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9159

主题

沈阳

三探弟兄山,别样的体会

查看:20310 | 回复:62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海亮人生1 于 2018-8-1 15:54 编辑

       沈丹线草河口站不远有座兄弟山,还有一个弟兄山镇,网上我没查到兄弟山攻略,看来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野山,驴友也很少涉足。兄弟山到底啥样呢?我往群里发个帖,只有三人愿跟我探秘去。
       大雪后一个阴蛊喇几的早晨,四人草河口站下车,问道摩的师傅,他说这旮沓没兄弟山,倒是沈阳驴友常到冮草山城去,传说是唐朝大将军薛礼征东时的圈马场。不一会儿,坐他摩的到了李家堡子的山脚下,道边一块蓬头垢面的石碑上刻着“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冮草山城”,一打听兄弟山还在群山里头呢。一回身摩的没影儿了,兄弟山师傅不兄弟嘛。无奈一路踩雪窝儿爬到山顶遗址:城墙差不多两人高,五六米厚,都是用石块石片堆砌的,有的垮塌了,大部分都还好,绵延于高高低低的山梁上,有两三公里长。出了山城,走过莽莽苍苍的松林,穿越亭亭玉立的白桦林,到了虬枝乱蓬蓬的柞树林子,遇到一位砍柴的白胡子老爷子,老爷子告诉我兄弟山不叫兄弟山,叫弟兄山。可地图上明明写的是兄弟山嘛,但我没跟他叫知儿。他指着正前方:天尽头儿,阴云飘忽,逶迤腾挪的群山之巅冒出双峰,鹤立鸡群,高峰圆咕咚的,矮峰也圆咕咚的,灰不炽燎的,乃是一副阴沉、狠叨叨的样子。“看准绳了,那两个山头就是弟兄山!”我目测其直线距离三四公里,位于正东方向,峰下横两道岭。我端起相机,“咔咔咔”拍下了弟兄山主峰。
       当这张照片置于二次探秘弟兄山召集帖首的时候,已是早春二月底的事儿。平均年龄五十多岁的九人走出草河口站,站外窄巴巴的街上泥里拐杖的,脚下“偏激偏激”响,我们坐摩的到庙沟村。村里三三俩俩的行人看稀罕物一样地盯着我们,我停下脚步打听道儿,一位抱小孩的大嫂好奇地问:“大兄弟哪旮沓的?弟兄山有金子咋的?”
       我稍愣神儿,认真地说:“沈阳来,这地儿空气好,森林好,就金子嘛。”
     “庙沟人往沈阳跑赚钱,沈阳人往山里跑花钱,都在理哩。”大嫂笑道。
       她送我们到山根底儿,反复交待山垭口那棵最高的大树下往左拐见道走,下梁子看到三户人家再打听。到那棵大树下,我回头还看见她举着孙子的小胳膊在招手,眼睛有些湿润,弟兄山人真弟兄哩。
       如大嫂所说,也印证了白胡子老爷子说的,我们翻岭上岭,走上往东南方向延伸的毛道儿,几小时后眼里就出现了一高一矮的双峰轮廓,紧赶快走到双峰对面的山梁子。两梁子对恃,相隔一条宽三四百米的v型沟谷,红褐色的枯叶从脚下一直铺到谷底,铺到对面的山坡上,高高的、直杪杪的落叶松从眼前一直延伸到对面的山半腰上,树干间隙是袒胸露臂的大石砬子,密实的松树华盖挡住了山顶,看不清弟兄山主峰真面目。我绕下一堆石砬子,到了红褐色石壁下,石壁高有二三十米,像一堵城墙黑压压地倾过来,令人喘不过气儿,肚子里也“咕咕”叫起来。正面无路可攀,右面是齐刷刷的断崖,崖下就是对面山梁上看到的v型深谷,石壁左边是六七十度的陡坡,是一片密密匝匝的林子,也许能从左侧爬到弟兄山正面去,也许能看清楚弟兄山的全貌。突然,一股东北风从左侧沟谷爬上来,我心一揪,想都不想地脱口而出:“撤,回草河口。”正巧和庙沟村一位大妹子坐摩的去火车站,她快言快语地告诉我们:弟兄山里野菜多得挖不完,晴天登顶还可以看到凤凰山,半山腰还有一个神仙洞,从来没有人走到头过,这些又都成了萦绕我脑海挥之不去的迷。
       6月10日9点半,哥六个在草城西沟村头下了微面,凉丝丝的细雨扑洒在脸上,绿树、青草更显得干净、透亮、鲜翠,没人犹豫穿上雨衣上路了。上次是从庙沟往东找弟兄山,这次是从草城西沟往西找弟兄山,好在哥们手机信号杠杠的,gps导航我们跨过小溪拐向一条有两道车辙的沙土路,其实沙土路几乎被青草覆盖了,但两道大车辙印儿清楚可见,到一户老房子没了。老房子门窗洞开,无人居住,于是沿屋子左侧毛道儿上岭,手机导航信号时断时续,我的电信手机干脆没信号,气得我大叫“中国电信不可信!”半个时辰后,顺道下了岭,一群牛拦住了路,正巧不知道咋走呢,牛倌告诉我从前面的山垭口上去,再切到沟里道上,叮嘱我们别走牤牛砬子,雨天不好爬。牛倌还把削得白亮亮的羊角杖给了一哥们。
       到山垭口回眸:远山像一条条苍龙摇身摆尾,峰峦与天空呈蓝汪汪的氤氲,近山也铺上了绿毯绿得无缝无隙,沟谷也绿得如行云流水,脚下踩倒的蒿草冒出绿汁儿,墨绿色的牛粪冒着热气儿。从山垭口爬上去,密林参天,枝繁叶茂,高大的树冠像撑起来的一把把雨伞,只听雨声不落雨点儿,一地金黄的松针枯叶踩上去软颤颤的,且不湿滑。没有按牛倌说的道走,就用时断时续的手机导航走,不知不觉走到了似曾相识的红褐色石壁下,石壁高有二三十米,像一堵城墙黑压压地倾过来,令人喘不过气儿。我呼啦一下子明白:我们已经站在弟兄山半腰了。我靠着石壁喘口气儿,一瞅头顶右侧一人多高处似乎有个台能上去,可是咋上去那个台呢?石台前下是黑黢黢的山谷。左侧往上陡斜度有七十度,到处是龇牙咧嘴的巨大怪石,光不跐溜的,湿漉漉的,唯一能扶住的就是龇牙咧嘴的石缝间钻出来的一棵棵大树,但脚下一滑,就可能跌入下面三面环山的斜抹叉子沟谷里,沟谷的坡度有六七十度,轻者鼻青脸肿、断胳膊断腿,重则丢掉性命。上次来时想象这里是一个大缓坡,站坡下能仰视弟兄山主峰雄伟、壮观的全貌,其实这是一个狭窄、局促的u型谷,根本无法看全弟兄山主峰的。我喊前头的五个兄弟绕开主峰奔两山之间的垭口。
       我在u型谷里,拄登山杖都站不稳,只能猫腰蹚没脚踝的松针枯叶走,遇树毛子拽一把,慢慢挪过去。脚从松针枯叶中拽出来,带出来湿漉漉的黑泥,沉重得能把鞋跟粘掉儿似的。汗水流进了眼眶里杀撸撸地疼,摘掉眼镜,拿毛巾狠狠撸了一把脸,我屁股一沉坐坡上了,坐不住朝下跐溜,我一脚抵住一块石头,才没跐溜下去。吃了口东西,喝点水,我缓过劲来,爬起来,亦步亦趋地到了两山垭口,与他们五人会齐。
       山垭口六七平方米大小,两边都是近乎垂直的山石,呈红铜色,八面威风地注视我。我忽然想起来,这个垭口就是砍柴的白胡子老爷子指给我的两峰之间的豁口,我的左侧应该是弟山,我的右侧应该是兄山。不经意间,我发现右侧石壁上有一尊巨大的如来佛像,隆起的山石圆咕隆咚的,像如来佛鼓起的大肚子,大肚子上面有一个胖乎乎的大圆脸庞,大圆脸庞上有鼻有眼有眉毛,慈善地微笑,却冷冰冰地说:“上不去不上,人生无完美。”我幡然醒悟:佛是对的。这些年间,曾经一双铁腿的好兄弟折戟于祖山,刚过六旬的好兄弟悴死于冰海雪原,精力旺盛的好姐妹累死在骑行之家,征服过无人区的好姐妹倒在雪域高原的路上…….挑战的结局是惨烈的。我是领队,带兄弟到弟兄山了,裸岩湿滑的主峰不登也罢,危机四伏的神洞不找也罢,人这一辈子哪能没有憾事呢?
       下垭口就是一条水溜子,上边是横七竖八的大树和藤条,水溜子近乎80度角,宽约三五米,长得望不到头。经验丰富的老驴怕倒栽葱,也拄起那根牛倌送的羊角杖,蹒跚而下。一小时候后,我们才走出几里拐弯、磕磕绊绊的水溜子,来到洒满羊粪蛋儿的沙土道上,两边蓊郁的林间传来清脆、婉转的鸟鸣,那点遗憾的阴霾早已不在脸上了。
       雨过天晴,天蓝云白,夕阳高照,远去的弟兄山峰金碧辉煌,不远的大郭家堡子上空炊烟袅袅。
      
       6月18日沈阳

psb0CVA2BDS.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psb0CVA2BDS.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6IRGNCAX.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CNMTME4G.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DUW29TSE.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GVYQ7UC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PA3Z80CR.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PYHOR2L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PZHSTPCB.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T710CQ0V.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8-8-1 12:48 显示全部帖子
psbV5GCE8IV.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