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524

主题

硬汉连

初访荻子草羊圈悍匪藏身密道 勇探老龙湾山涧深潭无情绝谷

查看:9412 | 回复:11
发表于 2021-5-11 22:4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唐朝国庆 于 2021-5-11 22:45 编辑


wKgBpVUNfVCAf1d-ABbVgAqMpr0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次拜托绿野网站朋友如如水带我去了荻子草。


  荻子草这个小小的山村靠近庄户村,四面高山,中间一块洼地,如同聚宝盆,尤其是荻子草的桃花,在这个四月芳菲天的节气里,开放的异常艳丽,堪比庄户的山谷一片粉。
  荻子草如同北京墨脱,因为高山地势造成的限制,决定了荻子草永远不会通公路。与它一山之隔的三流水村,村民花费了十年光阴,自费打通了一座数公里的隧道,通往村外不走山道终成可能。
  几年前自北梯去找过一次荻子草,但错过了关键的上行去垭口的小路,结果误走去了老龙湾方向的山岭,最后止步于半山坡的消息树。以后机缘巧合,绿野的大王哥做向导,带领我自涞沥水村上到三岔,路过一步断崖后,踏上珈蓝祖师残碑的古道,看了龙吐水景观,据说泉水逐年减弱,当时我们回来走的梯子峪,赶时间匆匆路过老龙湾,走曲曲路出山。回来后查资料才知道老龙湾出过悍匪。一咂摸滋味,就记得当时是盛夏的下午五点左右,可沟内就变得昏暗起来,半山腰的山洞,据说是当年悍匪藏身八年之久的地方,当然不止一个山洞,狡兔三窟。
  户外人通常把荻子草俗写为笛子草,无所谓,只要约定俗成都知道就可以了,我也常混淆了写。上方山的圣水峪,以前一定水势滔天,地名至今有苇子铺。这是有水才能生的草本植物。荻子草,也称荻,为禾本科,荻属,俗称荻草或荻子,系多年生草本水陆两生植物,一种多用途草类。感觉有点像芦苇。我想,荻子草这个小山村,当年一定也是水源丰富的地方,芦荻丛生。
  这次穿越走得很顺利,基本线路是南梯、鳄鱼石、普乐头、断逢垭口、荻子草、梯子峪、老龙湾、消息树、曲曲路出山。如如水的体力很强悍,爬升的时候,总是超过我数十米远,让我气喘吁吁的紧跟,不得不中途停顿喘息。两人节奏很紧凑,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停歇,下午三点多基本出山了。
  南梯上到鳄鱼石,下炸王沟再攀对面山坡,上去普乐头的山路,道清路熟。很快接近断逢垭口的山坡下。第一次走到这里,被对面山间的横切道路迷惑,误入歧途。这次事先做了功课,看到那个垭口的方向就知道要攀升了。去断逢垭口的关键小路,在一个小小平台处分叉,一条是继续上次水平横切的U行山路,另一条却隐隐约约的逐渐往上行,分叉如果不经意就很容易错过了。这次,我们虽然也错过了,但及时纠正了。走不出多久,如如水就开始顺坡干拔,我在那里看到了上行的痕迹,留了“通往笛子草”的文字。如如水上去很快找到了正确的小路。这个分叉小道,在我们上到山坡上往回眺望的时候,路就很清晰了,去笛子草的小路从上往下看很明显,但从下往上就根本看不到。
  在这里遇到了另一支户外队伍,他们沿着小路奔向我们来的南北梯方向。
  一阵费力气的干拔,我们两人上到去笛子草的断逢垭口,这个垭口很好玩,两边山石陡峭高耸,中间一条小路通下去。很多图片留下了这个断逢垭口的英姿。如如水说:叫一线天吧。我说:北京的一线天也太多了。想了半天不知道叫啥,勉强叫笛子草垭口吧,可荻子草四周垭口很多,不如就叫这里为断逢垭口。起个名字好记呗。
  下了垭口后,沿着水平的小泥土路横切,小路软软的泥土踏上去很舒服,身边灌木丛生,一路桃花渐艳。如如水猜测身边的深谷可通老龙湾,我们俩很快来到荻子草梯田上方的垭口,从这里能俯瞰整个荻子草小山村全貌。眼前就是深山里的大洼地,方圆数公里宽泛的大盆地,荻子草背靠黑牛峰,翻过去就是三流水村。南边隔山是庄户。荻子草很多野桃花,开得正旺盛。
  石屋、土墙、梯田、苍山。
  荻子草目前成了只有一户人家的小深山村庄,数户废弃的民房依坡而建,建房材质多为就地取材的石头。阳坡有梯田可耕作。如如水走得快,因为要带我去梯子峪。路过在沟脑就能看到的笛子草石板屋的农家院,穿过青石板羊圈匆匆踏上去梯子峪的山路。
  我当时就很奇怪,心想这房子前面怎么有这样平整的羊圈?感觉下面不会有密室吧?当时赶路匆匆而过,哪知道我这是一语成谶。在曲曲路下去后,碰到沟里放羊的中年村妇,无意打听当年悍匪刘振池的事情,结果这位村妇对此事了若指掌。终于揭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史。
  悍匪刘振池的记录在户外达人“北溟”的博客里有比较详细的记录。我就补充一点他没有记录的。刘振池长得身高力大,三流水村人,幼年出身贫寒,少年时曾为地主放羊。日伪时期,他平衡各方势力,结拜数位把兄弟起家,一直闹到解放初期。他聚众盘踞在三流水一带。悍匪所到之处,抢劫老财的财物,黑白两道也奈何他不得。悍匪刘振池在解放后躲避数次的深山围剿,一夜狂奔数十里,主要得益于幼年放羊走惯山路的功底。老龙湾峰连峰,山深林密,早就夙为匪薮。解放后,刘振池藏匿到了荻子草的一户放羊人家,这户人家与他有远方亲戚关系。这家的羊圈修的很特别,明为羊圈,实际下面是一条秘密通道,出了通道就能去曲曲弯弯的老龙湾了。当年山下的生产队长数次来到荻子草,一直都没有发现任何疑点。一晃数年过去了。一次,队长又来到荻子草探查,坐在羊倌的炕头唠嗑。突然起身,伸手东翻西找的要吃鸡蛋,当然这都是队长故意所为。结果碰巧摸到缸里有颗热乎的人头。吓得队长拔腿就跑,躲藏的正是悍匪刘振池,他也毫不含糊,抄起镐把就追了出来,结果还是要命的队长跑得快。悍匪在藏匿了九年之后,最终被逮捕,拉到霞云岭枪毙了。
  我们绕道走一段很陡峭的险路后,下到老龙湾。这里如如水告我,有两条下到老龙湾的密径。我们从山上能看到一条小路,但不知道如何下去。我就坚持走了以前熟悉的险路,绝对刺激异常。一直下到老龙湾,一户窝棚,就是我在山下碰到,跟我唠嗑的中年村妇家的放羊窝棚。
  老龙湾是东南方向的一条深沟,两边峭壁参差,幽深狭长。我和如如水本来想偷懒,以为顺沟走到尽头就是青银沟的军事禁区了,结果差点掉下百丈崖。原来,如如水顺沟一直探过去,沟里怪石嶙峋,当走过一个深潭后,继续前行,突然发现尽头是一个无情绝谷,这里仿佛到了世界的尽头,顺狭窄的石壁望下去,头皮发麻,深不见底。周边的青石,被大水冲刷的异常光滑。好险,想来都后怕。我当时还投下一块石头,估计深度有五十米上下。
  只好继续走老路,爬升对面的山岭。天气打雷,小雨迷蒙。在十字路口,选择曲曲路出山。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5-11 22:57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没去把内几个字再描一描吗
1人点评 收起
  • 唐朝国庆 很久以前了,现在不知如何了,问好朋友。看了你的五一之行,唯有佩服啊,太生猛了。 2021-5-11 23:00
发表于 2021-5-11 23:00 显示全部帖子
燕巴虎 发表于 2021-5-11 22:57 楼主没去把内几个字再描一描吗

很久以前了,现在不知如何了,问好朋友。看了你的五一之行,唯有佩服啊,太生猛了。
发表于 2021-5-12 09:08 显示全部帖子
这村子应该没有人家了吧
1人点评 收起
  • 唐朝国庆 好像早就没人了,但房屋还在。前几天老龙湾驴友出事喊了救援,朋友查老龙湾,结果找到了这篇旧文,我就发过来了。那个地方只去过一次两次的并不多,很怀念。 2021-5-13 11:15
发表于 2021-5-12 09:51 显示全部帖子
人一辈子也就那么几十年,非常短暂,不如让自己从容一点。我总觉得人生就像一次旅行,生活每天都是风景,我喜欢顺其自然。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13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zhb001 发表于 2021-5-12 09:08 这村子应该没有人家了吧

好像早就没人了,但房屋还在。前几天老龙湾驴友出事喊了救援,朋友查老龙湾,结果找到了这篇旧文,我就发过来了。那个地方只去过一次两次的并不多,很怀念。
发表于 2021-5-13 11:16 显示全部帖子
户外领队舒心 发表于 2021-5-12 09:51 人一辈子也就那么几十年,非常短暂,不如让自己从容一点。我总觉得人生就像一次旅行,生活每天都是风景,我喜欢顺其自然。 ...

问好领队,加个微信吧,以后好共同户外。
发表于 2021-5-13 14:14 显示全部帖子
这个“如如水”也够虎的,自己跟队去过一次就敢带你去,估计现在他自己都不敢再去了吧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5-14 11:13 显示全部帖子
如如水6 发表于 2021-5-13 14:14 这个“如如水”也够虎的,自己跟队去过一次就敢带你去,估计现在他自己都不敢再去了吧 ...

哎呀,真么还真有如如水来了啦?
发表于 2021-7-11 20:48 显示全部帖子
一条户外的线路还有很多故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