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8889

主题

文字闲聊

宝宝的日记——可可托海游记

查看:8506 | 回复:21
发表于 2010-10-19 21:27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sbjepgy 于 2010-10-19 21:33 编辑

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今天生平第一次做驴友,在崇山峻岭中住宿。白天坐了一天的车,重走了我七月份的北屯之路,然后继续向东行,一直到可可托海。八点左右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再也走不动的地方了,领队让全体A线队员徒步前进。山里的八点钟天已经黑了,我是第一次当驴,全无户外经验。最糟糕的是我没有头灯,我开始不明白,走在路上明白了,黑灯瞎火的没有灯走不了夜路。幸好有老驴们的照顾,深一脚浅一脚的步行了近两个小时,到达宿营地点。我根本就不知道周围的地形,只是知道在河边扎的营。
   这一路上崎岖不平,时而额尔齐斯河在我的右侧咆哮,时而在我的左侧咆哮。我小心翼翼的过桥,上坡,还是几次踩进了过脚腕的水里。
   在帐篷里吃面包,被驴友叫去喝热粥、热紫菜汤。有人还喝起了小酒。而我的思绪难以停止。



菩萨蛮·阿山额河呤

深山日落时更早。停车负重上山腰。
抬头星满天。步疾催人眠。
山涧伴呜咽。松涛随风曵。
阿山来做枕。额河当被拥。

驴友十七人,于2010年10月1日晚由老毛子庄进入西沟,翻越可可托海大环线。是夜扎营于沟底,余偶得之。
宝宝

下图为可可托海附近的可可苏里湖照片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10-19 21:52 显示全部帖子

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今天生平第一次做驴友,在崇山峻岭中住宿。白天坐了一天的车,重走了我七月份的北屯之路,然后继续向东行,一直到可可托海。八点左右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再也走不动的地方了,领队让全体A线 ...sbjepgy 发表于 2010-10-19 21:27 [img]http ...

2010年10月2日 星期六
    领队游戏犯了个错误,昨晚带队进错了沟,因为天黑没有发现,所以第二天肯定走错路了,多爬了两个达板。
    天亮的时候,游戏叫醒了大家,准备吃早饭。起床后我发现我们夜宿在山间的河边,周围环境异常优美。因为我是新驴,全无户外露营经验,驴友白云昨晚借我头灯使用,才勉强支起帐篷。早上做饭也是毫无经验,手忙脚乱地完成了早饭。
    大约八点三十分左右,全体队员整装依次出发,沿着河边的马道向大山深处进发。第一次这样旅行,我的心情格外激动,撒开了脚丫子从队尾向队头追去。因为天亮了,我可以仔细打量其他队员们的装备了,我竟然发现我跟他们格外不同,除了头灯外,他们的装备我竟都没有。在行军途中,队友们互相熟悉起来。原来他们基本上都是老驴了,新驴只有我和蟑螂。不过蟑螂的发小红薯也在队中,已经给他配齐了装备。老驴们建议我找个棍子当拐杖,怕摔倒受伤。我见他们表情严肃,也只好照做了,在山间的草地上捡了一根粗细刚好的棍子,用小刀把粗点的一头的树皮削去,算做手抓部位了。
    就这样我们沿着河水一路向上,走在游戏发现的马道上。只是马道已经变得很窄,有时还会消失,游戏不得不去寻找新的马道。我一直跟在领队游戏的身后,主要怕掉队。两个小时后,领队游戏的话被验证了,体力弱的队员渐渐地落开了很远,有时不得不停下来收队,等待后面的队员跟上来。老驴加州在最后收队,督促和陪同落下来的队员,不让他们走错路。需要说明的是老驴并不是因为年龄大而叫老驴的,是指户外经验的丰富程度。开始我以为游戏是八零后,收队加州应该比我大几岁,后来才知道,游戏比我大几岁,加州比我小两岁,但他们都是老驴了。
    当山间的溪水渐渐地消失的时候,我们上升的高度也越来越高。顺便说一下,出发后不久,便遇到了另一队石河子的驴友也在这条沟里安营扎寨,他们尾随我们进了大山。当树林消失的时候,我们看见山腰以上的雪线,游戏要我们沿雪线翻上对面的达板。这时候我仍然没有意识到我要面对的问题,直到我踩上雪线后才发现。其他队友穿得都是徒步鞋,而我却是普通的运动鞋,属于旅游鞋之类。我根本踩不住雪,只能踏着别人的脚印向上爬。即使是这样我也摔了好几跟头,幸亏还有根木棍。是我把这次徒步想得过于简单了,我没想到我们会走雪地,而我的鞋是两层网状的布缝制的透气旅游鞋,踩在雪上不就等于光脚踩着吗!幸好我踩着前面领队的脚印,登上了达板。
    大约下午3点到4点之间,我登上了这座达板,但游戏告诉我们这不是我们所要翻越的风听雨达板,根据GPS显示,风听雨达板应该在我们对面那座山峰的后面,所以我们必须下到山脊处,登上对面的那座山峰。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山上,山下全是雪,这如何能过。
    在山顶休息吃饭时,我们发现了尾随我们进山的石河子驴友,只是他们并没有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来,而绕山而行,直奔风听雨达板方向而去。
    山顶上没有水,只有雪,而我们随身带的水基本上也用完了,所以只好支起炉子,融雪做饭。红薯体力很好,和我一道登上了山顶,但他的发小蟑螂却还在雪线上慢慢向上爬。而红薯的气罐却在蟑螂身上背着,没法烧水做饭,我将我的气罐借给红薯使用。当我和红薯吃完饭,喝着热水时,蟑螂才上来。
    山顶上迎着太阳的一面很热,背着太阳的一面很冷。我换上了毛衣,加了一条线裤,把鞋子和湿袜子放在石头上让太阳晒干。
    下山的时候也很困难,跟上山一样,山上满是积雪,我只能沿着前面人的脚印前进。绕过山梁的时候,在山的背面,积雪竟埋过脚脖。这时候,队员们的距离拉开得更远了。我算是体力相当好,跟上了前面开路的游戏和白云。此外几个库尔勒来的驴友也是走在了第一梯队当中。游戏跟我们说对面的那个山峰就是我们要翻越的风听雨达板,他想从山腰斜切过去,让我们原地待命,如果能过去就跟着,不能就下去到山下的雪线上。
    游戏去开道了,我们在山顶待命,这时候,加州跟了上来。他跟白云的意见都是下到雪线上去,已经七点了,我们必须在太阳下山前下到雪线上去,否则天一黑就全完了。此时游戏在山腰上也斜切不过去了,喊话让我们下去。我们开始了下山的过程。这一路更糟糕,我几乎是在堆着雪的石头上爬了下去。
    终于我们下到雪线上的缓坡,这里是草甸,下面是冻土,上面满是积雪。游戏的意见是直接翻过风听雨达板,在风听雨达板下面安营扎寨。但加州和白云反对,加州说游戏在一个小时内爬上达板是可以的,但其他队员做不到,就算是游戏爬上去了,达板对面的情况还是个未知数,马上要天黑了,我们只能在这里扎营了。最后游戏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决定在雪地里扎营。
    我到达雪地的时候,已经快冻僵了。白云教我如何在雪地里扎营。我学着她的样子,把积雪中踢开,勉强支起帐篷。消灭日本和跑跑烧好了普洱茶让我喝,几杯热腾腾的普洱茶下肚,顿时身上的寒气少了许多,我缓了过来。洁米大哥在我旁边扎帐,发现我的帐篷很薄,不象是防寒帐篷,便邀请我与他混帐。
    这一晚我是彻夜未眠,我感到全身寒冷。洁米大哥一摸我的睡带,告诉我这种睡带太薄,他们用的是羽绒的,晚上很保暖。洁米教我如何在户外保暖,让我把防潮垫一头向上卷,护住头,这样可以防风。此外把羽绒服脱下来盖在身上,要比穿着睡更保暖些。我一试确实如此,是比刚才暖和多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感到身下很冷。半夜四点钟的时候,突然想起白云扎帐时说的:要是身子下感觉冷,把背包垫在下面,可以防寒。于是我照做了,果然身下的寒意少了许多。这一晚不只我没睡好,帐外其他队员也有彻夜未眠的。  


队友飞翔拍摄的石河子驴友的照片,10月2日早上向山里出发不久便遇到他们了。

开始了向山里的征程

  向雪[url=http://www.klmybbs.com/viewthread.php?tid=429368&extra=&page=2#zoom]
线靠近时的照片




到达雪线时的照片

发表于 2010-10-20 09:1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冯镘而 于 2010-10-20 09:20 编辑

欢迎新朋友~

很不错的游记

可惜,片片看不到哦
发表于 2010-10-20 14:05 显示全部帖子
8错8错
发表于 2010-10-20 18:00 显示全部帖子

欢迎新朋友~很不错的游记可惜,片片看不到哦冯镘而 发表于 2010-10-20 09:19 ...


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早上八点左右队员们都已经起身拔营了。游戏要求我们登上风听雨达板后,在达板下吃早饭。经过寒冷的一夜,我的睡眠没有补充好,再加上不会打包,所以每次出发都是最后一个才准备完的,这次也不例外。但我很有毅力,在一个小时左右的登山过程中,我渐渐又赶了上去,又是第一拨登顶的队员。在达板上看风景,格外美丽,此处是海拔最高点,有2900多米。站在达板上,向山谷的拐角处张望,有人说那个山谷的尽头就是两河口。
      人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确实如此。别看我上山挺快,可是下山却有点跟不上了。老小大哥下山走的飞快,让我格外惊讶,我想加快,却很容易摔着。加州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跟我说要走之字型,斜着下山才行。我这时才发现老小大哥是侧身下山的。刚才我还很惊讶的,这个叫老小的,其实年龄上是老大哥的队员,如何能超过我?我还记得他说他是平足,行军有劣势的,而且年龄比我大了一轮有余,原来是有窍门的。
      11点左右,全体队员已经到达达板下的一处缓坡,并且找到了水源。大家在此处休息吃饭。此时经过一天一夜的徒步,十七个队员已经很熟悉了,彼此不再拘束,开始了聚餐。我才发现他们的伙食比我棒多了,我只带了面包、香肠和方便面,而老驴们几乎什么都有,有熟食、生食和蔬菜,他们的包里几乎是百宝箱,想拿什么就有什么。经过聚餐后,我都不想再吃自己带的食物了。
      中午的时候,我们已经下到了风听雨达板下的林地了。这时候关于走那条路发生了争执。游戏坚持要爬林子边的另一个达板,因为他的GPS定点位置在那个达板之上,在游戏打印的影印地图上标注的是4号达板,在4号达板之前是5号达板,而5号达板的尽头就是两河口了。白云和酒歌这两个老驴的意见是走林子下的马道,白云和酒歌都发现了马道。但游戏坚持要上达板定位。我们的约定是必须要服从领队的意见,白云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大家只好跟着游戏向4号达板翻越。
      其实我越来越愿意多听听老驴们的意见了。有个成语叫老马识途,这些老驴们户外经验非常丰富,他们的意见一定没错。昨晚在翻最后一个达板时,蟑螂他们落在最后的队员,没有跟着我们翻达板,反而是跟洁米大哥开辟的新路绕山而过,跟我们会合的。我下山时,回眸身后,他们才刚刚下到谷底,而我到雪地时,刚开始扎帐,他们就赶到了。蟑螂他们和很轻松的赶上我们,说明洁米大哥领的路更好走。
      当我们翻过了4号达板,游戏找到了GPS的定位点,决定再向5号达板斜切过去。这次由加州和白云探路,游戏在后收队。路是越来越不好走了,先前我还可以根据马道上的足迹来判断方向,可是后来马道消失了,最后连不多的积雪和泥地也消失了,我失去了加州和白云的脚印,而且山前的石头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了。回身看看游戏他们,跟我距离也很遥远,我失去了方向,不知是如何是好。
      在我有点着急的时候,我听到山下外面的世界的声音,原来他们三个库尔勒的驴友从我下面的羊道上过来。我急忙向外面的世界会和。此时游戏让我向上,我大声问外面的世界,看到探路的加州、白云没,他们是向那个方向走。外面的世界说他们也向下去了,看来向上是没路了。我也告诉另一边的游戏他们,向山下的林带靠拢。
      此时我们面临的情况跟昨天有点类似了,我们必须找到下山的马道,找到水源地才行,而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太阳一但落山,只能在山上过夜了。
      大家会和在山上的林带间,因为在林带间队员必须紧跟,要鱼贯而行,否则会丢掉的。游戏和白云在前寻找马道,我紧跟在他们身后,可是总有队员体力不行,队伍拉开的距离太大了。每次蟑螂都在最后了,他是新驴,背包又重,体力上显然有点不支了。游戏想把蟑螂的帐分了,减轻他的负重,但蟑螂坚决不同意,表示一定能跟上。
      在山间的林子里找马道并不容易。游戏和白云两个老驴一左一右,分别在两边探路,终于找到了一条羊道。他们是根据粪便来判断是羊道还是马道牛道。因为白天牛羊被赶上山吃草,晚上又被赶下山喝水,所以顺着羊道和马道一定能下山。在一个多小时的搜索过程中,游戏他们发现了一条一米宽的道路,这让我们兴奋不已。游戏戏称为金光大道,并且放起了音乐,这说明我们已经找到了下山的道路了。
      在七点半的时候,我们已经彻底下到了谷底,找到了宽宽的马道了,并且咆哮的山涧就在我们身边。在一处可能是林业人员扎过营的地方扎下帐篷,决定好好休息一下。
      晚上开始了灯光晚会,大家聚在了一起,打开了头灯和露营灯,吃饭,讲故事和做游戏。跑跑炒了一个土豆片送了上来,这是在山里面难得的一道菜。大家一醉方休。



在雪线上扎营时的照片
发表于 2010-10-21 13:11 显示全部帖子

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早上八点左右队员们都已经起身拔营了。游戏要求我们登上风听雨达板后,在达板下吃早饭。经过寒冷的一夜,我的睡眠没有补充好,再加上不会打包,所以每次出发都是最后一个才准备完的 ...sbjepgy 发表于 2010-10-20 18:00 [url=http://bbs.8264.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0301490&ptid=548597][img]h ...

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经过一夜的休整,早上体力都恢复的不错,我是睡得非常好,而且在雪线以上,晚上没有雪线上的那种寒意了。在17个队员中,冰川是第二次走大环线了,上一次了是在07年,由我的同学甲鱼领队。那次他们遇到了极端天气,雨雪交加,不得不撤到了沟底,在泥水中前进,据冰川说他极端疲惫的状况下,不得不丢掉他的帐篷以减轻负重。
    早上在事理背包的时候,戈壁大风跟我说我的背包装的不对,背包的最底层应该是睡带仓。我也一直觉得自己装的不对,我的帐篷的外带已经在第一天的时候被山上的石头剐破了。我的包背着一点都不舒服,左肩头已经痛到骨头里了。跟老小说的重量全在腰上一点都不一样。这说明我的装备有问题,肯定不是用来登山徒步的。而且今天我的鞋已经被踩塌了,露出了鞋里的棱角,直接扎在了我的脚板上,好痛。
    不管怎样,所有最艰苦的旅程已经结束,开始了最美丽的风景了。早上十点,全体队员出发,向两河口进军。我们沿着河边的马道前进,沿途风景秀丽异常。从风听雨达板翻过后,我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景致,高山夹道,河水奔涌,密林遍布,红的桦树,绿的青松,所有都掩映在青山、绿松、红桦之中。向下看是碧水一条,在狭窄的山石间形成激流,在舒缓的地方形成绿宝石一般的颜色,真是美极了。此时我不由的想起一句话来:无限风光在险峰。经历了危险的达板之后,在精疲力尽之后,终于找到了一片乐土。这片乐土远离尘世,在人迹罕至之地,没有污染,没有操杂,只想停止下来,让一生都在其间,从此不再返回城市。我都有要是死也要死在这里的想法了。虽然是千辛万苦走到这里,所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中午的时候,我们抵达两河口。所谓两河口是两条河汇和处,这就是有名的额尔齐斯河,一直流到北冰洋。从密布的丛林中,突然看到了空阔的地方,眼前豁然开朗,大片平整的草坪显现在眼前,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当我们走在两河口的草坪上时,意外的又遇到了石河子的那帮驴友,他们一行十五人,七女八男,再次碰到了。石河子驴友告诉我们:他们在风听雨达板下扎营,早上拔营时,在密林中看到我们登上了风听雨达板。看来他们虽然是尾随我们进的山,但没有走错方向,直奔风听雨达板而去,所以在我们之前翻越过达板。但是他们的领队在到达两河口时,却选错了方向,向两河口下游而去,想找桥过河,而两河口下游是没有桥的,走到尽头则是悬崖,所以他们在找不到路的情况下,只好返回两河口,就这样我们才会遇到。游戏告诉他们的领队,不必淌过河去,那样有危险,在两河口的上游两公里处,有座桥,可以过河的。这样两队人马在两河口合了影,一起向两河口上游的桥出发。
    当我们再次经过两河口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接杀向温泉,打算到那儿吃午饭,听说那儿有拌面。石河子的驴友则停下来休息吃饭。
    当我们经过一处牧民休息的营地时,看见一孤身一人的背包客坐在牧人已经撤空的木栏里吃午饭,那小伙子是从温泉过来的,据他说大约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此时已是4点左右了。大家听了后精神十分振奋。
    下午5点半左右,我们终于到了与C线队员会和的地点温泉了。当我听到推土机的声音后,才确信我们已经到了有人烟的地方。过了温泉前的那座桥,就是温泉了。我们老远就看见C线队员了。这一路真是艰辛。
    在温泉吃过拌面后,大家各自扎帐休息,等待晚上的狂欢。石河子的驴友也经过了温泉,他们并未停下,而是直奔神钟山而去。晚上八点时分,那个孤身的小伙也返回温泉,他说他有点怕了,毕竟是一个人,如何敢进深山老林,所以返回温泉扎营。其实温泉很小,地方并不大,只有几户牧民在此经营餐饮住宿。这里是可可托海最里面的景区了,水泥路只铺到这里而止了。据说在07年以前,连水泥路都没有。我们商量了下明天的行程。明天可以步行8到11公里到达钟山,然后可以选择坐区间车到景区大门口,这一段有二十多公里。我们背包由游戏找车微型车明天送下山。这样我们可以轻装前进。
    晚上的狂欢非常热闹,他们在饭馆整了不少好菜,我真不知是如何炒出来的,看来C线队员的食物非常丰盛。大家一起谈了谈感受。游戏说我创造了一个新记录,没有装备也能走A线,而且是一双旅游鞋穿越可可托海大环线。很多人都喝醉了,半夜里我醒了,发现洁米进帐后没有拉上帐篷,可能是喝醉了。

发表于 2010-10-22 00:25 显示全部帖子
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经过一夜的休整,早上体力都恢复的不错,我是睡得非常好,而且在雪线以上,晚上没有雪线上的那种寒意了。在17个队员中,冰川是第二次走大环线了,上一次了是在07年,由我的同学甲鱼领队 ...sbjepgy 发表于 2010-10-21 13:11 [url=http://bbs.8264.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0309071&ptid=548597][img]htt ...

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
    早上八点左右,一辆微型小车上来,把我们十七人的重装送了下去。在草原人家饭馆吃了一顿汤饭,十点出发了。今天是最轻松的一路,全是水泥路,是可可托海的景区内。我是一路信步而下,路过神钟山,在石门外决定坐区间车下去。路上过来时,大风给我讲了些徒步装备的知识。
    当我在景区大门口等其他人时,半个小时内,绝大多数人都坐区间车下来了,只剩下库尔勒的三人走下来。中午时分,我们从朴德欢的车到达可可托海镇,安顿好住宿问题。出去在一家额河人家吃石锅,参观三号矿坑。回住处,我忍不住睡了起来。
晚上七点半左右,开始了聚餐,我也起床了。我给大家烤肉,整了不少菜,可惜肉太少,不能尽兴。


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早上坐上车开始了回家的旅程。午饭在北屯吃的,我第二次在四十九丸子汤吃饭了。这回是司机朴师傅请客。以上人名均是网名,真名不知道,只我一个用的是真名。晚上八点多到家。





破阵子·翻山越岭为那般

白云殷勤探路,青松为我出行。
风听雨做门槛石,马头琴响采药声。
那管山高疾奔,无论豺狼皆惊。
雪山见我把路让,大石不敢身前挡。
脚踩阿山上。

宝宝翻越可可托海大环线后得
2010年10月8日
发表于 2010-10-22 22:48 显示全部帖子
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    早上八点左右,一辆微型小车上来,把我们十七人的重装送了下去。在草原人家饭馆吃了一顿汤饭,十点出发了。今天是最轻松的一路,全是水泥路,是可可托海的景区内。我是一路信步而下,路 ...sbjepgy 发表于 2010-10-22 00:25 [url=http://bbs.8264.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0316580&ptid=548597][img]http: ...

2010年10月9日        星期六
    可可托海非常美丽,比事先想象的要美的多。08年的秋天就想去,可惜没有去成。第二年又是BL,不随人心。直到今年,终于在十一去了可可托海。虽然一路上辛苦万分,但风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在雪线上的达板,鸟瞰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群山巍峨,山谷蜿蜒,直到目光的尽头。新疆的这种高山特色非常的明显。山谷的沟底是奔涌的溪水,时而激流勇进,时而舒缓温柔,有时象是交响乐,有时象是小夜曲,时而亢奋,时而催人入眠。从河岸边向上的山坡,便是广袤的森林,以松树和白桦居多。据说十月秋季正是最美的季节。山里的颜色是色彩斑斓,溪水击打着山石,泛出了白沫,在平缓的地方,河水又是婉如处子,静谧之中透着幽蓝和祖母绿。秋色使得桦树变成了黄的、红的,可是青松却不理会秋天,依然翠绿如前。此时群山便是披上了一条彩裙,艳丽照人,犹如少女起舞一般。山腰以上,林带的上面便是一件雪白的披风,象征着纯洁与高尚,婉如哈萨克姑娘的装扮一般。这山,这水,这林子,这雪峰,全都留在了我的心里,永不忘记。
发表于 2010-10-22 23:17 显示全部帖子
路过----------
发表于 2010-10-22 23:17 显示全部帖子
{:4_11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