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38

主题

乌兰察布

古丽的天山郎的塔————新疆狼塔行摄

查看:279062 | 回复:78
发表于 2016-3-1 10:4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48 编辑


十六、日出

       清晨漫坡而去的羊群咩咩声音唤醒了人们,歪歪、尔东、落叶几位早早的起来为大家煎葱头、熬粥,有时候路上最温暖、难以忘记的事情,便是那些照耀过你心、照顾过你胃的真诚面孔。患难见真情,这大概是户外不同于旅游的内涵魅力之一吧~~~~~~昨夜留在山上的3位队友依旧没有消息,大家的情绪都在忧虑和不安中等待。直到上午10点多,手台里终于响起了阿土仔的呼叫~~~~~由于体能透支,昨晚天黑后爬上白杨沟达坂垭口的他她们无法下撤,只好选择在垭口上大雪中扎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选择,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后的办法,一夜的惊魂未定在之后的相聚诉说中感同身受~~~~~好在除了半夜惶恐受冻,丢失了一张地垫,3人均平安无事~~~~~得到3人安全下山消息的众人一声欢呼,纷纷有了精神。天气也仿佛迎合着这份喜悦,阳光明媚,山朗天蓝,大家纷纷铺展开昨夜雨中湿透的衣服、装备,五颜六色的晒太阳,拿出地窝子旁挂着的北山羊大角,各种的造型和拍~~~~~~晴空下的马鞍营地热闹起来

       我这一夜辗转难眠,怎么躺的姿势都是一个字——难受,睡不着干脆早早坐起来,热水喝了药,吃饭咽不下。清晨起身走动走动后,感觉胸口的憋闷疼痛好了一点,只是浑身发软两腿有些发飘~~~~~趁着一上午等待队友,一直躺在地铺上歇息,听到帐篷外面大家的热烈,阳光下勉强打起精神,出去铺摊开湿衣服、帐篷睡袋什么的晾晒,机器人一样,自己能够感觉出自己的沉默和不友善,不想说话,好多念头电光火石,自信和自责、自卑交替驾驶,意志开始出现飘摇~~~~~





















发表于 2016-3-1 10:5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51 编辑


十七、转折

       一直等到中午,3枚广东队友沿着羊道终于出现在营地对面的山坡上。少顷,队伍聚齐休息,惊魂未定的诉说,林林总总~~~~~~午饭后领队看看时间,决定出发,计划尽量在天黑前穿过河谷,渡过台河支流,把今天耽误的路程赶出来。赶路的原因主要是食物有限,都是按照预定天数和餐数,计量到克带的,多待一天都会影响到最后的行程结果~~~~~~从马鞍营地下到河谷的距离并不远,跨过几条小河,盘旋下降转过几处阳光明媚的坡弯,1个小时后,队伍就来到台河支流边~~~~~~~河水并不算宽,五六米的距离,但落差、深度和流速之快超乎预料,主绳绑紧大石头上,队友几次尝试均无法在激流中保持平衡迈步,河底都是大石头,探不到落脚点~~~~~连续几次更换渡河地点被水流冲倒后,队伍理解了前天被困的那些驴友和救援队遭遇,决定不再冒险,被迫从河边退回到上方百米处的河谷营地扎营,准备过夜之后想办法从峡谷崖壁上绕过支流和台河~~~~~~折返的路上,对面过来一个商业队八九个驴友,成员五湖四海,请来的向导是乌鲁木齐本地的一位高高帅帅的青年驴友(时过境迁,三个月过去,如今竟然忘记了这位“恩人”的名字,罪过罪过),精瘦硬朗的体格,古铜色脸颊方正有型,眼神里有着与年龄不相衬的沉稳,光芒烁烁,跟新疆狼塔商业路线的开创鼎盛者——树相识~~~~~都说户外越走越自信,其实何尝不是越走越自卑呢,这些年走下来越走越不敢吹牛掰了,因为面前伟岸的高人与高山一样多,偏偏还都低调沉默的隐在红尘最深处。难以想象,面前这位向导他会带着队伍每年多次走CV,真是又一个神一样的存在。即便是为了商业利益和生活金钱,也值得人仰视尊敬。这是拿命和胆色赚来的钱啊~~~~~简单的交流后,他招呼后面的团队,决定也在河谷营地留宿。显然,每年多次带队走狼塔线路的他,对于眼前的激流,有着他的成熟考虑和应对办法~~

        接下来又得说到我自己了,挺难的诉说~~~~话说经过一晚的药补和一上午的歇息,病痛似乎有所好转,腿脚也实在了些,逐渐恢复了一些信心,再加上好胜心、不甘心和羞耻心等等通俗心理变态, 背包起身决心坚持下去~~~~~可是,在狼塔这样的地方,有些事情终归是冥冥天定,半点不由人的所谓坚强,人定不能胜天的自然法则再次宣示了它的永恒存在。1小时后,站在支流河边,一头虚汗的本人,一屁股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浑身疲软,神智麻木,止不住的咳嗽和嗓子眼的干甜一波波袭来~~~~~~解下主绳帮助身旁的队友打好保护,整个过程都是在机械动作,没有一点气力,感觉连从石头上坐起来的精神都瞬间没有了,不祥之兆浮现心头~~~~~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判断,逐渐清晰,逐渐不容含糊————这条河便是转折,向前之后再无可能一个人过河回返,AA团队不可能也没有力量在后面的路途上给予我多大百分比的保障,一切都要在此自己决断明确,这,可能就是我的生命分隔线~~~~~~这样的念头配合着病痛下身体力量的沦落,逐渐压倒了所有好胜心神马的杂念,那张50万的户外保险单开始浮现眼前,几乎极其无聊的想到了家人会如何花这笔钱~~~~~在混沌状态中爬上一百米,在河谷营地,我终于跟身边的落叶和随后的妖帝说了一句无比冷静的话——“我决定放弃,回撤呀”~~~

       现在来看,我不想说我在那一刻做出这样的抉择是孬种还是成熟,这都不重要了~~~~~~只是为此庆幸,活着挺好,那张保险单我不想让家人哭着接过,那个钱,不好花啊,而且我们都还有很多精彩的路要去走(而总是挎着单反酷爱摄影,跟我一起走过南太行双岭的北京驴友老万却不能够了,他于2015年2月春节前倒在了西藏阿里的山峰上,未能及时下撤,逝于感冒引起的高反肺气肿,正月里的追悼会,妻子零落,场面唏嘘~~~这里提到他没有丝毫的不敬,算是警醒和纪念也好~~~他懂的)~~~~~~~~~~这段话不想唠叨太多,败军之将何以言勇,只是真心希望户外的兄弟姐妹们,遇到相同情况时候请一定考虑好





















找来两张照片,那位乌鲁木齐向导——"恩人"兄弟的风姿




发表于 2016-3-1 10:5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53 编辑


十八、挣扎

       来时不到1小时的下山路,我用了三个半小时才爬回去,基本是五步一小歇,十步一大歇。胸口剧痛,咽喉、食道肿胀封闭,水都咽不下去,每次扛包站起来时候浑身打摆子,两腿轻飘飘的,脑袋也轻飘飘的。好多次靠在石头上仰望其实并不远的马鞍营地那座山脊,好多次就想坐在路边一直坐下去~~~~~独自回撤离开队伍,身心都在转折中挣扎,返回马鞍营地成了一个令自己无以言表、遥不可及的目标~~~~~能真切感受到身体各处发出来的危险信号,这些信号从前从未有过,不断击打着身心。曾经多么自信自己的身体条件和体能,也曾经豪迈走过多少条自虐线路,如今,都在那一刻土崩瓦解~~~~~事实上,这些回顾分析也只能在三个月后的此刻完成,当时大脑除了尽快爬回营地帐篷的执拗,都是空白,什么都混混沌沌想不起来,但内心有一个执念,那就是只有爬回营地,才可以逃离危险~~~~~~~~直到傍晚近8点,终于从山脊下踏上最后一步,抬起头再次看到了马鞍营地的帐篷和对面山峰岬角中斜射过来的夕阳,那一刻的身心放松和释然,今天还能回想起来~~~

      
一头倒在地铺上昏睡过去,再醒来时候天已经黑了,“朋友,怎么样了?”听到一个探头进来的黑影跟我说,听口音,却是那位河谷营地遇到的乌鲁木齐青年向导~~~~~原来两支相遇的队伍打算结伴往前走,由于台河及支流水量太大根本无法渡过,又都不熟悉绕过台河的路,他返回来打算求助巴合提汗兄弟,请他们第二天骑马过了支流带路~~~~~昨夜巴合提汗已经帮前几天被困在五星营地的驴友和蓝天救援队绕过台河到了一棵树营地,在我昏睡的时候返回来了~~~~~黑咕隆咚中,含糊不清的回复向导几句,他看出了我的状况,不再跟我客气,大声喊我起来到隔壁帐篷热茶喝药。马灯下,巴合提汗递过来的大肥羊肉一看就想吐,啥也咽不下,也没精神说话,斜躺在地铺上迷迷糊糊的听他们商量第二天的路线和带路价格~~~~~药盒里消炎药、退烧药经过一昼夜的超量服用,已经粒粒可数,向导看出了我的窘迫与焦虑,平静的答应我第二天从河谷宿营的队友中分一点药品给我带上来~~~~其实,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帐篷门口的夜色里,尽管无比迫切,我也没敢抱多大希望,对于狼塔这种线路和商业向导来说,分出一些药品不简单是个善心情意问题,更是一个增加自身团队额外风险的决定,何况,谁又能往返两趟专门送药给一个陌生人呢



发表于 2016-3-1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54 编辑


十九、苏醒

      清晨在吆喝声中醒来,帐篷外望去,看到沙木尔正冲过斜坡赶着羊群移场。夜半一次吞下最后一点消炎药,大剂量的阿莫西林兴许起了作用,有了起身出门看看、呼吸新鲜空气的力气和欲望~~~~~想想昨天的病痛和下撤,明白了这趟狼塔之行意蕴已改,此刻一切已经换了方向~~~~~没有了目标和负担,很多东西不再沉甸甸的揣着,身心瞬间放空,眼里耳里的天山和牧民生活影像,开始有了慢画面般的美丽闲适,所有的原本每日每时、不偏不倚属于大山和牧场的原生态光影,逐渐剥离进山以来某种附着其上的驴友主观躁欲,一点点开始安安静静的呈现,不急不躁,自自然然,从从容容~~~~~~~又有了拍照的意念,出门拍了一张自己的病后照,翻看后吓了一跳,脸色和眼神都有一点死意,之内的一点不屈和决然,还是挺满意的~~~~

      哈族兄弟俩早早的牧出羊群,赶着时间给马补换马掌,绳索捆扎四腿马蹄,斜拉倒地,叮叮邦邦,松绑上鞍,一气呵成~~~~~无论农耕,还是游牧、手工业,所有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动手技术活儿展示开来,都是一组画卷,让人心旷神怡。生活在天山沟谷里的这些哈萨克牧人们,是令人崇敬的人,他们有着应对自然,生存下去的原始古朴但绝对聪明有力的办法,比我这样自恃清高强壮的放驴者,要真实强悍的多~~~~~~忙过牧活儿的兄弟俩嘱咐我喝药休息,然后上马吆喝一声,向着河谷营地方向绕坡而下~~~前几日达坂上的积雪消融,只有清晨时分,河谷里水量最小,是通过的最佳时机~~~~~那里,守在台河支流边的驴友们,正等着他们
























发表于 2016-3-1 10:5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56 编辑


二十、山居

      晴好的天气,一个人在帐篷里出出进进,百无聊赖却天宽地阔。当真静下来的时候,开始有时间仔细观察,进而渐渐被身边的细微事物吸引。山里的哈萨克牧民生活味道,一丝丝从地上的石头锅灶、老羊皮褥子,塑料棚顶上悬着的风干肉、大肥羊尾巴,通风口边的粉色花檐帽、硕大马鹿角上散发出来~~~~~~既然不能完成预定的穿越,那就不跟自己别扭较劲,干脆静下心,去寻找悠闲时光下的天山韵味,换另一个角度,体会感悟同样珍贵、别样的生活,而这样的生活,又何尝不是活在别处的我们,不远千里而来倾心追寻的呢

      大黑狗原本一直是拴在帐篷后面木桩上的,昨天还从地洞里冲出来朝我一直汪汪汪的吼,日间喝了药睡了一觉出来正待舒展,偶然一低头,腿边却多了它的大脑袋和两颗大黑眼睛,森森难以捉摸的眼神射来,顿时浑身有点发木~~~~~~黑缎子一样的粗壮腰身开始蹭我,野性和力量透体而出,不由胆寒。嗅过一番味道,看着它似乎有点轻摇的尾巴,摁捺住心头的狂跳,慢慢弯腰蹲下来,轻轻摸摸它头顶,竟然瞬间眼神慈善柔和起来~~~~~~狗狗,人类的朋友啊呜呜~~~~~~面对可以击退雪豹攻击的天山牧犬,纵然是朋友,也不敢多司缠绵,帐篷边捡了几根羊骨头,勾引它回到木桩处,趁机把绳子一头的铁环重新套上木桩,速度逃离,呜呜~~~~~~~~先是听到帐篷外啾啾的叫,然后一只黄肚皮小鸟,得寸进尺踱步移进帐来,尾巴一点一点,一路轻车熟路的上了柴堆、锅灶,看着锅里的奶茶和铺上的我,相视良久,无所躲闪~~~~~对于这样的海拔,动物都是稀罕物,往往都愿意循着人迹而来,有着天然淳朴的亲近感,你不咬它,它必不会咬你,狗是这样,鸟是这样,人,也是这样

      大自然便是良药,有着最佳的疗效,休养了一天,逐渐忘记病痛和撤出的烦扰,尽管浑身依旧虚软,心情却已变得与天气一样美好。夜里11点多,迷糊中听到帐篷外马匹的喷鼻喘息声,门帘一掀,沙木尔探进身来,“兄弟,朋友都送过河到了一棵树营地了,这是给你捎回来的药”~~~~~~~~~


















  









发表于 2016-3-1 10:5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0:58 编辑


二十一、郎塔

      歇息一天,加上晚上得到补充的大剂量阿莫西林,第二天清晨感觉身心都在好转。早早起床,熬了点油茶顺药喝下,收拾东西打包,留下油茶、牛肉干、半罐气,把剩余下六七天的挂面、压缩饼干和气罐,都留给了累极仍躺在被窝里的巴合提汗兄弟俩,拜拳致谢挥别,一个人穿过马鞍营地尚未梦醒的羊群,向北沿着来时的路,朝着白杨沟达坂方向攀延而上~~~~~早晨的空气新鲜而清冷,一个人走在坡脊上,不用很急,走走歇歇,安静的可以清楚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只有沟谷里的哗哗流水不时交响而出,映衬着远处天边渐渐光亮的青色云雾,什么都不用多想,什么都不必多念,这样的清晨终于只属于自己~~~~~~不时回头看着山湾里的马鞍营地,帐篷和羊群越来越远,停下来歇歇,心里百味杂陈,像是丢了什么,又像是幸运的捡回了什么,难以名状~~~~~~~

      前几天来时翻越白杨沟达坂,正赶上雨雪大雾,云海壮观,却难以看到天山宏大的山形地貌。此刻,晴空朗朗,白云偶尔,重峦叠嶂,随着海拔的攀升,一览众山小的意境渐行渐来~~~~~~千米高的壁立山岩上,褶皱黢黑古老,些微绿色点挂,可以想象那些北山羊、岩羊和狼群、雪豹、苍鹰是如何灵动自由的生活,与如今只剩下传承所谓思想文化和其实百无一用的物质浮华表象的人类相较,它们才是真正自由、了无牵挂、绝尘倏忽的自然之子~~~~~~极目处,白云缭绕包围着的,便是我一路追寻而来想要一亲芳泽的狼塔(河源峰),举目望去,像是近在咫尺,如今却成天涯~~~~~如果说每位女子眼里心底都有一块姑苏绸布,柔软香滑,情意绵绵;那每一个男人精神深处都有一幢强直耸立的高塔,愿意用生命起伏跌宕在上面刻满符文,用跌打磨砺与风霜刀剑留下不屈的棱角,即便最终败落于时光之手,魂飞魄散无以为憾~~~~~~~这是郎之塔,立于男人心,近与不近,它永远在那里





















上图注:哈萨克语中,河源峰被称为狼塔,意为有群狼守护的塔山。河源峰海拔高度5290米,山势陡峭,型如尖塔。上图右上角白云缭绕处即为狼塔(河源峰),照片是在白杨沟达坂阳坡上拍摄。

发表于 2016-3-1 10:5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1:00 编辑


二十二、行念

       临近达坂顶时候,远远的再次看到狼牙般交错的山脊,一阵阵冷雾从中弥漫而过,平添了肃杀的气氛,这倒与狼塔的名字相符相应,反倒让人有了融入其中、与狼共舞的亲切感。如果因缘际会不能深入狼窝深处,即便是狼窝附近转转,感受记住狼的味道,也算是一桩浅志小满、自我抚慰的美事~~~~~~~~再次爬上白杨沟达坂,看到了几日前雪雾中费尽周折找寻的尼玛堆标志物,这次再见,清晰而庄严,像是佛之眼神,愿意接受我这个落难而出的小屁孩纸,予之善意温暖的眉目观望。小屁孩纸自然不能免俗,既然不能低调牛掰完成曾经的预定穿越CV目标,那就高调开心的留下点念想好了,拍几张旗帜照,大概是到此一游、麦城前留念的酸溜溜意思~~~~~~~~佛曰:走路亦是修行。路本无尽头,修行的感悟来自过程,有时候,也许目的地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翻上达坂,身心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安全感重新完整附体~~~~~~向北望向白杨沟,天高云淡,来时的方向历历在目,山脚下的小冰湖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青朗朗的波光,那里是3200营地所在,也是我计划中午歇息的地方~~~~~~~~~如果天气一直晴朗,天黑前顺利下到白杨沟中段宿营,第二天中午前就可以出沟了~~~~~~~
























发表于 2016-3-1 11:0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1:02 编辑


二十三、寒雨

       现在回想,如果那日天气一直晴朗,一切之后的回忆都将通俗平淡,一个人归途、出山将是一幅虽然顺畅安宁,但却显得简单无味的简笔素描,这一趟狼塔之行也就刚刚好欠那么好多味道色彩收场了。可是有时候,命运真是一枝能工巧笔,总会出人意料的突现奇思妙想,随便一拐,便有了素描到油画的精彩过渡~~~~~~好比那一天那一刻中午,正站在达坂上迎风远望遐想的本人,眼神逐渐被白杨沟尽头天地相接处浓聚而出的云团吸引惊骇,眼见着那团浓云从蓝天边缘快速挤占扩涌,伴着不断催动的寒风逆沟而上,速度惊人的直奔达坂。随着耳膜里几声鼓张的声音,冷空气通过气压传递信息,也就是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晴空万里被寒风浓雾笼罩~~~~~~~~变天了

      看着天气不妙,趁着地表还有些能见度,顾不得许多拔脚就跑,紧赶着冲下冰川遗石坡。碎石坡上的这段路径非常不明显,如果大雾弥漫后雨雪跟来,迷路费周折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多半个小时就跑到了小冰湖边,实在累的够呛,这两天刚刚有些恢复的身体又有些不爽的信号传递。看看脚下逐渐开始明晰的路径,多少放心了一点,灌了半瓶水,身上冷的也喝不下,干脆找块大石头后面背风的地方,一屁股坐下来,烧了半锅紫菜汤,喝了药,身上开始暖和起来~~~~~~~~抓紧收拾装包,起身开始走的时候,雾气逐渐聚落雨滴,迎面挥洒下来,雨雪终于来了~~~~~~趁着还未涨水,趟过白杨河上游一路沿沟往出走,下午近4点的时候,雾雨转瞬腾挪间闪出一个视野窗口,遥遥看到了河对岸,七八个彩色雨披人影点缀在山坳里,那是一队赶往白杨沟达坂的狼塔穿越队伍,有几个帐篷已经搭起,估计是要避雨雪扎营了(注:此后第三天得到牧民消息,这支成员来自江西、湖南的队伍被当晚的白杨沟大雪所困,被迫全队撤出)~~~~~~雨雪越下越大的趋势,顾不上拍照多想,一直忙着赶路,雨披也没换,身上湿冷,心情焦虑。早先到沟里独自扎营的想法已经不存,来时候记得沟里会路过几户牧民,只想着雨雾中不要错过,此刻的身体和气候状况告诉自己,今晚必须找到牧民帐篷~~~~~~~~~



















发表于 2016-3-1 11:0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1 11:05 编辑


二十四、机缘

      雨雪中一路疾走,浑身湿透,早没了拍照瞎想的念头,大概是下午5点多,一座牧民帐篷终于从雨雾中一点点影现清晰出来。又冷又饿站在帐篷门口,看着已经一片洁白的大地,百感又是交集~~~~~~~帐篷里没人,冲着四周呼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从门缝里看看,是有人居住的痕迹气息。大概等了十几分钟,雪雾里隐隐约约几声咩咩传来,一群羊和两个人相跟着从雾中走出。一高一矮这两位便是我的福星和机缘,此后两天我们将注定相依为命,狼塔之行因他们有了兄弟般的温暖记忆,不再有憾~~~~~高者为弟,帅稳并年轻我五六岁,名唤沙合达提;矮者为兄,憨厚并长我七八岁,叫做哈瓦。他俩是哈萨克族叔表兄弟,两人结伴夏季进山混帐放牧,帐篷和周边白杨河西岸的一小段牧场便属于他们~~~~~~

       牧人语短,路客冷寒,相见不必多言自然彼此明了~~~~雪中掀开柴门,躬身进入帐篷,一股暖意袭来。沙合达提加了一大铲炭块,捅了捅铁炉子,屋子里逐渐被炉火和温暖弥漫~~~~内心一激动,我便开始启动城里人固有的世俗模式,开始不自觉废话,刚说了几句“借住...感谢...付费...多少钱”之类的话,沙合达提突然用他深邃严肃的眼神看着我,良久说了一句让我身心透彻、终身难忘的话————“不用钱,我们是一个国家的...”~~~~~~~帐篷里立时沉默,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迫和惭愧,他用挺标准的汉话招呼我坐下,催我赶紧脱鞋脱衣服挂在炉旁的绳子上,看着一阵阵白气慢慢从衣物上腾起,裹在睡袋、被窝里,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天色渐暗,屋里一片安静,门缝里不时窜进来冷风和雪花,被通红的火炉阻挡,融落在地下。哈瓦大哥斜躺在地铺的另一边,正调台听着刺啦啦的收音机,新疆味道的新闻播报、维语或者哈语的民族歌曲,配上时断时续的电波杂音,落在我耳朵里,像是时空挪移,充满了异域新鲜和神秘美好~~~~~~沙合达提坐在门口的马鞍上,光影中有着雕塑般的气质,手里拿着一株下午放牧时采来的植物,正翻阅着一本哈族文字的草药图谱书籍,跟哈瓦一番哈语交流后,他对着眼中满是好奇的我说,“当归,这是当归.....”~~~~~~~~~~好一株当归啊,这是神的旨意么






















发表于 2016-3-1 11:0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集宁蛤蟆 于 2016-3-8 11:02 编辑



二十五、夏雪


          夜半,雪越下越大,3人几次起身,把厚积消融在棚顶塑料布上的雪水掀落,好在没有漏水的地方。火炉一直没熄火,身上能盖的都盖上,也不算太冷。8月的天山8月的雪,很令人心悸,也很别致动人~~~~~~~清晨起身,空气清爽的份外不一样,沙合达提热了羊肉奶茶,哈瓦从棚顶挂绳上取下哈萨克织绣图案的布包,打开后,里面是大块小块的馕和糖果各色吃食。我打开气炉熬了带来的奶茶、油茶,拿出风干牛肉,兄弟俩却微笑着摆手不吃,顷刻一想,明白了,他俩是伊斯兰教友。想了想,取出最后两块压缩饼干,这个植物油脂他俩可以吃,心里总算有了一点回报的踏实~~~~~~大肥羊肉看着也好吃,我却没有食欲,喝了几碗清香的哈族奶茶,馕都是沙哈达提媳妇在山下做好带上来的,很好吃。他眼里都是微笑爱意的说着,他和她是同学,双语教学的哈族高中毕业后,媳妇找上门来,愿意嫁给他,他就没去读大学,他高中成绩挺好的,她很美,婚后有了可爱的孩纸,往年都会陪着他进山,今年拉扯孩子上来不方便,哈族的年轻人现在很少愿意再进天山放牧了,太辛苦赚不到钱,有的读大学毕业上班,有的学照相、厨师什么的技术,有些也没机会、没条件学技术就是闲懒逛荡,今后牧民越来越少了,没办法,下一代的路还是要他们自己走。关于民族的话题也聊了很多,大意是一家人,要互助团结,不管哪个民族都是好人多,善良应该是人们的共同基础美德,早先一只羊下山能卖1000多元,现在旅游的人来的少,只能卖一半价钱了,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影响~~~~~帐篷里的那两天,聊了很多很多,现在不能完全想起来了,但是那种温馨顺畅的沟通气氛,一直刻印在我心底,真正的兄弟感觉

       他俩出去照顾羊群的时候,我内心平和安宁,丝毫没有来客的拘泥,下河提水,加炭烧茶,静静的等他们回来,那时候,我就是他们的家人,我这么觉着,他们也这么觉着~~~~~~~~然后有时间,就跑到门外的雪地里,拍了些自告奋勇的半裸照,准备回去后孩纸气显摆。要不就沿着缓坡一路踏雪爬上去,望着远处的他们兄弟俩骑马牧羊在雪原里,场面那么美,那是我们内心一直渴望的生活,可是我们早已丧失了那样生活的能力和毅力,呜呼哀哉~~~~~~除了路上的微妙体会,每次户外路线走过,又能有什么还能长留心底,引自己心动唏嘘,山水之间,最终留下来的,恐怕只有人性的东西了,说来也奇怪,我们本是几分烦了世俗、离避人群去了户外,走来走去,风景渐渐千篇一律,逐渐忘记,终了最金贵的,却还是收藏了善良、平凡的人性点滴,呜呼幸哉~~~~~~~就如同这天山上夏天的雪,冷的是这季节,热了是那时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