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255

主题

北京

走进天山|从伊宁到乌鲁木齐

查看:1771 | 回复:1
发表于 2021-5-27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在朝阳的渲染下,云雾从灰白色转瞬间变成彤红色——终于,太阳从远方的山梁上跳出来,整个世界都被染成红色。这可遇不可求的恢弘景象震撼着每个人,我们既感叹于自然的奇异,又庆幸于自己的好运。”




6月8日 特克斯-伊宁


      从特克斯出发,再度翻越乌孙山,来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首府伊宁市。

      

      我们乘坐传统马车“哈迪克”进入卡赞其历史街区。“卡赞其”的维吾尔语意思是“以铸锅售锅为业的人”,历史上当地人以此谋生活。

      清光绪二年(1876年),左宗棠率领数万大军挺进新疆,收复失地。来自天津杨柳青的纤夫安文忠获悉随军贩卖商品可以赚钱,于是紧随军队来到新疆,三年后赚的一笔财富回到天津,乡人们获悉纷纷效仿远赴新疆,他们被称为大营客,随军做生意被称为赶大营。后来这批人在伊宁定居下来,这便是卡赞其的前身,俗称“汉人街”。如今汉人街上几乎已无汉人,只有名称保存下来。



      来到一户维吾尔人家,在宽敞整洁的庭院里怒放的三角梅是最佳的迎宾礼。



      庭院里种植了葡萄树、樱桃、月季、紫苏等果蔬花卉。夏日里一家人常在葡萄架下纳凉,享受天伦之乐。



      伊宁的维吾尔民居深受俄罗斯建筑风格的影响,窗户顶部为尖顶,两端装饰了柱头,外层为木扇窗,内层为玻璃窗。这种设计既增强私密性,又可以防盗;既可以保温,又可以保护玻璃。一举多得。



      伊犁地区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因此伊宁的维吾尔族民居不使用闭合式的院落设计,而是修建有凉台和开放式的厨房。从春末到冬初的温和时节,居民们多在开放式厨房里烹饪,并在凉台内用餐和茶叙。



      盘子舞。维吾尔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主要继承古代鄂尔浑河流域和天山回鹘的乐舞传统,又吸收西域歌舞的精华,而盘子舞是维吾尔族民间舞蹈之一,属于女性的抒情舞蹈,动作婀娜,优美动人。



维吾尔族婚礼


      在伊宁,维吾尔族通常在伊犁河畔的果园举办婚礼,按照概率计算,倘大一座城市每天都会有人结婚,因此常常可以欣赏到婚礼情景。

      多年前的傍晚,我在伊犁河畔的果园里目睹了维吾尔族婚礼,那载歌载舞的喜庆充盈着我的心。后来到伊宁又多次观看婚礼场景,可以说是百看不厌。的确,有谁会拒绝欢乐的时光呢?

      近年里,6月初来伊宁总会赶上斋月,而斋月里穆斯林是不结婚的,因此久违了这精彩的婚俗。这次来伊宁刚过斋月,因此又亲历了热烈的婚礼。



      一对新人在亲朋好友的簇拥下缓步走来,脸上洋溢着新婚的喜悦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随着音乐的节拍,新郎新娘翩翩起舞。



      新郎新娘并不孤独,亲友团也迈起热烈奔放的舞步——分享快乐,让彼此更幸福。



      你方唱罢我登场。维吾尔新人刚刚离场,一对哈萨克新人又来到舞台中央——原来哈萨克族也有这样的习俗。



      美丽大方的女子——看装束应该是伴娘,也在舞台上大秀舞技。从她的面容与舞姿里,我看到了由衷的开心与喜悦。



      哈萨克新人离场后,又一对维吾尔新人走来。



      这样婚礼的主角似乎不是新郎与新娘,而是左侧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子,他那矫健的身手和绝佳的舞技让人叹服,围观的人们自发地打起节拍,不时响起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就这样,我们先后观赏了5场婚礼,天色渐晚但意犹未尽。



      就美貌与美感而言,人们常有不约而同的看法。在人群中,这位女孩的纯美面容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我们邀其拍照,她大方地欣然应允。



6月9日 伊宁-赛里木湖


      清晨从伊宁出发,前往霍城观赏薰衣草。


      此时伊犁河谷的薰衣草已处于盛时,步入花田满鼻香馨。望着田间三五成群的观光客,我已兴致大减,只是信手留下一幅照片。



      从霍城经芦草沟进入著名的果子沟。这条长约28公里的山峡是沟通准噶尔盆地与伊犁河谷的咽喉要道,在古时有“铁关”之誉,如今仍旧是连霍公路的控制性路段。



      过果子沟后抵达酒店,转瞬间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大雨滂沱。我断定这场雨虽来势猛烈,但很快会雨过天晴。

      果不其然,大约40分钟后天气转晴,我们踏着泥泞的山道去俯瞰果子沟风光。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的注定——虽然来过许多次果子沟,但我也是第一次来到今天的地点,可谓每次都有新收获。

      在雨后柔美的光线下,那壮丽的山势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震撼我的心灵。



      果子沟大桥。这座桥梁的全称是果子沟双塔双索面钢桁梁斜拉桥,它于2007年8月22日开始浇筑,2011年9月30日正式通车,它是新疆自治区第一座公路斜拉桥,也是国内第一座双塔双索面钢桁梁的公路斜拉桥。



      果子沟大桥的修建使伊犁河谷摆脱了交通受制于天气条件的状态,自此陆路交通可以全天候通达乌鲁木齐



      一桥飞架,为大地增添了新的几何线条。



      为降低坡度,桥梁在山间盘旋回环,层层叠叠,宛若一张满弓。



      唯美山野。



      俯瞰完果子沟美景,我们踩着茵茵草甸返回酒店。



6月10日 赛里木湖-乌鲁木齐


      为观赏赛里木湖的日出风光,我们在漆黑夜色中出发,经过半小时的疾速上升抵达观景点。其时乌云满天,但日出之处的上方有一条狭长的晴空,我判定今晨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随着日出时分的临近,云层开始显现瑰丽的彤红色——面积越来越大。这时突然下起小雨,只见有浓重的灰白色云雾从果子沟翻山飘过来并快速向前移动,在朝阳的渲染下,云雾从灰白色转瞬间变成彤红色——终于,太阳从远方的山梁上跳出来,整个世界都被染成红色。这可遇不可求的恢弘景象震撼着每个人,我们既感叹于自然的奇异,又庆幸于自己的好运。大约3分钟后,乌云彻底遮挡住初升的太阳,一切都暗淡下来。

      赛里木湖的壮丽日出圆满了这趟旅程,我们沿着连霍高速公路前往乌鲁木齐,此行完美落幕。


6月11日凌晨于乌鲁木齐



发表于 2021-5-31 19:42 显示全部帖子
没在大西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