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0538

主题

阳泉

一步一奇迹 ——徒步柳渠、狼峪小记

查看:7899 | 回复:23
发表于 2019-12-10 10:36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路上的天堂 于 2019-12-10 10:46 编辑

一步一奇迹

——徒步柳渠、狼峪小记


   徒步路线:上测石-口上村-柳渠-狼峪-旧街。

   张师傅总是照顾别人的心思。

   10月份国庆节期间,我个人一点小心思,为了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想在周边的红色革命遗迹走一走。看资料知道狼峪是一个有革命历史的村落,惦念着去。但机缘不巧,没有成行。

这个星期天,张师傅叫我出来走走,从柳渠上,从狼峪下。时近年末,单位工作多、家里事情多,总搅得心烦烦的,出去走半天也挺奢侈的。

前些日子,看了一本《奇记奇迹》,对于徒步、爬山有了全新的思索。山上仿如天堂的世界美则美矣,山下的尘世才是人的现实。

柳渠

7点坐10路车出发。老张、老白、张工坐在一起,依然自得自乐地聊着车上大多人不感兴趣的一些话题,精气神好得不得了。真是有幸认识大家伙,让我对生活产生了很多新想法。向他们学习,努力把不喜欢的日过成喜欢的日子,才叫本事。

疑疑惑惑中,在司机的提醒中,我们在上测石车站下了车。往哪走?我们都盯着老张。在车上寻找记忆中路口的老张,一下车立即清醒起来。车站对面的一个硬化路口就是我们开始徒步的地方。过了桃河就是一个小村庄“口上村”,名字起得简单、形象、直白,因地理环境而得名,让人一听就明白。过了口上村,就是柳渠村。一路上,我缠着老张打破砂锅问到底:柳渠,有渠吗?没渠?为啥叫柳渠?老张对于我的无厘头,每次都能机智解答。至于为何叫柳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最近正在看李林柱先生的《瓦岭》,才看到风水布局篇章。迫不及待用看到的知识来验证一番。前提是我没把方面搞错。柳渠北面为虎神山脉——北玄武,南面为一层一层的梯田——南朱雀,东面为一条谷深蜿蜒的小溪——东青龙,西面为一条黄土岗——西白虎。沿着山梁往西走能到狼峪,站在山梁上回头望柳渠,小小的村落坐落在圆圆的五常山上,北面和西面的群山环抱,犹如坐在一把“太师椅”中。古村落选址真不是吹的。典型的风水宝地。

才一望见村落,就看到村口静静矗立着一座老爷庙,掩映在庙外高大的老槐树和庙内翠绿的苍柏之间。几百年来,默默守护着小村庄,倾听着村民们对美好生活的祈祷。庙门紧锁,无法进入庙内,只能远远看看精美的屋檐。老爷庙建筑结构非常完成,形成了独立的四合院。我正爬上爬下琢磨着怎么能看清庙内情形,老张指着庙外的一棵树让我们辨认。我猜叫“楸树”,之所以用“猜”,因为这种树见得比较少,从皮、形态上不大敢确认。老张一锤定音“楸树”,古代种楸树比较多,暗合千秋万代之意。回来查了些资料,摘录如下:

民间将不结果的核桃木称为楸木。东北古话“一楸二柞三曲柳”,是非常好的家具材料。

西汉著名历史学家司马迁,在所著《史记·货殖传》中记载:“淮北、常山已南,河济之间千树楸。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描绘出2000多年前楸树在中国中原、华北、西北广大区域栽培的盛况,而经营大面积楸树的人家都成为当时富甲一方的大户。古时人们还有栽楸树以作财产遗传子孙后代的习惯。南宋朱熹曰:“桑、梓二木。古者,五亩之宅,树之墙下,以遗子孙,给蚕食,供器用也。”中国很多地方仍流传有“千年柏,万年杉,不如楸树一枝桠。”的林谚。

拜别了老爷庙和稀罕的楸树,一路穿村而过。村子并不显得很精致,从房子建筑来看,应该早不过明朝。在村委员旁边,有一座礼堂,大门顶端镶嵌一大大的红色五角星,属于典型的红色革命时建筑样式。一个小村落里能有一座革命礼堂,很大程度能反映出抗日时期这里的革命规模和重要位置。

继续往东走,走到村子的顶端有一口老井,井里还能望见黑油油的水。这里有泉水?还是空山水?能叫柳渠,想来这里不缺水了。

过了老井,是一大片黄土岗,村子的梯田一层层铺展开来。在村子的西南角上就是龙兴寺,看指示牌也写作隆兴寺。个人觉得隆兴寺应该是本名,大概就是做商业的人出资捐盖的,希望能保生意兴隆。走进一看,庙门外是一棵古槐,树上筑鸟巢五、六个,古槐被铁栅栏围着,看不清树上小牌子介绍。我想应该不到千年,有七八百年,为宋朝或元朝的树。树枝有很多已经干枯中空,地下掉落着几截蛀空了的粗大树枝,有心扛回家做个摆件,可惜太大了,不适合小家小户。大自然才是它最好的归宿。

从古槐旁边绕过,找到寺的正门,正门前有两颗300年侧柏,想必从两棵侧柏中间走过,一层厚厚的石基上就是正殿了。但正殿不知何时坍塌,只留了几堆矮矮的土堆。两边是侧殿,一边为青色古砖建成,一边为石头建成。正门外面的稍低处用石头搭成了十余个小方圈,长着很多老枣树。

老张说:以前喂猪的吧?

我立马否决:和尚养猪啊?!

老张一听,不言语了,探身往下看了看:哎呀,是不是供奉神的?

我赞同:有可能,肯定下面供着各种菩萨。

说来说去,没有答案。等到了狼峪,遇到一个老太太。老张发挥了爱聊天的本事,打听到就是喂猪的!

奇怪!看来隆兴寺,果然是生意人建起来的。

在隆兴寺往南一点,有一座灵堂,供着寺庙主持。灵堂旁边,是革命烈士陵园。大门紧闭,不知何时能祭奠先烈。

狼峪

沿着山梁往西走,到了狼峪。最先看到草帽山半山腰有一座新建的革命烈士展览馆,馆内还没有任何物件。沿着新修建的山路一路走来,路边立着当年抗日战争的图片,仿佛重回战争年代。经过查阅资料,整理如下:

寒门虎将范子侠

范子侠,1908年出生于江苏丰县华山镇大史楼村一个贫苦佃农家庭。1922年,14岁的范子侠只身流浪到福建,毛遂自荐给一个副官当勤务兵,后被送至天津入东北军随营学校学习。毕业后,他在东北军曾任连长、营长、团长等职。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因不满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范子侠愤然辞去军职,另寻抗日救国的其他途径。

1940年范子侠任八路军第129师新编10旅旅长,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范子侠素以骁勇善战著称,能双手用枪。为防备敌人暗杀,一身配用三支手枪。每当作战时,他手执双枪、左右开弓,弹无虚发,令敌人闻风丧胆。

范子侠将军是八路军129师新10旅旅长、太行军区6分区司令员。在百团大战中,他多次身先士卒,凭过人的胆识屡立战功。范子侠曾带机关炮亲自上阵夜袭桑掌桥、攻克坡头火车站,还曾化装成日军智取狼峪火车站(测石车站)。在率部强攻位于现郊区旧街乡南沟村的草帽山时,范子侠与百余战士因日军使用毒气弹而中毒,所幸未危及生命。之后,八路军出其不意打下狼峪据点,3个小时摧毁日军7个碉堡,为正太铁路破袭战扫除障碍。 1942年2月12日,范子侠将军在河北省沙河县柴关一带反“扫荡”作战时牺牲,时年34岁。当时,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撰写祭文称他为“模范的布尔什维克”,“最忠实于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的战士”。 2014年,民政部公布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范子侠名列其中。去年,范国光作为抗战遗属代表参加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

旧街乡南沟村2015年在范子侠将军曾经战斗的草帽山修建了将军纪念亭。

下到狼峪村,又意外碰到一棵800年古槐,树粗得让我惊奇,树冠大的更让我连呼“天爷”,一棵800年的树怎么能长这么大的树冠、这么粗的树杆呢?老张给我解开了谜题:树下有泉水。靠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才有此造化。从树下走过,沿路确实有渗出的水结成冰。

短短的路程,无限的奇迹。


                                             2019.12.8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 方山樵夫 七律,柳蕖村冬 大雪柳蕖黄土露, 五全龙兴寺垣殇。 寄生梨树寒霜绿, 苍老楸槐脆断伤。 忠犬护家拦路吠, 鹊鸦觅食旋风扬。 育儿避冷城中去, 唉叹无人饮水凉。 2019-12-10 19:39
发表于 2019-12-10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208_082303.jpg
发表于 2019-12-10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老爷庙

IMG_20191208_082642.jpg
发表于 2019-12-10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有五角星的现代戏台

IMG_20191208_083058.jpg
发表于 2019-12-10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老井

IMG_20191208_083148.jpg
发表于 2019-12-10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隆兴寺偏殿

IMG_20191208_084912.jpg
发表于 2019-12-10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隆兴寺古柏

IMG_20191208_084918.jpg
发表于 2019-12-10 10:40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208_084935.jpg
发表于 2019-12-10 10:43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208_085815.jpg


在隆兴寺古槐前合影
发表于 2019-12-10 10:43 显示全部帖子
IMG_20191208_090314.jpg


灵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