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0057

主题

其它山峰

姨妈偷袭,搅黄了我的一次未登峰攀登

查看:8223 | 回复:29
发表于 2024-3-27 10:29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前奏

九龙上团乡放马坪村一带是鲜有外人涉足的土地,由于地处深山,路况险要,保留着参天的原始森林,为数众多的未登峰,以及淳朴的民风。

2021年夏,我还未开始登山,带领一行5人重装穿越,从康定莲花湖景区向南翻越垭口进入放马坪村,并且成为第一批到达放马坪村一侧苍龙万年雪冰川、湖区,长海子-方海子垭口的户外爱好者。同行的康定工作的老师生长于九龙山区,也去过不少冷门地方,评此为佳境。回程后,向三晋大佬请教我们所摄的群峰,始知当时称为成应噶5620,万年雪5445的高峰。

image0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age0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21莲花湖-放马坪村重装探路,穿越途中

image0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峰初识:长海子-方海子垭口对望吕贡嘎

image0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刚碎石坡,向万年雪冰川进发

image00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1年于万年雪冰川冰舌留念

2022年,我取得了川登协协作证,以学生身份申请某品牌的高校户外探索计划,意在为攀登放马坪村境内最高峰吕贡嘎寻求经济支持,然而当年疫情特殊,学生无法保证能自由活动,且我与搭子皆出身卡拉米社团,品牌效应方面式微,未果。夏天,我趁着与风沉郁老师、古pro、油王一同出游的机会,再次来到放马坪村,此行我们只有一个周末的时间,来回路程超过1300KM(躲防疫关卡,走凉山绕行),轮流开车,人休车不停,可谓紧赶慢赶。风姐通过无人机拍摄了当地山峰与森林、湖泊、公路。时值我来到放马坪村的一周年,天公作美,我们惊叹造物者之无尽藏:蜿蜒公路与险要的垭口谱写了一首相辅相成且暗自较劲的歌曲,谷底辫状溪流宁静而姿态万千地分割草甸,松萝飘逸的苍莽原始森林无尽蔓延,其上是嫩绿色欣欣向荣的牧场,依稀看见远处几个炊烟袅袅的牛棚,群山如古神,静静伫立在这一切之上。我们行色匆匆之余,捡了几口袋菌子,野生树莓吃了个水饱,再在林下如同席梦思的苔藓上睡了一觉。纵然拜谒仙境不易,故地重游暂且洗去我的尘世烦恼。

image0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迷幻森林

image0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吃吃吃

2023年4月,领攀团队首登了吕贡嘎5620,走的南面接近,山脊一路雪岩绵延直到顶峰,与我规划的从北面接近,且更为技术性的冰岩线路相去甚远。诚然,当时我不具备完攀北面线路的能力,继而将目光投向了具有更新手友好的攀登难度,自己已经探索过接近线路,风景宜人的苍龙万年雪山5445。五月初开始组织张罗,等待天时地利人和的攀登契机。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4-3-27 10:30 显示全部帖子
经过-1出发

提前问过村民近期路况与积雪后,2023年端午节,我和雪儿最终组队从成都自驾出发,计划抵达放马坪村后在为期两天半的天气周期中完成攀登。

经过-2突遇塌方,蛇皮走位

出发当天晚上到达九龙县城后,之前联系的村民告知,当天塌方,由上团乡到村上的路断了,预计再等两三天才能通车。肾摸?等路通了淋着雨爬?节后失联四五天,回去被实验室老板骂得狗血淋头?我们不甘心因此放弃,权衡一番,决定第二天试一试,能开到哪里算哪里,开不动了,当天能走拢放马坪村的话就直接开始重装,实在不行去白海子下面的林子里拍拍EMO照也没算白来。

第二天,天不亮从九龙县城出发,躲过伍须海修路的交通管制,接着一头扎进雅砻江流域茂密的云杉林。如果森林公路比美,这里吊打318雅江路段。柏油路千回百转,天空,密林,远山,云雾阵阵间,移步换景,时而如同西方自然主义的大场景写实油画,时而如同国风水墨,蕴意留白。

出了上团乡,告别密林,九九八十一个极限回头弯上陡坡之后,路况开始抽象化,水泥变一段一段沙石,再到几乎全是全沙石。我开到这里,看着不争气的前驱车,正准备找地方掉头逃跑,突然从垭口下来辆越野,交谈之后得知他是个摄影师,来垭口拍山片儿的,想必是在某些追峰大佬之后,放马坪村公路垭口已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他告诉我们,去垭口的路是通的,垭口以下就不知道了。好的,可以冲了。

正午时候我们翻上了垭口,之后不敢浪费时间,奔着村子的方向小心翼翼的挪动,下到林线,本来就稀烂的路况开始变得不可理喻,一段一段的出现大大小小的落石布满路面,很多时候只能雪儿下车清理石头我再开,属实恼火,但比甩火腿还是快不少。终于,在光线开始变暗,天空飘下小雨时,路被几个约莫大几百斤的石头彻底封死了。在这里我们能透过大片柳兰欲放的火烧林,看见谷底几个豆大的碉房散落在一根如丝的水泥路边--放马坪村。停车,下包,润。好久不重装压马路,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路硬是拐了七八个长弯,每个拐过一个都如同中学时的小考,空欢喜一场。等我们走了五六公里,下到有人烟的工棚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我们当下之急是吃饱,睡个觉,但包括我联系的那位,村里大部分青壮年都在县城吃喜酒,没人收留我们,只好社交恐怖分子一把,请求工棚里已经喝得半醉的村民大叔把我们接到他家借宿一宿。

image0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抽象路段证件照(风沉郁摄)

image0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修路

image0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修车

image0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图:挪不动,下车重装

image0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那就走呗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4-3-27 10:32 显示全部帖子
经过-3姨妈偷袭,跳蚤满床

由于娱乐活动缺乏,白天沉重的体力劳动,山里人歇息早,我们的到访着实打乱了大叔和他老婆的休息,他们还烧水,拿出自家的方便面请我们吃。囫囵刨掉方便面之后,大叔带我们去二楼住。

没想到,这一晚上以后我再也笑不出来了:我在厕所准备爽一把,然鹅说好一周后来找我玩的姨妈推门而进,和我面面相觑。我懵逼;我的搭子懵逼,她没这么蛮横的亲戚,没有带装备;更糟糕的是村民也懵逼--留在村里的都是早绝经了的老女人,小卖部远在乡上。终于在翻箱倒柜之后,在大叔极少回家的女儿房间抽屉里找出仅存两张的过期姨妈巾。两张,就是第二天我直接润回乡上也会肯定血溅当场。想起妈妈的描述:她小时候卫生巾在**还没普及,女生们来姨妈都夹着一摞卫生纸。临时借宿,礼貌最重要,第一张姨妈巾我当晚用了,免得弄脏大叔家的床。

我在开口请大叔帮我找姨妈巾,大叔腼腆一笑的社死**还没来得及火化,活罪又加一等。我那张床上蛰伏的跳蚤,一个个闻着味儿就来了。我合眼不到两个小时,腰际传来一阵尖锐的麻痒,把我从安详中艹醒。当即我知道自己坏菜了:从小时候开始,但凡在乡下亲戚家钻狗笼当"狗头司令"之后,我身上就会出现数十个跳蚤包,先开始是小红点,然后随着抓挠,小点点扩大连成一片,如同铁索相连的重骑对我的身体展开碾压,故事还没完,两天以后它们冒出小水泡,小水泡再融合成大水泡,接着溃烂掉,我就如同发水痘一般到处烂疮,浑身奇痒,寝食难安。

可恶的是,没来姨妈的雪儿就没被跳蚤盯上!

经过-4故地重游

第三天,顶着鸡窝头和同样潦草的心情,准备出发。女人,特殊时期对自己好一点。由于接待我们的大叔接着木工活白天走不开,预算之外,我请到一位愿意帮摩托车接送、背包的牧民师傅,希望尽量减少接近路线上的消耗。更好的是他愿意自带被褥和我们一起住帐篷,这意味着攀登中多一个照应,弥补我们人数的不足。

这一天,我们一行三人在和煦日光中不紧不慢地先摩托后重装,从早上九点半走到夕阳西下,其间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我们了解到,这里的人谋生方式和十多二十年前没什么区别,要么年富力强外出打工,要么老弱妇孺在山上搜寻虫草药材,放牧牦牛,村子里谷地逼仄,粮食产出勉强够人畜口粮。当下,正式挖掘羌活和挤奶的季节,山上牛棚近半住着人。海拔3800到4200,在断断续续的机耕道上行进,接着在林间小路上Z字爬升,路遇一队背着编织袋的山民,他们将山上采集到的草药运送去村里。接着路过三四个牛棚,师傅去自己表亲家的牛棚拿了他接下来两天的被褥和口粮。

image0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图:骑上心爱的小摩托

image0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舔狗一条,跟了好远

image0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终于上了林线,回望谷底

image0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个豪华牛棚很热闹,挤满了挖药材、放牧的人

image0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绕着岩壁走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4-3-27 10:34 显示全部帖子
此后我们从主道拐进左边的小径,在灌丛和草甸上横切,绕过断断续续的岩壁,翻上一个小山口后进入了湖区,海拔4650。这里是2021年我徒步开线被埋下"以后多来"种子的地方。相隔不过数百米,分布着将近十个大小不一的海子,一丘之隔,水色万千。在此抬头一瞥,就是万年雪闪闪发亮的冰川,似乎咫尺之遥。众多湖心有一座不高的山头,可登顶环顾。在北面,两个牛奶色长湖后矗立着大海子峰,春夏之时云雾缭绕,若隐若现,壁立千仞,诚仙山秘府也。如此湖光山色,当时便让我产生隐居于此的想法。我们在黑海子边上扎营。地势略有坡度,草坪十分暄软,被阳光晒得暖暖和和,出门不过二十步就是如镜的湖水,苍龙万年雪的冰川似乎近在咫尺,实际上还要爬升五百米。

image03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横切时似乎触手可及的苍龙万年雪冰川

image03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终于快到营地了

image0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湖中山仰望大海子峰

image04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age0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星罗棋布的小海子们

image04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峰、湿地与湖泊交相辉映

image0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晨雾中的海子
发表于 2024-3-27 10:34 显示全部帖子
不出意外,发现第二片姨妈巾早已被攮得稀烂,并且散发出辣眼睛的味道。接下来的日子,只能依靠我妈传授的古早(不靠谱)方法伺候姨妈了。当晚,我清点装包好第二天可能用到的技术装备:小机械塞0.3-0.75,三角塞,岩塞;绳索;冰锥4个;快挂、扁带;滑轮一套。雪儿在营地飞无人机探上冰川之前的路,早早休息,息实际上也没睡着多久,我不得不挠一身的跳蚤包,越挠越痒,我一直担心汹涌的姨妈攻陷为数不多的纸巾,甚至想,血腥味会不会吸引来冬眠初醒的棕熊,嘎嘣脆。

第四天,晨光之前爬起来烧水干饭,我已经流血漂橹,血流成河,不只是裤子,我的睡袋、防潮垫都遭了殃,我属实get不到怎么以纸代巾,只能"放任自流",浴血奋战。

话不多说,干山头去。虽然以前徒步也上到了万年雪的冰舌之前,接近的方向不一样,并且瞎闯跟碎石坡干上,浪费很多体力,所以我们这次直接按照无人机考察的大致可行方向走。摆在我们面前的两条山脊,A纯岩石大约60度,B岩石穿插草甸,平缓但略微锯齿状。思考一番,如果走A,遇到不好上的地方得开始用绳子,耗费时间,索性选择B。B看上去起伏连绵,实际上更是上上下下。我和牧民这一段走得贼6;雪儿穿高山靴,就有亿点难受了,表示想冲上来给我一拳。我走这段时,还暗自开心:看来姨妈造访并没有让我运动能力下降多少嘛(真香警告)。终于,到了冰舌跟前。这里是一片冰川后退之后留下来的花岗岩基底,车大的石块被搬运成堆,中间有几个小水潭。我们在这里吃东西补充体力,最后飞一把无人机做近距离线路考察。还好,冰川平缓,我们看见的是假顶,真正的苍龙万年雪在它之后,最后大概有两个绳距的雪岩混合,虽然破碎,但角度不大。穿安全带、冰爪,理绳子,积雪下未知冰况,我和雪儿决定从一开始就结组。由于我俩的对讲机和大叔的放牧专用对讲机不能调到同一个频道,他留在原地等候也不能及时有效联系,他的衣着扛不住小风一吹的刺骨寒冷,山上也信号全无,我们让他和我们一起结组上冰川,正好用上了多带的超轻安全带。

image0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图:冰川接近途中,上上下下

image05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航拍-雪线附近到鞍部,左为假顶
发表于 2024-3-27 10:35 显示全部帖子
经过-5血条渐空

21年八月底来访苍龙万年雪的冰舌,高山冰展露无遗,踩上去坚实可靠,走在上面比碎石坡轻松不少。然鹅大意了,这次六月的冰川远看洁白无暇,身临其中,便是在茫茫无边的湿雪里艰难蛄蛹,成了此生噩梦。牧民大哥体力实好,穿着我们的备用防滑链在前面冲,勇猛无比。雪儿走得不紧不慢,稳的一批。我逐渐开始坐牢,趟雪不久,我便感觉脚冻,继而刺骨的酸痛从脚底板沿着小腿一股一股直攻小腹,不久我便冷汗直冒。起初我还能打头阵,不出两百米,变得踩牧民大哥的脚印才能跟上,到不得不时不时叫停绳队歇逼。雪越来越厚,从不到脚踝慢慢爬上小腿,膝盖,并且踩一脚陷一脚,干得人只想yue。

亿点点时间之后,我们沿着冰舌干上了鞍部,海拔5350左右,这里十分平缓,背后是我们走过的坡度不过十几二十度的绵延雪坡;前方往山下角度陡峭,冰川曲率变化之处肉眼可见两个黑洞洞的裂缝;假顶已然乖乖让路到身后,山脊向左边延伸,先是漫长的一段缓坡,之后爬上一个约四十度的坡后,黑色破碎岩峰从雪中探出,那便是苍龙万年雪的顶峰。然而,我已被折磨得两条腿如同灌了铅,顺着山脊接近岩峰,平平的雪坡走成了我当时人生中最漫长的路。寒冷、疼痛和疲惫将我侵蚀得体无完肤--之前两夜亏欠的睡眠,姨妈受凉,海拔。

image05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条绳上的蚂蚱

image0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航拍:最后的岩石山脊
1人点评 收起
  • 寒塘渡鹤影Ping 评论区怎么就不能嘴下留情点?对于女生来说,生理期是难以逾越的坎,男生体验不到,但也不必恶语相向 2024-3-29 11:25
发表于 2024-3-27 10:36 显示全部帖子
经过-6下撤

步伐越来越慢,几次我停下来休息,几乎原地睡着。还没走完缓坡,时间已然到了中午,我逐渐意识到为了保留足够的体力下撤,不能再往前。此时,前面慢吞吞的雪儿突然生龙活虎,不想就此作罢,但由于后面的岩石山脊难度未知,犹豫要不要solo。当地师傅自告奋勇,解开绳子一人前去雪坡与岩石的交接处探路,他在半人深的软雪里艰难爬行,到了岩石跟前,距顶峰只差最后几十米高度,调头了。其间我们原地休息,我困倦难耐,找了个略微避风的凹凹,一屁股坐下,立马睡着。他下来了,直摇头:石头难爬了。我起身,坐的地方留下一个屁股形状的血印。

那还能咋样,逃跑呗。下绵绵雪坡,雪儿说:这地方滑雪真爽,但爬上来想死,不如包个直升机,哈哈哈。您牛逼,开飞机。师傅给我们讲他的见闻:很多年前,这里家家有猎枪,春天打岩羊。老一辈的猎手带着狗追赶,善于攀爬的岩羊躲上冰川,最后被围堵到最高的岩峰上,猎人射击,羊掉下来,挂在岩壁上,他们就爬上去捡羊。我们问:那这些山他们都爬过?是的。

image05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止步于此:前面坡上的一条脚印是师傅留下的

image0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摆烂

image06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茫茫雪地

发表于 2024-3-27 10:37 显示全部帖子
从上往下看,早上没有选择的岩石山脊A才是更好的路:没有需要绳索的岩壁,直直往下一条通向黑海子湖畔。我们走了这条道,轻松许多。所幸天黑之前回了营地。

第四天睡到自然醒,阳光温暖了整个帐篷,热烘烘的,想起前一天在雪线之上被冻成傻X,有点好笑。人间六月,高原晚春。帐篷周围星星点点的小花已然开放,柔草嫩绿,湖水清过八月。以前康定老师捉过几条湖里的蝾螈给我们看,说小时候喜欢抓来煮汤,现在他不杀生,放回去了。师傅也来找,想拿回去泡酒,当地人认为它们是滋补良品,我来凑热闹。然而,绕湖一周,搬挪许多石头也没找到。师傅:去年有个黑心的人,下药毒鱼拿去卖,把湖里的都毒死了。就在我们将走之际,惊喜地看见一条黑色的,只有一根手指长的身影,然而它似乎听见声音,立马钻进水底乱石里去了。

下山的路我走得嗷嗷叫:打湿的袜子很快让我的脚磨出了水泡,走得深一脚浅一脚。下到谷底,师傅的摩托车似乎打不着了,把我们安排到一家木屋里等着,下去搬救兵。这里是放马坪村最后的常住居民点,一对老年夫妇在此住了三四十年,没有信号,没有电,一个仓库,另一屋兼厨房、客厅、起居室,里面阴冷黑暗,中间的火塘子在时光中包了浆,墙角的被褥很旧,简陋的桌上堆满了自制的奶饼子、酥油,这些是老夫妇主要的生活来源。外面石砌的小院里停着一辆破皮卡,是他们儿子的。良久,师傅和一斯文模样的小伙子一人一辆摩托突突了回来接我们。那小伙子是村里的外地女婿,放假来玩。回到师傅家,他老婆包了肉韭菜盒子,我们旋风吸入一顿。怕住村里继续被跳蚤咬,我们立马出发回程,赶天黑之前翻垭口。小伙子来时车胎被扎了,换的备胎,需要有个照应,于是我们两辆车一起往回开。好家伙,我们的车胎不久也爆了一个。之后的两天在四处找补胎、等交通管制与漫漫车程中度过。

image06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恭喜爆胎+1
发表于 2024-3-27 10:38 显示全部帖子
后记--没有鱼的湖,没有草的大草坝,抑或封山?

我面临攀登失败,修车扯皮的现实窘境,却没有太多失落感,因为我的心神已然在茫茫林海中徜徉忘返。反倒是雪儿不满此行的结果,认为我来来回回冒着危险,付出太多。

此外,第三次来放马坪村后,我内心深处萌生了些许疑惑:如果围猎岩羊是真,所谓"首登"是否有意义?外来者影响着当地人,会不会出现更多下药毒鱼之类的事件?我个人留恋湖光山色,多次克服艰难来到这里,是否应当为了名利,将这里带火?那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们离开不久,社交媒体上又出现了九龙上团乡的大草坝,以令我不安的方式:数台越野车开上草甸横冲直撞肆意碾压,牧场上遍地帐篷,河里漂着皮划艇,夜晚的营地里觥筹交错,音乐振天。我走过,留下脚印,我不确定其他人走过,是否会留下一地狼藉。前几年的山火也在放马坪村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记。如今随着社交媒体上的走红,吕贡嘎的商业化攀登兴起,更多的人进入放马坪村已然势不可挡。我卑微地祈求,这里山水能保持如同没被外来者踏足时一样的澄澈。

image06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23年再踏足大草坝,游客留下的车辙印依稀可见

image06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2年的大草坝水草丰美

image06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age07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age07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风光旖旎的大草坝(风沉郁摄)

致谢:

2021年同行:康定老师,秋秋,宇娃子,柠檬

2022年同行:风沉郁,油王,古pro

2023年同行:雪儿,公师傅(当地)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4-3-27 17:04 显示全部帖子
好雨JANE 发表于 2024-3-27 10:30 经过-1出发提前问过村民近期路况与积雪后,2023年端午节,我和雪儿最终组队从成都自驾出发,计 ...

太难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