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607

主题

西南

冬季重装反穿梅里北坡C线----走过黑夜,迎接新年

查看:35592 | 回复:49
发表于 2021-12-23 15:54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Lynn林小妍 于 2021-12-23 16:06 编辑

2021梅里北坡

—走过黑夜,迎接新年

2021年12月5-9日,我们一行7个驴友,相聚云南德钦,重装反穿梅里北坡C线。这次的行程既有惊险也有幸运之处,出山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意义深刻。这里前半部分是路书、营地和装备的记录,供驴友们参考;后半部分是本次行程的记录,可能较为冗长详细。装备部分:冬季反穿的强度较大,不适合腐败,建议在保暖得当的前提下尽量轻量化(特别厉害的强驴可以忽略)。以下是我带的装备,亲测够用,仅供参考。

  1.衣着

速干衣2件,排骨羽绒1件,硬壳外套1件,厚羽绒1件,带绒冲锋裤1条,雨裤1条,带绒手套一双,冬季保暖内衣一套,防暴雨雨衣1件,防水袜1双,羊毛袜3双,鸭舌帽1个,防水登山鞋1双,拖鞋1双

2.露营装备

帐篷(希尔伯格 Akto),睡袋华巍干将700g),防潮垫(therm a rest R值4.9),地布(三峰出

3.必须装备

头灯登山杖冰爪,雪套,护膝,充电宝,手台,气罐(小的2个或者大的1个),炉头,高原打火机,锅具,水壶保温杯1个,过滤水袋1个,普通水壶1个,纸巾,塑料袋,洗漱用品

4.推荐装备

卫星电话,唇膏

5.食物

准备至少够自己吃6天的食物

路书部分:冬季梅里北坡封山了,正穿的村子不让进山,只能选择反穿。我们的路书安排是冬季5天走完,且反穿本身就比正穿难很多,导致这次的强度比较大。

D1:飞来寺看日照金山—包车徒步起点梅丽水—住鲁茸牛场的木屋。路程13公里,爬升2000米。


D2:鲁茸牛场—翻过4800米索拉垭口—途径尼玛营地—继续翻过3个小垭口—住克格勃营地的木屋。路程15公里,爬升1100米。


D3:克格勃营地—翻过5200米滇藏垭口—住坡将上方营地。路程10公里,爬升900米。


D4:坡将上方营地—翻过4700米次丁垭口—住坡均营地。路程8公里,爬升300米。


D5:坡均营地—亚贡村。路程12公里,爬升100米。



下图中橘色为我这次扎营的地方,蓝色为沿途的其他可用营地。标记小房子的就是有牧民的木屋可以住,不过条件一般,冬天漏风,其他游记提及夏天有老鼠。且没有干柴可以生火,只是可以不搭帐篷轻松一些。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咋一看路书,感觉只有第一天的强度稍大,其余几天都还可以,但是实际走下来,前4天都是比较虐的,也只有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路况是比较理想的…总体来说,冬天因为积雪覆盖,几个垭口都找不到路,只能循迹强行走或者找脚印跟着走,非常耗费体力;从第二天开始经常沿着山腰在走,边上就是陡坡悬崖,路面还有积雪积冰,不敢走快;冬季垭口风很大,爬的过程中就有大风,上去以后更甚;几个垭口反穿爬上去时都没有路,但是下垭口是有路的,可见这些大垭口都适合正穿,如果是正穿会省力很多。


以下就是本次行程的记录了


从队长发了路书以后,我就感觉第一天是个硬活儿,所以做好了被虐的准备去的。看了些游记,冬季走梅里北坡强度挺大,而且天气不好容易有危险,因此一开始就做好打算:如果天气不给力,就及时下撤,绝不逞强。不过幸运的是,这些天的天气都很好,最后我也顺利走完了全程。

在香格里拉采买了气罐和食物,队友建议我还是带个墨镜,所以我又买了个墨镜(最后没有用上)。同行队友们的食物比我奢华很多,都带了不少好吃的,还在当地买了卤牛肉。总之,包是塞得满满当当了。12月4日一起包车从香格里拉到了飞来寺,准备第二天看完日照金山就出发。


12月5日,天气意外地很好,万里无云,早上起来如愿看到了日照金山。日出大概是8点,看完景色拍完照,已经是8点半了…包车来到梅丽水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第一天强度大,出发的时间又有点晚,让我有点紧张。第一天的行程几乎都在一个峡谷里爬升,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一条潺潺溪流,中间也时有过河,但路况极好。一开始,我一直跟在队长身后,其他队友分散在后面,但能感觉到大家速度都不快。梅丽水海拔只有2000多,今天要一路爬升到4200的鲁茸牛场。大概走到了中午,我就自己走在了前面,走走停停等队友。很快队友就有点跟不上了,我担心天黑之前到不了营地,就闷头赶路。

大概到了海拔3300以上时,路上就全是积雪了,踩雪走路速度更慢些,而且海拔慢慢上来,呼吸也不那么顺畅了,爬升的速度更慢。走到后面,只剩我和队友老王结伴,其他队友都看不到人影了。爬到五星营地时,我们商量着应该和队友们碰个头,商量一下行程。在五星营地等了40多分钟,身上冷得不行了,我们还是决定先去约定的鲁茸牛场。这后半程就开始疲惫了,走几步就得停下来喘两口,虽然路况很好,但也真的累了,几乎是慢慢挪过去的。我们走到鲁茸牛场时已经是接近晚上7点,天刚要黑。鲁茸牛场有木屋,进屋卸下装备,铺床烧水,不在话下。这时我和老王估计队友应该在我们后面1小时左右,天已经黑了,估计他们会在五星营地扎营,所以安心烧水吃饭,闲聊两句就躺下睡觉了。

外面呼呼的风声中,我玩着手机听着音乐,突然老王喊了一声:“谁?”我赶紧摘下耳机,外面确实有人,原来是队长!他连夜赶到了,这时是晚上十点左右了。队长进屋也是累得说不出话了,休息片刻后,他说:路上他和吴姐、东哥约定今晚一定要到这个营地。于是我们又一起等待,大概快11点的时候,二人赶到。此时我们五个挤在木屋里,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后面的两个人不在一起,而其中一个是新手,很可能不知道怎么扎营。出于对队友安全的考虑,老王和队长立刻出发下去寻找,而我、吴姐、东哥则留守营地。这一夜真是五味杂陈,心里一直担心队友的安危,外面的风声每每错当成脚步声。一直到了凌晨4点半,队长终于回来了,带来了好消息:队友们都安全,两个落后的队友在不到五星营地的两河营地扎营了,而老王直接和他们一起住在两河营地了。这三个队友在第二天就下撤了。



12月6日,由于前一晚队长返回寻找队友很晚才回来,我和吴姐在焦急等待中也没有睡好,第二天我们9点才起床,10点出发。我略先于他们三人出发,但是走着走着,发现路变得很小,很多地方要擦着树枝走过,这时我才掏出手机看轨迹,果然走错了,而此时已经偏离轨迹走了挺远。原路返回需要走挺久的,而此时我的位置看上去离正确轨迹不是特别远,我就打算强拔一段回到正确的轨迹上。这一段费了不少功夫,树木和带刺的树丛卡着我的大包,我挣扎了好久才终于切到了正确轨迹的大路上。此时我再举目四望,已经看不到队友的踪影了…我耽误了这么久,他们应该已经走到前面去了,于是我赶紧继续前行,然而,没走多久我就又一次走错了…而且又一次是发现的时候已经走远,这次我学乖了,原路返回到轨迹上,朝着索拉垭口前进。这时候,我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心里坚信队友们都在前面了,所以一心赶路。不知道是因为海拔上升了,还是昨天爬升太多还没恢复过来,爬垭口之路走得异常艰难。首先是找不到路,厚厚的积雪大概到小腿肚,路上有散乱的脚印,但都不连续,只能比照着轨迹瞎走…其次是喘不上气,爬几步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会。爬垭口的过程中我一直仔细地前瞻后顾,但都没有队友的身影,心想可能是我爬得太慢,队友们已经翻过垭口了,只能无奈地继续向上爬。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爬索拉垭口之“路”

翻过索拉垭口时已经是下午1点左右了,垭口风大,也没什么风景,我就很快翻过去了。随后是一段下坡路直达尼玛牧场,此处有牧民房子,但都上了锁,据说夏天有小卖部。这里有岔路,沿着大路直走是错误的,会一直走到西藏那边的一个小村子,正确的梅里C线应该往左手边(就是往南边)拐弯。


沿着山腰走了一段,很快又开始上行,翻过一个小垭口,这时已经可以看到狮子座雪山近在咫尺,景色还是可以的。之后的路基本都在山腰上缓坡爬行,路比较窄,半数路段有积雪和积冰,边上都是大陡坡,没踩稳摔下去就凉凉了,所以我没敢大意,一直看着脚下,也不敢走快,有积雪的路面就穿上冰爪。由于一路上都没见到人影,我心里着急,一直没敢多休息。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腰道路绵延到远方

当我翻过今天的第三个垭口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太阳已经归西,前面是长长的山腰线,此时心里还带着“天黑前赶到营地”的想法,也无心欣赏风景了,继续赶路。看到第四个垭口的时候,内心是真的很绝望,非常希望能出现一条其他的路,告诉我不用翻过眼前这个被积雪覆盖的垭口…在第四个垭口前有一片小平地,临崖建着两个牧民房子,但我没有上前查看。因为天色已经擦黑,山上还起了雾,我不断安慰自己:只看脚下的路,不要抬头看远方,一步一步走…慢慢爬上了这最后一个垭口。到这里体力已经见底了,一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天也要黑了,我渐渐有点慌了,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爬几步歇一会。垭口上还有一些石碓和标志物,当我终于翻上这最后一个垭口时,差不多是晚上7点,天已经黑了。翻下垭口,我无奈地取出头灯,穿上排骨羽绒,开始了夜行。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即将天黑了,绝望地看着前方的路和垭口

其实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山里走过夜路,而且我也很怕黑。我害怕极了,这时候一点风声异响都会让我分外紧张,而且心里特别着急,很想马上就走到营地。幸好在天黑前我走完了今天的所有上坡路,天黑之后多是平路和下坡,但还是沿着山腰走,我依旧不敢大意,一边小心注意周围的情况,一边尽量提高自己的速度,双手紧紧握着登山杖,只感觉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都格外地大。一路上无数次掏手机看自己走到哪里了,还剩多远…此时山高天近,月亮和星星都特别亮、特别大,远处的星光甚至可能被误当成山间的灯光。一路上别说是人了,一只小鸟都没有,只有风声、踩雪声、我的呼吸声。我一边走,一边安慰自己,“天气挺好的,没有危险,我一定要安全赶到营地。”

7点天黑后差不多有三四公里的路吧,担惊受怕地走到了晚上8点多,晚上视野受限,我走到近前了才看到营地的房子,心里大喜,因为路上我一直抱着一个信念:队友们在营地等我,说不定连篝火都升起来了。可当我看到黑黢黢的营地里默默伫立的几座小木屋时,傻眼了,营地里也是荒无人烟,我大喊了几声队友,无人应答…我只好先查看这几个木屋,发现只有一个木屋是没上锁的,又累又冷的我赶紧先进屋查看了一下,又在营地查看了一圈,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队友们不在这里。

先掏出卫星电话给男朋友大黑熊报平安。本来精神就很紧张,没有见到队友的我又慌又怕,电话里听到远在北京的他的声音,我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大黑熊比我冷静,听我说完就分析,队友应该在我后面,让我在营地安心等人。打了一会电话,我心想最好是把火烧起来,可以取暖,火光也能指示队友。屋子里有一些大块的木柴,但是我怎么也点不起火,烧掉了屋子里能找到的小木屑,也烧光了一包纸巾,最后还是失败了,可能是因为高海拔氧含量不足,以及木柴不够干燥的原因。尝试了好久,我终于放弃了。这个营地没有水源,幸好冬季有积雪,我化了几次雪补充热水。虽然毫无食欲,但还是给自己煮了一锅饭,热了菜,强迫自己吃下去。收拾好以后,钻进睡袋,但怎么都睡不着,就一边玩手机一边等着。一直熬到了接近凌晨一点,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小林”,我真是激动万分,马上大喊“我在这里”,一边跳起来开门。一个饱经风霜的身影站在门外,正是队长。

队长进屋后缓了好久,他也尝试生火,良久后也宣告失败…队长说,他下午时见到吴姐和东哥在他后面,二人是结伴同行的,估计他们另寻地方扎营了。由于这两个队友都经验丰富,我们不是太担心。这时候外面开始起风了,而且是狂风大作,能听到外面的牧民物品都被吹翻,丁零当啷乱响。木屋漏风,屋里的塑料布也开始狂飞,不过终于有个队友作伴,爬了一天我也累了,很快睡着了。


12月7日,已经是进山的第三天了。依旧是晴天,早上睡到了九点多,由于我们估计东哥和吴姐就在我们后面不远,而且他们昨晚没有赶到营地,今天应该会早出发,所以决定等等他们再出发。早上起来,我还是毫无食欲,给自己煮了红糖水,又强迫自己吃面包。真是奇怪,在山下我特爱吃的面包,到了山里竟然觉得有点反胃,强行吃了几口后,看着面包有点想吐。

一直等到了11点,我们怀疑他们已经下撤了,不然白天走这些路,两三个小时肯定能赶到呀。再不出发,今天的滇藏垭口可能翻不过去了,我实在不想再一次赶夜路,我们决定出发了。由于提前做的功课说今天的营地没有水源(事实证明是个假消息,其实有水源),我们路过水源时把身上能装的瓶子都灌满了,徒增1kg负重。


今天的景色开始值回票价了,暗蓝色的冰川近在眼前,山沟里一个绿色的小湖熠熠闪光,就是风有点大,而且出发得太晚,我一直担心翻不过5200米的滇藏垭口,一路上心里有点着急。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看到滇藏垭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我又一次绝望了,陡峭的碎石坡上并没有路迹,一个没踩稳就会往下滑,可能走一步滑两步…搭配上呼呼的大风,背包上的带子不断往脸上抽,每一步都无比艰难。我第一次感觉爬个坡这么累,只能一步一步挪着走。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碎石坡下的队长

顶着寒风爬上坡顶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天色将晚,风越刮越大,而我还要顺着山脊走一段才能到达垭口。这一段山脊路把我吹傻了,大风卷着雪从侧面压过来,几次都差点把我掀下山。被风吹得走不动道,但是不快点走就感觉身上越来越冷…我几乎是咬着牙往前努,两侧的风景也无暇欣赏了,掏出手机随便按了两下,只想快点离开这山脊。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垭口风景其实很美



滇藏垭口是有信号的,但是在垭口上实在风太大,我不敢停留。下了一点垭口,才掏出手机给大黑熊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这时天已经擦黑,挂了电话的我发现自己手脚都控制不住地在发抖,应该是在垭口上被风吹得有些失温了。我赶紧加快脚步下山,一方面希望海拔降下来温度能高点,一方面希望自己运动起来能感觉热一点。下山比上山好走多了,虽然也都是碎石,但至少是有明显路迹的,路上还有不少暗冰,因为天黑了看不太清,我又心急走得比较快,一个出溜就摔了,这次摔的姿势不太正确,把右腿压在了身下,右边脚踝重重地扭了一下。我心里一沉,赶紧爬起来,觉得有点疼但还能走,我就继续赶路。顺着轨迹和脚印,勉强能走在路上,没有迷路的危险,但是路上的冰雪却很容易打滑,期间我又摔了一次,好在摔在雪上没有大碍。

最终还是走夜路了,但是这次我清楚地知道队长在我后面,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自己走夜路了,相比昨天我镇定了很多,心知绝不能太着急,要稳稳地赶到营地。于是我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仔细看着轨迹走。差不多距离营地不到一公里时,我发现前面竟然有灯光,而且和我们营地的方向挺一致的,我心里燃起希望,可能营地有藏民,那就相当于可以烤火了。欣喜的我又加快了脚步,晚上8点多,我赶到一个溪流边上,按照轨迹这里就是营地了,但是灯光却还在右前方。我心想,可能轨迹有些偏离,说不定再往前一点就能抵达灯光处。于是顺着溪流边的脚印往右(西北方向)走,大概走了三四百米,灯光还在前方,我却已经偏离轨迹挺远的了,这时我才意识到,这灯光应该是坡将营地的,而我们准备扎营的是坡将上方营地。我怕队长找不到我,马上原路返回,爬着坡回到了一开始的溪流边。这在我们的轨迹上,只要队长顺着轨迹走,一定能找到我。

黑暗中用头灯乱照,我选了个没有积雪的缓坡上扎营。这时候真是又累又冷又害怕,寒风中耐下性子掏出帐篷扎营,由于土都被冻住了,地钉很难砸进去,搞到晚上九点出头,终于钻进了帐篷里。掏出今天路上打的水,水壶和滤水器里边已经结冰了,连隐形眼镜的护理液都结冰了。吃过喝过,钻进睡袋静等队长来找我。虽然今天的路程不算太长,但是滇藏垭口确实难爬,累崩溃的我已经打算明天绕过次丁垭口,顺着坡将营地那条路直接下撤了。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终于听到风中一声“小林”,队长赶到了。我一看时间,凌晨一点多。队长也累崩了,我赶紧从温暖的睡袋里爬出来帮他扎营。原来队长也是被那个遥远的灯光迷惑了,也顺着溪流走过去好远又爬回来,由于黑暗中视野受限,他在营地周围转来转去就是没找到我,就这样折腾了好久。寒风中忙活了半小时左右吧,给他把帐篷扎好

了。我提出不爬最后一个垭口了,第二天直接下撤,但是队长不同意,说后面的路很好走了,爬升也几乎没了,而且风景极好,是精华路段。我想只有我们两个人就不要再分开了,于是同意继续沿着路书走。


2021年12月8日,从今天开始行程强度就降下来了,看轨迹今天只需要翻过次丁垭口,爬升只有300多,随后就是下降,应该比较轻松,所以一早起来我心情舒缓了不少。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9点多出发,在雪地上找了半天路,才终于走到次丁垭口下。这时抬头一看,我顿感不妙:一个茫茫大雪坡巍然横在我们面前,陡坡上依然看不到路迹,只有杂乱的一些脚印…有脚印的地方,我们尽量踩着脚印走,但是厚厚的雪还是可能一脚踩塌下去;没有脚印的地方,真是不敢随便下脚,一旦踩空就可能整个滑坠。我们只好用登山杖先戳到底,确认是平面了再下脚,这样走一步就要花很久,速度极慢,很快身上就冷了。由于一直站在膝盖深的雪里,脚被冻得生疼,绝望的我们只能慢慢地磨这个坡。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步一步抠路

唯一的好消息是:今天的天气比昨天更好,也没什么风。一个300米高的垭口,竟然爬了4个小时,创下我爬山最慢记录。下午近2点,我才晃晃悠悠地上了垭口,累得说不出话了,垭口上有信号,玩了一会手机,才又背包出发。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次丁垭口

过了垭口,下降的路又好走了起来,果然这个路线就是适合正穿呀。沿着路迹和脚印下行,很快海拔就降下来了。有意思的是,路上发现有猫科动物和羊的脚印。越过垭口的景色确实很壮观,今天的路程比较短,我心情也不那么紧张了,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慢慢下山。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翻过次丁垭口之后的景色

走到海拔4100米的平路上时,突然听到一声“嘿”,扭头一看,一个藏民出现在路边。两天来这是除了队长以外第一次在山里见到别人,而且藏民=能烤火,我又一次激动万分。这个藏民还认得我,我们进山的时候,他正好在进山口那修水管,有过一面之缘。藏民大哥把我带到了坡均营地,到了他们的木屋,我才发现原来这里集结了一个小队伍,一名面容慈祥的护林员大叔,带着六七个藏民,他们是受德钦县政府的委托,一起进山来找人的。在我们之前有两个驴友结伴进山,其中一个顺利出山了,另一个失踪已经五天,他们正是进山找人的搜救队。


遇到藏民之后,我们就开启了腐败模式,藏民们带了不少好吃的,也把火堆升了起来,先是烤了好多猪肉和肠给我们吃,后面又做了饭、牛肉汤。藏民们幽默又热情,其中还有专门带队的商队队长,聊天玩笑之间,这几天的压力都解除了,我心情格外放松。同时我们也打听到,冬季的山里也有不少野兽,熊和狼都是有的,想想这几天形单影只还走夜路,心里有点后怕。晚上,终于能欣赏漫天的繁星,也终于睡了个好觉。

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繁星与美食

2021年12月9日,藏民们早早地就出门搜寻了,我们吃了早饭后也出发了。今天几乎全是下降,路程十几公里,是这几天里最轻松的了。走到竹林营地的时候,后面藏民追上了我们,说是人找到了,这位年轻的驴友从一个悬崖上摔了下去,永远留在了这里。


今天还是我的28岁生日,回头看看走过的这几天,算是有惊无险吧,一路的艰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用这不同寻常的旅途开启新的一岁,希望自己能更坚强吧。

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坡均营地

后记



下午一两点吧,我们就走到了徒步终点,包车出山,不在话下。这两天我们一直担心着东哥和吴姐有没有安全下撤,在出山有信号的时候,我们得知他俩都分别打了平安电话,原来他们在第二天晚上也走散了,然后各自走了不同的路线下撤,吴姐在我们出山那天翻过了滇藏垭口,然后走坡将营地路线下撤;东哥则在第三天原路返回,但是在尼玛牧场的地方走错了方向,往西边走了,走到了西藏的一个小山村,最后在村里包车回到了云南。总之我们这支小队伍都安全出山了,我也就放下心来。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2-23 17:14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楼主分享美丽的风景,美好的旅途,期待看到楼主更多的好帖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2-23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比较无语,都各走各的?!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2-24 09:59 显示全部帖子
无论有多远,走多久就是讨厌在路上不能同行的队伍,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2-24 10:04 显示全部帖子
队伍太散了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12-24 10:12 显示全部帖子
非常无语,这种队友不是我想一起走的。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12-24 10:24 显示全部帖子
最后能安全下撤,也算是好的结局了。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12-24 10:32 显示全部帖子
没办法啊,最关键是除了我没人带手台,队友速度不一样,路上硬等肯定会冷的
发自8264小程序
2人点评 收起
  • MY明月 其他人没有手台更应一起啊,不然求救信号都发不出来 2021-12-24 15:04
  • 梦回大唐888 从你们的装备就无集体观念,只有你有手台,那不是跟没有一样吗?还自增自己的负重。说实话,如果一个队伍体能区别不大,还能一起走,不然还是不要组队。大部分都是一个人走,还组队干嘛呢?给自己也给别人添麻烦。个人认为,不针对任何人 2021-12-24 13:47
发表于 2021-12-24 10:47 显示全部帖子
挖笋少年 发表于 2021-12-24 09:59 无论有多远,走多久就是讨厌在路上不能同行的队伍, ...

同感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1-12-24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Lynn林小妍 发表于 2021-12-23 15:54

2021梅里北坡

走过黑夜,迎接新年 [ ...


这样的队伍不敢跟,都走散了,太危险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