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365

主题

南宁

遥远的山

查看:1383 | 回复:10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节后综合症)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遥  远  的  山


  节后,

  节日的空气尚未散尽。

  你已经,

  卷入滚滚的车流,

  回到城市,

  在高楼大厦之间,

  却想那遥远的山村。。。。。。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遥远的山里总有一片片翠绿的竹林。在那遥远的山下是一排的吊脚楼。雾气在山中生成,在山上消退;块块梯田沿山脊盘桓。一年四季,从元宝山下来的溪水,清清的就在吊脚楼下流过;山上的树枝叶子绿了、变黄;落了、又裹上银装。山间的小路,雨后是湿漉漉的粘,艳阳天走去是扬尘。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耕牛在窗前走过,收获和耕种交织。生活是这样的循环,生活从来没有开始,也永远没有结束。在这宁静的大山里,只有生存是唯一的循环方式,没有“伟大、强烈”的欲望!

    在城市里生活,有时我很萎靡。我萎靡的时候,我想起了曾经到过的那遥远的山、那遥远的一排排吊脚楼,以及春天里开满黄黄的油菜花的田野。那升起的山涧的山岚是那样的朦胧和媚惑,稍显即逝。

    人在社会如在雾霭中一样。雾总是朦朦胧胧的、忽现忽逝,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在特殊的光线下,雾蒸腾变幻的色彩,更是美轮美奂。可是,当你若身在云雾中,只有湿湿的水汽打着你的身体,令你赶快逃离。我喜欢山岚,却不喜欢水汽。人是多么的自相矛盾。

    在城市里生活、在城市里繁忙、在城市里挣扎。为生存的来源,每天的一堆堆的文件材料、一桩桩繁杂的人际关系、一次次的点头哈腰,我们挣扎着,我们生活在伦理和法制的矛盾中。

    我们也循环着一代一代的轨迹,想超越?!可是却永远超脱、回避不了伦理和法制的轮回定式。

    在这时候,我想起了那遥远的山、那遥远的一排排吊脚楼、那山涧里流淌不停的小溪流。。。。。。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走过一个个弯弯的山路,跨过一条条溪流,穿过一片片竹林,是那遥远的山村。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当你汇入回城的人流,节日的气氛在遥远的山村还会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六。从初三到初十六,坡会的狂欢会走完它一年中最后、也是最新的高潮。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早春的时节,李花、桃花、油菜花会渐渐次第的开放在高高的山上。


       在初春的时节,山村里打扮极致的女孩会集中的出现在一年一度最大的聚会上。红颜艳艳,桃之夭夭。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阳光灿烂,万物春动。阳光下的苗女的笑脸单纯的可爱可伶。



        现代化的资讯,已经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就可以迅速的传递到大山深处。时代在悄悄的改变了她们的生活,也将会改变大山深处的一切。传统的大山生活不知道还可以延续多久。



      每一个人,不会在意: 传统的、会渐渐的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是否会因为大山的距离而维持下去?!



      早晨的云雾、山岚,依然还会美丽的飘在大山的深处。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冬日里迁徙而来的灰鹭很快就会离去。


      

雨季就要来临,山上流下来的溪流会变得淙淙的。



发表于 2020-5-25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那流出的清泉,是否会带走你的心情?



      时节继续很快的走着,不信!你可以去问一问停止在芦杆上的蜻蜓。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