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350

主题

龙岩

南山公园到师太公的同学接待

查看:914 | 回复:9
发表于 2020-3-12 08:13 显示全部帖子


 疫情虽然慢慢宽松了起来,但是钟老还是建议大家不要外出。我刚刚独自走私去了湖雷西华山环穿撒野,当晚接到久未联系的远标同学打来问候电话,想在明天前来我家做客尴酒,那可使不得!要叙旧,那就行山相见。
    因为天气好转,我定夺上星期刚刚和“菠萝蜜”一起行走的师太公那条路线会很轻松,发林班长轻啜啜地询问他家婆娘可否同行的时候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过去,况且我老婆大人也脚痒起来,正好可以一起去锻炼,在“熊猫”姐犹豫了一晚上依旧要求跟着来过瘾的时候,我那著名的旺哥也重现江湖了。于是,远标同学带了他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发林班长一家三口,我带了老婆,熊姐和旺哥凑对,9个人自行到了公安局门口,分配食材饮水背负,我们跑山锻炼去。







  静悄悄的南山公园依旧空无一人,早晨的阳光从松树的枝丫里洒下来,泻在每个人的脸上,红扑扑的好看的很,摄影师熊姐要求大家在公园里的树林底下来一张合影其实我都很忌讳,免得有聚众之嫌。串门应酬我们暂且拒绝,一起去感受户外风采,健康锻炼也精彩,那是可以鼓励的增强体质抗疫,看着笑嘻嘻的几个同学激动着兴奋着高兴不已,我暗暗地下了个决心:让他们虐一下。







 在去书院村的那条小水泥路上,要拐进“菠萝蜜”王老师跳进坑里采摘蕨菜的地方,我却错过了路口,懵逼的一般带大家走进了满是刺的荆棘丛无法动弹,跟在我后面的是远标同学的小儿子和发林班长的大儿子,对我哑然失笑。急忙倒退出来,还是“熊猫”姐方向感特好,认准了龙梅铁路的翻越位置,强势开路,第一个拱回正确的工人收割松脂的小径。那时,我满头大汗,脱了帽子,简单套上围脖当做头巾,给那两个小男孩抓拍照片的时候,都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跨越铁轨,切入长满青草的荒废田野,大家停下来休整,假装在草原的景象再现,于是纷纷拍照合影,在一丛锋利的长刺植物面前大家争辩是否为沙棘的时候,我分发了维C泡腾片给大家,声明和红牛一样好喝无比,呷了几口品尝,那两个小男孩才重新接纳了我的召唤和尚未最后考证的信任,重新上路时,于是再次愿意跟在了我的后面。





















  之前一次和“菠萝蜜”行走时细雨纷飞,雨衣脱了穿,穿了又脱,实在不舒服,而今天气大好,行走山脊不用卖力就轻松而上,我带着两个小家伙不一会儿就登上了黄天岽,停歇下来等候后面跟来的他们,反复讲述几年前和严叔的王寿山故事,试图唤起他们俩奔跑的记忆,无奈年幼,也难怪我现在的两鬓斑白,远标同学的小儿子和发林班长的大儿子真心忘记了我那时年轻帅气的模样。














  经过上次和“菠萝蜜”两人一起午炊的地方时,舒适的小树林很适合谈恋爱的情人们约会,我强调落满树叶的松软泥土路是如何如何好走,这得到了“熊猫”当场的欣喜认可,然而却没有吸引旺哥的心,他的注意力挪到了不少树枝上挂着的别的户外队的红布条,原来这路段,有不少人走过呢。只是他们都不善宣传,城区边缘这么优质的户外路线少有人知甚是可惜,国家提倡全民体育运动,应该要互动互用为好,不像有的人走了路线出来轨迹都不愿意分享,这样不好,咱不提也罢。







  沿着防火带很快行走至百叶凹的界点,此次路线的最高处520m,还没到中午,若是和上次一样的穿越话,估计午饭都可以在终点师太公那里开搞了,这可没味道,我暗暗一笑通知了大家休息一会即右拐下到“上下斜水库”去炊煮午饭。内心是去想证实去年暑假阿玉姐带队的那次从水库的小路到底走进去了有多远,“熊猫”恰恰也是当局者有去过,叫苦连天地跟我说没路没路,里面都闭塞了。我回答不碍事,没路就沿沟谷拱上百叶凹的集柴道,可以返回我记录过的一条轨迹,重点是时间还早,没走到一定的运动量哪里会过瘾。







  快下到“上下斜水库”的时候,熊姐的印象越来越清晰,甚至很清楚地描述当时其中一个路段是如何钻出来的,有声有色地抱怨当时“张馨靓”是如何害羞地拒绝拍照的......,同时又再次强调水库下面往里边走去真的没路的事实。我没有理会,看了看时间,放下背包,掏出炉头气罐和食材,大声惊呼一大包的牛肉丸腊肉昨晚都已切好放在冰箱忘记带来了!是我自己做错的,我也恨恨地骂了下自己,这个样子总得装一下,因为若是别人做错,会被我骂的够惨。旺哥看见我背包里有着早上购买的新鲜五花肉,轻声细语说到没关系,有油就行。架锅点火,野外煮的米粉可香了,那两个小男孩吃的兴高采烈风生水起,我那远标同学和发林班长也吃了一碗又一碗,开心又快乐,可惜没有酒,他们要来我家做客的丰盛饭菜就被这山野里的一顿清汤米粉解决了,假如一顿不够的话,我很乐意改天给他们安排第二顿。







  走到水库边缘被水浸没又退去的泥土上,一条古旧石板延伸到水里失去方向,变的残缺,平静的湖面被太阳暖暖地晒着,森林围绕在水库旁边,没有飞鸟鱼虫鸣叫,这里安静的很,与外面的世界一个多月来的喧嚣成了极大的反差,那时我想,世外桃源也就是这样子的吧。














  这时候往外走的话,可以很顺利地从水库的坝头出去,那么回家的时间就宽绰的很,但是来了我就不去轻易放过探路机会。旺哥和我紧凑地带着一行9人沿着水库往里走,倾斜的堤岸太陡不好走,万一不小心滑落那会很麻烦,根据熊姐的提示重新往上探寻找到了一条林中修水渠的小道,挺幽静的,就是蚊子偏多了难受,越往里边走丛林越发浓密,光线暗了下来,压抑的氛围让发林班长的老婆打起了退堂鼓,数次发声建议退回,可惜一直被我和旺哥装着没听到。







  还没有走到熊姐描述的水库尽头,有一条很明显的路迹往左边沟里拐进去了,我拿出手机查看地图,这条沟的顶端就是我们刚才下撤到水库的拐点,有路就应该可以上,再往水库里边去真的没路拱的话我担心会天黑时间来不及,毕竟5/9没有户外摸黑行走经验的呢。那就爬上去吧,沿着山沟走回原来的山顶最高点520m处,也是一次探索秘密的过程可寻可待。







  开始我以为还很不错,沟里一直往里走都方向很明显,应该是捉蛙人踩出来的痕迹,进去的水路石头崖壁也都透露出我想要的味道,兴致勃勃的旺哥还试图攀爬一段以表玩心,而水沟尽头却突然戛然而止的路径让我莫名失望,低海拔的灌木林之间茅草啊铁芒萁啊带刺的荆棘啊极其难走的,何况陡直的坡度都很难停留驻足,登山杖肯定用不上,只能双手抓树握草或者帮忙撑地才能爬上去,摇了摇头我坚决否认往回走,对应轨迹的距离也就三四百米的样子,我就不信拱不上去,况且从不少老松树有被收脂的痕迹来看,至少从前工人们有穿插过这里。哪有什么妥协的?我指明方向,让远标同学打头阵,让两个小朋友先走,让发林班长的老婆紧随其后,嘘~,前面的拨开了茅草,我最后面押尾行走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气喘吁吁的一行人不止瘫坐地上休息了3次,前一天才西华山连滚带爬才回来的熊姐居然英勇无比,没有一句负能量的怨言,只是只顾攀爬,拍照片的热度暂时减少了不少,这段折磨人的狂野失去了很多珍贵镜头画面,我的老婆大人平时缺少锻炼,有点透支的迹象呈现出来后,我拿着手机的地形图给大家证明:直线距离最后90m,冲啊!信心百倍的两个小男孩在远标同学的带领下,饿虎扑向狼般地往上跑,后生可畏呀。







 嘿呼呼,前方传来远标同学的大叫,到了到了!虐心的这一段终于结束,黑暗盼到了光明,我在后头轻轻嘘了一口气,有困难、有迷惘、有挑战、有猜疑、有信心、有目标、有成功...什么感觉都来一遍,让这几个初驴感受到了五谷杂粮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味道,爽。
    这样的同学接待,意义非凡,很值得他们回忆的,生活如爬山,本来就是这样,起起落落很正常,不接受炼狱,何来安康?继续走吧,我们脚步不停。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3-12 09:30 显示全部帖子
路口风声 发表于 2020-3-12 08:13 ...

该虐一下了
发表于 2020-3-12 13:21 显示全部帖子
如果分层发帖会更好哦
发表于 2020-3-12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楼主精彩分享啊
发表于 2020-3-12 13:57 显示全部帖子
我也觉得分层发帖会好些
发表于 2020-3-12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期待楼主下一次的更新哈
发表于 2020-3-12 14:17 显示全部帖子
路口风声 发表于 2020-3-12 08:13 ...

想念户外
发表于 2020-3-12 15:01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3-12 15:18 显示全部帖子
顶贴支持。。
发表于 2020-3-17 09:41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前来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