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350

主题

龙岩

大年初九奥杳人仔石环穿

查看:924 | 回复:9
发表于 2020-3-5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春节还没放假,武汉就传来不妙的消息,在全国各地景区逐一宣布关闭的时候,我也只好取消了柘荣鸳鸯草场的呼伦贝尔演唱会。响应国家号召大年初二返回工作岗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应酬,不串门,实验室与家,两点一线来回挪动。其实疫情笼罩,大家都不愿意往医院里跑,标本量少了很多,加之部分诊室应急性关闭,病人更少了,消毒隔离之余,闲下来的心就开始闲不住了。

      取消了春节假还好保留有轮休的周末,钟院士指导我们“抗疫”的战斗务必要加强体育锻炼,提升身体素质,尚未接到政府居家不许下楼外出的命令,大年初九,周日,电话邻居熊姐爬山去走走,想去的地方就是微信朋友圈里“阿福先”回他老家扫墓时发来的奥杳人仔石。

      阿秋姐早起回复了声有点感冒发烧立即被我劝退,熊姐拉了她的好姐妹曾老师和年轻漂亮的Jones,正巧猛汉建青老师也微信问我何处有活动筋骨,那就5人一车正好。



      建青老师驾驶他新买的本田CRV就为了方便今后更好地户外行走,我真服了他的热度。我简单买了些新鲜牛肉一点点就70元死贵的很,带上气罐炉头,Jones从她家地里采摘了甜美的大白菜,我们驱车经过奥杳村口,遇见了村委干部组织的哨所盘查,没怎么停车过问,本地人一律放行,嗯,那时针对的是外省回流乡贤。停车在一家楼房前,主人热情地帮忙倒车指挥、推荐上山路线,在准备行装时,还跟我们拉起了家常,原来是我陈东女婿呢。

     这位陈东女婿帮我们5人拍了张合影后,还要招呼我们进屋喝茶,那就不方便了。眼看天色暗下来有落雨迹象,我可不肯错过呼吸大自然这舒畅的新鲜空气,天上下起dao,我也要上山走走,这总比人群里扎堆是更安全的,何况我们一行5人都健康的很。



      沿着水泥机耕道我们按照之前设定的轨迹弯曲而上,柿子园花蕾已将开,桃花渐粉,微风欲拂面,谈笑风生四起,我们要用开心与快乐把新冠肺炎的阴霾远远地抛开在身后。果园里劳作的一位阿伯笑问我们去何处,笑答人仔石,一脸惊眨对应,摇手一挥:往这上。

      踩过一小段还混合有化肥味道的泥土路,旧石板隐藏在枯草中铺在了我们的眼前往山沟里往丛林深处延伸上去,不够完整却又不让人觉得破碎,搭配了阴沉的天色,辅予瘟疫笼罩的压抑,苍伤感一顿一顿地往心底袭来。还好,一路翠绿的苦笋竹密密麻麻,从石缝里冒出来,在土壁上生长,把古道夹着围成一条窄窄的缝隙让我们穿过行走,诗意悠然,不知不觉地解除去了一些不快乐。



      第一次和我行走的曾金兰老师拍起照来,热情似火,动作标准并且优美,写作游记更是行云流水落笔生花,令我等后生可畏,值得我学习。我慢腾腾地移步过了一棵大树,掏出手机查看轨迹,惊喜地发现今天要寻找的人仔石恰恰就在横切过去的拐点20米不到。闭塞的茅草丛已经被前几天“阿福先”他们开斩出来了,建青老师先拔头筹跳跃着耸身过去,一块巨大的石头呈现在我们面前,约么20来米高,直径10米是有,圆堆状,如一个孩子孤零零地站在山脊上的丛林里往奥杳村眺望,莫非就是做了坏事般偷摘邻家黄瓜被大人责骂了后躲在这里等娘一声呼唤才敢下山回家?






      5人卸下背包,我先靠过去围走着细细查看,忘了带绳子来,但是众多突兀的菱角足够我攀爬上去,确保不会出现滑坠问题,我攀爬上了这人仔石的中端5-6米高处,恰好有个不大的平台一般,并且还可以俯下身绕到石头后面,建青老师跟着我的位置在努力攀爬的时候,我转了一圈,发现后面更平缓,连忙招呼大家一起上来。考虑周全的建青老师砍了一根苦笋竹带上来,交给我,伸递给三位女驴当做绳子用了,借力一拉,她们也都顺利上到了这个平台,甚是欢喜,成就感十足。然后,熊姐她们的拍照姿势就很多了起来。




      此时,建青老师才跟我提起在30年前他其实来过,那时他们师范学校刚毕业,几个愣头青用叠罗汉的方式在这个小平台上还继续往上爬到石头顶,我看了会害怕,现在年纪大了身子也不灵巧了,危险动作还是避免为妙。不过,如果阿坤这次有来,估计他不肯放过尝试机会,所以,以后爬山,绳子等装备必须得带。就在和建青老师一来一回地说着聊着的时候,摄影师熊姐找到了一个镜头感,她说很像一张人脸,好吧,称呼为人仔石的这块石头没有拍出个人样确实对不起这次的前来。






      尽情考究了一番这块人仔石,时间还早,我们放过了它,免得真被我们玩坏了。按行程计划,我们拱到山体斜背后的一片崖壁过去看看,建青老师前面开路,劈荆斩棘,齐人高的灌木茅草阻挡,磕磕盼盼确实很难受。熊姐大手一辉,往人家扫墓踩出来的痕迹冲去可真是个错误,我在最后面跟着无奈前面4人迈不动腿,只好超车前去,把握方向,用自己的双手撑开一条线路来,戴着半截手套毫无疑问是不对的,茅草丛里飞扬起来的粉尘直往鼻腔咽喉里灌去,干涩的有苦难言。避免横走跨越小沟易踩空,一不做二不休我引领他们4人直接往上冲,那个气喘吁吁呀,是一整个正月没有运动带来的伤害,耳朵都被锋利的茅草割破了,手指也刺进了不少金刺梨呀铁芒萁的针,连背包上挂着珍贵的350ml钛杯掉了都不知道,好在后面的建青帮忙捡拾起来才不至于损失惨重。

      精疲力尽地大概也就拱了50米,累的不像话,我穿出茅草丛寻找到一个似乎是路迹的样子就瘫坐在地上,大口喝水补充体能,等着后面也咬牙切齿地跟来的他们4人,根据手里查看的地图喘着粗气指挥着说:崖壁在右边,横切过去就行。



      拿着柴刀的熊姐最先冲过去,啊偶,一大片崖壁背对着我们,面朝去年暑假走过的奥杳古道静静地晒着,顶处的平台有个10平方平整的出奇,全是零零散散的羊屎,说明这里春去秋来都是生机勃勃的呀。探出身去,陡直的崖壁落差最大处肯定有30米高,地图上查找不到这块区域的称谓,暂且按照金兰老师说的“狮子石”吧,因为我们各自站立在一块崖壁上拍照留影的侧面有这狮头的模样,同意,就这样吧。

      已近中午,我准备就这里平台上埋锅造饭了。熟悉的液化气炉头掏出来,展开架势,只是我不善炊煮,金兰老师自告奋勇噼啪撑勺,没有带胡椒粉,五花肉也煎得那个扑鼻地香,建青老师带来的米酒分外的甜显然迷住了眼,鲜牛肉都忘记了下锅煮面,大年初九在山上,在点点羊粪旁,津津有味。









      小米300mA的蓝牙在失去电量终于哑声了过后,我掏出JBL go Player续航播放,户外,没有音乐的伴奏,那等于吃肉没有酒。收拾完锅碗瓢盆整理卫生完毕,照例留张合影,我们不留一点痕迹。崖壁处返回来继续往上行走,模糊的路迹应该是牛羊踩出来的,计划沿着山脊而上却被逐渐往左引领进苦笋竹林,密不透风的苦笋竹遮住了光线,蚊子多了起来,萦绕在两耳旁边嗡嗡作响煞是讨厌。但是,密林里重新见到了之前延伸上来的石板古道存留的很完整,很干净,很漂亮。这,是我最喜欢的味道,瞬间我心里想,夏天可以再来一次。





      不停地改变站位拍照留影,熊姐生怕漏了最佳镜头,我不查看轨迹了,就顺着这残留的古道直往上肯定是最完美的行走,不用任何方向猜测来打破这个美感,凭感觉就好。我忍不住超越过金兰老师,保持节奏蹭蹭蹭地拔腿而行,登山杖敲击着石头,和着腰间别挂的音乐,钟立风浑厚的磁性的《在路上》放出来,一路同行。



      古道石板路的尽头不知不觉地到了,山顶是被风电开发的九十九岽,机耕道拦腰折断了石板路的另段不知去向,齐腰高的枯黄的茅草飘摇在风里如一品鲜饭店纯屁醉酒后的舞蹈,往左往右冲不出来的建青老师带着大家堵在了一丛荆棘面前,差点把年轻美貌的Jones那粉嫩的脸蛋活生生地割花了。我提早退出来,判定山顶的方向捷足先登到达空旷位置,等候户外新路线走出来的喜悦,那时,身边还有一群黄牛惊慌失措的祝贺。









  似乎下了几滴雨,我可不在乎,走在九十九岽的山顶道路上,耸立的风车其实破坏了高山草甸最原始的美,我把照相机的镜头拉远到对面山窝里科贤的茶场,分明可以看到他家厂房的“竹林头”商标,若不是腰椎间盘突出的发作,他是肯定会背起行囊翻越过来汇合的。山顶因为建设存留了四通八达的道路何尝不是一道道伤疤?我们小心翼翼地爬上一个小山头寻找到有点登顶的快感,取景不摄入人工道路的画面依旧很难找,振臂欢呼的呐喊不懂是否天下皆知,我们要自然,我们要纯朴,我们要和谐。就如这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没有人为变化莫测过多的破坏,没有对野生动物过多的残害,哪会有人间的灾难?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3-5 11:36 显示全部帖子

顶帖支持下
发表于 2020-3-5 11:46 显示全部帖子
如果分层发帖会更好哦
发表于 2020-3-5 15:49 显示全部帖子
多注意安全。。
发表于 2020-3-6 09:13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20-3-6 10:18 显示全部帖子
路口风声 发表于 2020-3-5 10:07

      春节还没放假,武汉就传来不妙的消息,在全国各地景区逐一宣布关闭的时候,我也只好取消 ...


大自然的空气多好
发表于 2020-3-6 10:56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3-6 12:25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前来顶起
发表于 2020-3-7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周游. 于 2020-3-7 16:54 编辑

人仔石不错!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