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221

主题

13

今日

华北

远方的沙,远方的腾格里

查看:27699 | 回复:9
发表于 2017-12-6 16:4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涉足远山 于 2017-12-6 16:48 编辑

  其实在我决定写下这篇游记的时候,距离我从那里回来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有余,那些天里所经历的东西似乎都还过目不忘,但细节却又都已经记不起来。

就如某乐园的广告语“每个女孩的心中都有一个公主梦”一样,可能每个男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男孩,而每个男孩的心中都曾有过一个关于冒险的梦。

  虽然算不上是冒险,但我一直很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第一次毅然决定要去到那么一个地方,独自一人说走就走,跟素不相识的人一起拼车,一起行走,一起聊天,一起喝酒,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全都一起经历一起面对。短短的几天里我打破了无数条曾经跟自己的戒律,也许我仍未能对自己的过去告别,但是至少我已经看到过未来了。

  正因为它对于我的意义,所以哪怕是只零星的片段也不想忘记,那是我全部户外开始的地方,远方的沙,远方的云,远方的你们,远方的腾格里。


金色的沙丘是我见过最美的黄昏,红色的沙套是你我友谊的见证。


  大概是今年二月下旬的时候,我从一位同事的口中得知了户外俱乐部的存在,我对她千岛湖露营的故事充满了好奇,联想起徒步川藏线的那些大神们的风餐露宿,我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离那个圈子的距离。连帐篷都没进去过的我开始沉迷于露营而无法自拔。

  跟他要来了那个领队(兵兵)的微信,加了好友之后一直不敢说话(二十几年的老毛病了,也不知道怕个什么鬼),暗中观察并静静地等待着同事所说的“活动”的消息。不久,我果然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条“小广告”,那是一期西湖环山的一日徒步休闲线,点开链接仔细阅读了之后忐忑的直接在网站上报了名(那时还不知道活动挂网站报名会扣手续费之类的事)。

  充满期待的期待着开始,却在失望中结束,很显然这条线路对于从小就在老家的大山里野够了的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休闲,一路不停地休息等待到我几乎感冒。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户外俱乐部那有别于旅行团的运作模式,领队小强坐不住地独自环游世界令人神往,压队和尚的甜蜜爱情和经历无比励志,原来风景从来都不只是在眼里的,它还在你我的心中。

  环山回来之后我在网上查找了一些徒步的线路,这时候“徽杭古道”、“三尖”、“七尖”、“千八”、“大五台”、“小五台”、“年宝玉则”、“獒太”、“乌孙”、“夏特”、“狼塔”之类的词语才终于出现在我的认知中,怀着对远方的向往,我中毒越来越深,开始在网上像模像样的买起登山鞋、登山杖、帐篷睡袋一类的装备来。



这是我那时买的杖和包(杖已扔,包沦为驮包),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O包、G包、鸟包、BD杖,买到国产的探路者就已经觉得很高级了。


  三月份的时候因为工作上的繁忙,周末加班而错过了华东入门级线路徽杭古道的活动。几经遗憾之中让我看到了那条五一假期腾格里沙漠五湖连穿的活动。远方、沙漠、无人区、徒步、露营,我全部的期待都在一起。试着忽悠周围的同事,收到的都是“荒无人烟的太危险了”,“不作死就不会死”、“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换成别的地方我可能会去” 等等诸如此类的回答。最后,一向选择困难的我终究还是敌不过身体的诚实,还没决定好要不要报名却莫名其妙地把机票都买好了。既然生米已煮成熟饭(好像哪里不对),或者赶鸭子上架(也不太妥),总之意思就只“那就这么着吧”(这辈子少有的果断啊)。

  好了,扯了那么多,以下才算是步入正文,能耐心看完上面部分的朋友一定都是“走心”派。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6 16:5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涉足远山 于 2017-12-6 16:50 编辑

Day 0 (2017年4月28日):

  行程的第一天是乘飞机前往宁夏银川集合,飞机还没降落我便已经从窗外看到了大西北的荒凉。



贫瘠的沙地、零落的植被。


我预定了接机的车,机场外面等待拼车的其他同行出来,虽然飞机上已经见过一眼,但是座位隔得太远根本记不住。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天气预报上气温并不高,但是一走到室外就遭到太阳的炙烤,空气十分干燥,司机人很好,站在外面跟我一起等,一路上还给我们介绍银川的风土人情、吃喝玩乐。路过检查站时,站台里的女员工笑容特别甜蜜,但可能是因为是工作的要求而非发自内心,让人看来感觉非常不习惯。


  到了酒店后领房卡放好行李,出门觅食并顺便买点补给。银川的街道特别宽敞,车道多车却很少,高峰时期交通比较顺畅,据接机的大哥说这里中心区的房价也非常便宜,我曾怀疑他是不是收了政府的广告费。本来想尝尝路边摊上的烤面筋之类的小吃,但是听活动群里说晚上要聚餐吃烤羊腿,于是忍住了口水在超市里买了支雪糕压压胃。

  本来因为一对小情侣在行前吵了架不肯住一间房,男方跟领队兵兵住一间,我一个人住一个双人间,结果当天下午的时候他俩似乎又莫名的和好了(万恶的狗粮无处不在),所以我只能搬去跟兵兵(比较瘦,跟印象中不太一样)住,房间里烟雾缭绕,气味呛人,坐在窗户边瞬间不再嫌弃银川的空气了。



出发去吃烤羊腿,路过一个广场,发现了一座一眼看去就很“清真”的建筑。



羊腿边烤边吃,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超多的妹纸(三分之二),据说一直这是兵兵带队的特色(男同胞们是不是有想法了)。


  酒足肉饱(不擅长喝酒,秉持着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意思意思的战略思想,其实并没有喝多少)后想继续压马路的都去压马路,想回去休息的都回去休息,短袖加皮肤衣的我觉得有些冷,四月底的晚上还是比较凉的。

  回去收拾收拾零食(人生就这么点爱好了),检查检查装备,明天一早就要乘车离开银川,前往内蒙古阿拉善的沙漠徒步起点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6 16: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涉足远山 于 2017-12-6 16:57 编辑

Day 1 (2017年4月29日):

  天才蒙蒙亮,起来洗簌完才发现群里已经有几个小伙伴在晒早餐了,这绝对不能忍,拿着早餐券火速杀到餐厅,把所有好看的食物都拿上一份,先摆拍一张用来叫醒群里的懒虫们,其次才是消灭干净。

  以为沙漠的特殊性,外地领队基本上是没有能力带队穿越的,所以一般都是各地的俱乐部带小队伍到达当地,在当地组成一个大团后再统一由当地的向导来带领,这差不多就有种小兵、班长、排长的意思了。

  饭后酒店大厅集合,这里聚集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鲜肉、美女、汉子、女汉子(我不记得当时有没有看到大妈、大爷了)。总之,五湖四海的徒步者们穿着装备各不相同,其中不乏一些眼神犀利、外貌硬朗、装备精良的,一眼看到便有着满满的大神范儿,初入户外圈的我躲在一旁不敢作声,与大神为伍难免会让我有些膨胀,脑海中开始不断联想自己在荒无人烟的沙海中风餐露宿的模样。

  这时候我们的向导兼总领队吉祥出现了,不过这时候他并没有跟我们说太多话,因为他有跟其他领队确认提供的装备数量问题,再加上他穿着朴素的糙老爷们样貌,当时还以为是车队老大或者装备提供商老板又或者搬运工头一类的人了(基于吉祥哥的人气,这篇文发出去我估计要被吉祥哥的迷妹们乱砖拍死十次)。


  行李装车,一路背着朝阳驶向那远离城市的辽阔荒地,地面从泥土变成沙土最后彻底变成沙。隔着车窗看到一路的风景无法近距离接触,多少次都想跳下车去。(公路上的照片基本没存,从朋友圈里取出来的画质比较低,大家凑合一下吧)



不远处的贺兰山脉,雄伟而粗犷,让我这个未曾见过世面的地道南蛮人彻底折服,地上被石头圈起来的小土包是西夏风格的坟墓。



这一座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祖坟了。



山脊上的古长城遗迹,与标志性的八达岭长城一比显得格外凄凉(从这里往后就进入内蒙古了)。


  窗外的一切都是如此引人注目,但是窗内也没闲着,向导吉祥这才算是正式登场。一路上除了给我们讲解经过的地点外,还开始了“吉祥讲堂”科普模式。

  从风土人情到到个人经历、再到团队构成、行程计划、食物水源补给、后援团队、户外环保、注意事项无所不谈。他讲到沙暴级别的时候大家都格外认真(估计都是中了不久前网播热剧精绝古城的毒),他把沙暴分成了四个等级:扬尘、沙尘、沙暴、黑沙暴(瞪大眼睛侧耳倾听),他告诉我们不要担心,我们所在的季节是最安全的季节,而且腾格里是中国四大沙漠里最温和的沙漠,别说黑沙暴,连沙尘暴都不太可能遇到(这才是我们担心的问题好吗!)。



穿过了贺兰山进入内蒙古,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开阔起来,南方的驴子没有见过平原,即使是服务区的一刻小憩就足够将我兴奋半天。



那一刻,我看见了风。



十点半左右,我们抵达了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的某个……原谅我实在是记不住,总之就是某个旮旯村。



更换着装,领取物资(苹果、梨、锅盔、能量棒、红牛)、登山杖和头巾,吉祥课堂第二节开讲了,内容包含沙地行走技巧和登山杖的使用,还从来没用过登山杖的我默默围观。(这军绿色6轮大卡车总给人一种要上战场的即视感)



沙漠的边缘植被相对来说还是非常茂密的,电线塔是人类文明的标志,印象中从这里离开大约1个小时左右手机就会彻底失去信号。



整顿完毕,赶紧臭美一个,过了这个村可就发不了朋友圈了。



拖到十二点左右才出发,花了好几分钟才总算是适应了沙地行走,集合点的那片平地里我去上个厕所拄着登山杖都差点摔倒。我紧跟在吉祥身后,他是一个真正以身作则的人,沿途看到被人遗弃的空瓶子、旗帜(似乎是某个俱乐部的)都被他捡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这也使得我现在在户外扔个水果核都有些心乱跳(严格按LNT法则来说,即使是可降解的果皮果核都是要带走的)。



芦苇荡?总之风吹草荡漾的感觉很棒(有风的时候都很棒)。



走了半个小时不到,吉祥用手台跟人沟通了几句后停下来了,似乎出了什么状况。围观后才了解到有一位年纪较大的人似乎是因为高血压或者心脏病身体出现严重不适,经队医照顾后恢复了正常,大家都劝他回去,但是老人却坚持要继续,无奈之下只好先让他坐在车上跟队看看情况。人散开的那一会儿我透过敞开的车门看到了那位老人,他那眼镜里透出的那股渴望和倔强瞬间触动了我。虽然印象中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但是他给我的感触却是如此之大,倘若我没有在这个年纪选择远行,当我老了,会不会也和他一样,埋怨自己的不争气,错过自己所爱的旅行。(这就是我不停挑战虐线的原因,趁着年轻多尝试尝试艰难而又不失乐趣的线路,老的时候再游游景点,逛逛公园。)



午饭时间,看着粗砂嚼细沙,嘎嘣脆,锅盔里面居然还有加煎蛋。


  下午两点过后的那段时间真是非常难熬,我几乎是靠着意志跟在吉祥后边熬过去的。鼻炎发作不停地流清水导致不能用鼻子呼吸,用嘴呼吸嘴唇则开始干裂(大概是因为头巾蒙着脸,呼出的水份被留在嘴边,然后蒸发时带走了皮肤里的水份,所以贡嘎的时候我果断带了唇膏),找不到行走节奏导致体力浪费太多,太阳晒着甚至有几十分钟里感到头晕烟花加轻微胸闷(应该是中暑前兆)。我的雪套是半包裹的那种,横切沙丘的时候沙子还是会漏进去接触到鞋舌(有种一次性的沙套是布袋状的,能够完全包裹住鞋),我花了1000多买的防水透气的登山鞋气没透多少,细沙倒是透进去两斤,夹在透气层里还倒不出来,每走一步脚掌就好像被石头压住一样,一个脚趾磨破了皮,这段路即使放到现在也是我印象中走得最崩溃的。



太阳渐渐西去,沙漠特有的光影魅力开始显现。



压队葱花(经常被人叫成菜花甚至是翠花)是一个年轻的帅小伙,他独自坐在一旁遥望着远方。作为刚毕业不久的体院生、团队的新成员,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我依然能从他的一举一动中看到他的活泼热情,在沙漠里倒立摆酷,在营地里帮助队员做工作职责以外的事,即使天气炎热、环境恶劣,他仍然将自己的水都给了落在队尾的那些人。

他似乎极度热衷于逮老鼠,朋友圈里经常能看到他和老鼠、蛇、蝙蝠、羊、鱼等等各种小动物的亲密接触。



远处的绿洲是今晚的露营地,望山跑死马的我们马上就要到了(看着自己的脚,默默数数还有几个沙丘)。



绿洲旁的一颗树孤零零地立在一旁,腾格里没有淡水,所有的湖泊中都是咸水,正因如此,这里的一切生命比我们所看到的都要顽强得多。



湖边的盐碱地,沙子上面都覆盖着一层脆脆的结晶,踩上去嘎嘣脆,有种说不出的过瘾(大概就和小时候捏家电纸箱里附带的泡泡薄膜一样)。



吉祥课堂第三节,帐篷搭建和气罐炉头的使用。


  我把鞋舌里的沙子拍出来一些,现在脚没那么难受了,问过吉祥还有没有备用的那种神奇的全包裹鞋套,答案是肯定的(肯定没有),想到明后两天还要走的路就很绝望,就算是兵兵带了西瓜放卡车上也无法安抚我难过的心(吃西瓜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其实大漠落日也挺圆。



小桌子已经就位,马上就要开饭啦,今晚想吃鸡蛋黄。



没有鸡蛋黄,土豆鸡肉也还算凑合吧(明显昧着良心说话)。


  有位哥们不吃饭,直接泡了桶泡面,那味道简直妙不可言……(天真的我居然信了兵兵的鬼话,真的以为没有热水可以泡面)。吉祥送来了袋装的八宝茶,直接放到水壶里用气罐煮,气味甜甜的,不过喝起来却感觉很一般,有可能是我根本不爱喝茶的原因吧。饭后的西瓜倒是挺赞的,不过因为担心吃多了晚上要起来上厕所,只好见好就收啦。



一晃就9点多了,第一次睡帐篷感觉各种适应各种舒爽,不过睡袋是700克的羽绒,裹在里面热得不行,拉开拉链把上半身漏出来又有点凉,我开始有些怀疑在装备需求数值上遭到了欺骗(凌晨3点到5点的时候温度则刚刚好,就是因为这次的经历,国庆去贡嘎的时候才坚持带了1kg的羽绒睡袋,心疼天真的小彤5秒钟),手机没信号就对着头灯说晚安吧(装在营灯盒里当帐篷灯用),把沙套的事放在一边,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发表于 2017-12-6 17:0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涉足远山 于 2017-12-6 17:03 编辑

Day 2 (2017年4月30日):


  昨晚刮风,沙子不停地拍打在我脑袋边的外帐上,我被吵醒过来,还以为有什么小动物在帐篷外边刨沙子(铲屎官们是不是联想到了什么)。天还没亮便早早起来(主要是担心帐篷睡袋收不快,之前自己在家里玩,自充气睡垫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帐篷收了20分钟,睡袋收了10分钟,当时已经接近崩溃)。

  打着头灯洗簌,冰冷的井水简直冻到牙髓里,洗把脸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居然还有位大哥光着膀子在拿毛巾擦身体,简直厉害。



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鱼肚白,宁静的湖边没有汽车声、机械声、没有鸟声、人声甚至是风声,你需要面对的只有自己的声音。



太阳要出来了,远方的山是贺兰山吗?



今天的云很厚,太阳被遮住了一半(请叫我阴天小王子)。



昨天晚上吉祥说好的早餐吃小米粥的,小米呢?米我都没看见几粒。(他们早晨把小米粥熬糊了,结果临时赶工熬的白米粥,白米就白米吧,好歹把锅刷干净吧,我都吃到糊味了)



我们队里似乎有美女还有备用的鞋套,所以她把她的给我了。看到我的新造型了没,两只脚简直满满的东北小红袄即视感。(这种鞋套穿上之后鞋就不防滑了,上硬沙的斜坡会比较滑,所以建议还是选择一双对的鞋,这样根本用不着鞋套)



昨天还是一盘散沙,今天已经有点队形了。



拥有了鞋套的我脚下无比轻松,加上天气没昨天热,瞬间进入状态,感觉自己分分钟就想要飞奔起来。(吉祥:哎,不要超过我!)



沙漠中的一抹海苔绿(早上就吃那么一点,肚子已经饿扁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卡拉追上了我,她说Arthur(那个时候我还没起远山这个驴名)你到了营地能不能还一只鞋套给我,我的鞋子也进沙子。我一看,她穿的低帮的运动鞋,并没有套鞋套,问后才得知她备用的鞋套找不到了。

  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她坐下来倒鞋里的沙子,我想把鞋套还给她,她说你的鞋比较严重,你先穿着,中午到了营地,你哪只脚稍微好一点,就把哪一只给我。

我一时自私心起,就没有继续坚持,我把苹果给了她和瑞秋,并问吉祥要了几个水泡贴过来,内心的负罪感却仍然难以平复。

  我记得曾看过一篇讨论高海拔登山救援道德的文章,我很赞同评论区里一条这样的回复,他说:“如果我的生命是要用你的生命或者更多人的生命去换取,那么即使我活着,也一定不会坦然”。



总算是到了营地,午餐是自热米饭、能量棒,有人藏了早上没吃完的榨菜作为加菜。因为驮包车就在旁边,所以兵兵把西瓜拿了出来,找不着刀(那位用指甲刀的你是在搞笑吗),最后从别的队里借来一把,做为感谢也分给了他们半个。


  我把左脚的鞋套还给了卡拉,她说:“这样我们一人有一个,都不会太难受”(两个人都不会好受才恰当)。我想着这样也不是办法,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男人说作为一个生存者需要动用智慧,为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活得好好的,我也应该算是一个生存者了吧。

  既然没有备用鞋套,那就只能寻找替代品。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无所不能的魔术头巾,我把它套在鞋上然后将脚尖的一头叠起来拉到脚底,再扣上雪套固定,一气呵成简直完美。我立刻将这个方法分享给了卡拉,她也弄了一个,因为她没有雪套,所以鞋尖那一头的开口用打结来封闭,她兴奋地跟瑞秋说:“炒鸡屌有没有,我现在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我的脚下。”看到她满血复活,我总算是如释重。她紧接着想问我要我手上的那条Jeep的灰色头巾,她说那条颜色比较好看,我果断婉拒(人类呐,一旦生存没问题了就立马恢复本色了)。


  下午的路临时由大点(因为葱花的存在,我听成了大饼,因为这样会比较搭)来带领,为了避开其他的队伍而将原计划中好走的绿洲硬化路改成了穿越沙漠,又因为他的速度比较快拉爆了队伍后面一大半的人,所以有不少人有些怨言。

  大点跟我们说他参加过100公里秦岭超级马拉松,成绩是及格,不过他说在秦岭的路上偶尔能看到骨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继续前行,你永远无法知道自己在哪一刻会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敬畏这里的生命,无论是一只蜥蜴,还是一只甲虫。



又或者是……等等,这一坨是什么?(此处小沙丘有4G信号,然后就看到一堆人挤在沙丘上面吹着风沙玩手机)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们吓坏了,一点也不敢动,趴在手上软软的手感超级好。(走的时候我把它放回了原地,并且一直相信后面的朋友也就拍拍照,最后都会将它完好的放生自然,直到后来它出现在了我的朋友圈里,在葱花的桌子上蹦来蹦去……)



前方回到绿洲,绿洲附近的路面都土化了,非常好走。



传说中的锁阳,兵兵挖得这么果断,难道有迫切需要?(我跟他吃过饭喝过酒唠过嗑,亲证绝对的老司机)



左边这位裹得严严实实(吉祥:你们这是防护过度!)的就是卡拉,我向你们展示一下我们亮骚的鞋套。



卡拉已将此神功修炼到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之境,其招式诡异而霸道,动作有形而威力无形,伤人于……(好吧,我实在编不下去了,她完全不知道气功波是什么意思)



偶遇一只傲娇的骆驼,能对镜头摆造型。据说是湖主两年以前捡到的,因为从小就被驴友惯坏了,所以经常会去抢别的东西。



蛋白质,哪里跑!(沙漠里怎么会有如此鲜嫩多汁、水份充足的生物)



当时那份蛋白质离我的嘴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柱香之后,那份蛋白质的主人将会彻底地爱上我,因为我决定放它一条生路,虽然本人生平放过无数蛋白质的生路,但是这一次我认为是最果断的(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不敢吃)。



磊哥的头倒立,看来他不仅涉猎冲浪、滑雪还有马拉松,在瑜伽上的造诣也非同小可啊。



葱花终于是憋不住了,给大家展示了一下什么才是高端操作。(嗯嗯,我决定在有生之年get这个逼格满满的姿势)


  到达营地前我们经过了一条被人工压平的沙道,这里开始能看到一些车轮印,前方还立有收费区的牌子。吉祥说这里马上就要通穿沙公路了,腾格里虽然还在,但是五湖穿越的这条经典线路可能就要消失了。听到他念叨着政府不懂得开发,我也不禁有些伤感,有多少这样的地方正在因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而逐渐消失,而我又能赶在那之前见到几个呢?



到达营地后的第二件事就是去观望大厨在干什么(第一件事还用问吗?当然是坐下喝水啦),据因吃了西瓜导致身体不适而搭着吉普车提早赶到营地的队长Lans说(你这队长怎么当的),他已经吃过了,锅里是萝卜炖羊肉。



萝卜炖羊肉(多给点肉,多给点萝卜,多给点汤)。



这么好的风景,唯多了一个空瓶。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想到明天就要结束路程了,心里难免有不少失落。



兵兵朋友家自酿的葡萄酒,盛情难却,我就意思几口吧。


  吉祥跟我们提到了关于明天行程结束后的小纪念品的事,并且说只有那些没有坐过车,真正自己走完全程的人才能获得,然后那些坐过车的人就有意见了,我就在一旁静静围观,反正我是坚决不会坐车的,毫无压力好吗(又膨胀了)。



如果说有比吃了羊肉汤后用沙子刷碗,把碗刷穿了也没刷干净更刺激的事,那就一定是晚上翻山越岭的去上厕所了,男士往左,女士往右,你不仅要跋山涉水,还要谨慎地避开沿途地雷,忍受风吹屁股凉也罢,为了环保你还不能随意使用卫生纸!(吉祥:要么用手,要么用水,要么就自己装回来)当一切都搞定后,你需要将它们小心的埋起来,画个圈圈,插上根棍子,以防伤及无辜才算完毕。(哎,山顶居然有信号!传几张照片,发条朋友圈,签个到再回去)

发表于 2017-12-6 17:0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涉足远山 于 2017-12-6 17:08 编辑

Day 3 (2017年5月1日):



早晨起来刷牙洗脸,打了壶水用气罐烧开水喝,水开了之后还没喝两口就听说早上有蒙古奶茶,果断把水杯放下,去做饭的地方参观参观。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蒙古奶茶……



黎明之后,美到令人窒息。



我甚至有过那么一刻想要在这里住下来,忘记岁月流逝,只守着这日出日落。



收拾干净桌子,要准备出发了。



你们先走,我感受完湖主的代步车就追上来。



出发咯,听几个妹纸说她们中间有人踩到屎了,根据时间来看,我怀疑踩到自己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当然恶心还会是一样的恶心。



这是至今见到的最美的一个湖,很难想像它以后会变成公路旅游区的样子。



早就想这么干了,如果不是没地方洗澡,我甚至还想打几个滚。想想刚进沙漠的第一天矫情得放个包都要摆的端端正正,怕进去太多沙子,现在都是随便乱扔,爱进多少进多少。



还记得千八的那张照片吗?这张才是原版。



和吉祥的纪念照,吉祥是山索体育的老总,曾两人、三人分别以11天、12天全程无补给地穿越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跟着领队走,故事全都有),这次行程中他因滑雪而摔断的腿还没有痊愈,迈着略微有点瘸的步子依然可以称得上大步流星。



大家都排着队跟吉祥合影了,葱花也是很努力的好吗,怎么一个个都无视他。



路过美女们的合照,我是不是很机智?



腾格里最大的一个沙丘,忘了有几百米了,只记得上去之后可以玩滑沙。(吉祥哥,说好的视屏到现在也没见着啊)


  滑沙之后又回到了中规中矩的漫漫徒步路,今天是个大晴天,太阳又回到了第一天时的炎热,而且行走的方向刚好是逆风,不停地有沙子吹到眼镜、嘴巴、鼻子里,这几天我的鼻子里一只有血,不知道是因为干燥还是沙子的缘故。

  刚开始大家似乎都还走得挺轻松,有人的小音箱响起来了,单曲循环着“朗格里格朗”,身后还有花痴少女在讨论着“吉祥哥的声音好像小包总,超有磁性”,“对啊,超级man”,“身材高大,如果再练出八块腹肌,那简直——”(此处伴有笑声),难怪之前她们都排队争着跟吉祥合影,原来都是迷妹。



天边有朵雨做的云。


  队伍里有一对姐妹(直到这篇游记写了快一半的时候我都一直以为这对姐妹就是卡拉和瑞秋,大家都捂得严严实实的,没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嘛),其中那个妹妹走在我后面,她说只有看着我的脚(她说脚这个字眼的时候加重了语调)才有毅力坚持走下去。因为我的步距比较大,跟在步据同样大的吉祥后面就不需要改变走路的频率,每一步都能正好踩在吉祥已经踩实的脚印上面,在松散的沙面上能省很多力,而这样的行走节奏明显比她快,于是“Arthur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你”,“跟不上你就不要跟着我了啊……(我的意思其实是不要强行打乱自己的节奏)”,这两句估计是我俩最经典的对话了。



梭梭草,据说底下深挖5米就能用天幕取到水。



一只有限的甲虫(好吧,其实是我放上去的,悠闲的其实是我)


  吉祥的手台似乎出了问题,好一段时间里一直联系不上人,原计划要赶到的营地过了点也没有找到。早上就吃了一小包饼干,期间吃了两根能量棒,肚子早就开始抗议了(苹果又被我送人了)。那对姐妹中的姐姐走得很吃力,感觉完全是在妹妹不断的鼓励大气中用意志力在行走。有人的水也已经喝光了,我喝水非常少(沙漠里白天只喝不到4瓶水),并且想着很快就要到了,所以把最后的一瓶水也送人了。不过所幸不久之后来了一辆小车,里面有一些水,于是我又得到了补给。



差点以为是两只蜥蜴。


  吉祥告诉我们还有四十五分钟就到了,我没有太在意(肚子已经完全饿过劲了)。他说的其他安抚队伍情绪的话我完全没有在听,反倒是有件小事我记得很清楚,到达营地前的那最后一段路里,他曾指着远处的一个沙丘跟我说:“看到没有,那里有一只鹰”。然而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他便告诉我沙丘上的那个黑点就是,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只回答了我两个字,经验。

我们差不多接近中午1点抵达了营地,似乎是因为后勤临时改变了营地地点没有及时通知到吉祥所以才导致我们多走了一段路程。



开饭啦!午饭有麻花!


  下午的路程很短,相册中没有找到几张路上的照片,所以完全没法回忆(没错,我就是看着照片边回忆边写这篇游记的),想必这段路也非常普通,所以没能给我留下太多印象。



下午三点半不到抵达徒步终点,前方几百米就是马路了。



毕业合影纪念(纪念证书上的日期和名字写错了,回到上海后又给重新补发了一本)。



把各自的行李搬回大巴上,旅行到此就算结束了。特意带的两个一万毫安的充电宝只用了一次,手机除了拍照以外几乎毫无用处(嗯,好像找到有信号的地方时发了几个朋友圈)。换成大巴赶到机场,机场的地上全是沙(估计保洁阿姨都已经习惯了),踩到屎的那位说她都不好意思过安检(这个你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飞机还有一会才检票,我走在机场的通道里,好长一段时间里觉得自己跟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我总感觉好像落下了什么东西,可是直到飞机起飞,也没能想起来。



也许,我把我的心落在那里了。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沙漠真不错,还没去玩过,期待有机会去一次,先过过眼瘾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好友精彩户外活动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看来天气还挺好,较热?
1人点评 收起
  • 涉足远山 我去的时候是4月底,而且其中一天遇到了阴天,再加上个人比较耐热,所以感觉还能接受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7 天前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首席行走 发表于 2017-12-7 16:27
看来天气还挺好,较热?

我去的时候是4月底,而且其中一天遇到了阴天,再加上个人比较耐热,所以感觉还能接受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精彩美图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