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意大利

意大利:热那亚的桥和托斯卡纳的风

查看:2138 | 回复:10
发表于 2019-4-19 15:27 显示全部帖子
"回到出发的时候,我总是想要更多;
但每次我得到的时候,却并未改变什么。
财富是一位多变的朋友,我已经厌倦去追逐命运,
当我凝视你的眼睛时,我知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
啊,生命走得太快,我想我们该慢下来。
把头埋进草里,聆听青草长大的声音。
我会去到绿水青山深处,
那里没有汽车,远离尘嚣。
日子充满了美妙,
夜晚满是繁星。"

——Pink Martini 《Splendor in the Grass》

或许这首歌唱的就是
托斯卡纳


一个人去
欧洲晃了一个月(具体行程见下图),来之前并没有详细安排,由于重点是二战遗址(比如集中营),所以很多知名的景点城市都没有去。如今看来,整个行程也是乱七八糟,走了很多回头路。

中间辗转于
德国各地,搭朋友便车去了趟意大利。这趟行程倒是有趣,从德国巴伐利亚出发,路过奥地利瑞士,在阿尔卑斯脉间穿梭,最后抵达意大利;回程则从托斯卡纳出发,经瑞士苏黎世,回到了德国斯图加特地区。

其间不断感受到
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差别,德国朋友朱利安不停抱怨意大利交通、基础设施、车技等等,而后又不得不醉倒在托斯卡纳的田园风光下,扛着一箱葡萄酒,赞美这个国家。



▲ 我的
欧洲行程,本篇先写意大利德国波兰的内容后面更新。


Cogoleto,“我们是个小地方”
由于朱利安执意要在米兰停留一下,见见他在东南亚旅行时认识的朋友,所以我们抵达科戈莱托(Cogoleto,热那亚附近,地中海沿岸)的时候已经当天凌晨一点。

此前他已经F*ck了一路他看来极为糟糕的
意大利交通,而这时迫不及待想休息的我们,遇到了一位上了年纪的意大利女人,她正好出门倒垃圾。



▲ “星星”就是科戈莱托的位置。


“请问,这附近哪里停车比较方便呢?”朱利安问。
意大利女人拿着一大包垃圾,立马停了下来,走向我们。“嗯……(意大利语)……海边……(意大利语)……”她打开了话匣子,顾不上我们回应,接着说,“明天,去游泳……今天下午,7点,我去了,海水,温暖……(意大利语)。”


“对,我们想找个停车的地方,到的时间太晚了,路上车位都是满的。”


“啊,啊……是的,我也停在海边,通常那里有很多(车位)……(
意大利语)……”


“谢谢,非常感谢!”


“你们第一次来吧?明天下去游泳,我们都去,(
意大利语)……比基尼,穿上比基尼,水很舒服。”


我们嗯嗯啊啊应和着,“谢谢”了好多次,她笑了起来,我们也跟着笑,这样的对话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她终于决定“Ciao(
意大利语,你好、再见的意思)”,继续去倒垃圾。



地中海的夕阳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9 15:28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天,我闲逛这座小城时,才发现人们有多爱去海边。
城里人烟稀少,只有到海边时(即便是上午十一点多),才充满了晒太阳游泳的人。这趟行程好歹带了一条半截裙,但穿上它走在科戈莱托的路上,也依然显得突兀。
两位年老的
欧洲人从旁边通往海岸的楼梯爬上来,同他们一样,大多数在此逗留的人年龄都挺大了。很少人在意正午的烈日,有的皮肤成了古铜色,挺着肚腩睡在躺椅上。
天空极尽湛蓝,主路上车辆也不多,
地中海而来的风既不凶猛也不咸湿,倒是很舒适。路上回头看我的人很多,可能是想这个中国年轻女子,咋会出现在我们这个地中海边的小镇。


我往西边走去,依然人烟寥寥,想找个有网络的地方上网工作。看到一家冰激凌店,准备进去问问,却没有看到店员。在里面徘徊了几分钟,店员姑娘从里面走出来,点了两个冰激凌之后,问她哪里既可以上网又可以吃饭,她愉快地向我指了指隔壁。


到了隔壁餐厅,发现他们的网络只在结账的地方有,餐桌的位置搜索不到。我盘算着等下吃完了来结账处的凳子那里上网,于是答应下来。
可是在吃完一份海鲜
意大利面和一份沙拉后,服务生却说:“不好意思,我们半个小时后就打烊了。”


我看了看表,下午2点17分,结账的时候问他:“你们这里都这么早关门吗?”他说:“是的,我们是个小地方。”


“那晚上几点开门呢?”


“可能六点多吧,但是也不太清楚,到时候看。”


“附近有超市吗?”


“你出门右拐,走一分钟就看到了。”


道过谢后,我找到了他说的超市,是一家家乐福,然而大门紧闭,凑近一看,营业时间是中午和傍晚,只有等到下午4点才会重新开门。



▲ 关门的家乐福。


也罢,我继续往前走,想看看这个“小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巷子里和其他
欧洲小镇区别不大,粉色、黄色、白色的墙壁,小花装饰,长凳上要么坐着吃冰激凌的度假者,要不就是三五成群的孩子欢笑着走过。零散的一些餐厅和杂货铺,绝大多数已经关门,没有太多生气。

突然看到一个广告牌,似乎是房价信息,二三十万欧元,可以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


▲ 寂寥的街道。



▲ 广告牌上的房价。


我从巷子里重新走到海边,找了个卖热狗面包的食物亭正对着大海坐下。眼前一群金发碧眼的人,有的跳进了大海里畅游,有的躺在沙滩椅上。说是沙滩其实过了,不过是黑色的小石块堆成的石滩,质量并不怎么样。


我其实什么都没有想,也什么都没做,就是这么等着太阳渐渐转移到桌角,再缓慢蔓延到我的身上,然后就开始享受这种身处异乡、听不懂周围语言、周围没有任何人认识自己的奇妙感受了。

想到这几天
欧洲人说的中国印象:中国人吃饭喧哗,咀嚼大声,会肆无忌惮地打嗝放屁,没有不吃的东西,会吃猫狗内脏,会吐葡萄皮,总是成队旅游。我惊讶于他们都是哪个年代去的中国,会反驳一番,但这是一个奇妙的悖论,而我目前只有靠这些我否认但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文化认同来确认自己的身份了。


这里的生活确实和第三世界不一样,没有人会注意你的身材,绝大多数人都穿着比基尼,摇晃着满腰的赘肉,害羞扭捏则成了矫情造作。
头发花白的
欧洲老年人跟年轻人一样拿起躺椅,沉浸到烈日中,或者带上头盔,骑着自行车穿梭于阿尔卑斯山脉间的公路上。想到在泰国兰塔岛上遇到的大多数中国家庭,爷爷奶奶即便到了海边,依然还在忙碌照顾着不会走路的孙子。





▲ 岸边
发表于 2019-4-19 15:29 显示全部帖子
热那亚的断桥 VS 德国的机场
热那亚最近倒塌的那座桥如何了?”朱利安问。晚饭时间,他叫上了我和一位意大利同事斯蒂芬诺,终于还是说起了这条热点新闻。


“喔!”斯蒂芬诺双手一摊,“还在那里吧!pffff,
意大利就是如此。”


“那座桥建起多久啦?”我插了一嘴。


斯蒂芬诺左手放到脸前比划着,“六年吧!”


“六年桥就垮了?”
意大利的随性让我瞠目,但事后我搜索新闻,才发现他真是随口一说。

热那亚这座A10高速上的Morandi大桥1967年就建好了,2016年经历了“大修”。今年八月,大雨天气下它突然垮了210米,造成43人死亡,15人受伤,600多名居名被疏散。事发时,大桥正在进行小规模的维护。



▲ 坍塌的大桥,图片来自网络。


斯蒂芬诺无奈地表示,这种问题通常在
意大利会引起一阵讨论,但时间一久大家都忘记了,建筑公司也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处罚。

他的看法倒和新闻里看到的类似,
比如热那亚居民说:

“政府推脱桥梁公司,公司再推脱别人,其实我们都清楚他们都有责任;我们都知道
意大利的基建有多糟糕。”

新闻里另一个
热那亚居民说:

意大利政治是搞得轰轰烈烈,但没为老百姓做什么好事。”

意大利太多问题了,”斯蒂芬诺双手一摊,“没错,我们有很棒的文化历史、美食、旅游等,但说起政治,额……”他摇了摇头。

我问,“
比如哪些问题呢?”


他身体转向我,“说到问题……你现在有时间吗?可能要讲好几个小时呢!”


我们
三都大笑起来,朱利安说,“好吧,看来各个地方都一样呀。”


“哦不,
德国不一样,你们建东西速度慢,柏林机场现在都还没修好呢。”我打趣道。

柏林的新机场于2006年就开始施工,现在12年过去依然未正式投入使用,各种标准一改再改,时间一拖再拖,还没使用又要扩建,变得非常尴尬。德国国内一度有新闻戏称:德国人一座机场没建完,中国人都已经建好了60座了。


我在
中国民用航空局的官网上搜了下,2006年柏林勃兰登堡机场奠基时,“我国境内民用航空定期航班通航机场142个(不含香港澳门,下同)。定期航班通航城市140个。”

而《2017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就显示:

“2017年,我国境内民用航空(颁证)机场共有229个(不含
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下同),其中定期航班通航机场228个,定期航班通航城市224个。”

——确实如
德国媒体所言。


今年9月份,
中国民航局副局长还提出,到2025年中国将新增布局机场130余个,机场规划布局总量预计将达到370个。——这速度不得不让他们汗颜。

朱利安对我的笑话表示赞同,但是他很是喜欢目前
柏林那座小小的Tegel机场,所以巴不得新机场无限期往后推延。



热那亚的桥


我接着说,“
中国建东西是很快,但确实,我们也出过事故,比如前几年有一次动车事故,也是死了好几十人。”说到快速火车,朱利安随手google了一下德国人发明的磁悬浮,因为这项技术目前在德国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反复试验,最后放弃,却在中国上海一直使用至今。


这场饭局最后的话题回到了
意大利人身上,南部的阳光和美食确实让人心生向往,但是斯蒂芬诺却满是担心(或者至少口头上他是这么说的),“年轻人都去国外啦,要不就是北部大城市,意大利的贫富差距太大了。”



热那亚的桥。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4-19 15:30 显示全部帖子
“FxxK意大利” VS “我太爱意大利了”
第二天,在我们离开之前,朱利安的另一位同事好心提醒道:“你们千万别从热那亚的市区里穿过去,我早上七点钟来上班时,在城里堵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办公室。”斯蒂芬诺在旁边一起摇头,表示无奈。


这位同事在Google Map上指了另外一条路,建议我们绕城而走,我一看,这条路几乎绕了一大圈,远了不知好几倍,于是向他投去感激却又不那么确信的目光,他坚定地说,“这样你们会更快!”



▲ google map上有一大段施工的地方。


上路时,我才发现朱利安压根儿没有听这位同事的劝告,他跟我的反应一样,“那条路绕太远了,加上
意大利人说话不靠谱,所以我们还是试试穿城而过吧。”

事实上,半个小时左右,
热那亚就被我们抛在了后面。


路上碰到了一大片施工的区域,不能确认那里是否就是桥梁坍塌的地方,但是遍地的施工场景,让
热那亚这座城市失去了不少魅力。



▲ 各种施工。


“啊,FxxK
意大利。”这是朱利安在开车的过程中最常讲到的一句话。

在他看来,
意大利人没有规矩,做事情缺乏章法,他们德国人五分钟可以做好的事情,意大利人需要五个小时。“工作的时候,他们会一直不停重复同一件事情,至少十遍。想想我们头晚遇到的那位女士。”
我跟着笑了起来。

吐槽完了之后,他又懊恼地说,“但是他们的食物和酒是真的很好啊,啊,我太爱
意大利了。”







▲ 一路上开车遇到的风景,去的时候走了
德国意大利奥地利三个国家,回来的时候直接从意大利穿过瑞士,到达德国斯图加特


德国奥地利,到瑞士,再到意大利,除了路标语言的变化、油价的变化,最明显的便是穿山隧道的不同,就连我这个不开车的人,也能很轻易把意大利的隧道辨认出来,因为它们看起来就是一个半成品。黑黢黢的隧道内,总有一种墙壁未完成的错觉,也很难看到通风管道。回程的时候一到瑞士——这个欧洲消费最贵、最富裕的国家之一——这种差别就更显而易见了。难怪开车的朱利安一直没停过对交通的咒骂。

那晚的饭局上,斯蒂芬诺不断流露出对自己国家经济发展前景的无奈,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望望周围,“更别说我们还有黑手党了,说不定我们周围就有。” 饭馆外的海湾里,星星点点的夜空下,停泊着几十艘私人游艇。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意大利人的轻松惬意,喜欢夸夸其谈,喜爱调情,爱她注定要接受她的另一面。




▲ 夜晚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4-19 15:31 显示全部帖子
托斯卡纳的酒

▲ 感受一下托斯卡纳的风。


在开始写
托斯卡纳之前,我必须说清楚:

首先,我并未觉得
托斯卡纳的风景有多么让人震撼、美妙绝伦;
第二,我也没有在
托斯卡纳经历多么神奇、特别的体验,不过是稀疏平常的看风景、吃饭、拍照、睡觉。


托斯卡纳于我的特别之处在哪里呢?
是给我的不可言说的舒适感。


那里就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你觉得浑身舒服自在。窗前轻抚帘布的风,裹着阳光细碎一闪一闪,好像可以把人卷入融化其中,动弹不能。
托斯卡纳的风刚刚好,拂过面颊,再悄悄钻到手心里,一溜烟又消失不见,看不见摸不着抓不住,带给人的是美妙绝伦的一种感受。

于是离开
热那亚之后,在朱利安的鼓动下,在比萨拍了一张来此一游照之后,我跟他一起来到了托斯卡纳






比萨斜塔的来此一游照。


“How can you say no to Tuscany?(你怎么能拒绝
托斯卡纳?)”
——电影《
托斯卡纳艳阳下》中的一句台词,闺蜜劝女主去那里游玩一番时所说的话。

车开到
托斯卡纳省的时候,地貌就开始不一样了,直直高高的树、清爽的蓝天、绿色的原野出现在眼前。

中午随意找了一个酒庄,试喝了好多酒,假装自己可以品出不同的味觉触感。
朱利安由于要开车,正在犹豫要不要试,服务生笑了,“Come on, this is Tuscany.(没关系,这里是
托斯卡纳。)”于是索性跟我一起试起来。
几杯红酒下肚,我俩摇摇晃晃地走出这个酒庄,身上扛了一箱酒。


▲ 酒庄和红酒,价格便宜到想哭。


想到几天后在
柏林见到另一位德国朋友苏珊,我俩笑着说意大利人太随意了。

她告诉我当时自己自驾
托斯卡纳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一辆当地的车,她本以为会面对一次繁复的程序,谁知这位司机下车看了看,一挥手说“没关系”,就扬长而去了。

“这件事要是在
德国,没有一两个小时是不会搞定的,我太震惊了!”苏珊说道。




▲ 大片的葡萄园。


酒精带给人的感觉极其奇妙。去年做完手术后一直没再喝酒,而大约一年后复喝,酒量更差得惊人,两杯红酒下肚,我就开始微醺。
酒精让一切感官放大,过滤掉日常的犹豫。
我把手伸向车窗外,满天星空笼罩于漆黑的山岭上方,
托斯卡纳的风随即灌入掌心,让我觉得好像可以抓住它。


我想到十年前在澳洲
北领地荒漠看星空的时刻,
想到两年前在
俄罗斯东北部的一座城市里同样喝到微醺,然后被冷风吹得一个机灵,
想到人和人是一座座孤岛,靠近取暖,太近了又相互排斥。


夜空里无以复加的孤独感环绕着我,但丝毫不忧伤和难熬,反而成了一种享受。

airbnb门口两位头发花白的老爷爷的脸庞出现在脑海里,他们总是坐在椅子上望着远方起伏的山峦。每次我路过,他俩会对我笑,然后叽里咕噜讲一通意大利文,并哈哈大笑。
这几年我有意识去忽略时间的流逝,不让自己太过于敏感。我也不知道两位老人家哪里打动了我,银白色的头发?热情的笑容?还是年老的从容和自在?
只是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希望自己如同他们一样平静。


然而在酒精的控制下,大喜大悲交替着来,丝毫没有平静。
只恨自己如同抓不住风一样,不能抓住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知道时间会很快流逝,回忆又很快会想念。


“当我太过于放松时,我总是感觉到罪恶,好像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时刻,有太多事没有做了。”我说。









▲ 绵延的山峦和葡萄园。
发表于 2019-4-19 15:33 显示全部帖子
托斯卡纳的人
托斯卡纳的人形形色色,有寻求大片的摄影师,不怕辛苦早起晚睡;
有嗜酒者,穿梭往来于各种酒庄,每日宿醉;
有度假者,热闹
和平静兼顾。
还有我这种不期而遇的误闯者,来之前没有期待,到了满是惊喜。


夜晚很快过去,清早每个房客都在二楼用早餐,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布满雾气的水果、金黄的黄油、清香扑鼻的烤面包,这就是一副文艺复兴时期的生活油画。除了耳边真切地有大家的欢声笑语。



▲ 酒庄、青绿色橄榄、隐约可见的老人、阳光。


来自
比利时的54岁的斯蒂法诺是节奏的带领者。他坐在方桌的一头,俨然饭桌的leader范儿。

他戏称房东小姐姐为自己的
意大利mama,每日照顾我们的饮食及其他。
“我能住在这里实在是太巧了,”斯蒂法诺见人就说一遍他的故事,“我直接开车到了
托斯卡纳,但是我并未提前找住的地方,遇到的第一家旅店,我进去问,‘有没有房间可以让我住上几个月?’对方向我说了一通,我一句没听懂,只大概了解他那里已经满房了。我心想,满房了也没办法,只好再继续找啊找,不是太贵,就是没房。最后找到了这里。”

他抬头望了望房东,两人相视大笑。



▲ 正在烤点心的房东妈妈。


“你猜怎么着,我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在第一家遇到的那个男人,最后才明白他的意思。原来他说之前那里是满房了,但要是我愿意,可以来这里住。我没听懂,却阴错阳差还是找到了这里,你说是不是缘分!”


众人大笑,他接着说,“生活就是充满了惊喜,不要计划太多,相信我。”

斯蒂法诺拍了拍胸脯,摆出一副和我父母同龄人的姿态与语气,“教育”道,“我经历了很多事,但是我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年轻的时候,我还会顶撞老板,但是谁管那么多,我开心就好。今天,此时此刻,我坐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吃早饭,我非常开心。”


住在这里的几个月时间,他已经在
意大利mama的帮助下,成功学习了很多意大利文。
多年的旅行经历让他除了英语与
比利时语,还会讲德文和法文。


我一面感慨人活得自我真好,那是真真实实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斯蒂法诺一坐在那里,早餐都活跃了几分;一面想,对自我太苛刻的我终归不是那样的人,同时要与全然自信的人相处,压力多少有些大。





▲ 吃早餐的地方。


还有一对年老的
美国夫妇,我已经忘记他们的名字,但还记得他们欢乐的笑容。每天早上都会碰见他们,老爷爷耳朵背,听不太清楚,总需要老伴儿在耳旁“翻译”。

他喜欢凑上来和每个进屋的人亲吻面颊,遇到我时雀跃地跟我说:“我知道
中国人不会这样行见面礼,但是我们在意大利,我可以亲吻啦!”然后老奶奶在旁边笑。
拿早餐时,她会贴心地把每一样东西一一告诉他;我们在旁边聊天时,她也会一一转告给他。


这种陪伴如同栖息在
托斯卡纳的怀抱里一样让人心安,那不是惊天动地的热情,而是没有因岁月而枯萎的彼此的耐心。











托斯卡纳的树


“亲爱的妈妈,今天是Cortona的市场日,整个广场就是一个正在进行的大型聚会,每个人都可以感到自己被邀请其中。所有的繁杂都汇集在了这个世界的中心,你总是经不住想大笑,但又忍不住感受到,这些
意大利人比我们会享受多了。我吃着从市场买来的新鲜葡萄,紫色的甜蜜在我口中绽放,我甚至可以闻到紫色的味道。我希望我可以呆久一些,但钟声提醒我时间不早了。钟声是‘叮-叮-咚’而非‘叮-咚’。希望你也在这里。爱你的——”


这是《
托斯卡纳艳阳下》电影中女主帮同行者写的明信片,遭到了同行者的厌恶,我看来却非常之好。
没有去Cortona,走了Montepulciano和San Gimignano,住在后者。












托斯卡纳的树。


我看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青绿色橄榄,一排排葡萄藤绵延在山坡上,下面沉沉地挂着紫色的果实。
看到树枝缝隙间伸展的阳光,余晖洒在山间。

房东烤馅饼的香味、酸甜的葡萄、黄绿浓郁的色彩,时间慢了,什么都看的到了。













▲ 山上的小镇。
发表于 2019-4-19 15:34 显示全部帖子
托斯卡纳的人
托斯卡纳的人形形色色,有寻求大片的摄影师,不怕辛苦早起晚睡;
有嗜酒者,穿梭往来于各种酒庄,每日宿醉;
有度假者,热闹
和平静兼顾。
还有我这种不期而遇的误闯者,来之前没有期待,到了满是惊喜。


夜晚很快过去,清早每个房客都在二楼用早餐,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布满雾气的水果、金黄的黄油、清香扑鼻的烤面包,这就是一副文艺复兴时期的生活油画。除了耳边真切地有大家的欢声笑语。



▲ 酒庄、青绿色橄榄、隐约可见的老人、阳光。


来自
比利时的54岁的斯蒂法诺是节奏的带领者。他坐在方桌的一头,俨然饭桌的leader范儿。

他戏称房东小姐姐为自己的
意大利mama,每日照顾我们的饮食及其他。
“我能住在这里实在是太巧了,”斯蒂法诺见人就说一遍他的故事,“我直接开车到了
托斯卡纳,但是我并未提前找住的地方,遇到的第一家旅店,我进去问,‘有没有房间可以让我住上几个月?’对方向我说了一通,我一句没听懂,只大概了解他那里已经满房了。我心想,满房了也没办法,只好再继续找啊找,不是太贵,就是没房。最后找到了这里。”

他抬头望了望房东,两人相视大笑。



▲ 正在烤点心的房东妈妈。


“你猜怎么着,我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在第一家遇到的那个男人,最后才明白他的意思。原来他说之前那里是满房了,但要是我愿意,可以来这里住。我没听懂,却阴错阳差还是找到了这里,你说是不是缘分!”


众人大笑,他接着说,“生活就是充满了惊喜,不要计划太多,相信我。”

斯蒂法诺拍了拍胸脯,摆出一副和我父母同龄人的姿态与语气,“教育”道,“我经历了很多事,但是我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年轻的时候,我还会顶撞老板,但是谁管那么多,我开心就好。今天,此时此刻,我坐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吃早饭,我非常开心。”


住在这里的几个月时间,他已经在
意大利mama的帮助下,成功学习了很多意大利文。
多年的旅行经历让他除了英语与
比利时语,还会讲德文和法文。


我一面感慨人活得自我真好,那是真真实实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斯蒂法诺一坐在那里,早餐都活跃了几分;一面想,对自我太苛刻的我终归不是那样的人,同时要与全然自信的人相处,压力多少有些大。





▲ 吃早餐的地方。


还有一对年老的
美国夫妇,我已经忘记他们的名字,但还记得他们欢乐的笑容。每天早上都会碰见他们,老爷爷耳朵背,听不太清楚,总需要老伴儿在耳旁“翻译”。

他喜欢凑上来和每个进屋的人亲吻面颊,遇到我时雀跃地跟我说:“我知道
中国人不会这样行见面礼,但是我们在意大利,我可以亲吻啦!”然后老奶奶在旁边笑。
拿早餐时,她会贴心地把每一样东西一一告诉他;我们在旁边聊天时,她也会一一转告给他。


这种陪伴如同栖息在
托斯卡纳的怀抱里一样让人心安,那不是惊天动地的热情,而是没有因岁月而枯萎的彼此的耐心。











托斯卡纳的树


“亲爱的妈妈,今天是Cortona的市场日,整个广场就是一个正在进行的大型聚会,每个人都可以感到自己被邀请其中。所有的繁杂都汇集在了这个世界的中心,你总是经不住想大笑,但又忍不住感受到,这些
意大利人比我们会享受多了。我吃着从市场买来的新鲜葡萄,紫色的甜蜜在我口中绽放,我甚至可以闻到紫色的味道。我希望我可以呆久一些,但钟声提醒我时间不早了。钟声是‘叮-叮-咚’而非‘叮-咚’。希望你也在这里。爱你的——”


这是《
托斯卡纳艳阳下》电影中女主帮同行者写的明信片,遭到了同行者的厌恶,我看来却非常之好。
没有去Cortona,走了Montepulciano和San Gimignano,住在后者。












托斯卡纳的树。


我看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青绿色橄榄,一排排葡萄藤绵延在山坡上,下面沉沉地挂着紫色的果实。
看到树枝缝隙间伸展的阳光,余晖洒在山间。

房东烤馅饼的香味、酸甜的葡萄、黄绿浓郁的色彩,时间慢了,什么都看的到了。













▲ 山上的小镇。
发表于 2019-4-19 15:35 显示全部帖子





▲ 回程路上的风景。


日常所有被忽略的细微之处在
托斯卡纳得以放大,享乐不是罪过,是理所当然。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大事,除了快乐本身。


图 | 文      小  葱

--The End--
发表于 2019-4-19 16:45 显示全部帖子
形色小葱 发表于 2019-4-19 15:30 “FxxK意大利” VS “我太爱意大利了”第二天,在我 ...

夜晚这一张真漂亮
发表于 2019-4-19 20:30 显示全部帖子
酒后容易吐真言…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