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899

主题

徒步•手记(II)

查看:1912 | 回复:17
发表于 2018-3-9 18:44 显示全部帖子

   【NO1热身】天不亮接我的车就来了,饭还没吃,鞋还没穿,水还没灌完,有点不好意思了,赶忙加快速度。半盆稀饭三下五除二喝完,一个花卷也两三口塞到嘴里,准备的水和吃的速度装包,穿裤子穿鞋,出门时,也出了一头小汗。

   走的还算顺利,去时一路都没有碰到人和车,前三公里半路上没雪,后三公里半有雪有冰,但有压过的车辙印,最后一公里半,只有路的轮廓,路面被雪半埋,没有人迹和车印。有雪的路段,有一截几十米的低洼路面,融雪流淌在上面结了冰,很光滑,虽然小心从路边踩着硬雪走,但还是不慎滑倒了一下,侧跪单手撑地,还好,手没有擦破,膝盖也没有问题。这是去的时候,还上着冻,回来的时候就不是问题了,太阳一出来,冰都化成了水,且积水也不多,直接踩着就过了,就是有点浅水鞋也不怕湿。

   最后一公里半的路,看被雪覆盖的样子,很久没有人走过了,犹豫了一会,不走到头总觉得差了一点,一咬牙便蹚了过去,幸好雪不太深,也被风吹的有厚有薄,走的不是很累。回来时想,如果从三公里半开始就是这样的路,大概是没有那个劲走到头了,可能也没那个勇气。

   有点奇怪,穿的新长靴,在城里试穿磨合时,转了一小圈,也就两三公里的样,就累的不行,感觉脚重的不行,走的腿都发软。而这次热身,还是一路爬坡,竟然丝毫没感到重和累,很是轻松的感觉,也没感到太热或捂的慌,不知是不是和十几公斤的背包相比,鞋的重量就相对衰减,重的感觉无形中被转移了方向,可能就是这样吧。

   走的顺利,但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和平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自信或激情之说,甚至一路都在思想跑毛,并没很专注于行走,想着一些与行走无关的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最后一公里半,思想和精神才算回归主题,总算有了一点热身的感觉。

   热身来回路程走的都很顺利,回家的路程却出了一点小状况,回程还剩三公里半时,给送我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说快到出发点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朋友没想到这么快,有事还没办完,没法来,最快似乎也得好几个小时以后;本来还想在滑雪场附近休息一会,磨蹭点时间,听朋友这么一说,也不想休息了,一口气走完吧([size=18.6667px]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在山上多休息一会)。走着,又给另外个朋友打了个电话,也说忙的不行,正在“搬家”,等一会看吧,我朋友不多,便觉得无人可打了,心里开始盘算着没人接怎么办。

   想法一,热身的地方离家有三十多公里远,走回去,按四公里平均速度算,也得走七八个小时,按现在的体能和负重,保持这个速度可能有点困难,走回去不是不可能,但有点不现实,也是一个下下之策。

   想法二,到出发点,休息一会,再减点负,把没喝完的水全倒掉,然后继续走个五六公里左右,到有车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出租车或线路车;如果还没有车,那就继续走,再走五六公里左右,到大公路上碰碰运气,怎么都比走回去可行。

   眼瞅着还有半公里左右就到出发点,后打电话的朋友来电话了,问我在哪,来接我,虚惊一场,终于松了口气。即便如此,在出发点我还是把剩余的凉开和凉茶全倒了,只留了一杯热水,休息了一会,又继续走了一公里多,就看到了来接我的车。

   总的来说,这次热身也算顺利和不错,是个好的开局。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3-12 14:44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楼主的杰作
发表于 2018-3-12 16:02 显示全部帖子
留个印记 坐等更新
发表于 2018-3-12 16:35 显示全部帖子
emyml 发表于 2018-3-7 18:55
【酝酿3】开始装包,我决定用旧包,背包带曾开过线,又被我缝上了,只要不太重和大幅度上下包,应该没什 ...

写的不错,学习了。
发表于 2018-3-14 21:4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emyml 于 2018-3-14 21:45 编辑

     【NO2散心热身】这真是计划外的一次,而且还很具有临时性,根本没想到会这么快再走,想走,一般也要等感觉又次酝酿,觉得怎么也得到月底或下月初,这才过了一个星期。

     F君忽然对我说想出去走走,有没有合适的线路,我想了想,摇了摇头;这阵真有点“青黄不接”感觉,虽说春天已经快到了,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气息,雪也在快速地融化着,但附近就是没可走的地方,因为能走的地方还都被雪覆盖着,可走性很低。实在想走,哪只有“野果林”的公路线了,F君说公路也行,只要能出去走走,哪都可以;好,那就准备吧,明天,我说。

    当天的天气很好,我也没注意看天气预报,结果第二天,阴天,飘雪,看着这突变的天气,我是纠结和犹豫再三,觉得这种天气公路也不易出行,各种不能预测的因素太多,最终决定中止出行计划,放弃;雪也下了一天,先是小雪,再是中雪,又是大雪,纷飞不止,虽然有些郁闷,但心里还是庆幸做出的决定。我又从网上看了看最近几天的天气,都不怎么好,不是雪、便是雨夹雪,或雨夹雪转小雪、小雨转雨夹雪、多云转雨夹雪等等,略好一点也是多云;第二天(定计划的第三天)是个“多云转晴”,看上去像个“窗口”天气,下午又看了看,“多云转晴”直接变成“晴”了,但我还是不怎么想走,觉得山上道路“湿、滑”的可能性很大,对于徒步还是不太理想,所以也没准备(计划)去走。

     第二天(定计划的第三天)早饭的时候,母亲提起这事,说想走等天气好时再走也不迟,我心里动了一下,随口说了句:“这段时间没啥好天气,今天天气可以,走不走还得看你,你想让走,那就能走,你不想让走,那就走不了。”;母亲无形中被我将了一下,接着就说:“今天走吗,要走我就早点‘上班’去。”,听到这话,我脑子一热,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了句:“走!”,意识到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赶快拿起电话。

     城里的雪边下边化,虽然下了不少,地上也铺了些雪,但看着并没有多厚,到了山上才知道,这次的雪下了不少,前三公里半有铲雪车推过,用眼估摸了一下雪的百度,大概有三十公分左右。后面的路面全是雪,就有短短的一段有被雪覆盖的车印,再往前走便什么印迹都没有了,只能蹚雪前行;在有车印的地方我们碰到一个骑马的牧民,问我们骑不骑马,我们说不骑,便径直向前走了,后面又从旁边被雪覆盖的的叉路上来了一个骑马的牧民,两人在主道上一同扬鞭向前急驰而去;我和F君则在后面踩着仅有的马蹄印,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走,随着坡度的上升,雪也越来越深,可以轻松没到小腿肚,如果踩在路旁的雪上,扑通一声就能陷到大腿。

     骑马的两个牧民在山坡上转了一圈又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则继续踩着马蹄印往前走,上坡又蹚雪,再加上重装,我走的比较慢,还时不时要停下来拍几张照片;F君则一劲埋头往前走,也不休息,也不停下等我,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远,感觉快有五百米了,担心不好“联系”,我忍不住扯着嗓子喊起来,让停下等我,一来商量下怎么走,二来强制休息一会。因为出发的晚,路又不好走,除了考虑到体力消耗问题,还要考虑来回所用时间,包括接我们的车辆来回所用时间,觉得要是走到半山腰的路头,体力消耗会很大,可能会影响回程的体力和时间,另外,我还担心天气会有变化;我将想法告诉了F君,看看时间,说最多再往前走一小时,走到哪算哪,然后我们就往回走, F君表示没意见,说已经走的很有感觉,且小腿开始有点疼;我一听,哎,哪就算了,不往前走了,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就地休息,准备往回走。

     山上的雪虽然比较厚,但湿度很大,很容易踩平,我们就在路中间踩出一块平整的硬地,铺上防潮垫,坐在上面吃东西、喝水、休息。我虽然带了炉头、气罐和锅,也只是用来压重的,没想拿出来用,但F君说来都来了,时间也有,干脆煮点咖啡喝吧,我想了想,也是,那就来个“半山雪中半个仙,路间逍遥煮咖啡”。

      这次休息的就有点FB了,且不说哪一锅浓郁飘香的咖啡,光橙子,两个人就吃了八个,维生素C补的真有点过量了。吃饱喝足,准备收拾回,F君又提议堆个雪人,这么好的雪不堆个雪人也真有点可惜,我立即予以积极响应,于是我们又堆了一个很不错的雪人,并拍照留念。

      回来路上,又碰到第一个骑马的牧民,牵着马站在半路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但我感觉是在专门等我们,因为我们过去后,牧民便骑着马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不知是想让我们骑他的马赚点钱,还是有意义务监督,如果是前者,那可惜了,他遇到了两个喜欢自虐的,钱是挣不上了;人不怕,倒是有点怕跟在马后的两条狗,冷不丁窜上来咬一口,哪就得不偿失了。我一边走,一边防着狗,还有一句没一句,夹杂一点不熟的哈语与牧民闲聊,牧民的汉话说的也不熟,感觉对于对方的话,我们都是似懂非懂,嗨,管他呢,瞎聊呗;最后牧民对我说了句:“我走了,我们家在那个地方(用手指了指前面一处山坳)”,就从旁边叉开走了,又看着一前一后的两条狗也跟着跑向牧民去的方向,我才感觉比较轻松了。

     回程还是比我想的走的要快,除了下坡的地势,路出越来越好走,可能回家的感觉也是一种无形的助力吧。

     此行比较顺畅,虽然我是重装热身,但主要目的还是陪F君散心,所以对于时间和行程都比较随意,在保证安全和可控的范围内不作刻意的安排和计划。如果一定说有什么问题,那便是气罐有点问题,煮完咖啡,卸不下来了,炉头一拧掉就跑气,试了几次都不行,最后只能带着炉头一起装包,在家里把气消耗了。我看了下气罐的生产日期,好像是08年的,还是朋友送的,放了好几年都没机会用,真是个高龄罐,出点问题也正常,家里好像还有一个,得抓紧时间用掉。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4-11 22:35 显示全部帖子

      【酝酿4“平凡的世界”最近没有徒步的计划,正冬春交替的时候,天气不稳定,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残冰硬雪,青草也还没有正式的萌发,可看可踏的大概只有泥了,这与装备好不好没多大关系,是视觉与心情的问题。

      两年多没参加过户外活动,帐篷也两年多没打开过,顶多是装在包里,今天取出来打开看了看,没有被老鼠咬了,也没有虫子,也没有发霉,还可以接着用。还没怎么走,忽然已经有一种寂寞的感觉,今后可能要独自走的多一些了,也许是时间长没有参加户外活动的原因,也许是工作的原因。但我还是开心的,毕竟还可以继续出去走走,虽然少了一些丰富和不同的精彩,却至少还没有远离喜欢的户外。当在网上看有人发问“有哪些地方是让你一再流连,去了五遍以上也仍觉得美得景区”,我竟然有些脸红了,可能是因为一再流连于家门口的小山而不思进取,有些不好意思了。有时感觉自己就像个放羊的,背着包到处走,只要觉得能走,就想走一走,至于风景,只能说是野外的自然风景,用自己话来说,如果没风景就走出一点风景来。如果开心也可以是一种风景,那哪些看着风景并不怎么样,走了N遍还在流连的山沟、山谷、山脊、戈壁,对我来说,可能始终都是“风景”依然。

      如果有些驴友的户外可以用“笑傲江湖”的洒脱、惊世骇俗和独领风骚来形容,哪我的户外只能算作“平凡的世界”了,因为与之相比,实在是太普通,太寻常,太无味。这是忽然有的一种感觉,我并不想把它细致地描述,但心里却是越来越肯定。“平凡的世界”,一如平凡的自己,想想其实也挺好,只要可以经常出去走走,“平凡”又何妨,我也已满足于家门口的这“一亩三分地”,能走就好,开心就好。
发表于 2018-5-10 22:3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emyml 于 2018-5-10 22:39 编辑

2018.5.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NO4“五一”巴尔鲁克山(塔斯特)环线愉悦之旅】“巴环”回来第二天,别人的照片都出来了,“作业”也写出来了,就连很少写作业的驴友也写了,而我还一个字都还没写,忙碌之余,也仅限于脑子里一点浅略的构思,“下笔”有一种困难的感觉,但又必须要写,这不仅是为同行的驴友,也是为了自己。

    走过,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认为这是一次充满欣喜且非常有趣的活动,一路走来,把本有的沉闷和不安一扫而空,一条看上去挺简单的线路,竟然也走的很有挑战感,当然,也很过瘾。

    早在月初就在Q群里看到“巴环”的活动报名帖,当时并不怎么动心,我心仪的是“穿越”,但山顶的雪还没有化完,穿越还有点早,“五一”比较适合环线。环线全程约二十公里,一天也就是十公里,又是在旅游区,觉的就是简单、轻松,让人有点提不起精神,反正时间尚早,再考虑考虑吧。

    自己也有计划,不在四月便在五月,地方无外乎常去的老地方,与活动不能相比,只能算作个人的热身或拉练;“参加一下集体活动吧!也该沾沾人气,光一个人走,会越走越孤僻。”心里这么想也便决定参加“巴环”。

    出发的早晨,六点半便醒了,再睡不着,于是起床!但绝不是因为兴奋和喜悦所致,而是因为下了大半夜雨和还没有散的乌云,愁的不能再睡。这天能走吗?!明知天气预报这两天是晴天,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领队没说取消那就是计划不变,走就走吧,谁害怕谁退坑,反正我是不能退!起床的闹钟还没响,我心里已经开始各种想,最终想的躺不下去,干脆提前起床,准备要带的水和食物,其它装备已经提前装包。出门前称了下背包,二十三公斤,有点重,哎,一天就十公里,这么轻松,不重点怎么能有感觉。

    心情,在四个小时的颠簸中起伏着,虽有昏昏欲睡,但心中更有一种自由飞翔的感觉,随着飞驰的车轮,逃出城市的阴影,跳出生活的压抑,心灵像插了一双灵巧的翅膀,掠过戈壁,飞过草原,冲向远山,就像越来越明朗的天气,远眺的不再只是视野。

    如果天气算“天时”,队员算“人和”,那河流便要算是此行的“地利”了,然而,当靠近塔斯特河的时候,看到宽阔的河道里滚翻着浪花且混浊发黄的洪水,心里一下子有种发凉的感觉,立时让人忧郁的不得了。虽然如愿的出发,却因道路问题提前下车而多赠送了五公里,我并胆怯,但这五公里的路,被洪水的耳听目染,走的甚是沉闷,还随着浪花不时翻滚着一些沮丧的念头,几乎可以断定,这种情况过河是无望的,只能寄予不用过河,如果要过河,那铁定是要原路返回,我是不敢有半点拼一下的念头,唯有的就是“安全第一”。

    “黑龙潭”,五公里走完,心里先是咯噔了一下,忍不住说了声“我靠!”,然后又哈哈大笑了两声,我先是看到混浊的洪水里忽然有一块青色的“玻璃色”,再向前看,又有一股如箭头般的“玻璃色”斜斜地插入洪流,好漂亮的一股青流!而那青流的方向恰是我们要去的方向!

    心情忽然大好,有种“天时、地利、人和”皆占的感觉,对于两天活动前后都是阴雨天气,独独这两天晴好,已经不仅仅是运气,更有苍天的厚爱!越发地相信,此行必将不虚。之余,竟忍不住有点可惜和惋惜,为哪些退坑的驴友,真是错过了一次美妙的体验。

    也许领队跟我的心情一样,甩开膀子阔步向前,没一会,我在后面就看不到领队的“尾灯”了,于是奋起直追,两公里外,领队正坐在河边等着我们,过河的序曲也由此拉开。

    不是洪水过起河来就没那么可怕和担心了,即便水流略急,水位到膝,冰凉刺骨,也挡不住大家因为好天好水而欣喜的热情,没有人说过不了,也没有人因为河水冰凉而报怨,过的都很利索和顺利。过河大概五六次,其中不换鞋踩枯木过两三次,换涉水鞋过约四次,某驴友在身体不适宜过河情况下还坚持多次过河,一路从不言累,又某驴友以前走个三五公里平路便累的不行,这次又过河又爬山,虽然走的慢,但能够全程坚持下来,感觉进步非常大,这些驴友都是好样的,其精神与意志也很值得称赞和学习,我以能与她(他)们同行为荣。

    窃以为,户外徒步“都挺难”,比如涉水,会有凉、深、急、险,比如走路,有平路、有山路、有爬(山)坡、有下(山)坡之累疼,比如食物,有带多带少不带之差别,也有吃自己的还是吃别人的之纠结,比如垃圾,又有扔、烧、埋、带之选择,而选择之不同,所反映和体现环保理念也不同,户外之难,难之在抉择,难之在合理,难之在坚持,也或也算是一种自我的挑战与超越。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过河之余,随着往河谷的深入,除了阳光和石头,开始有了绿油油的草地和绽放的山花,先是小片小片的,慢慢就是大片大片的,别的颜色的花儿也是有的,但放眼望去,河岸旁、山坡上、松林间,更多的则是一片片的金黄,让人说不出的心旷神怡和陶醉,开心指数也是直线上升,冰凉的河水算什么,值了!或因头几天阴雨和牛羊未至的缘故,我们不但有眼福,还有难得的口福——蘑菇(草菇和阿魏菇),眼尖的驴友发现了不少,有驴友兴奋的就根打了鸡血,爬起山来浑身都是劲,连手杖都不用,那种愉悦的心情甭提有多攒了,为此有人又多了几个额外的称号—“菇姐”、“像风一样”。

    过河并没耽误时间,多赠送的五公里也没怎么耽误,时间主要都耽误在路上了,四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到营地时天色已经较晚,支好帐篷天色已暗,支好炉头天色又暗,等到吃饭已经需要打开头灯。

    晚饭应该算是很丰富的,大家没有全聚在一起吃,分了三个组,另两个组都以火锅为主,我们组则以馕、饼和菜为主,带了几个菜我不太清楚,但好像只热了四个菜大家便吃饱了(羊排、野蘑菇红烧肉、虾尾、辣鸡爪)。都是美味,我很想多吃点,可惜也是眼大肚子小,就连啤酒也只喝了一罐,便吃不下也喝不下了。

    关于晚饭,我有点“失职”,以前我都是必定要先转一圈,拍一些做饭的场景和食物的片片,这次偷了懒,没有拍,回来没有了可供欣赏美味,才觉得有点欠缺,晚了。

    晚饭给我的感觉是整体吃喝不多,但气氛不错,还有点搞笑。有一组带了火锅的食材却没有带火锅料,等开锅做饭时才傻了眼,幸好另组也是火锅,借了点料,这才得以圆满。我们这组的食量不知道是不是都够大,但我知道有几个酒量不错,结果吃饭时个个都谦虚的不得了,一瓶酒竟然没喝完;不过转眼再看,几个喝酒的就都跑到另两组去了,喝的不亦乐乎,不知道是要省下自己的,还是因为我们这组太没有喝酒的氛围。我吃饱准备回帐睡觉,看另两组喝的吃的还热火朝天,又有点馋火锅,抱着蹭点火锅和向驴友们敬杯酒的想法,也跑到别的组去了;酒量不行,一喝便好,有驴友颇有鄙视之意,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只是火锅没吃好有点可惜,刚吃了几口,便有驴友不停地往里加东西,拿着筷子等了半天没意思了,天寒地冻,还是回帐睡觉吧。

    好久没在外宿营了,以为这次可以睡个好觉,结果又让自己失望了,夜野醒了几次,一泡尿也硬是没憋住,好不容易睡着又天亮了。山里晚上还是有点冷,帐内也冷冷的感觉,胳膞伸出睡袋,或吸口气都是凉凉的感觉,虽然是二手的羽绒睡袋,也还是蛮暖和的,心里默默感谢那个卖睡袋驴友;睡不着实在无聊,月亮亮的像盏灯,帐内不用开灯也可看清,我瞪着两眼望着帐顶,用心赏月。有人在打呼噜,还挺响,隔着帐篷都听的很清楚,还一边一个,忍不住拉开帐篷看了看,又发现有个帐篷亮着灯,竟然不关灯睡觉,也就是天凉,要不然一定会招不虫虫,如果有个什么兽兽出来,估计这个帐篷要先替我们挡了。呼噜照旧,灯光依然,月色如灯,音乐隐隐,不知何时,我终于又睡着了。

    虽然睡的少,还是早早地醒来,躺在暖暖的睡袋里想起又不想,最终还是被大小内急逼的不得不早起,看看别的帐,都静静地还似梦中,真让人有些羡慕嫉妒恨。我这次没像往常一样去爬山,解决完内急的问题,只是沿着四周的山坡转了一圈,从不同角度拍了些营地的晨照,感觉营地的早晨也是一种美景,很静态的美,常常透着一丝安逸和逍遥,也许我是忘了爬山,后面看到有驴友去爬山似乎才想起来。

    又被领队骗了,明明昨晚睡前喊着十点拔营,结果九点多还没起来,更没有吃早饭,显然十点拔营是不可能了,等问起时,领队一阵哈哈大笑,领队的话靠不住,领队酒后的话更靠不住。没等到太阳出来我就开始装包,等太阳出来时已经装的差不多,只能晒晒帐篷和地席,等别人开始装包时,我已经装好,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心急的表现,我对自己说这是“笨鸟先飞”,收拾的慢就要早点收拾,可以等大家,但不能让大家等。

    早饭除了面条都是剩饭,昨晚的火锅还有满满的一锅,乍吃的?!没下锅的还有好多,都喊着来吃饭,我蹭了几口火锅,还是回自己的组吃面条。肉可以不吃,菜必须要吃,带来的生菜舍不得扔,看到几个驴友围成一圈,一人抓着一把组团吃生菜,场面好不感人。

2018.5.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拔营后,领队似乎没按计划路线走,沿山谷“虚晃一枪”,又折向山顶。山不高,但爬的有点累人,我带着戏谑的口气向后面的驴友喊到:“让你们再很吃,这是领队赠送的,难受了吧!”。等爬到山顶,我想大家都认为这山爬的很值,也不觉的很累了,因为眼前,脚下,整个山顶都被金黄色的小花装点一新,“塔斯特”的山花最美也不过如此了;于是,大家卸包,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和美的盛筵,手机也好,相机也好,噼里啪啦拍个不停,各种姿势,在甜美的笑容里都是一个畅快。我带的两罐加长啤酒就“牺牲”在这个美丽的山顶,一想起,就有些耿耿,刚拿出来就被群驴迅速瓜分,想私藏一罐也没成功。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尽兴则止,我们在恋恋不舍中告别了美丽的山花,再次踏上归途。归途也不错,并非枯燥无味,两个深沟,有下坡,有上坡,走的让人也很有滋味,满眼的绿色和新发鲜嫩的绿叶,溪水潺潺,牛羊悠悠,牧道的前方是归途,后方,则是白雪依待的山顶,它是我们的美景,我们也是它的风景,我们都在彼此的遥望。

    最后的几公里,我走很没劲,速度起不来,背包老觉得往下坠,头天不是这样啊,心里很困惑,前脚掌也磨的疼,感觉快起泡了。最最后还有一段感觉很漫长的下坡,下的我都有点醉了,不过硬是咬牙坚持住了,等走到公路边,便再不想走了,背上的背包也觉格外的沉重,怎么这么重呐!不过,走的很过瘾也是真的。没多会,接我们的大班车便来了,我几乎是拖着背包上车的。

    个人认为这次活动相当的顺利和圆满,线路规划的很好,景色也不错,领收队都表现的很出色,配合的很好,队伍也很团结,也没有人拖后腿,没有大的意外发生,从头到尾都是快乐的主题,队员都能安全回归。

2018.5.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5-11 10:48 显示全部帖子
emyml 发表于 2018-3-7 18:55
【酝酿3】开始装包,我决定用旧包,背包带曾开过线,又被我缝上了,只要不太重和大幅度上下包,应该没什 ...

写的很好!感谢分享!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