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997

主题

其它山峰

梦圆珠穆朗玛—8848行记(13):第二次拉练

查看:6395 | 回复:53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今天只背负了一瓶氧气和帐篷睡袋等露营装备,重量比昨天略轻,加上一晚上高质量睡眠,绝望坡也很轻松的就走了过去。



来到C2营地要来铁铲平整冰川中高低不平的碎石营地,这是咱们当兵的最基本的基本功了,搭好帐篷队友们一个个到来。



海拔6400大家感觉还不错,毕竟大都登顶了6145罗布切峰有了底子,只有吴峰略微有些高反不适。吞都请示尼玛后改变计划,宣布明天原地休息,后天再继续上C3拉练。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餐帐内极为简陋,只铺了几块大石头做餐桌,低价团也就这个服务规格了,大家又自己动手搬来小石块当凳子。日照金山的珠峰、洛子脚下,简单的两三个小菜也吃的不亦乐乎。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第26天:4月24日    晴



今天安排在海拔6400米的C3营地原地休息、适应海拔,非常正确而明智的决定!夜里睡的还不错,但起床后有点轻微的持续性头疼,略微有些高反,连续两天运输强度较大身体状态一般,身体有点疲劳乏力打不起精神,如果按原计划今天继续负重上C3还真的有点够呛。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夏尔巴们看到门口的巨石有些不爽,居然把它推倒翻到一边,瞧瞧人家……



为了尽早消除高反恢复状态,着急的大量喝水和服用补氧产品也未能有效缓解症状,坐立不安中干脆以毒攻毒吃了点巨辣的泡椒笋尖,立马辣得浑身冒汗、头疼立止,继续加大药量辅以山椒凤爪,奇迹居然就这么出现了,浑身上下都有了力气,高原教科书的作者要是知道还有这个偏方肯定会把我摁进厕所里暴打一顿……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天真的倒霉不断,和我难得高反的大脑同步,太阳能电池板故障不发电了,2万毫安的充电宝冻得电力归零,没发几条短信的北斗也电量指示飘红报警,手机自然是低温关机,连备份了两根的数据线也居然全部坏了,几乎完全和后方失联,我勒个去!



更不开心的是晚上,尼玛团队各巨头一致反对我明天把氧气运往还未准备到位的7200米C3营地,怕被偷走偷吸、怕被暴风卷走、怕被雪崩掩埋……总之各种不同意,建议我过一至两周等营地建好后再单独来一次C2,和夏尔巴们一起运氧气上到C3去,那怎么可能呢,多一次体能的巨大消耗,也多一次通过冰川的风险,距离冲顶越近身体也越难以恢复,



怎么办?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高反初愈的脑子正费力的低速旋转之际,有队友为我惋惜,有队友为尼方辩解,甚至有队友直言别想那么简单,全世界想用这种攀登方式的人多了去可有几个能实现的?一时间四面楚歌老火万分……想起自己多年的梦想,想起家人对我自力攀登的坚定支持,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有什么险阻不能排除,外国人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人为什么就不能尝试一下?一瞬间豪情澎湃、壮怀激烈,当年穿越大羌塘时多少困难也绝不撤退,最后促使团队大获成功,不就是一个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奇迹吗,当兵的岂有那么容易轻言放弃!慷慨陈词一番后继续坚定了信念,转身回帐沉沉睡去……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第27天:4月25日    晴

   


一夜风雪,半夜醒来转辗反侧,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之下,胸前睡袋被呼出的水汽结成了一片冰渣,下巴搁哪哪难受。不是天气太冷睡不着,而是娘要嫁人心不甘啊(8000米海拔有氧便是娘),怎么想都不愿就此放弃自力攀登的计划,想来想去想了半天最后定下决心,明天照干不误,带上铁铲绳子把四瓶氧气捆一起埋起来,丢了大不了还剩两瓶备用氧气再买上两瓶,凑够了继续上!主意一定胸怀一畅安然睡去。



一早醒来拿起包到餐帐就往里面装氧气,也不多废话一边问夏尔巴要铲子和绳子。看到我这个二愣子心意已决,他们只得跟老板汇报。尼玛让我接过对讲机说话,我谈了自己的打算,他说上面丢了就再也买不到了,只允许我带两瓶上去,两瓶跟没带一样,下回冲顶时再背两瓶氧气和所有露营物资那太累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说好带一半也就是三瓶上去,留一半备用,这样最低需求有了保证,大不了C3晚上不吸氧还能保证有氧气冲顶,将在外王命有所不受,尼玛拿我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但是还有一个条件:到达C3的速度不能慢于其他徒手攀登的队友,否则取消我继续自力负重攀登的资格,我痛快的答应了。哈哈,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细心的嘎德玛让我拍下每瓶氧气的编号以防万一。开开心心的装了三瓶氧气,又往包里塞进佳宝一体炉、气罐和所有食品饮品药品充抵一瓶氧气的重量,下次冲顶时可以少背一些。

发表于 2020-6-30 09:37 显示全部帖子
  


旗开得胜、斗志昂扬,一扫昨日的郁闷和阴霾继续踏上征程,很快就穿过高C2、跨越冰塔林,装上冰爪。        



好景不长,随着高度不断攀升,到达海拔6500米左右,为了不落后于轻装攀登的队友们,有点心急而刻意加快速度的我节奏没有控制好,加上缺氧和负重的双重压力下,四肢开始出现空洞发麻的不适反应,特别是右手右脚酸麻感非常明显,只好放慢节奏加大加深呼吸的频度并且走一段就停顿休息,这才慢慢调整了过来。重新找回节奏和状态,到后面每步两呼吸的节奏走得很舒服,渐渐超越了善瑜以外的所有队友来到洛子壁下。

发表于 2020-6-30 09:38 显示全部帖子
  


和大漠描述的以及照片中的弓形线路不同,今年的线路是600米直上,抬头一看就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好高好陡啊,而且因为是刚刚开好的路线,冰壁上几乎没留下什么脚印,不像C1到C2间那个才30多米高的冰壁已经被无数人踏成了两行冰洞了。



来到洛子壁下观察完毕凝神聚气,沿着五、六十度左右的冰壁一路上行,踢冰蹬腿挺腰拉绳推上升器,重负之下颇为吃力,几步一歇如龟爬蚁行苦苦坚持,特别是过了7000米以后更是浑身无力、举步维艰,可以说是每步三喘、三步一歇。高空中风云变幻带来的是炙热的阳光和刺骨的风雪轮流交替,快了一身汗喘不过气来慢了浑身发冷让人苦不堪言!



一道又一道的悬冰坎无穷无尽,看到队友们纷纷放弃返回,心里也十分的焦急,担心慢于队友被取消资格,更担心氧气运不上去前功尽弃。一路咬牙苦苦支撑并给自己打气,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和善瑜、大漠三个来到了7200米的C3营地下。这里果然是一个大斜坡,厚厚的冰雪覆盖下到处挂满了往年凌乱扭曲的帐篷破布好不凄凉,累的老眼昏花的善瑜把它们看成了一具具遗体。

发表于 2020-6-30 09:38 显示全部帖子
  


营地内各家队伍用竹条和绳子将之分隔好似小牧场一样以示势力范围,苦逼的是我们七峰兄弟公司的地盘还在百八十米外斜上方最右上角处,四个夏尔巴正在挥铲苦干平整营地。



看着那俩家伙一屁股坐下来吃喝拍照尽享胜利成果,我只能苦笑着挂着安全绳继续拔高,两步一歇三步一停好不容易才把十几公斤重的氧气物资交到纷纷竖起大拇指的夏尔巴手里。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