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乔戈里峰(K2)

太想成功的Denis Urubko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次K2冬季首登尝试

查看:11127 | 回复:5
发表于 2018-2-27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TTTM 于 2018-2-27 17:12 编辑

最新更新:或许是相信真正冬季攀登应该在2月28日前实现登顶而带来的压力,或许是渴望能在攀登历史留下自己又一个传奇经历,成为第一个在冬季登顶K2的人,K2波兰冬季登山队员Denis Urubko在2月24日早上,在未告知队长和任何队员的情况下离开了大本营和队伍,开始了自己的冬季独攀。

27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到达三号营地后,他因为恶劣天气与强风,而且没有使用补充氧气,使得他面临冻伤的可能性更大,导致他不得不下撤。

目前,他返回大本营,宣布放弃K2冬攀活动。

2705.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返回大本营接受采访时Urubko表示

这是我的机会,而不是坐在大本营什么都不做。我已经试图全力以赴,并且我很满意此次的尝试,如果没有尝试我可能会愤怒。我没有登顶,但当时情况非常危险,很多积雪,什么也看不懂,攀登条件非常糟糕,在这种情况下,我唯一正确的决定可能是回来。

他补充道说:

我不认为我必须要说对不起。他们也不是天使。Wielicki先是允许我在Abruzzi侦察路线,后来又告诉我回来,其中原因我也不明白。我们都是男人,登山者。这不是说抱歉的情况。我的意见保持不变。 (内容节选自夏尔巴高山探险)      

2706.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以下为他23日的攀登日记

现在......坐在温暖的睡袋里,脑海中开始可以回忆起海拔7000米的景象。因为几天前,我的思绪在寒风中摇摆不定,然而,现在......是的,巴基斯坦美食和波兰队友的安慰让我保持积极的态度。

2月17日的冲顶晚了。但我并不着急!为了不让Wielicki紧张,我在早餐前离开了大本营。

大约午餐时候我已经到达了海拔6200米处的帐篷内,我们提前放在了一个避风的地方。不久,Adam Bielecki也到了。

第二天固定路绳时给了我们很多乐趣。大多数情况下,路绳夏天就完成了,我们只需要再打几个结。 House Chimney对我们的逻辑和安全感到满意。

“官方”二号营地随时会遭遇阵风来袭,夏天时候还可以与自然抗衡下,但在冬天它显示出一种致命的笑容。凹凸不平的冰壁架上散落着旧帐篷,狂风卷过残留的帐杆、木桩以及破损的氧气瓶,然这都无法吸引我的注意。


所以,我开始在斜坡上挖掘,要挖的更深一些,靠近小石头。只有四米的差异......但这是必要的。

“如果有一个准备好的地方,为什么还要挖!” Adam焦急地问我。

“我在这转了一圈,到处都是风,而且这是有坡度的,最好再工作一个小时。”

这一晚很紧张。Adam将帐篷压在了肩下,外面狂风暴雪。我发誓我永远不会再待在这种“疯狂的庇护所”,不如再努力的多工作一会也总比这样徒劳的待一晚上好。

第二天我们这么做了。背上背包,我们高兴地走到了“黑色金字塔”悬崖边。事实证明,我们可以相信路绳!那么......如果在需要的地方增加一些长度,这样会更安全,祈祷谁来做这些.....

27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708.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709.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就是我们第二天所做的。放上我们的背包,我们高兴地走到了黑色金字塔的边缘。事实证明,我们可以相信绳索!那么......如果在需要的地方增加一些长度,为了更安全起见扭曲,并为谁祈祷......

2710.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高兴地爬了几十米,但后面必须拼接不同的旧路绳。而在最倒霉的地方,那里根本没有旧路绳,命运为我们留下了一整条韩国绳索!Adam和我把它切成三段。一段便立刻被修好了,另外两段被我们拖上了。到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们还是把它们淘汰了。

2711.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渐渐黑了。夕阳照耀下布洛阿特峰大部分染上一丝红晕,幽暗淹没了山谷。我们看起来像两只虫子在山脊上缓慢爬行。

“Denis,请找一个搭帐篷的地方。”Adam请求道。
“这有一个地方,但必须挖,我大喊,“快过来!”

所以,...冻伤的鼻子会使记忆更加清晰。天很冷。但第二天给了我们前所未有的温暖。我们还设法在阳光下烘干我们的睡袋。并漫步到海拔7400米。

通往四号营地的路从这里清晰可见。

2712.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Denis和Adam


“想象一下!”,我对Adam说。“冬季来到K2这个高度的人迄今只有5个!你,Wielicki,Marcin,Petrek Morawski ......还有我再次做到了。

“是的,我做到了!” Adam在氧气罩中笑了起来。

夜晚很糟糕,有些适应不了高海拔了,精神错乱中:我似乎看到帐篷旁边长出了香蕉树,我数着手里拿到了多少颗香蕉。

我们决定不能再喝酒了,马上下撤,我告诉Adam这里有一些香蕉!
“是吗?”他 疯狂地试图去利用现实。 “那我的部分呢?”

在暴风雪中的阵风中,我们将所有装备埋好,并在飓风下撤大本营。在去一号营地的路上,很幸运,碰上了正带着两壶热水等我们的Marcin Kaczkan。

我的身体有些憔悴。最后的冲顶瘦了很多,但他们并不温暖我。根据现在的流行语我像“自行车一样皮包骨”!

2715.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关于Denis Urubko

1973年7月29日,Denis Urubko生于俄罗斯的北高加索地区,1990年后移居哈萨克斯坦,目前和家人居住在哈萨克斯坦前首都阿拉木图。Urubko的人生经历可谓丰富,他曾是哈军队中央体育俱乐部的专业运动员,后学过表演,还当过摄影师,曾因42天内连攀前苏联境内5座7000米雪山而获得“Snow Leopard”雪豹大奖。卓越的攀登成绩使他连续4年(1998、1999、2000、2001)荣获哈萨克最优秀登山家的称号,连续3年(1997、1998、1999)赢得Amangeldy峰(海拔3999米)速攀冠军称号。2006年9月14日,又以3小时55分58秒速攀厄尔布鲁士山(高加索山脉最高峰),创造了该峰速攀纪录(选择的是Azau 路线)。

从90年开始登山,迄今为止42岁的Denis Urubko已经完成了近1500次有难度的攀登活动,其中包括32次“高质量的攀登”(苏联标准),5次6000米级山峰,10次7000米级山峰,17次登顶8000米以上山峰攀登及34次solo攀登,世界上第18位登顶全部14座8000米之登山家,先后数次获得金冰镐奖和亚洲金冰镐奖。
发表于 2018-2-27 21:40 显示全部帖子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发表于 2018-2-28 09:54 显示全部帖子
敢于放弃,才是攀登的最高进阶,放弃是最难做出的决定。
发表于 2018-2-28 10:13 显示全部帖子
放弃也是一种选择,山还在哪里。
发表于 2018-3-1 14:29 显示全部帖子
Denis Urubko应该也是那种很有性格的人,自己说走就走也是够执拗的了!
发表于 2018-3-5 18:00 显示全部帖子
这位大叔生活中应该也是那种很有自己主意的人,这次波兰登山队估计对他也是挺无奈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