20
喜欢路上的感觉,可能是美景,亦或是荒凉。有独行的孤寂,也有结伴的热闹。
    2014年随同事团购了山 ...

骑行达人
发表于 2017-5-17 09:29 显示全部帖子
tree47 发表于 2017-3-25 17:42
[quote]tree47 发表于 2017-3-25 17:20

大路好宽敞
发表于 2017-7-14 17:48 显示全部帖子
《孤独的克里雅》,游记攻略,强烈推荐。
发表于 2017-9-2 15:5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tree47 于 2017-9-2 15:58 编辑

计划下周骑行川藏,9月9日出发,海石湾109国道至临夏上213国道,经雅安走318线,尽量28天至拉萨,10月7日乘火车返回。回来后发帖记录。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tree47 于 2017-10-15 14:23 编辑

    新贴《2017秋骑川西北、川藏》,陆续更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