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380

主题

西南

梅里北坡反穿记

查看:13870 | 回复:18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转经道上的太阳  



反穿梅里北坡的前两天,着实把我累了个半死。从“茶马古道梅里段”国保碑(海拔2155米)出发,我们逆梅里水而上,用了几乎整整两天才攀上海拔近4800米的说拉垭口。狂风不止,我们又快快撤到前方的小草甸。


尼玛牧场,攻略上它叫这个名字。这里有四座蓝色彩钢屋顶的石砌牛棚,此刻却无人在家。我们推门走进一座小屋,正准备打扫干净,“嘟嘟嘟”的摩托车声越传越近。一位身形魁梧的藏族大叔停在门口,原来继续通往山下的这条路已经能跑摩托了。





说拉垭口两侧的红色山峰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大叔就是牧场的主人。一番招呼,他打开另一座小屋的铁门。“可乐,6块;方便面,8块……”竟然是小卖部!海拔4489米的小卖部!刚下垭口、进入西藏就有小卖部!这价格更是——要知道在飞来寺的川菜馆买一听可乐,就要10块钱。


“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是朋友……看都有合影了……”我呲溜溜地吸着泡椒牛肉面,朋友还在跟藏族大叔侃大山。“名字?我叫尼玛!”原来尼玛牧场就是尼玛的牧场。而藏语的尼玛,可是“太阳”的意思呢!





尼玛大叔的小卖部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夕阳将至,“太阳”踩着摩托,回到了几公里外的村舍。这一夜我们因牛棚的庇护睡得格外暖和。清晨屋外的一阵阵脚步声将我们惊醒好几次,伴在其中的还有藏语的谈话、脚腕的铃铛、手机的外放……


这些人是行走在梅里雪山外转经道上的藏族信众。我们在前两天曾遇到好几队拖家携口的转经者——他们竟只用5天时间便走完150公里的外转!而从“太阳”牧场到国保碑,这段茶马古道梅里段正是梅里外转的最后征程。





曲宗,外转经道上的一处殊胜宝地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杜鹃花和雪兔子


今年不是梅里雪山的本命年羊年,但也疏疏拉拉有人转经。不过我还是等到2027年下一个羊年再来转吧!毕竟针对我们汉人的梅里路书,提起外转都是十几天的行程;也只有本命年,沿途才有充足的食宿供给,我们才能放心地轻装走起。


告别尼玛牧场,梅里北坡的反穿离开了转经路,一头扎进漫山遍野的杜鹃灌木丛。10月不是杜鹃的花期,但这一带高山杜鹃的林野之大,已让我浮想联翩——这可相当于雨崩神湖(梅里南坡)杜鹃的十倍,若逢姹紫嫣红,该是多么的良辰美景奈何天。





狮子座雪峰的冰川末碛湖,被杜鹃林环绕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不必等下一个羊年了!获取了相关信息的我爆发职业病,设计起明年6月的“梅里西北坡的杜鹃路线”。察瓦龙乡、扎然村、莫得村、叶隆普牧场、尼玛牧场、来得村……可以用越野车、摩托车和徒步串起,若是抢到牛棚还可以不背帐篷了呢!


想归想,实操难度还是过大,咋咋舌容后再议吧!我也在这番对花海的憧憬中,走出了杜鹃林的绿色海洋,步入海拔更高处的高山流石滩。迷雾重重、山路迤逦,乱石散落在坡地左右,但我再度警觉起来——寻找“精灵”的时候来了。





高山流石滩的小路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水母雪兔子!(说来有趣,这是今年继独山水司楼后,我又一次无意撞到网络热点。)枯萎的雪山报春、清冽的七叶龙胆、醒目的单子麻黄、精巧的蓝钟花、烂漫的景天……一遍遍扫描流石滩,我甚至将绵参错认,但仍旧和“精灵”无缘相见。


冲刺5188米滇藏垭口的碎石山脊路,是反穿最艰难的征途。或手脚并用,或三步两滑,我一次次卸包小憩。气喘吁吁之际,一只洁白的水母雪兔子在脚边探出头来。它还是未成年的模样,花序都没有成型,肉乎乎的小爪子仰天捧出,伸懒腰一般期待长大。





幼年的水母雪兔子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从冰川回到森林



就这样,从仙人掌茁壮成长的干热河谷,到雪兔子隐匿的高山流石滩,我们耗费了区区几天时间,便完成了一场神奇的穿越。从澜沧江到怒山,这里是云南版图最狭窄的地方,但其间蕴藏的变化也是最最夸张的。


翻过滇藏垭口,我们回到云南,遇见了一批批趁着国庆假期前来徒步的户外团队。他们多为四日行程,围绕梅里北坡的坡均峡谷走一个环线,冰川、流石滩、森林、草甸、峡谷……如此美景也能尽收眼底。





树洞里生出小蘑菇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天公不作美。今年“十一”期间,梅里雪山多为云雾缭绕的天气。但若隐若现的冰川却拥有国画风韵——随着云雾跌宕起伏,黑白基底的冰川线条瞬息万变,描、攒、泼、颤等技法无所不用其极。


幸运地在海拔4700米处看到一场“冰川秀”,我们快速下撤海拔,穿过如诗如画的坡将营地,重新行走在古树青苔的森林深处。西南花楸是秋季最早的信使,已经泛红的羽状叶子将山林点缀得格外生动。





西南花楸,滇西北秋季的明星树种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已经到了雨季的尾巴,但仍有各式各样的野生菌从泥土的各个角落钻出。鸟鸣啾啾,泉水叮咚,偶尔还有亚贡村的村民赶着一头头骡子,将别人家的行李驮上驮下。天色渐晚,我不得已在林荫下方又扎了一夜营。


早上的森林总让人格外愉悦。烧水滤了一杯挂耳咖啡,我顺口将What a wonderful world的歌词改了改:


...What a coffee lover!


Robusta, I could accept.


Arabica, I would prefer.


If I have a choice, Ethiopia Hero...





溪谷咖啡


发表于 2020-11-10 11:14 显示全部帖子
  




番外:梅里再向上



梅里雪山向北不远就进入了西藏。我们在进山前,去那里的小镇盐井住了两晚,打卡知名的澜沧江古盐田。我们还遇到几位要从盐井上山的“强驴”——原来这两年声名渐起的他念他翁穿越就在这一带,怒山的北段便是他念他翁山脉。





绿色的加达村,红色的古盐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