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6257

主题

0

今日

西宁

超越巅峰的梦想--我的鳌太生死一百二十九小时

查看:31410 | 回复:56
发表于 2017-5-10 12:35 显示全部帖子

我是个懒人,很少动笔写文章,更遑论那些华丽的长篇大论。

不过看到这几天有关五一期间鳌太穿越的新闻报道,作为亲历者,我感觉很有必要写一篇记实,来澄清一下此次鳌太穿越的真实情况。本着正本清源,澄清事实的目的,以此答谢所有关心爱护我们的亲人和朋友。文章不在于好坏,只是为了还原真相。

428日:从晚上23点坐上西宁宝鸡的火车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了这次不寻常的鳌太之旅。如果不是以后遇到的许多经历,对我们来说也不过是一场很平常的徒步穿越活动。我们队伍一行九人,七男二女,都是很熟悉的伙伴,我们都属于青海拼车徒步户外群,我是群主杏雨。

6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9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0 12:47 显示全部帖子
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2:35
我是个懒人,很少动笔写文章,更遑论那些华丽的长篇大论。不过看到这几天有关五一期间鳌太穿越的新闻报道, ...

429:早上910时火车准点到达宝鸡车站,到达宝鸡车站后,队员们匆匆吃了顿早餐,就包车赶往太白县塘口村,到达塘口村的时间已是中午一点多。当天的天气很好,按照事先计划,到塘口村后我们没作停留,直接上山,当晚我们就抵达了2900营地。


430:早上840分,我们准时出发前往水窝子营地。由于青海这边的徒步线路都比较好走,鳌太的山路比起青海的山路非常难走,也不太适应,所以走的比较慢;下午520分左右,才抵达荞麦梁山前的垭口。这时山前升起一片黑云,队员们在争论是往前走,还是就地宿营,大家都等着我拿主意。考虑到对鳌太线徒步尚不适应,为安全起见,我决定就地在荞麦梁山前的垭口,背风的一片水窝子空地上扎营,不再往前走。等我们刚扎完营,这时天上下起了小雨,队员们都说多亏在这里扎营,否则我们就被浇成落汤鸡了。在我们到达荞麦梁山的垭口前,已有其它省队在山顶扎营,那个地方有一潭死水,以我多年的户外经验,那里的水不能喝,需要重新找水源,于是就在我们扎营地点不远处找到了一块活水源,很好的解决了大家取水问题。



3人点评 收起
  • 尔过 不耽误时间,当天就进山,这个安排非常好!及时扎营,处置妥当! 2017-5-12 09:59
  • gy异域风光 景色优美 2017-5-12 07:28
  • 杏雨 5月1日:早晨,当我们睡醒起来,眼前茫茫大地已尽染白色。我们按照昨天晚上确定的计划不吃早饭,赶到水窝子营地早餐。于是大伙赶紧收拾完装备出发,等我们到达水窝子营地时,已是早上十点多,到营地大家便抓紧做饭, ... 2017-5-10 13:21
发表于 2017-5-10 13:21 显示全部帖子
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2:47

51:早晨,当我们睡醒起来,眼前茫茫大地已尽染白色。我们按照昨天晚上确定的计划不吃早饭,赶到水窝子营地早餐。于是大伙赶紧收拾完装备出发,等我们到达水窝子营地时,已是早上十点多,到营地大家便抓紧做饭,好往前赶路。到中午12点多,又开始了我们的行程,梁1、梁2、梁3走的非常艰苦,同时风也越来越大;我心说这是冷空气的前哨到了,在出门时特意看了一下中央气象台的卫星图,说是有一股冷空气要入侵我国境内,我想这应该就是吧,我决定今天必须赶到2800营地,否则一路上再没有扎营的地方,就是有扎营的地方水源也不好解决。当我们到达2800营地的时候天已完全黑了,大概是晚8点多,2800营地风特别的大,要烧水做饭只能在帐篷里面做了,还好2800的水源水质比较好,做好饭,我和艰苦跋涉了一整天的队员们匆匆吃了两口,就睡下了。

52:早上醒来发现外面还在下雨,在我们来2800营地前,已经有很多队伍在这里扎营了,此时看着很多队伍拔营上路了,我们的队员也很着急,也想跟着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时候我们队里六十岁的老英大哥劝我不要走了,等第二天天气情况好转再走,我也在犹豫不定,我知道像这样一股冷空气入侵,.以我在青海的经验,在这个季节至少要影响二到三天。于是下定决心不走了,等第二天天气好转再走,不曾想这么一来最后保障了全体队友的安全。因为昨晚天黑我们才到2800,所以选择的营地地理位置不理想。当时2800垭口左则有一片树林风势较小,但此时已有其它省队驻扎,我们只能另选营地。于是我和群管理也许就到山上到处看,想选择适合扎营的地方。找了半天都不满意,等我们下山后,来到小树林前发现原先驻扎的营地空出来了,其他的驴友都走了,就留下了我们这一批从青海来的驴友队伍,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和我们半路走到一起的驴友小王,他参加的深圳队,因为腿上有伤也决定不走了。与他的交流中,感觉到他是一位资深老驴,去过西藏和很多地方;还有一对从湖北来的情侣。于是乎大家齐动手,把我们的帐蓬平移到这片小树林里来,顿时感觉风小了很多,人也不太那么冻了。在搬家的过程中我的一条裤子已全部被雨水打湿,心想幸好没有走,如果走在路上被雨浇不失温才怪。等所有的帐全部安顿完毕,换上一条新裤子就开始了我们青海人最喜好的活动,喝酒。哈哈,这次出来我特别交代要大伙把酒带上,我们的队员过客竟然带了六斤酒,在火车上就干了二斤,在2900营地又干了二斤,他的背包里还有二斤,我也带了二斤酒,和我同帐的简单也带了一斤酒,九个人居然带了十二斤酒。我说今天给我减减负担,先把我的喝完吧,于是乎我们在一个帐里挤了五个人开喝起来,帐里热气腾腾,帐外雨越下越大。喜欢喝酒是咱青海人的天性,酒足饭饱各自回营休息,等待明天的天气转。


53:早上一起来,拉开帐门,乖乖不得了,眼前白茫茫一片,一夜之间由雨变成了雪,能见度极底,这可怎么办啊?又不能走了……这时候我们的队友问我:“杏雨走不走?”我回答:“走个屁啊,没看见是什么天啊?继续休息睡觉。”趟在睡袋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时候听到帐外有动静,拉开帐开一看,帐外站着一个人,我地个天,这天气还有人从水窝子营穿越过来,真是无知无畏啊!慢慢地人越来越多,在我们周围扎起了营地。简单和我一样也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忍不住说:“要是有付扑克多好,也可以打发时光。”我也后悔起来,真应该带本书来,谁能想到会碰上这鬼天气。临出门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下天气预报,心想等我们走到大爷海,冷空气也差不多会到这里。哪想到这个鳌太的路那么的难走,真不愧是中国十大最艰险的穿越路线。平常在青海我们一天走个三十公里稀松平常,鳌太线一小时能走上一公里也就不错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还是太低估了鳌太的山陡路险,这那里有路啊,全是石头!实在走不惯这种山路,我忍不住说了句糙话:“这***就不是路,一天到晚的爬石头啊。”想想越来越后悔,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还剩六两多一点,这点酒够谁喝的啊?对我们来说只能呲牙缝,几个老酒家也起床了,纷纷爬进我的帐里来说:“今天干什么?”我说:“”酒只有六两,谁赢谁喝。先吃饭烧水,把明天要走的补给补充好了在说,但愿明天是个好天气。”这时候大家也都被这种坏天气搞得心情不好,有些队友就开始打起下撤主意来。2800营地是有一条下撤的线路,但我没有研究过,可我的奥维地图里自带了这条线路,作为一个领队冒然走这条自己一无所知的线路是非常危险的,多次的徙步经历告诉我,走一条不熟悉的线路等同于送死。队友们纷纷问我明天天气不好怎么办,为了安定军心,我对大家说:“如果今天下午是好天气,明天就按原计划走,如果明天天气不好就下撤。”我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千算万算没想到遇上这样恶劣的鬼天气。从路线上推算下撤也是二天的路,按原计划往前走也是二天的路,往前走心里还是有把握的,这条线路我也研究了二年看的攻略也不下百篇。走一条比较熟悉的线路胜算还是大的,就等着看明天的天气了,不管那么些了,喝酒!四个人坐下来把剩下的酒喝完,可惜我的拳太臭,总是赢不了,眼看着其他几位嘴里咂酒时脸上漏出幸福的表情,心里那个气呀。

54:今天是个好天气,清晨拉开帐门晴空万里心情顿时好了起来,队友们分分起来拔营准备出发,这时候深圳队的不想在往前走准备下撤说有一条路可以下撤,他们有轨迹还有卫星电话,还有一个小伙子是昨天穿越过来的,说:“我是要跟着卫星电话走,不往前走了。”他穿的衣服非常单薄,昨晚全身打湿冻的浑身发抖,连背包里的衣服也打湿了。正常情况我都要求我们所有队员把睡袋和衣服用塑料袋包好后才打包的,就是衣服打湿了,背包里的衣服也不会湿有得换。看样子这小伙子是走怕了,在我眼里就是个雏,没有见过世面,可让他这么一说,我们的军心立刻动摇,我们队的简单打死也不肯往前走,说前面太危险,还是下撤安全,我们队两名女队友四姑娘和水上浮萍也在犹豫,还有一个青海青早就打算下撤,被我数说了一顿才打消下撤念头,这下可好,一下子有四个队友要下撤,这时候过客急眼了和这四个队友理论起来说:“伴着来伴着去,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当然这是说的气话。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不管说什么都不管用了,他们几个是铁了心决定下撤了。我心里想深圳队有卫星电话,一但遇到危险可以呼叫救援,再加上他们有二十多人,应该不会出现问题。于是我同意了他们下撤的计划。现在青海队就只有五人上路了,分别是杏雨也就是我本人,也许是群管理,过客,微弱是我们队唯一的回族同胞,老英大哥今年他已经六十岁了。

告别了我们的四位队友,我们开始了新的征程。从2800上山已过二个多小时,我们爬上了山顶。还有二位湖北队的一对情侣,他们走的比较快,从后面追上了我们,第一个爬上了山顶。只听他大叫快点上来有惊喜,等我们爬上山顶惊呆了:乖乖里格朗地洞,眼前一片狼藉,只见到处是扔掉的帐篷、食品、地图、充电宝、防湿垫、防雨罩、气罐,哇哈哈发财了,大家一片狂喜,湖北那个男的先爬上去的他拾到一个大个的充电宝,还在狂喜中,我的同帐伙伴把帐篷带走了,我没有帐,本打算和也许混帐,也许带的是单人帐,咋挤下两个大老爷们还真是问题,这下可好了,上苍有眼啊,如此眷顾我们这些饱经风霜的驴行客。我对大家嚷嚷着说:“我没有帐篷,我要个帐篷。”我选了个大个的三人帐,打好包喜不自胜,老英要了一个防潮垫,还有一个充电宝;过客也没有闲着,把其它帐篷的金属杆通通拔走装进自己的包里,也许手急眼快看上了防雨罩也装入囊中,“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切全靠我们自己。”在一片国际歌声中,风卷残云般的把战场打扫干净。最后大家把气罐也分配了一下带在身上,等我们走到九层石海的时候已是下午5点多了,湖北队的一对情侣正在九层石海的半中腰身手敏捷的往上爬,看看时间我们要到东塬营地已是不可能了。我们队里年龄最大的老英哥说我们不如一鼓作气爬上九层石海,还是被大家劝了下来,毕竟在这样严酷的自然条件下,保存好体力才是最重要的。别看老英哥六十岁了,他老当益壮,一般年轻人也走不过他。于是我决定扎营,九层石海下攻略里没有说这里有水,我最担心的是没有水,看看地形应该有水,如果没有水就坏事了,扎完帐我就到处找水,还真他娘的没有水,我们的队友就开始挖雪,我偏不信这个邪,硬是在一棵杜鹃花下找到了水源,这下就不用担心喝水的问题了,而且要多少水有多少水。水源问题一经解决,大家心里就安定下来了。


等我们五人扎完营帐,山顶上飘来一片黑云,我心说坏了,那两个湖北人有可能碰上雨水了,户外经验告诉我,宁肯遇上雪也不要碰上雨,雪下到身上可以打落,雨下到身上就是死亡的前兆,我可是爬过海拔6178米玉珠峰、还有五千多米岗什卡雪山的人啊,这些经历告诉我,那两个湖北人应快点扎帐否则会遇到危险。我们边在帐里烧水,边烤袜子。虽然我们这次出来都带的是防水袜,但一天走下来鞋里面全是水,鞋虽是防水的,但不管用。还好有防水袜,防水袜里面穿了一双棉袜有一点潮,气用的全是捡来的,随便用,自己的气先不用,这要感谢那些留下半罐气的驴友们,真是功德无量啊。




55日:早晨一起来,又是白茫茫的一片,这下完了,又要呆几天吗?过客跑到我的帐里来说,看看大家还剩多少吃的,统一管理一下,看看能撑几天的,大家在我的大帐里席里而坐,分别报上自己的食品还有多少,一算还够五天的,那就不怕了,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哈哈。

睡梦中梦见两个人在打架,两声老鸦的叫声叫醒了我,过客从对讲机里喊:“杏雨哥你听有鸟叫,难道天要变好?”打开帐门一看雪不下了,风也停了,这可是难得的时间窗口啊,只要给我们二三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到达东塬营地,天赐良机啊!大家快速的收拾好行囊,下午二点多我们冲刺般的冲上了九层石海,大家都知道这是在和老天爷抢时间,一刻也不能停歇。

下午五点多我们到了东塬营地,没有风也没有雪,大家都说这是天赐良机应赶夜路,于是大家把自己的头灯拿了出来,准备夜行。在夜行前先吃饱喝足再说,在东塬营地我们又找了几罐气,就用这些气烧水做饭。大家的水袋灌满,就夜行上路了,等到了万仙阵天已黑了,老英哥说谁见过黑夜的万仙阵?大家都说没有,他于是拿出相机,我们用头灯照亮,拍下了难得的万仙阵夜景。走到雷公庙我的身体开始不舒服起来,我已在行将崩溃的边缘,首先是拉肚子两腿发软,快走不动了,我不甘心的说:“就在这里扎营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大家都在劝我再走走,难得的天气好,万一天气又变,我们就得又要等几天;头一次是我拖了后腿大家,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对他们说:“要走你们走,我从这里扎营。”过客听到后对我发火,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以前和他喝酒总是笑眯眯的,我生气的说你走吧,他非常生气的向前冲去,就象打了鸡血般的一会就没了踪影。其它队员一看这也不是个事,就劝我看看能走多少就走多少。于是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看到前面有一盏头灯在那晃来晃去,原来是过客在那里等我们,现在就剩下一公里的路就要到大爷海了,坚持坚持再坚持,就在大家的照顾下,凌晨三点我们五人终于到达了大爷海。

大爷海招待站是一个用简易板房搭建起来的招待站,里面全是高低床,一晚上一百元。我们到达时黑不隆冬一片,老英哥去敲门时没有动静。连敲好几个门还是没有动静,我琢磨着是不是没有上班,正准备就地扎营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人说:“把门把手一扭就可以进来”,我大喜过望,老天爷,今夜可以睡床了,还是床的味道舒服,只见里面住满了人。这房子没有电,只能靠手电照亮,里面的人问道:“你们是那个队的?”老英哥走在最前面说:“我们是青海队的”,对方问道:“你们几个人?”老英哥回答道:“我们五个人”,对方又问道:“你们的人全到了吗?”老英哥回道:“是的,全到了。”,老英哥反问:你们是那个队的啊,对方回道:我们是救援队的。我心想他们是来训练的?因为我也参加过这样的救援队,每年都有很多的训练任务。于是我问他们:“你们是来训练来的吗?”他们回答说:“不是,是来找你们的,就差你们五个了。”我一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我说我们没有报警啊。他们说:“你们是不是还有四个人从2800下撤了?”,我说:“”对啊你咋全知道?难道是他们四个报的警?”救援队的人说:“你们这下出名了,中央台都报道了。”我惊讶的“啊”了一声!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几天的与世隔绝,我们对身边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据他们说山上死了两个人,还有6人下落不明,其中就有我们五个人,我地个天啊,咋会出这样的事?山中方三日,世上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真是一场生死的鳌太穿越之旅。


这时候我已经渴坏了,在山里个水袋的水嘴总是被冰冻住喝不上水,于是我问在那里可以打上水,救援队的人说:“水源离这很远,现在出去不好打,还是喝我们的吧。”有一位救援队的队员从包里拿出来一桶水,我是千恩万谢一番后让微弱去烧水,这时候救援队的一位大哥在床上拿出一罐气说拿去用吧,这可不行,他们带的气也不多,我说:“不用了,我们带的气还多。”在东塬营地时我们捡了不少气,我身上带了两罐,半路上我放在了路边,心想马上就要到大爷海了,已经用不着了,还留给后面上来的驴友吧。老英哥身上还有一罐没有用过的气,也许身上还有两个半罐气,微弱身上也有一罐气,这些对付这两天那是绰绰有余了。烧完水我们匆匆喝了些热水就睡下了,实在是太疲乏了。


QQ图片201705101303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QQ图片201705101302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6日:睡下还没有一个多小时,小房间里就开始热闹起来,救援队的开始准备上山找人,因为还有一名女驴友没有找到。这时屋里有一个女的一直在问开死亡证明的事,我躺在床上已经睡不着,一打听才知道是云南队的,那个女的老公在雷公庙因失温死了,哎这事一提起心里就不是滋味,可以说百味杂陈。“道不虚行,遇缘则应。”本想上去劝说一下,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远远的看着。

早饭我们自己没有做,而是在招待站的食堂里吃的,一碗面三十块,好贵。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吃上面,心里面别提有多舒服。早饭后我们轻装爬上拔仙台,拍照留念,以此珍存这次异常艰难的鳌山--太白峰穿越路线的影像,我们也差不多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如果没有这些兄弟,没有大家的坚持和扶助,我们不会走到这里,成为五一期间唯一成功完成鳌太全线穿越的队伍。在下山的途中远远的看到救援队一行人马往深山里进发,我们远远的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也和我们打招呼,虽然彼此听不见说什么,但内心一片感动,在这里向你们致敬,辛苦了。






QQ图片201705101315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QQ图片201705101315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5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7-5-10 16:18 显示全部帖子
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2:35
我是个懒人,很少动笔写文章,更遑论那些华丽的长篇大论。不过看到这几天有关五一期间鳌太穿越的新闻报道, ...

事件亲历者说出来还原真实情景好,让我们今后户外活动更多些安全风险评估,安全永远是玩户外的第一要素!
发表于 2017-5-10 16:21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支持了
发表于 2017-5-10 18:16 显示全部帖子
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2:35
我是个懒人,很少动笔写文章,更遑论那些华丽的长篇大论。不过看到这几天有关五一期间鳌太穿越的新闻报道, ...

鼎力支持杏雨,你们坚强的毅力,乐观向上的态度,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向你们致敬。
发表于 2017-5-10 18:41 显示全部帖子
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2:35
我是个懒人,很少动笔写文章,更遑论那些华丽的长篇大论。不过看到这几天有关五一期间鳌太穿越的新闻报道, ...

支持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8:48 显示全部帖子
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3:21

很棒。领队就要理性、科学
发表于 2017-5-10 19:02 显示全部帖子
勇敢者的穿越
发表于 2017-5-11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杏雨 发表于 2017-5-10 12:35
我是个懒人,很少动笔写文章,更遑论那些华丽的长篇大论。不过看到这几天有关五一期间鳌太穿越的新闻报道, ...

这次成功穿越,尽管做了周密的准备,但还是有侥幸成分,珍爱生命,科学户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注:回帖操作需绑定手机,去绑定>>
驴友被坑钱?女驴被猥亵?鳌太又出事?尽在户外大厅里