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627

主题

甘南

邂逅郎木寺

查看:30152 | 回复:6
发表于 2019-1-24 15:50 显示全部帖子

他给自己起个网名GEBIZHOU,朋友们问什么意思,是戈壁舟还是戈壁洲?他解释这两个意思都有,一是想像骆驼一样不畏艰险,能到处旅行,在沙漠中也能行舟;另外他还想在行走疲倦了,哪也去不了的时候,有一片绿洲供自己栖息。


他喜欢自己一个人旅行。


这天他从Z城乘火车到兰州,立刻踏上了往拉卜楞寺的旅途,沿途每隔十里八里总有一座规模宏丽的清真寺,甘南是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混杂的地方。



比起拉卜楞寺来,一路所见的清真寺都是小庙了。



在拉卜楞寺,看到了虔诚的信徒一步一个长头磕到寺庙,把自己的毕生财富供奉给了喇嘛。



之后,两手空空,转完经后满足地离去。



他看到佛学院里有僧人在辩经。

看到衣着光鲜的喇嘛开着法拉利,一溜烟地从身边飙车而过。


想到仁坡切,想到虔诚的佛教徒,GEBIZHOU虽不信佛,但对藏传佛教依然有着敬畏之心,实际生活中不能妄议,对宗教就更不能了。



经过桑科草原,感觉像电脑的某个视窗。



来到郎木寺。


吃午饭时,在一个小酒馆遇到了一个独自出行的中年女人。


女人长得很清秀,象南方人,眼神中似乎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GEBIZHOU喜欢运动,喜欢独自旅行,喜欢读书,书读了不少,看着忘着,不求甚解,又胸无大志,但身上有一种因好读书和漫游而形成的一种独特的气质。


毕竟是走南闯北的人了,他用多少有点儿怜悯的眼神看了看这个女人。女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了看他,嘴角轻轻地动了一下,像是微笑,又像是苦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吧。


饭店邂逅相遇,彼此留下了些许印象。



郎木寺在群山之间。

蓝天白云之下,金色的屋顶闪耀着光芒,整个庙宇显得金碧辉煌。



午饭后,GEBIZHOU独自去了郎木寺,没想到在山腰与那女人不期而遇。


一回生,二回熟,虽素昧平生,但毕竟是第二次相见,两人彼此一笑。


“你从哪里来?”


深圳。”


“这么远,一个人,不害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甘南,一条很成熟的旅游线。”


“为什么要一个人来呀?一个女人总是不方便,有个伴该多好。”


“你为什么一个人来,你也没有伴啊?”


“哦,我是读书读傻了,年轻时不知在哪看了一句话,受了蛊惑。那作家说,真正的旅行是一个人的行走,因只有一个人走进自然的时候,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叫身飘天地之外,什么叫心融宇宙之中。”


“我没有你这样的才情,我只是被丈夫遗弃了,内心非常郁闷,来这里散心的。”


“哦——是这样啊。”


人真是很奇怪,长期在一起相处的同事朋友,彼此之间很难把内心的一切随便的说出来,而旅行中素不相识,萍水相逢的人,却可以毫无顾虑的把自己的一切告诉别人。


“你不晓得啊,我与先生是大学同学,学IT的。毕业后,我们一同到南方打拼。20多年啊!我们结婚后有一个女儿,丈夫,应该说是前夫了,很能干,很快在单位崭露头角,有了成就,工资也高,时常出差。就这样,小姑娘喜欢他。他变心了,要与我离婚。他城府很深,离婚之前一切正常,我看不出一点端倪,提出离婚的时候,他是那样的决绝,没有丝毫的盘桓的余地,并且他也很大方,说他净身出户,一切归我。女儿送到美国去上学了,他鬼精的很,他有能力有财力到美国去,将来孩子指定是他的了。20多年,我的青春,我的努力,我的一切,都化为了乌有,只剩数百万的存款和在深圳的一套房子,这些并不能给我什么安慰,听说甘南这个地方风景很秀丽,有宗教,可以抚慰人的心灵,所以我就来了。”


“得到抚慰了吗?”


“好像有点儿了吧,你看这个地方,天那么蓝,云那么白,远处的山峦与丛林好像比别处的更洁净,多少还是能够愉悦心情,减少一点烦恼的。”



他们一同走进寺庙。浑身镀金的释迦牟尼佛高大慈祥,含着圣洁的微笑。她长久地跪在佛像下,不知道她是在向佛祖倾诉自己的忧伤呢还是在默默地祈祷什么。



良久,她突然站起来问他:


“你知道仁坡切吗?”


“多少知道一点,仁坡切是转世的高僧,有很高深的佛学修养,是可以为世俗的人指点迷津的。”


“可以找到吗?”


“这样大的寺庙应该可以吧?不过真正的仁坡切可不简单啊!”


“哪里不简单?”


“据我所知,真正的仁坡切要经过艰苦的学习和长期的培养,除辩经不落下风外,还要经过严格的考试,尤其是最后一门考试是最难的。”


“难到什么程度?”


“与16-18岁的美丽的少女沐浴熏香之后赤身裸体地同房,但不能乱性。”


“哦哟!要当得道的高僧还真不容易呀。”


寺庙很大,他们一边到处走走看看,一边漫无天际地聊天,天也就渐渐地黑了。


回到镇上,她说,我今天的心情有点好,谢谢你,我请你吃饭吧?


“还是AA制吧?”他说。


“也好。”


晚饭后,她突然提出一个让他很为难的要求,她说我们今天的话好像还没说完,明天又要分手,不如今天就在一起吧,彼此还可以省点房费,当然这不是主要的。


沉吟再三,他同意了。


晚上他们躺在各自的床上。


“嗨!老大,你要是仁坡切的话,最后一堂课你能及格吗?”


“好像够呛啊!”


“我觉得也是。”


“现在这个社会啊,夫妻反目,情人互撕,难怪好多名人要供养仁波切,大家要有仁坡切那样的定力,很多事情就不那么复杂了。”


“嗯,嗯。”高原空气稀薄,跑了一天又很疲乏,他有点困了。


“老大,你对一夜情怎么看?”


这家伙怎么突然提出这么一个问题?遇到复杂的问题,他脑子里会有许多名人来开会。


莫泊桑和卢梭肯定会非常爽快地来完成自己一生中一个美好的回忆。


柏拉图是不会的,他会把这个美好保留下来。


弗洛伊德肯定对所发生的一切都会持顺其自然和理解的态度。


他突然看到了雨果的眼神,雨果的眼神直刺人的内心。


巴尔扎克抱着双臂,乜斜着的眼睛在高深莫测地微笑。


到底是有高原反应,头疼的很,他没有想太多。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没有经历过,但可以理解。”


然后不知不觉的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早晨,彼此留了微信后便分手了,他要去若尔盖草原,她去哪里那是她的事情。


若尔盖草原是红军长征过的地方,过去这里沼泽遍地,红军长征路过这里时不少红军深陷泥沼,长眠在这里。如今这里已是一片辽阔的草原,只有很少的湖泊和沼泽,还被开辟成了风景区。


花湖湖水清澈。



草原的野花无际无涯。



马儿在悠闲地吃草,远处是淡淡的淺山,他完全沉浸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里了。



突然接到了那个女人发来的微信。





接到她的微信后,他突然有点儿怅然若失的感觉……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1-24 16:11 显示全部帖子
圣人曰:坐怀而不乱,君子也!
发表于 2019-1-24 16:59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的阅读量不一般,点赞
发表于 2019-1-30 14:01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的文字功底不错啊
发表于 2020-3-2 08:17 显示全部帖子
钟永谊 发表于 2019-1-24 15:50

他给自己起个网名GEBIZHOU,朋友们问什么意思,是戈壁舟还是戈壁洲?他解释这两个意思都有,一是 ...


拍摄漂亮
发表于 2020-3-4 08:06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美景美图
发表于 2020-3-12 14:13 显示全部帖子
景色优美、拍摄漂亮。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