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369

主题

青岛

和偶遇的独行侠爬天门峰

查看:2281 | 回复:2
发表于 2022-7-6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一)今天依旧出门晚, 没赶上大部队,独自去了崂顶,打算沿轨迹爬天门峰。以前跟曲志星去过天门峰一次,对于路盲的我,当然是不知道怎么再走,只是记住了中间那个石门,顶上酷似天心池的天门池。好在我下了轨迹,再打开记录,大不了原路返回。
      在天地醇和过检票口走了几十米才想起打开轨迹,一看时间10:32,就算十点半开始的吧。然后不紧不慢进行,十五分钟后到新房子,也即铁佛庵遗址,二十五分钟后到摞起来的那块石头,最后气喘吁吁,11:50到了子英庵口,脱鞋坐下。左脚磨了小指甲盖大一个水泡,找出一块创可贴盖上,这双鞋磨脚。边上无名山峰顶上传来笑声让我想继续爬,一路的深草和鞋子又让我犹豫,万一遇到蛇,连个救护的人也没有。前走还是回去?真让人踌躇。
      后话是下午河谷遇到他们,我才知道当时峰顶是刻痕、快乐、乾坤他们五个。当时我看了一下没有路,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上去的。
       突然我被骇得跳了一下,本能一抬头,一个瘦瘦的中年男子距我一二十米,晃荡着双手一步步走上来,穿一身灰衣服,长衣长裤小背包,脸微黑。
“你怎么这么晚上山?去什么地方?”
“附近走走。”
“知道天门峰吗?我想去,不认识路。一起走吧?”
“那里呀?很远。”
    于是,我就和他一起踏上天门峰之旅。他爬山没网名。下午在河谷道别,我才知道他微信名简称斜阳。天门峰第一个山顶休息,知道了他比我还大两岁,真看不出。
(二)
     走了十几分钟,发现斜阳是一个热心且健谈的人。我临时想捡根登山棍,他推荐了那种灰白色的,说最坚韧,还不断用余光搜寻路边不时出现的防火砍掉的灌木堆。堆中有不少那种灌木,他要看哪根最合适,然后眼尖发现路边一根丢弃的,正好是那种木质,长短粗细,连形状都正好合适。
       不知是谁的大作,让我捡着了。
       斜阳包里有一根登山杖,一直没拿出来。他想要一根野枣木,“用核桃油抹出来红亮红亮很有手感”,他说得绘声绘色,“可惜崂山太少。”
        走到山口,我们继续走大路,还是边走边聊,谈了山顶新修的路、砍掉的猕猴桃、上次采的黄花菜被没收了……
       脚下软软的松树腐针触动了我,让我像走在干旱松软的黄土上,我想起了故乡豫西:黄土崖头成片的野枣树,夏初开出米粒一样的枣花,嗡嗡作响的蜂声,结出的豆粒一样一串串密密麻麻的青枣。浓烈的的太阳总像带一个光圈,刺目的烤着枣丛,蟋蟀声嘶力竭的叫……阳光偶尔越过松树照下来了,让人一激灵,抬头看,看到的却是崂山的太阳。
      一会儿感觉坡降越来越陡,不像上山,一看轨迹,偏离了天门峰路线,遂返回山口向右,进入林间密密麻麻的灌木小路。错了几次后,来到一个山峰脚下。山峰高约七八十米,几乎直立。从轨迹看,这就是天门峰了。我们绕峰找路,斜阳说他知道路,绕过去就是大天门,可上峰顶。绕了四分之一左右,发现是一大块斜石壁到顶,足有八十度。再继续绕峰前行,看清了天门峰像一个小写的m,由两个紧紧相连的凸峰组成,中间相交处,是一条窄深陡直石沟,宽不到两米,草木茂盛,半山腰一棵槭树探出头来,树冠塞满石沟。再往前走,小路陡降,要下山了。觉得疑惑,一看导航,超越了预设轨迹,登山路口就是刚经过那条石缝就是攀登路线。
(三)
      简短商量后,我们决定按轨迹走,不走他说的老路。“走条新路也不错”,斜阳说,于是我们返回石逢。石缝草和荆棘太茂密不好爬,我们决定从斜石壁爬上。于是反复找去石壁的路口,找不到,最后斜阳前边开路直线穿越灌木荆棘到达,才发现就十米八米距离,不用费力找路口。待我走近,斜阳已经快手快脚爬上七八米粘在石壁上等我,那速度和身手,和阿边爬鹰嘴石的像心室有一比。我还没来得及惊叹,他说幸亏遇到了我,否则一个人也不敢爬,我释然,原来孤胆英雄真的没有。

     (这就是石壁稍平缓我们休息地方,分享了一个棒棒糖)
      然后我们两个小心翼翼攀爬绝壁。其时有风,我紧贴石壁,怕有强风突至让我失去平衡。半中间有个平缓地方,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子的一个大棒棒糖,我拿出来用石头切开分享了。在此处系路标,拍照留念。
    再往上风更大。近顶有一个地方悬出一块石头,无着手处。我看他一手向上反推石头借脚反力取得支点然后另一手攀上坡顶。我爬到那里,试探几次,没有更好办法,也只好如法炮制。这样确实有一定风险,托力不足,就会挂不住。

      上到山顶,发现甚平,也很大。再次系下路标,拍照留念。这是我今年第四个路标,前两个在鹰嘴石。
      短暂歇完,四处走走,此顶三面是绝壁,一面就是我们刚爬上的石坡。m型中间的一竖就是刚才草木多不愿爬的石沟,从石沟约过两峰后另一头成了石缝,是直上直下的悬崖,看样子除了原路返回就是爬上对面另一座山峰了。爬对面山峰需要约过石沟爬上一段五六米石壁,石壁太直太光滑有点危险,但是原路返回更危险,于是我们放下包,轻装到对面山头探探路再说。又是斜阳手脚麻利打头,我试探几次,也上去了。

这个山顶更大更平,除了有大水窝外,还有很大一片草地,给人葱郁之感。看轨迹是平行石缝在此山顶直切下山,不过那是几十米高直立绝壁,简直玩命,我俩不敢走。沿两个山尖连线方向直行下山似乎好一点,于是斜阳在前我在后下去探路,走到半途发现很好下。下去后发现落脚点是个刚刚可以转身的小山包,左右无路,直行好像也无路,商量后觉得今天攀岩已经不少了,决定不再冒险,返回放包的第一个山峰休息,吃完饭原路返回。
     (四)
      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我们发现下山其实并不难,兢兢业业,十五分钟即到山下,就是斜阳粘住石壁等我地方。大概上山时候不知前面会有什么困难,恐慌心理加重了上山难度吧。
     之后我们一路沿轨迹走,在密林细若蛛网的小路上错了几次,跌了几次,都不严重,但总觉得迷迷糊糊不知到了那里,一直在忐忑中走,直到到了跃龙峰北面山口,才找到了熟悉的地方,确认了今后路线,关掉导航,轻松下山。下到河谷,不到三点。

      时间尚早,我想在河谷久坐一会再走,正商量要和斜阳分开走,发现下游不远处有人喊我,一看,一块巨石上曲志星站着,还有几个人坐着,原来他们就是我中午子英庵口边上山峰听到笑叫声的刻痕、快乐、乾坤他们五个,正在吃饭喝小酒。山中遇故人,格外高兴,我就留下了,洗了衣服又洗了澡,补充了几口饭菜。曲志星和他们也不一路,他出发比我还晚,十二点才到天地醇和。刻痕他们应该八点多到天地醇和。给他们说了我今天轨迹,发现却不是石门峰,原来我们爬了一个不知名山峰。
      有失有得,没到天门峰,却因此认识了一位独行侠,攀了一段好岩,认识了刻痕,偶遇了曲志星。
   


写于2021年08月22日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2-7-6 16:27 显示全部帖子
爬石头的线路不好走啊
发表于 2022-7-6 23:21 显示全部帖子
青岛的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22-7-6 13:58

(一)今天依旧出门晚, 没赶上大部队,独自去了崂顶,打算沿轨迹爬天门峰。以前跟曲志星去过天门峰一次,对于路盲的 ...


很好很执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