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哈巴雪山

90后妹子亲身讲述登顶哈巴雪山的血泪经历!

查看:76706 | 回复:73
发表于 2016-8-1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吃完饭天也就快黑了,雪山上风大的很,我听向导的话用帽子把头裹得严严实实的,后来头也就没那么发胀了。(大家上雪山一定要保护好头部,不要进太多风,很容易头痛头胀)
回到大本营,晚上没有水,大家也就没刷牙洗脸,直接喝了几杯水睡觉了。(PS:温馨提示,多喝水是有效抗高反的方式之一,最好能够喝到尿液是白色的程度哇)
每个人把自己的冲顶小包收拾好,放在床头,等待第二天凌晨两点多向导一呼叫我们,就起床冲顶。如果天气实在不适合登山,向导就会让我们一直睡。虽然基本没有两三点起过床,但是内心还是很期待向导推开门叫我们。
第二天凌晨两点多,向导推开门:各位,快起来了。我迷迷糊糊的往起一坐,瞬间就醒了,抖擞的穿衣服,把自己裹得跟熊一样。
去小黑屋喝了点粥,每个人打了杯热水。凌晨三点多,大部队集合,所有的女生都配了一比一的协作,刚子一个人带了三个爷们儿,他们四个都是徒步重装走过半个月的狼塔C+V的人。
元宝姐因为一夜吐了很多次并且无法进食,所以决定在大本营休息调整。
狐狸哥已经是第三次来挑战哈巴雪山了。2010年第一次来,没登顶。2014年又来一次,没登顶。这次是带着整整六年的梦想,一定要把它实现。这种执着的精神是我们队里每个人都佩服之至的。
整装待发。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6-8-1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下面更多的是我个人的这次登山感受,请各位看官且听且看且珍惜。
大本营4100米,雪山顶峰5396米。有朋友笑了:才一千多米呢。如果真的有人这么说,真的只能说他头发短见识也短了。哈巴雪山上徒步垂直上升一千多米是整整十公里。然而在高原上徒步十公里比平地徒步几天都来的累,不信你可以去试试,而且它的天气变化莫测。
刚出发没多久,我开始流鼻涕。天很黑,我用手套抹了抹继续赶路。(别怪我粗鲁,平时我也是个斯文的妹子)一直流,我以为是因为冷,起先就没搭理它,到最后连手套我都懒得动了,直接用舌头往上舔了舔,一股腥味扑鼻而来,我去,原来我一直流的是鼻血......我把头仰的更高了一点,调整了自己的步伐,由之前的20步调整为15步,希望我的鼻血能够早点停止,要不然还没走到顶上估计我就流血流的没力气了。在路途中会遇到一些亮冰,大家需要避开走,容易造成打滑。
每个人在高原上都有自己的徒步节奏,切忌盲目的追逐他人,按照自己的体能和速度来就很好。
徒步先后穿越了乱草林、大石板岩壁到达4500米海拔的时候,我开始发冷,风力也越来越大。
我的向导问我,还好么?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下撤。
我越来越冷,风往手套里灌。我微笑了一下,还可以的。
默默无言的走到了4700米海拔的时候,风越来越大。我找了个背风的石块坐下来,准备喝口热水补充下热量。结果我屁股还没坐稳,就一个恶心吐了出来,连同我凌晨喝的半碗粥,吐的我青黄不接的。
向导看着我吐的可怜,问我:还好么?头痛么?
我说:头不痛,呼吸也还好,应该不是高反严重。就是不知道怎么搞吐了。
他说:“还能上么?“
我说:上啊!不能这么快就放弃!
我拉开我的冲顶小包,喝了一口热水,嚼了点燕麦片,搓了下双手,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我希望风小一点。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6-8-1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调整步伐之后我走的很慢,不记得花了多久穿越了多少石雪混合物才走到4900米海拔。4900米是哈巴雪山的雪线,从4900之后就必须要穿上冰爪走路了。虽然冰爪能够增加摩擦易于在冰雪上行走,但是也会增加重量使得行走更加消耗体力。和所有的队员一样,我找了块石头坐下来休息,准备换上冰爪。
结果小心翼翼的坐稳下来,哐的一声又吐了,把我刚在4700喝的水和补充的麦片全吐了,这一次吐的更严重,胆汁都恶心出来了。吐完之后很清爽,但是吐完之后整个人的体能瞬间削弱了很多,身体温度也瞬间下降了很多,我不停的搓手,雪山上的风雪比我们预测的要大,刮在我脸上全是dao一样。裸露在外面的衣物开始有慢慢结冰的倾向,我的思想开始动摇,我真的很冷。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6-8-1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我没有预料到我会吐的一塌糊涂这种情况。但是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冷静的接受。吃啥吐啥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意味着体能不仅不能合理的补充还会直线下降。
向导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吐,他也无能为力,他的责任就是帮我指明方向以及必要时劝我下撤。
向导再次问了我一遍:你感觉还好么?如果还行我们就换上冰爪,你说不行我们就下撤。
我坐在那里,不吭声。我很冷,手脚没有知觉,开始哆嗦,那一瞬间我特别的渴望太阳出来,风和雪不停的刮在我的脸上和身上,我像个全身裸露的孩子一样坐在风雪里,不知道何去何从。
我问向导:太阳啥时候出来?
向导回答:我们应该看不到今天的日出了,太阳最多出来一会就会被乌云盖住,今天风有点大,天气很恶劣。
我眼神黯淡了下去,低着头,看着头顶白茫茫的看不到尽头的雪,吐了两次又一直流鼻血的我对自己的信心不再那么充足,我开始犹豫,绝望的情绪开始吞噬我。我想起李向导昨晚说的话:我们要懂得在合适的时候选择放弃,才是自己的生命最大的尊重。
我把杯子拿出来,神情淡然的喝了一口水,吃了一口燕麦片,我不清楚我会不会过一会又吐掉,但是我很清楚只要我还能吞下,在这种恶劣的气候条件下我就必须要适时补充能量,哪怕我放弃了也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安全下撤。
我想起了曾经在新疆无人区的徒步,我想起了公司创立初期的迷茫和困难,我想起了曾经的种种孤独无助......这些感觉何其相似,就像张小龙在微信启动时的那幅画一样: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地球上。
我越发的寒冷,就越发的渴望阳光,结果在身体和心里的双重摧毁下,我心力交瘁。
我想起那些曾经让我很痛苦的事情。但也正是因为我想起了那些,让我的生命又重燃了一丝丝希望,因为在曾经那些孤独绝望的瞬间,我都没有选择放弃。
我抬起头,跟向导说要不我们再试试吧,爬到哪里算哪里。
向导看着我:好,只要你自己感觉状态还好,我们就上。
向导借了一件棉衣给我,这个举动感动了我良久。
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把冲锋衣脱下,棉衣穿在里面,把手套别在冲锋衣的袖口里,防止它不停的灌风。把冲顶包最底下的冰爪拿出来,卡在鞋子上,活动了下手脚,告诉自己:加油!顺手用冰镐在雪地上写下了大大的两个字:加油!
像孤独的勇士又有了冲锋陷阵的胆量,看着曹向导说:上!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6-8-1 16:06 显示全部帖子
走着走着,鼻血在不知不觉中不流了。风还是很大,太阳若隐若现,就是不肯完全照耀在我的身上,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比在雪线的时候暖和多了,我不知道是向导的棉衣起了作用还是气温回升。
后来我始终做好了吃一次吐一次的准备,也做好了随时体力透支下撤的准备。然而上天恩赐,直到最后我都没有再吐了。
坚持着坚持着,我竟然也走了传说中的“绝望坡”起点的位置,对,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
我想我这辈子都会记得,那天绝望坡的风很大,遮蔽了所有前方的道路,能见度3米,3米之外我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就像个无底洞。我清晰的听到我每一秒的心跳,不停的加速不停的调整,一点点的对抗着来自大自然的风,夹裹着一路的雪滚滚而下,直接扑在我的脸上,我的手上,我的鼻子上,我的嘴巴上,我的呼吸上。那场景,像极了我曾看过的《绝命海拔》和《垂直极限》里暴风雪来之前的画面,在大自然面前我显的异常渺小而脆弱。我手握着冰镐,一点点,一点点的往上挪动,像一只乌龟,却不甘就此放弃。那是一条似乎看不到尽头的路,风越来越大,雪越来越厚,每走一步我就要往下陷掉三分之一步,那种绝望的感觉一点点的吞噬我,就像那天的黑暗一样。
调整呼吸的时候我用冰镐在雪地上写下“希——望”两个大字,我看着向导用微弱的语气说:”我们不应该叫它绝望坡,应该叫希望坡,因为我们得永远怀揣希望。“是不是像极了鸡汤?如果是在平时说这句话我会暗讽自己矫情,但是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这句话竟然成为了我向前的动力,其实我不是说给向导听的,我是说给自己听的。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6-8-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绝望坡上,我遇到了刚子和几个已经开始下撤的小伙伴,他们并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既不知道我流鼻血也不知道我吐了,他们路过我的身边给我打气:“快了!你一定可以的!”我说了很多声谢谢,继续往上走。
在5100多米海拔我遇到了李向导,他和另外三个向导正在收路绳,他们说“山上的风已经越来越大了!我建议你们下撤吧!”他真诚的眼神就那样看着我,看的我心都碎了。“下撤吧!”他重复了一遍,铿锵有力!那一瞬间我全身都凉了一下,我没有说话,我定定的看着他然后看看我的向导,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我所有的防备和坚强在那一瞬间再一次被击垮。我一遍遍的问自己的内心“真的要下撤么?真的要下撤么?下撤么?“
李向导看我不说话,提高了声贝:你自己看看,绝望坡还有一半没爬,现在才5100多,按照你现在的体能,就算上去了也下不来的!而且现在风越来越大了!山顶的风更大!绝大部分山难都发生在下撤的时候!
他提到”山难“的时候我愣了很久,风很大,我抬头看不到山顶,就连绝望坡的顶我都看不到。我想起了很多听过的看过的山难,那无力抗拒的风雪,那迷路的绝望,那稍不留神的滑坠......我害怕,我异常的害怕,那种恐惧从心底油然而生。我不是一个特别胆小的人,也不是容易被恐惧左右的人,但是那一次看着呼啸而来的风和雪子,砸在我的脸上,我是真的害怕了。
曹向导看我迟迟不说话,问我:“你感觉体力怎么样?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就继续,如果你说下我们就下。”
我说:“我觉得体力是可以的,走下山是没有问题的,我还有很多水没喝,而且我不吐了。”曹向导是一路陪着我的,他很清楚我的状态和潜力,我很信任他,虽然他每次问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这一次所有人都劝我下撤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劝我下撤,再一次征询了我的意见,这让我瞬间感到了一点希望。
我鼓起勇气只问了他一句话:”向导,如果我有体力上去并且下撤,天气会有危险么?毕竟这么大的风和雪,我担心雪崩或者雪灾。“天知道那一刻我最担心的是天灾,如果我的向导说风确实大到不能再上了,会有雪崩的危险,我一定会下撤。
我的向导说,天气不会有问题的!
这句话像鸡血一样,给了我力量。
我看着他再次说出了一样的话:那我们再试试!都到这了!

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6-8-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6-8-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曹向导用纳西语和李向导简单的沟通了两句,虽然没听懂但是我能猜到大致的意思应该是“那就坚持她自己的选择吧。”然后我就错开了李向导一行人继续往上,我知道时间紧迫,当天天气恶劣,山顶风越来越大,越早登顶对我们下撤越有利。我跟曹向导约定:如果我们30分钟之内不能走完绝望坡,我们就放弃吧!他说好。
我很清楚的知道如果30分钟之内我不能走完剩下一半的绝望坡,就不可能在安全的时间内抵达顶峰顺利下撤。而前一半绝望坡我花了一个小时走完,同样的路程时间压缩一半,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一种挑战。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我调整了我的呼吸,速度和适应时间。我把之前15到20步之间的步伐调整为40步,适应时间从10S改成了5S,为了配合这种双向加速,我把呼吸从鼻吸改为了口吸,开始用嘴巴大口大口的吸纳氧气。
那时候天地只剩下我的呼吸声和向上的信念,这样的步伐加速调整如果说我还有很轻松的体力那一定是骗你的,像极了1500米长跑到最后靠的只是意志力了,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坚持才是最厉害的座右铭。我不再考虑风也不再考虑雪,不管它们把我的发梢吹起又瞬间结冰,不管这个世界上任何别的声音,那时候只有来自内心的一种声音:向前走!加油!向前走!加油!
然后凭借着意志力神奇的走完了绝望坡,花了不到30分钟。又神奇的走完了月亮湾,神奇的看到了“哈巴雪山”的牌子。那天风那么大,我靠近它5米之内才看清它。从李向导劝我下撤到登顶,我们只花了半个小时,而原本我以为我要花一个小时才能走完的路。


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16-8-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6-8-1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