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350

主题

2

今日

尼泊尔

ABC大逃亡—Poonhill+ABC历险记

查看:2286 | 回复:14
发表于 2017-6-16 11:07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为什么想去尼泊尔?读万卷书这样的高标准严要求恐怕难以实现,走路还凑合,那就走吧。另外,最炫民族风是我的最爱,喜欢尼泊尔特色的挂毯,饰品,一直有去扫货的冲动。还有,我为中国西部的美景骄傲到内伤,想看看所谓的徒步天堂到底如何,我坚信国内有更美更好的路线待发掘。

    走Poonhill+ABC的攻略,网上的大侠们已经总结了很多很多,所以也用不着废话了。需要准备的东西,就说些不一样的地方吧。出行前,仔细考量,不准备请向导或者背夫,因为线路很成熟,路好找,问路也方便,沿途都有补给,所以不用向导没问题。至于背夫,虽然这是他们的谋生方式,但是真的很不愿意看到别人为了我负重走那么远的路。所以,一切自给自足需要考虑的就是尽可能的减轻负重。没带睡袋,只带了很薄的内胆用于卫生环境看不下去的时候隔脏,其实想想,连教授客栈的地铺都睡过,要更狼狈恐怕不容易。另外一件坚决抛弃的物品是相机,走过路过看过,手机咔两张就可以了,单反已经在家里雪藏多年。

    为了今后能继续刷线路,保护好膝盖,不让它们早早报废是关键,所以,髌骨带和双杖都准备好了的,尽可能的减轻膝盖压力。负重总共7、8公斤(包自重3公斤左右),只带必需品,半只魔兽哥的重量确实算是轻装上阵了。

初到博卡拉,遇见彩虹





博卡拉的夜晚





费瓦湖边


    第一天的行程是从博卡拉坐车到徒步起点Nayapul到Ulleri。

    半程路坡度缓,灰尘较多,后半程都是石梯,一步一步往上爬吧。

    路上映像深刻的是欧美的一家五口,三个小孩,最小的男孩大概三四岁,小家伙前面走了一小段路就不走了,妈妈连包和孩子一起背上来的,太厉害了,换成我,哪怕只背魔兽不背包都搞不定。

    这几天对尼泊尔人民有什么映像?那就是生活节奏慢得出奇,出发前,在餐馆吃早饭。点完餐后,大叔开始一边唱歌一边做饭,点面食的话,整个流程是从和面开始的,因为已经来了两天,有心里准备了,所以点完餐去湖边转了一下,转回来毫无悬念,大叔还在唱着歌忙活着,等了四十分钟左右,端上来了,内容就是面包片加煎鸡蛋加点新鲜蔬菜。十分钟吃完,大叔唱着歌算账,找钱,于是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所以,早饭我们吃了一个多小时。


    一个小时不算什么,今天的午餐又让我们领会了更高境界。在路边一个小餐馆停下,点好餐,小哥就开始忙活了,当然,是从和面开始。坐了十几分钟,来了两个女孩和一位阿姨,听说话知道是同胞,因为不是中国长假,来这里的中国游客很少。见到自己人当然很开心,聊起来了,她们也打算吃点再走,点了和我们一样的食物。重点来了,一个小时后,小哥把我们的食物送过来了,妹子们和阿姨的应该也差不多了吧?然而并不是,小哥华丽一转身,又回厨房和面了,留下我们风中凌乱。

    第一天的景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住宿的地方挺方便,能洗热水澡,有WIFI信号,当地的特色是住宿费很便宜,大概200卢比/人,不过习俗是需要在店里用餐,因为食物都是背夫背上来的,所以越往高处价格越贵。无聊的话可以坐在旅店的平台上吹风,发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 魔兽妈妈 风雪中前行 DAY8 又是一觉醒来,没有什么风,雪依然在下,唯一不同的是,雪堆得更厚了,屋外的雪堆已经和房子一样高了。怎么办? 到餐厅与大家交流了一下意见,荷兰大叔说他要下去,如果以后几天一直下雪, ... 2017-6-29 09:07
  • 魔兽妈妈 第二天行程:从Ulleri到Ghorepani。 早晨起来,昨日傍晚被云彩遮住的地方,安纳普尔纳南峰与Himchuli峰华丽登场,又是晴朗的一天。 吸取昨日等午饭的教训,吃早饭的时候顺便点了两份面包,带上作为午餐。第二 ... 2017-6-19 12:50
发表于 2017-6-19 12:50 显示全部帖子
魔兽妈妈 发表于 2017-6-16 11:07
为什么想去尼泊尔?读万卷书这样的高标准严要求恐怕难以实现,走路还凑合,那就走吧。另外,最炫民族风是我 ...

第二天行程:从Ulleri到Ghorepani。

早晨起来,昨日傍晚被云彩遮住的地方,安纳普尔纳南峰与Himchuli峰华丽登场,又是晴朗的一天。


吸取昨日等午饭的教训,吃早饭的时候顺便点了两份面包,带上作为午餐。第二天的行程比第一天轻松,坡度较缓,一路都有杜鹃花林相伴。



昨天半路遇见的一位背夫大叔,今天为美国来的两姐妹中的妹妹背上了行李,与我们同路很久。大叔年纪与我父母相仿,确实有些心疼他,还好妹子的背包不算大。大叔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平时有向导或者背夫的工作就做,没业务就在家呆着,有一个孩子在韩国打工,一年回家一次。想起前一天,和司机聊到尼泊尔的医疗问题,师傅说了一句:Life is difficult in Nepal。突然觉得,我们的政府没有他们宣传的那么好,但是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因为节约了午饭等待时间,所以我们只花了四个多小时就到 了,到的时候中午12点多,离傍晚上Poonhill看日落还早得很。晒晒太阳,发会儿呆,然后干脆去睡个午觉。下午四点过,出发去Poonhill,天空云有点多,并且飘了些雪花,不知道运气能不能好点?虽然什么都没有背,上去还是有点累,一路向上的石梯,爬了快一个小时。狗屎运足够好,雪山开始从云里面钻出来了,目测太阳快落下的地方也没有太多云遮挡。只是离日落恐怕还有点时间,得等。


爬到这里看日落的人很少,好一会儿才上来一个俄罗斯小伙,他已经从ABC下来了,这一趟已经在外面晃了两个月。小伙酷爱旅游,中国来了五次了,从峨眉山的猴子聊到北京的雾霾,消磨了我们很多等待的时间。等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等到了日落,我只能说,日照金山之美,只有亲眼所见才够震撼,水平有限,拍不出那个效果。虽然冻成狗,但是值!!!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6-22 22:57 显示全部帖子
魔兽妈妈 发表于 2017-6-19 12:50

期待继续。这路线也曾走过,旧地重游啊。
发表于 2017-6-22 23:24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期待后续的精彩-----------------------------
发表于 2017-6-23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杜鹃惊艳

Day3 从Ghorepani到Tadapani大概耗时5小时。

清晨醒来,又是一个好天气,天空中没有云,这就意味着一座座雪山在眼前一字排开。刚开始的这段路,左边一直是雪山相伴,右侧是一重重的青山。









但是,给我惊喜的不止是雪山,惊艳的是满山怒放的杜鹃。当雪山渐渐消失在身后,我们重新在树林中的上上下下,猛的一抬头,满树红艳的杜鹃,














虽然它们从来不为谁而开放,但是见到如此盛况,内心依然无比感动!谢谢,谢谢有幸于此与你们相见!

路程比较轻松,因为昨日已去布恩山看过日落,因此没有再去看日出了。出发以后,路程起起伏伏,连续上坡路较少,所以累一会儿又可以稍微放松一会儿,当然,你开心的下坡的时候,不要忘了很快就得把这些石梯一梯一梯的爬回来。

目的地Tadapani是一个被杜鹃花林围绕的小村,有WIFI信号,而且洗上了热水澡。到了没多久,来了几朵云,下起了雪,云朵飘走后,太阳又出来啦!沿着杜鹃林里的小路去走了走,仿佛走进了奇幻森林,一片一片的红花从树林的间隙里现出,安静得只有鸟叫。

走了很久才遇见两个背柴的本地人,语言不通,但是很友善,一直笑,一直笑。从杜鹃林里面钻出来,快到吃饭的时间了,村里的房屋都冒起了炊烟,童话里可能也就这样吧!

IMG_20170305_1729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5_1726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5_1845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5_1848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5_1930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7-6-23 14:47 显示全部帖子
小虐一把

DAY4:Tadapani到Sinuwa

Morning!

IMG_20170306_0943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清晨起来,毫无悬念,雪山又大大方方露了出来。Tadapani是观看鱼尾峰最好的位置

IMG_20170306_0912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鱼尾峰(上图右侧)与安纳普尔纳南峰(左侧)清晰可见。不用出房间,往窗户一望,雪山一目了然。

在山上的这几天,手机信号,WIFI信号可以说是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一旦有信号,迅速的给家里人留条消息,很可能下一秒,又是失联状态,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信号。昨日刚到,老板说有WIFI,欣喜若狂的给家人微信留言,并且给魔兽哥说晚上视频一下,但是消息留下不久就再也连不上了,即使半夜醒来,趁人少的时候也刷不出来。

从Tadapani到Sinuva的行程,据说是9天里面最辛苦的一天,路途较长,并且反复上下。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不敢怠慢,前一天晚上就订好了第二天早饭以及路餐,告诉旅店阿姨我们早上七点半吃饭。早起后按时吃饭,整理一下行李,八点钟左右正式出发。一出去就是下坡路,几乎是从山顶下到谷底,然后过桥,再上另外一个山头。

路上与昨日的杜鹃林不同,几乎没有什么树木遮阴,可以说是一路曝晒,因此也感觉特别消耗体力。

IMG_20170306_1144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6_1135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6_12264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6_1255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6_1258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中午在离Chhomrong不远的山上吃点东西,休息了一阵,看见一个尼泊尔向导拿着朵杜鹃花,摘下花瓣往嘴里塞,立马转换成魔兽模式:“你在吃什么?”向导大方递给我一朵洗干净的杜鹃花,哈哈,吃了几片花瓣,酸酸的,还挺好吃!

吃完花花,继续赶路,又走到了大段的下坡路,心里一直在想:怎么这么多梯啊?一会儿又得爬上去啊?难道又要下到谷底?下到一半的时候,碰见了一位中国的大姐和她的向导,大姐不想往上走了,于是和队友们分开,往下走,准备泡温泉去了。大姐问我们去哪儿,我们说准备去ABC。然后,然后,悲剧了,向导告诉我们走错了!我们应该是在快到Chhomrong的岔路口走错了!!!当时表情应该比下图还要惨很多

640.webp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惨到帅哥向导急忙安慰:要不你请一个背夫?崩溃了一分钟,NO NO NO,我可以的,我搞得定!帅哥指着远处山上的一个蓝色房子:“你看Chhomrong在那里,你原路一直上去,直到顶,然后走右边的路。”随后还很细心的告诉我,以后遇到岔路口,不知道怎么走,就等在那里,直到有人过来,问一问就好啦。经历这一重创,小宇宙爆发了,收拾一下心情:“走走走,爬回去!”两口气(中途休息了五分钟)爬回了岔路口。

然后Chhomrong终于到了,有点小得意,没走错路之前,被太阳晒得无精打采的,被刺激以后反而恢复了元气。

640.webp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Chhomrong是整个安娜普尔那地区的一个大镇,住宿条件不错,地势比较高,视野也很好

IMG_20170306_1629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170306_1637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但是我们的目的地是Sinuva。Chhomrong检查站(每隔一两天的路就会有一个检查站,检查我们的进山证件)的大叔指了指前方,你看,就在那里。没错,看得见,但是在另一个山头。意味着我们得下到谷底,然后再爬上去。

IMG_20170306_1744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上图左上角就是Chhomrong,我们从左上方走到右下方,过桥,然后再上去。这是当天第三座桥了,意味着三度翻山,再加上走错的这一回合,确实很疲惫了

到达目的地 ,我们足足走了八小时。庆幸的是旅店能洗热水澡,而且有了我们一路走来信号最好的WIFI,这是我们四天以来第一次见到电视的地方,睡个好觉吧!
发表于 2017-6-26 12:57 显示全部帖子
终达目的
DAY5:从Sinuwa 到海拔3200米的Deurali.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早起来,雪山越来越近了,到最高点ABC仅剩两天的路程。又是一天较长的路程,走了七个多小时。

早起心情还不错!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但是可能是因为吃得太多了,路上一直不舒服,状态最差的一天,走不动,一直在魔兽爹后面磨磨蹭蹭的走着。

雪山越来越近了,鱼尾峰近在眼前的感觉。路上不断遇到从上面下来的游客,这也是我们目前为止遇到中国人最多的一天。有的是成功到达ABC后返回的,有的因为腿伤或者体力的原因决定提前下撤。了解到的信息是,大本营很冷,上面雪很厚,冰爪很有必要,雪套也需要。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中午快一点钟,到了Himalaya,下来的向导告诉我离今天的目的地还有两个小时,我说,今天走不动,可能要走三小时,向导坚定的告诉我:不,两小时。好吧,继续走!过了喜马拉雅,沿途的景色开始有了变化,路边开始有了雪,对面山上的植物明显减少,身边的植物也有了变化,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温度明显下降,需要加件外套了。坚持走,因为没有人能代替我走这些路。走了一个多小时,远处能看见房屋了,有希望了,继续吧,再走了四五十分钟,终于到了。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的住宿点只有三家旅舍,在中间这家住下了。冷,比之前走过的地方都冷,赶紧加衣服。没多久,飘起了大雪,一会儿工夫,房顶,小路已经是白茫茫一片。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对于明天能否顺利上ABC有些忐忑,总之,视情况而定,安全最重要!

DAY6:从Deurali到海拔4130米的ABC

往上走的最后一天,别人的经验大概需要五个小时。住在同一旅店的毯子哥(独行美国小伙,一路走着身上都披着一个毛毯,走起路来大步流星,速度很快)在我们刚起来(六点半左右)的时候已经吃过早饭,收拾好出发了。我们也不能太晚,因为没带睡袋,所以得早点到目的地,确定能要到足够保暖的被子。

昨夜的一场雪下过,一片白雪茫茫。上冰爪,戴墨镜,出发!与往日不同,今日只有一个补给点MBC。雪地里面走路确实不那么轻松,路倒是很好找,沿着脚印走便是,一不小心踩到旁边厚厚的雪里,雪就灌进鞋了,所以,如果有雪套最好,没有也还凑合。一路上都能遇到从ABC下来的人,不少中国同胞,每位路过的人都会互相问候一句NAMASTE(你好)。上到MBC的路有不少路段比较陡,下来需要特别小心,有的向导鞋太滑就套一双袜子在外面。特别陡的地方,有人干脆屁股下面垫张塑料布,滑下去,背夫也会这样把沉重的背包滑下去。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虽然是在雪地里,但是一直走着,所以一件速干衣服和一件单层的冲锋衣就够了,走一步少一步。头顶不断有直升飞机飞过,那是土豪们的交通工具。头天晚上,上面那家旅店住了一位义乌的先生,出现了高反的情况,心跳很快,不能再往上走了,于是约了飞机今天接他下去博卡拉。博卡拉不愧是徒步天堂,后勤保障实在强大!

到了MBC,休息一会儿,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旅店的老板一边铲雪,一边和我们聊天,他们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收入是挖虫草,再等两个月,他们会爬去四千多米海拔的山里住上一两个月,请背夫定时给他们送补给,安心挖虫草。虫草价格不菲,品质很好的一根100刀。说得我都想回四川藏区收虫草倒卖了。

MBC到ABC的路,平时可能两个多小时,但是,下起了大雪,旅店老板说需要三小时。后来上到ABC才知道,好些我们的同胞上到MBC决定放弃,下去了。其实走过这段路才发现,比前面的路好走,视野开阔,坡度较缓,一步一步就这样过来了。过了MBC还碰见了牛叉的毛毯哥,他已经到了ABC,并且准备撤下去了,握手道别,继续加油!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老远看见有像房屋的建筑,但是我宁愿相信那不过是山上的石头,老老实实走路,直到走近,才发现ABC真的到了。没有背夫,没有向导,在雪地里走了五六个小时,挺为自己骄傲的!

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虽然外面大雪纷飞,旅店外面的雪已经堆到一米多高了,但房间里面还是挺暖和。除了我和魔兽爹,还来了一位非常强壮的金华小伙小白,一聊天,又知道了不少国内徒步线路,不着急,慢慢来,慢慢刷!

ABC的夜晚,比想象中暖和,旅店餐厅有火炉,烤暖和了再回房间睡,老板给了我们一人两床被子,比起在Deurali又湿又臭的被子好了太多太多。睡个好觉,后面该下山了……



发表于 2017-6-2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被困

DAY7

原计划剧情是这样的:早起看雪山,然后下山,下得快的话第一天到Chhomrong,第二天悠闲泡温泉,第三天继续下山回博卡拉,于是全剧终。Too young, too simple!!!故事才刚刚开始!

一觉醒来,除了漫天大雪,看不到任何东西。这可如何是好?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同住一旅舍的奥地利大个小伙Michael说他计划等一天,看看能不能看到日出。下不下山,是个需要仔细考量的问题,白茫茫的一片,上来的小路已经完全被白雪覆盖。除了奥地利小伙以外,还有一个奥地利姑娘安娜和她的男友,一个美国小伙和他印尼的未婚妻,一个荷兰大叔,还有就是小白和我们了。荷兰大叔很想早点下去,看到这么大的雪也犹豫了,总之他不会去做开路人,大家都在观望。问了一下旅店老板的意见,老板坚定的告诉我不要走。尼泊尔人生性乐观,如果他们都认为很冒险,那么,确实需要慎重考虑了。自从有了魔兽哥,生活就多了一个牵挂,所以,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因此做了再呆一天的计划。旅店老板很好,很早就燃起了火炉,让我们不会在冰天雪地里受冻。

雪丝毫没有想停的意思,小白的小伙伴在MBC,和他约好了,八点钟到MBC碰头,因此小白有些着急。八点过了,对面旅舍几个人穿戴好,出来了,一个接一个的走进了风雪里,一共大概七八个人,据荷兰大叔说,大多是中国同胞,大叔顺便补刀:如果是奥地利或者瑞士人的队伍,他就跟着下去了。小白见有人行动,虽然我们极力劝阻,但他依然背上包,迅速跟了下去,我在想,小白的小伙伴一定是个美女,要不然小白怎么如此神勇?

小白出去以后,荷兰大叔唠叨了好几次,这个小伙子太冲动了。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天气情况变得更糟糕,除了大雪以外还刮起了狂风,被风刮来的雪噼里啪啦的撞上窗户。



庆幸我们此时不在雪地里,同时也很担心,很担心那些下山同胞的安危。

被困小屋的时间是很无聊的,找Michael要了一本安纳普尔纳地区的旅游指南看。Michael很温和也很爱笑,让我想起冰与火之歌里面那个山姆,难道胖子都爱学习?仔细的看了ABC线路的指南,获得一条重要信息:从 到MBC是整条线路最危险的地方,因为容易发生雪崩,最好是在上午10点之前通过这段路,因为雪崩多发生在10点以后。旅游指南看完了,又从旅店老板的存货里面翻到一本小说“Kill the mockingbird”,为了kill the fucking time,只要认得,都拿来看!

看书,吃饭,等待,除此以外没啥可做,原以为中午可能会有人上来,实际上没有。直到晚上6点多,天已经黑了,风雪夜里,上来两名背夫,他们的来到简直是个奇迹,一进屋,全屋的人都行起了注目礼。这两位,从早上5点从Chhomrong出发,走了足足13个小时。随他们一起到来的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坏消息是在途中发生了一次大的雪崩,好消息是人刚过时发生的,没有人伤亡,另外,今天下去的人员应该都是安全下去了。

山里夜晚没有什么娱乐方式,基本就是围着火炉烤到八、九点,然后钻被窝睡觉。一个人盖了两床被子,也是要好一阵才能暖和起来的,睡前暗自祈祷,明天有个好天气啊!夜里几次醒来,听外面的动静,好像还是有噼里啪啦下雪的声音,安慰自己,也许是山上雪水流下的声音吧!

发表于 2017-6-29 09:07 显示全部帖子
魔兽妈妈 发表于 2017-6-16 11:07
为什么想去尼泊尔?读万卷书这样的高标准严要求恐怕难以实现,走路还凑合,那就走吧。另外,最炫民族风是我 ...

风雪中前行

DAY8

又是一觉醒来,没有什么风,雪依然在下,唯一不同的是,雪堆得更厚了,屋外的雪堆已经和房子一样高了。怎么办?

到餐厅与大家交流了一下意见,荷兰大叔说他要下去,如果以后几天一直下雪,雪只会越堆越高,即使天气转好,等雪化也不知道要多久。其余的人都还没决定,大概意思是如果大家都下去,就一起走。顺便一打听,整个ABC,除了隔壁旅舍两个准备滑雪的日本人,就只有我们这边个8人了(奥地利情侣2人,Michael,美国小伙和印尼姑娘,荷兰大叔以及我和魔兽爸爸)。

如果真的准备下山,不管荷兰大叔曾经告诉我们他体力有多好,手机还有他上来的足迹可以导航,我不会跟着他冒险。想起了昨日风雪中上来的两位背夫,如果他们能给我们带路,那就安全很多了。于是找店主询问请背夫的事情,店主告诉我昨天的两位不想下去,理由是“Life is good!”我说我们不需要背夫背任何东西,只是希望能带我们走ABC到 Deurali这段路(因为再下去基本就没有什么雪了,也就差不多到了安全地带)。没收到明确的回复,只有先点早餐,吃饱肚子再说。早餐我们习惯点份土司,一份鸡蛋,再加杯奶茶。早饭快吃完了,好消息来了,有背夫愿意带我们下山,按人头收费,一人1000卢比(相当于人民币67元),好吧,那就下去!

从国内出发的时候,为了减轻重量,只带了冰爪,没带雪套,外面那么厚的雪实在有点惆怅啊!其它的人装备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三月不是雨季,一般没有这么大的雪)。总得把这全身上下收拾暖和点吧?衣服到还好,一件速干,一件抓绒,再加上薄款羽绒服和冲锋衣,够了。就是这鞋呆会儿灌雪怎么办?魔兽爸爸还好,高帮鞋,裤子裤脚可以扎上。想了想,从背包里掏了两个大的自封袋,套在袜子和裤腿外面,然后用髌骨带把口袋扎紧,这样,即使鞋里进雪了,隔着塑料袋,袜子也不会湿。其它的小伙伴们也各自找些塑料包装和绳子,把裤脚扎好了。一切收拾好差不多7点半,但是我们还不能出发,因为背夫们还没收拾好,还没吃饭。

内心是焦虑的,因为越早通过危险地带,越安全,但是没有背夫,是无解的。等待的时候,奥地利的姑娘和男友来了餐厅,姑娘病了,腹痛,荷兰大叔给了片止痛药,魔兽爸爸帮忙看了看,判断应该是急性肠胃炎,正好带了药,给妹子男友交代了处理方法。旅店老板也很热心,给妹子准备了一个热水袋,拿来床垫和被子,让妹子在餐厅长椅上休息。他们两人是无法和我们同路了。

等到背夫们准备好,差不多八点半了,那就出发吧!出发前,旅店老板还叮嘱我们,尽快赶路,不要在路上拍照耽误时间,另外他还告诉我到了MBC不要再往下走了。背夫一共3人,一位年长的先生和2位年轻小伙,背夫后面跟的是印尼姑娘和她的美国男友,然后是荷兰大叔和奥地利的Michael,魔兽爸爸在Michael后面,最后是我。

一进雪地,才知道这雪已深得齐腰了,只能踩着队友们的脚印前行。走在雪地里,就像在一条冰雪战壕里面钻。好冷!尤其是手,本来说记得在Chhomorong买一双厚手套的,但是路过的时候没看到,等到我又想起的时候,不厚的一副手套租金就是500卢比一天,干脆就把自己的两副薄手套一起戴手上。但是,外面确实冷啊!本来想,走一走应该像往常一样会暖和起来的,但是没有,握着双杖的手越来越冷,快冷麻木了!不行啊,总不能爬个雪山,留个什么手指头脚趾头当祭品嘛,老娘一个都不想留!怎么办?叫住了魔兽爸爸(他的手套要厚点),帮我把手杖拿着吧,我不要这个了,反正在雪地战壕里面拿着也是多余。魔兽爸爸收起双杖,插在包里。我把冲锋衣两侧包的拉链拉开,手揣到包里,继续走,一脚一脚的踩脚印,要歪过去了手马上抽出来扶一扶,还好还好,手很快感觉好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出门还只有雪没什么风的,但是出去半个多小时以后,刮起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大风。不同的是昨天我们是躲在小屋里看风雪,今天就是在外面抗风了,终究是少不了这一难啊!尽管我戴着墨镜,带着毛线帽子,帽子外面还套着冲锋衣的帽子,脖子上围着魔术头巾,但是依然希望整个头是被钢盔牢牢罩住,因为即使脸上那一点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也是被雪砸得好痛!风雪一起,前面什么都看不到,因为雪花已经在镜片上结起了冰,弄不掉,只能低头看魔兽爸爸的脚,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跟着。风大的时候,真的会被吹着歪两下,实在太凶猛的时候,就背对风,拉着魔兽爸爸一起站一会儿,等它狂完,再走。

后来魔兽爸爸说,这段路,让他第一次考虑到死亡这种严肃的话题,我想的也是:to live or die,没有人能代替我走,必须坚持下去,走一步近一步。关于从ABC到MBC这段路,因为之前原路上来的,所以知道这一带地势开阔,雪再大,基本上不可能遇到雪崩被埋的情况,另外,有三位背夫带路,方向是不会走错的。那么,只有坚持走才不会在雪地里冻伤,只有自己才能把自己带出困境。走到后面,雪虽然仍然在下,风慢慢小一些了,这个时候心里想的是走到MBC确实不能再走了,因为MBC再往下,地形危险得多,我也没有那个体力再继续了。

下午一点多,MBC终于到了,我们终于可以缓口气,原本上山只用两个多小时的路,我们在雪地里足足挪了四小时,大家此时帽子,眼镜,手套都挂满了冰,长着络腮胡的Michael此时已经变成白胡子老爷爷了。

走在前面的印尼姑娘此时有空八路上的惊魂时刻了:“你在路上有没有听见响动?我听到哗哗的声音然后一看,那边山上的雪就那样扑下来了,前面的背夫在喊run run run, 所以他们调整了下山路线。”嗯,由于我风雪之中全情关注前方脚印,倒也省去了这番惊吓。
发表于 2017-6-30 08:44 显示全部帖子

一到住处,店里的小伙赶紧给我们点起了火炉,真是特别感激!这是全程火烧得最旺,最温暖的火炉了。带路的背夫坐在我旁边,顺便问了一下他们的计划,他们也计划就在MBC修整,明天再下山。一起走过了风雪,我们6个游客也建立起了革命感情,大家坐在桌边,一边烤衣服鞋袜,一边聊起了家常。荷兰大叔叫Frank,一开始在IBM工作,后来在联想,做销售经理,去年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一事无成,萌生了离职单干的想法,已经在外游历半年多,尼泊尔之旅完成后回国,公司为他准备了欢送会。印尼姑娘叫Yana,她的恋人叫Robert,Robert在香港工作时与Yana相遇,两人目前正如胶似漆,婚礼订在3月19日。胖胖的Michael才22岁,还是大学学生,经济学专业,但Michael的梦想不是经商,而是当一位经济学老师,因此Michael计划继续攻读硕士学位。Michael的父母在一起生活四十多年,没有一纸婚约,依然相伴到老。


火炉边呆着真舒服啊,鞋袜烤干后,我又转过身烤后背,因为在雪地里歪了几次,坐了一屁股雪,暖和,暖和得快睡过去了。


可是,就在我们都昏昏欲睡的时候,来了一位穿着迷彩服的,此行见到的最亮眼的尼泊尔帅哥(原谅我即使危机时刻,依然不忘打望),帅哥带来一条消息:ABC发生了雪崩,我们原来住的旅舍旁边那家被雪埋了,我们现在呆的MBC的旅舍也不安全,需要下撤到安全区。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开始砰砰砰的跳起来了,慌乱的开始收拾东西,手在抖,真的在抖!脑海里琢磨的是要撤到哪里,会不会需要经过那段陡路?好在一会儿镇静下来,仔细询问,了解到是下撤到同属MBC的另一家旅舍,估计走下去四十分钟左右。


这一回合阵势强大,挨着两家店里所有的员工还有背夫和我们一起组成了二三十人的长队,原本还有些紧张,但是走在我前面的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尼泊尔大男孩,在雪地里异常开心,一会儿拿手里的棍子戳几下,一会儿往旁边雪堆上靠,边走边玩,紧张的心情也慢慢放松下来了,半个多小时很快过去,我们到了MBC下方的另外一家旅舍(以后简称MBC下)。


拍了拍雪,走进去,餐厅里面已有不少人,这些是到了MBC无法往上走也无法下去的旅客。有个女孩用中文给我打招呼,还以为是中国人呢,结果是个韩国女孩,叫其恩,在华东师大学汉语专业,休学两年出来环球旅行。和其恩一起的还有一个她路上认识的韩国男孩。另外一位韩国妈妈带了三个女儿,26年前阿姨上大学时和当时的男友也就是闺女们的爸爸登了一次ABC,阿姨走到MBC的时候,因为高反,身体不适没有上去,如今再带孩子们来,又是到了这里,遇上了大雪,上不去,最小的女儿也因为海拔高,有些不适。另外还有四个荷兰姑娘,一个德国妹子和一个德国抽大麻的小伙。因为我们的到来,餐厅一下塞满了人,住宿很紧张,我们6人被直接分配到了一个7人间,并且,两人一床被子,Michael和Frank都是单独出行,Michael有睡袋,Frank几乎没有什么御寒装备,只有弄个毯子裹着。


鞋袜因为又一轮雪地里行走,又打湿了,在桌边挤个位置坐下,赶紧烤烤,大家开始交流被困心得。缓过劲来后,看见旁边Robert翻出了几页纸,在和“MBC下”的员工交流,问了一下,原来Robert准备请他们帮忙确认他的保险是否可以支付请救援直升机的费用,如果可以的话,他准备飞下去。此时韩国的姑娘其恩也过来找我们商量,是不是可以考虑和他们一起和租直升飞机的事情,因为一架飞机正好可以载4到5人。上山之前,我们在做攻略时了解到的信息是一架飞机大概费用是2000美元,但是其恩说“MBC下”的员工说是6000美元,四人分担的话,我们也得花3000美元,信用卡额度貌似不够。想了想,问了问“MBC上”旅店的小哥,他把他老板叫了过来,这个老板报价1800美元,大家都觉得可以接受,如果天气条件允许(从第6天到达MBC后再也没听到飞机的声音),我们愿意下去。不放心,还问了一下老板直升机的事故率,老板很肯定的告诉我,天气晴朗的时候,直升机非常非常安全。只是,我们必须得等到天气转好!


被困第二个夜晚,我们由衷的、急切的期盼第二天有个好天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