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246

主题

北京

在京新高速上一路向西北

查看:2872 | 回复:13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本篇日记的行车路径为:从北京出发后,沿京藏高速公路(G6)到宣化东前所转入京新高速公路(G7),直至包头,全程661公里。




文图|火山岩

编辑|Sunlay



1


旅程第1天   让我们出发。


在家闷了两个月后终于可以出发了,凌晨3点醒来再无睡意,只能依靠在喜马拉雅上听谢涛讲历史消磨时间,当然我想这不是激动的缘故谈,更多是对自由的期待。

沿京藏高速公路离开北京城区


上午9点从北京城区出发,沿京藏高速一路北行。


漫山遍野怒放的山桃花,北国春天已来临


经过南口时看到漫山怒放的山桃花,一股暖意迎面袭来!突然却感叹起转眼间又是一年,还记得去年此时我和Ben一起从大觉寺经阳台山徒步去凤凰岭,中途在大风口附近也看到如此烂漫的山桃花,它们肆意地花枝招展,不受丝毫约束!


南口地处华北平原与燕山山脉交界处,因位于关沟和居庸关之南而得名,自古以来它是北京西北方向与塞外地区的交通要冲,属兵家必争之地,因而明王朝由此而上修筑居庸关和八达岭并遣重兵把守。


一个人的自驾,手机拍照记录沿途景物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朋友们会认为一边开车一边拍照是危险的,实际上我已把手机通过支架固定在前挡玻璃上,手边放置有一个微型蓝牙遥控器,遇见风景佳处轻轻一按即可拍照,既方便又安全。


从南口驶入关沟——太行山与燕山的分界线

居庸关——天下第一雄关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从南口进入关沟之后,气温随海拔的上升而降低,沿途的山桃花只是含苞欲放而已。我突然想到,我已置身从中国陆地地势的第三阶梯进入第二阶梯的过渡地带,因为关沟恰恰是太行山与燕山的分界线,沿这条沟盘旋而上进入延庆,已经抵达了广义上黄土高原(属于第二阶梯)的东北边缘,当然这一带是比较模糊的地理单元。

过八达岭后,进入开阔的山间平原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过八达岭之后,便进入由太行山北端余脉所构造成的山间平原地带,地势立马开阔起来。


连接北京与乌鲁木齐的京新高速公路

国家高速公路网编号:G7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不久便转入G7京新高速公路。该高速公路连接北京与乌鲁木齐,2012年9月动工,2019年4月23日全线贯通,全长2540公里,是目前世界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园子沟村的窑洞遗存

这是黄土高原民居的徽标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经过张家口市怀安县园子沟村时,我看到一处废弃的村落,只见这些屋子已经是窑洞了,这说明已经进入黄土高原区域。


再往前走,地势越发开阔。现在正值青黄不接的时候,但金色草甸上散布着羊群,牛群,马群,甚至还见到了驴群……这些埋头觅食的生灵为初春的寂寥增添了灵动气息。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卓资县十八台服务区

我的简单午餐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2点抵达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卓资县十八台服务区,在此休息吃饭。一碗土豆泥,一盒牛肉罐头和一盒牛奶,草草了事。


午后天色大变,狂风呼啸

预示着一个坏天气周期的到来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3:30我从十八台服务区出发,天色大变,狂风呼啸,乌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之势。我不敢有丝毫懈怠,全神贯注前往下一站呼和浩特。


抵达呼和浩特后,终于下起雨来


1小时后抵达呼和浩特,下起瓢泼大雨,风势强劲,吹得车身晃动,方向不稳。在这个季节的呼市,风是常有的事,但大雨确是罕有。


从北京南口到呼和浩特,高速公路通常限速80公里/小时或100公里/小时,但经过呼和浩特后即提速至120公里/小时。我忽然明白了:从南口到呼和浩特一直在山间行进且海拔是逐渐抬升的,而从呼和浩特一路向西进入河套地区则是一马平川,地势平坦开阔。由此可以想见,呼和浩特地处北方南下中原的关口要隘,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2


分享旧文一篇。


2009年,我从呼和浩特搭乘火车前往银川,写下一篇小文章。那时的我年少忧郁,经过12载的风雨历练,如今的心境更趋淡定与达观。

《从呼和浩特到银川》

河套平原示意图


河套平原,一般指从呼和浩特到巴彦淖尔的黄河流经平原区域,但广义的概念则会加上从青铜峡到石嘴山的银川平原。


阴山,是指东起河北张家口坝上高原、西至巴彦淖尔狼山的连绵山脉,它横亘内蒙古的中部地区,包括狼山、乌拉山、大青山、灰腾梁山和大马群山。


火车驶离呼和浩特,沿阴山山脉南麓的河套平原西行。


河套与阴山,这是两个重要的历史、地理名词,让我们回忆起过往岁月里各民族之间一次次的冲突和交融。「那是一曲血与火、进与退、战与和相交织的漫漫长歌」。

页卷发黄的史书上记载的河套平原为水草丰美之地,它养肥了成群的牛、羊与马儿,而牛、羊的奶和肉又滋养出胡人男儿们的剽悍与威猛,使得他们有耗之不尽的力量和勇气骑着那矫健的马匹去挑战中原王朝的稳固统治。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由此,胡人的铁骑一次次南侵,他们攻城略地,所向披靡,曾多次在中原地区建立起统治来。「如此说来,奶与肉居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量」。

而我所看到的河套平原已全然不是史书上记载的那个样子。昔日的荒草地早已被开垦为万顷耕地,河流也不见了影子,传说里的水草丰美已经被干旱贫瘠所取代。更可怕的是,塞北的狂风不会放弃任何的进攻机会,它肆虐地吹啊吹,吹走土壤,留下沙砾,于是河套平原逐步开始荒漠化的进程。

望着窗外,我禁不住忧伤起来。

尤其,我看到农民依旧在放火烧荒,漫天的烟雾与狂风吹起的沙土混合起来,彻底遮掩了这片本已不再蔚蓝的天空。当然,农民有他烧荒的道理,去年秋天收割玉米后留下的秸秆茬儿妨碍了春耕,只能把它们一烧了事,别无他法。


尤其,我看到田野间一群群绵羊与奶牛,依旧在本已裸露、覆盖着几撮小草的沙土地上觅食,它们的生存是那么艰难,它们能吃饱吗?如果它们吃饱了,河套平原是不是又会因此加速荒漠化?每个人也要明白,我们日常所饮用的奶制品,有一部分就是这么来的。如此,这些可怜的牛羊不仅仅在为自己而觅食,而填饱肚子,也在为我们这些掠夺者而觅食,而填饱肚子。

尤其,我看到一些乘火车的人依旧随意地向窗外抛掷垃圾,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样做是在毁灭自然,最终毁灭自己。固然,他们是有着纯朴憨厚的面孔,但贪图一丝便利的自私心却在他们的眼神里注入了狡黠。如此,铁路沿线遍布垃圾,那已经翻耕过的土地里粘附着一个个塑料袋,白色的,红色的,蓝色的,黑色的,绿色的,橙色的,风一吹,纷纷摇摆起来,那景色仿佛美丽的很。

再说说我所看到的阴山。

在蒙古高原的衬托下,阴山山脉的海拔已不算高,这决定了它的山体不会很大气磅礴,只是有着无尽的连绵。

透过车窗远远地望着阴山,一层浅浅的灰色枝丫的遮盖下是干巴巴的黄色沙土粒。渐渐的我累了,视觉因枯燥而疲惫。在古远的从前,阴山是什么样子不得而知,只是现在的它看起来仿佛是暮色中的老人,满身的苍老,没有丝毫鲜活的生命迹象呈现出来。

固然,这与冬末春初的时节有关,「但我却听见她在痛苦地呻吟:我渴,我很渴」。是的,来自遥远西伯利亚的冷空气频频从她的身躯上吹过,却没有滴下一点儿甘露;是的,黄河从她的枕畔蜿蜒流过,却不能给予她一丝润唇的水汽。难怪,她会发出口渴的呼喊。

呼和浩特的空气不能算好,过了萨拉齐空气就更不好了,而到了包头这样的不好更是达到了极致。目之所及,一片迷朦。不远处那一个个巨大的烟囱在大口大口地吐着废气,遮云蔽日,恍如人间末世。我知道,它们已经这样吐了数年、数十年,还将继续吐下去,因为我们要所谓的发展,因为我们要丰厚的收益,也因为我们要汽车、轮船、写字楼等这些标志现代文明的器物。

离开包头,大约40分钟到达乌拉特前旗。暮色中,那里的天空蔚蓝而纯净,能见度甚高。

到了五原,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什么也看不见了。其后途径巴彦淖尔、磴口、乌海、石嘴山,于凌晨时分抵达银川。

2009年2月15日@银川   



发表于 2021-7-22 12:26 显示全部帖子
3


经呼和浩特后,过土默特左旗与右旗,由于明代时蒙古土默特部曾在此区域游牧,因此这一带平原被称为土默川。随后该部西进占据青海湖一带,1578年其首领俺答汗与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三世Dalai喇嘛索南嘉措在仰华寺会晤,推进了黄教在蒙古诸部的传播。


包头服务区


暮色时分抵达包头服务区,我已经多年没再来过这座城市。2012年前后,我们每年都会在4月份开展几次库布齐沙漠的穿越活动,路径是从龙头拐经过约15公里徒步抵达响沙湾,不经意间已近10年了。


在包头服务区写完今天的日记,我会再赶3小时左右的夜路前往今天的目的地巴彦淖尔。明天清晨继续出发前往马鬃山,期待那穿越乌兰布和沙漠西北缘与巴丹吉林沙漠北缘的高速公路景象!

〖END〗


2020年3月25日@内蒙古包头服务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