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8591

主题

宣城

圆梦乌孙古道

查看:21823 | 回复:18
发表于 2022-11-8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心心念念几年的乌孙古道,终于在202283日至8日了却心愿。

此次乌孙之行,一开始就充满了不确定性,主要是新冠疫情还在肆虐。原打算到新疆伊犁后,先把上次没走成的伊昭公路风景领略(几年前的6月中旬新疆自驾游,由于伊昭公路冰雪未融,伊昭公路推迟开通,故尔未能游历),再到琼库什台集合,走乌孙古道。这次还在去伊宁市路上,伊宁市已发生新冠病例,全市已在排查并管控渐紧,得此信息后,为防止伊宁市疫情扩大,城市管控后滞留走不了,到了伊宁市未敢停留,直接包车去特克斯县城,在县城里采买了六天的食品后,马不停蹄地坐车到琼库什台村。由于网上约定的出发时间还有二天,再者还有同行者在来的路上,故尔这二天把琼库什台村周边转了个遍。

这是第二次来到祖国西疆边陲琼库什台村,第一次自驾游来此走马观花,浮光掠影打了个花,印象不甚清楚。当时转到村头大桥时,见路标指向“乌孙古道”,心里想什么时候挑战自己,走个乌孙古道。心存念想,便时刻关注。七月初,见朋友圈友人要远行,便问了一句:去哪儿?回曰:去新疆走博格达及乌孙古道,听此,心中久存的念想便涌上心头,问之时间,回曰七月下旬出发,听此心又冷落了半截——七月底正是老母亲八十大寿之时,怎么能远行!之后聊天中得知他们到新疆后先走博格达,休整几天后大约83日再走乌孙古道,听闻这个时间,心中盘算应该能来的及,便准备行囊,圆梦乌孙。


83日,我们一行天南地北的15人,随马帮开始乌孙古道徒步(七人徒步,八人骑马)。83日当天早晨,由于琼库什台村前一天发现新冠病情,早晨琼库什台村便实行管控,由于我们出发的早,管控还未实施,成功地踏上乌孙古道。

二千多年前,西域有36国,时至今日,大多随流逝的时光只留下一些泛泛的浅痕,而也有一些,在二千多年的时光变幻中,依然有血有肉,在漫长的黑夜中,如同天上的星星,虽遥远,却在你触碰到她的肌肤时,仍会朝你眨眨眼睛,给你以梦中的微笑。这其中的乌孙国便是天空中遥远而依然闪亮的星星之一。

西汉时,西汉王朝曾多次与西域诸国联姻,以图邦交稳固,共御强敌。当时西域36国中,乌孙国是较为强大的一个国家。细君与解忧二位公主便是远嫁到今伊宁市伊犁河谷一带古乌孙国的二位汉家公主。当时乌孙国地处天山以北,与它相对的天山以南当时是龟兹国地域,据传解忧公主嫁乌孙国多年后,再次强盛的匈奴进犯西域,西汉王朝鞭长莫及,顾及不了远在二千多公里外的乌孙诸国,解忧公主为解强敌侵犯之困,携随从毅然翻越天山前往龟兹国,意图联合龟兹对抗强敌、、、、、、

二千多年前的烟云早已随风飘散,岁月如梭,时光荏苒,当初的二国早已是大中国的一份子,然而那些古道上曾经飘荡的牧歌,那些曾烙在古道上脚印,那些古道上的传说……脑海中忽然飘起当下流行的歌曲:我吹过你曾吹的风,这算不算相拥,我走过你曾走的路,这算不算相逢……




乌孙古道,全程约126KM,大约三分之二属于北疆,三分之一属于南疆(以阿克布拉克达板分界),全程海拔在1800米至3900米之间。本次穿越五夜六天,第一天从琼库什台牧业村出发,沿琼库什台河逆流而上。从起点行约四公里,基本沿着河边密林中小路前行,小路时而是一条,时而分为二三条之多,蜿蜒起伏于密林之中,尽管是晴天,早晨的阳光很少刺入林中的大地上,静谧的峡谷中只听见流水的潺潺声,河谷中高地上或二边山上平缓处,散落些牧民小木屋,大都是一处一家。四公里左右后,从河谷边小路爬上约50米高坡平台,进入琼库什台草原,天地豁然开朗。当时天气晴朗,蓝天之上飘着些纯净的白云,二边高山夹着峡谷,峡谷中河水淙淙,峡谷中和高山上都是高耸云天的雪松,没有一棵杂树,雪松之下,就是连绵的草甸,如绿毯一般,目及此景,顿觉入仙境一般。此种美景中行进约三公里,过一个五根树木搭的长约四米的小桥,进入另一片高山草甸,再行约四公里,小路蜿蜒向上,坡度越来越大,草地也没有之前的密实,稀松了许多。大约下午四时许,天气转阴,乌云从身后山那边不停地翻涌过来,不久便有雷声隆隆传来,加快步伐后没多久,先是小雨,之后越来越密集。大约下午六点半左右,沿河边小路转一个弯,见河的对岸山下平地上有一个牧人小屋,再向前是多根钢丝上铺就木板长约五六米的栈桥,第一晚,众人在此扎营。营地海拔2700米,温度约十三度左右,由于湿度大,体感温度更低,所有人都穿上薄羽绒服。当晚,一夜小雨,耳边伴着河水的潺潺声入眠。


IMG_20220801_1707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3_1112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3_11360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3_1241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3_1321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3_1427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3_1659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3_2126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11-8 12:57 显示全部帖子
新疆太美了!一定得去走走
发表于 2022-11-8 16:56 显示全部帖子
等待更新
发表于 2022-11-17 10:2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马铃响起 于 2022-11-17 10:33 编辑

第二天早晨六点左右醒来听已不到雨打帐蓬声,穿衣出帐,见天色清明,对面山半腰有袅袅白色雾气上升,出发时,天色已经晴朗,东边的山尖之上蓝天散射状排列着几条洁白的云朵,朵朵云彩向阳一面都镶上了有浓有淡的金色。今天行程要翻越3700米的琼达板,出发后一路向上,坡度不大,沿着小溪(小河渐渐变成小溪)上行。此段路程行走约一个多小时后,海拔约在3000米左右,视野开阔,原来二边高耸的山已渐渐变矮,原来不怎么宽阔的峡谷,已变成带些坡度的戈壁模样,绿草已很是稀疏,峡谷底部的小溪已变成宽阔的河床,只有足背深的水在石头间咕咕地流淌,宽达数米。这时前方及左右的山已不见绿色,山体都是裸露的大小石块,路已不明显,有的地段需前后左右仔细辨认观察,才能看点路的痕迹。继续前行上一个小坡是一片开阔的平地,似高山沼泽,上面散落着黑色的石块,远看分布的均匀,大小基本一致,似人为之。平地的前方尽头,是一字长蛇式蜿蜒的山脉,相对高度大约三四百多米,由于山势陡峭,远看山上小路呈“之”形挂在前方稍低点山上至到山顶。攀上山峰,发现这只是前面更高山峰前的一个台阶!更高的山峰约在一公里之外。高台之上遍地都是碎石,可仍见一些零星的小花顽强地摇曳在风中,路的痕迹时有时无。一路且行且寻,临到山脚时路痕难觅,搜索中见路边靠山体的一侧大石头上有一羊头骷颅,顺着往下看,上山之路就“隐藏”于此(山体与大大小小的碎石全是一个颜色,迷乱于眼)。山峰相对高度约一百四五十米左右,坡度相比前一个稍缓一些,还是“之”字型上山之路。登上山顶,豁然开朗,看行程发现已登上琼达板乌孙古道3700米的最高处。身处达板的最高处,放眼四周,山上山下全是石头,蜿蜒的山顶线上倾斜而立着大大小小的片片石头,有的零星而立,有的连成一线,像幻化的黑武士,嶙峋而刚毅。山顶的南坡至更远,是连绵的山峰,如同大海中波浪一样,在天与山的尽头,是一排如雪墙一样的雪峰,山尖都是白色的雪,白云飘在其上,难以辨别哪是雪峰、哪是白云。站在达板之巅,忽而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之感。
在达板山顶小憩片刻后,沿达板南坡下行,右转上到另一个山脊时,阳光从大片大片的白云缝隙中照射在前方另一个绿草葱葱斜纵的山上,山体或明或暗,照射之处是明亮的黄绿色,云彩遮挡之处是黛绿色,而天上飘浮着大片大片的白云,白云之上是湛蓝的天空,更远处是蓝天下蜿蜒的雪山、、、、、、画面太美了,美哭了!一行人在此长久的呆呆凝视,就连拍照也不大声喧哗。在此发呆良久,众人才不舍离去。之后便是沿山谷一路下行,起初是沿倒扇形地势下行,地势宽阔,路不明显,过一小溪后,路在溪东伴溪蜿蜒伸向远方。行约三四公里后,平地而流的小溪,渐变成二三十米深的峡谷溪流,峡谷西侧是连绵山体,下部零星平缓之处生长些高大的雪杉,往上山势陡峭全是裸露的山体。峡谷东侧也是陡峭的崖壁,只是高出峡谷二三十米后,山势稍缓,坡度约10到30度,是连绵的高山草甸,上面到处是悠闲吃草或趴着的牦牛,路就在临峡谷的绿草之中。行走在路上,只闻深谷中激流之声,无法探视谷底之情。之后便沿着山势蜿蜒下行,于傍晚八点半左右,下到峡谷底溪水边稍平缓之处,众人在杂草中各寻得一片稍平之地,拔去长草,拣起石头,扎帐宿营。营地海拔2450米。
晚餐之后已是十点半许,天色尚且微明,只见有乌云从西南方向山顶翻滚而来,越来越多,转眼发现晴朗天空顿时被乌云覆盖,随之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躺在帐内,感觉炸雷就在头顶巨响,每每有炸雷在头顶巨响,随之就是暴雨倾洒在帐蓬上。是夜在电闪雷鸣暴雨声中迷糊一夜,在担心之中熬到黎明。黎明时分,雨声渐止,探头帐外,天色已是晴朗之象。
IMG_20220804_10195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102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136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330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423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456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532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708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721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4_1744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5_0846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2-11-17 15:36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赶快更新哈哈
发表于 2022-11-18 09:43 显示全部帖子
马玲锅威武!
发表于 2022-11-21 15:25 显示全部帖子
神龙、多年不见!(握手)
发表于 2022-11-21 15:59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三天早餐后,众人收拾起湿漉漉的帐蓬,又开始新的一天的行程。
   出发后约五六公里沿溪下行,由于受峡谷地势所限,路一会儿在溪左一会儿在溪右,人们就不断地从溪左淌到溪右,一会儿又从溪右淌到溪左,这段路程淌河约五六次。淌溪之处小溪大约在三至六米宽,浅处只有二十厘米左右,最深处约五十厘米,水流不急,却是冰冷刺骨。此段路程结束后,向东折上山路,继续沿溪边蜿蜒下行,约行五六公里后,见前方有一宽阔河流奔涌,河水是乳白色,在阳光照耀和沿岸绿色植被映衬下,显得白的刺眼,问询后方知,这是阔苏河(溜索就在这条河上)(因为水色是乳白色,我给它起个名叫“牛奶河”)。
阔苏河由东方而来,与古道相遇时,折向南方,河水涛涛。古道与阔苏河相遇后,从半山下到水边也折向南方,沿阔苏河顺河向南而行。河边地势平缓时,就在河边行走,河边陡峭时,就上山而行。有一段河边无法行走,上山也是陡峭的山路,甚至有一小段没有落脚之处,只有二根放倒的树木搭在绝壁之上,下方就是约三十米高的涛涛河水,众人小心翼翼相互帮助过此难关(听说此处曾发生过摔下悬崖事故),再走约四公里过一转弯,溜索赫然就在前方。原本打算徒步淌过阔苏河,由于近二天雨水多,河水暴涨,徒步过河之处已是河水涛涛,加上乳白色的河水看不清河底状况,只好放弃徒步淌过河的想法,乘溜索过河。
过河后,沿一条不知名的小溪逆流而行(阔苏河的支流),还是一会儿溪左、一会儿溪右沿溪而行,前后过溪七次。此溪宽度和上一条差不多,还是一样冰冷刺骨,并且深,淌河最深处深及大腿,水流湍急的多,有同行之人淌水过河时,由于水深且湍急,无法站稳被水冲倒,走在身后的我眼疾手快,及时拉起抱住,避免危险升级。之后一处需淌水过河处,受惊友人上下寻找安全过河之处,恰有牧人骑马经过,请求牧人帮助同行者骑马过河,牧人愉快地答应并渡其过河(非常感谢陌生牧人伸出援助之手)。此处过河后,上溪边山地蜿蜒前行,此时视线开阔,远方蓝天下有高山戴着雪帽(山顶白雪皑皑,往下是浅色山体)高耸于远方,傍晚七点半左右到达一个维族牧人家的小木屋边,当晚就在此宿营(营地海拔2300米)。是夜天气多云,一轮半月或明或暗斜挂在空中,山风轻柔,一夜无雨,一觉睡到自然醒。

IMG_20220805_10304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5_1200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5_1245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5_13383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5_1532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_20220805_1837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2-11-22 13:40 显示全部帖子
威武!         
发表于 2022-11-29 09:5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马铃响起 于 2022-11-29 10:03 编辑

第四天(8月6日)行程安排较短,大约十公里多点,主要为了在天堂湖边多待一点。
早晨天气晴朗,太阳从左前方的山后升起,照耀绿色大地。早餐后,众人收拾帐蓬整装出发。出发不久便离开小溪沿山地向上爬升,这段路崎岖不平,山地草地上零散地分布些大大小小的石头,也零散地生长着三三二二的云杉,路在草丛中、大树下、石头边时隐时现。约七公里后,登上一个小坡(海拔3170米),见到了眼熟的大流沙——几乎和丙察察线路上大流沙一样,只是这里不用从大流沙下穿过,没有丙察察大流沙对行人造成威胁之危险。这时天气转阴,步下小坡后山地开阔,路迹明显,高山草地上牛羊分散着吃草,放眼四周,却不见牧人。这一段较为平坦,偶有起伏,坡度也不大。这时,雨点越来密,我的步伐也越来越急,大步流星向前赶路。在转过一个山坡边大石后,前方赫然出现了一片宝蓝色的湖面——我知道,这就是乌孙古道上著名的“天堂湖”!此时下意识地看了下时间:下午1 点45分,目视此时到天堂湖的距离大约一公里。眼前的天堂湖在迷蒙的小雨中呈蓝宝石色,迷人而纯粹,这一段路我降了降速度,只为从远至近慢慢欣赏天堂湖的变幻与美景。临到天堂湖边时,雨急,见有一放牧人的大帐蓬,便直奔牧人帐蓬门前,请求在帐篷里躲会儿雨,经牧人同意后,立马御下背包,偎在小火炉边驱寒休息。坐定后抬头,发现帐篷门正对着天堂湖,帐篷在天堂湖东面的草地上,距天堂湖百米左右,草地向天堂湖倾斜,坡度不大,间有平坦一点的小块草地,此时门帘半开,雨中天堂湖犹如朦胧的仙女,雨大风急时,湖面迷迷蒙蒙,近处的湖水呈宝石蓝,远点的湖水在雨雾状的雨水映衬之下,渐远渐变成黛玉之色,直至于远山、天空融于一体。望着帐外大雨不止,受天气影响,人的精神也萎靡,不想冒雨搭帐篷宿营,问牧民可否在帐篷里借宿一夜,回曰可以,心里顿生欢喜,看着牧民正在做羊肉手抓饭,饥肠辘辘之下问是否可以卖一碗羊肉手抓饭吃?随之递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手抓饭,未吃就闻到羊肉米饭香气,食之香而不膻,醇而不腻——这是我吃到最味美的羊肉手抓饭,并且在天堂湖边!
饭后不久,雨渐止,起身到帐外,环顾四周后先向身后的高地爬去,意欲站在高处俯视天堂湖全景,恰好身后山坡上有一巨石,便登石顶欣赏天堂湖。天堂湖类似于一个长方形(东边望去),长约二千米多米,宽约四五百米,四周皆山,西南两侧山势高大,山势陡峭,山体都坦露着胸膛(山体是浅灰色山石,不见绿色),东北两侧山体稍矮,山势平缓的多,平缓的山地上长满绿草,尤其东边山地更加平缓一些,绿草如茵。此时雨已止天尚阴,近处湖水湛蓝,远处湖面有水雾盘绕而显迷蒙,更远处的山与天色融于一体。之后下山慢步湖边,草地平缓延向湖边时戛然而止,有十二三米的落差,形成湖边峭壁。雨停后,陆续来的徒步之友,都在此搭建帐篷,以便坐在帐篷内就能欣赏到美丽的天堂湖。
来到临湖峭壁之上,面向圣湖临湖而立,微风吹来,似有飘飘如仙之感。站立良久,见峭壁边可以下到湖边,便移身下步,欲零距离接触天堂湖水。经上下腾挪,来到湖边,湖边没有泥土或者沙之类,都是大大小小的石片,有厚有薄,是深褐色,直至目光能及的湖底(察看天堂湖的海拔,不多不少,下好3000米)。在湖边慢步一段后,选一稍大平整点石块,坐在湖边,双手轻抚湖水,湖水清澈冰洁,无一丝杂质,看湖水荡漾,轻轻拍打湖边“礁”石,在寂静空旷的天宇下,阵阵浪涌拍打石块,宛如上天仙乐,让人神迷。此时天气由阴转多云,阳光也从白云间隙中洒向湖面、远山,湖水荡漾光景迷幻,右岸雨后绿草油油,远山云雾缭绕戴着洁白的雪帽~~~在湖边坐着、半躺着,看着、听着,那一刻完全沉浸在大自然美轮美奂的画面中,直到一起徒步的友人来到湖边,一声问候打破宁静,我也从迷幻愉悦的神游中回到现实。此时天空晴而少云,空中白云悠悠漂荡,多一片显挤,少一片显稀,白云之上是湛蓝的天空,下面宝石蓝的湖水,远有雪山,近有蜿蜒的山坡草地,草地是三五成群零散地牛羊或低头吃草,或抬头咀嚼发呆。那景致、那场景、似仙境!唔唔唔~~~此生不知还能否再遇到这种美景了!
离开湖边,起身与友人上坡回到草地,来时大雨不止,原本打算在牧民大帐篷里过夜,现见天气转好,阳光明媚,立即到牧民家说明原因致谢并拿出背包,来到湖边草地,寻平坦之处扎营。
天堂湖边傍晚八点多太阳还没落下,在湖边草地上下慢步,慢慢领略天堂湖及周边美景。来时先到的马帮已联系好牧民,在牧民那里购得一只羊,我们在天堂湖边徜徉时,他们宰羊烧烤,夕阳西下时羊肉的香气已在湖边弥漫,寻着香味来到烤架边,大家围在烤架熟几串吃几串,大口朵颐,直到每个人吃到小肚溜圆。在天堂湖边,赏着天堂湖美景,吃着天堂湖边生长的美味羊肉,两个字——巴适!
十点半以后进入夜晚,天空又出现很多乌云,不见月亮和星空,只得早点休息。当晚几个同行的马帮人在帐篷边不远处喝酒打牌,吵闹到很晚,令人无法休息,众人多次请求无效,后又多次大声斥责,终于在深夜二点多才停息。第二天早晨醒来,随马帮而行的一对天津夫妇(夫妇俩只为天堂湖美景而来,天堂湖是他们此行的终点,欣赏天堂湖的美景后,就返程回琼库什台村)说凌晨四点多起夜,发现天空无云,星星布满天空,低垂而明亮,天堂湖在明亮的星空映衬下,亦梦亦幻!遗憾这么美的仙境竟然错过!!!唔唔唔~~~
IMG_20220806_102111.jpg
IMG_20220806_113441.jpg
IMG_20220806_130618.jpg
IMG_20220806_134459.jpg
IMG_20220806_135232.jpg
IMG_20220806_152526.jpg
IMG_20220806_154436.jpg
IMG_20220806_164919.jpg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